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一十二章 真真假假

第一千一十二章 真真假假

    “叶兄这个上品灵器飞船至少要二十万上品灵石吧?看起来确实漂亮,只是防御力稍微差了点。”陈昱根看见叶默的‘飞云船’,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二十万上品灵石?叶默有些惊讶的看了看陈昱根,心说二十万灵石让你摸一下。自己用一颗灵晶加上一株‘凝翠藤’才换到这个‘飞云船’,加起来一百万灵石也有了吧,这家伙还真会贬低自己的东西。

    虽然叶默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飞行灵器买的有些贵了,可是也不会只值二十万上品灵石吧。当初交换会上,有一名修士拿出一件下品飞行灵器加上二十万灵石,那个姓贾的都没有换。

    可是更让叶默郁闷的是博容看了看叶默的‘飞云船’却点了点头说道:“叶兄的这个‘飞云船’应该有二十万灵石,不过这‘飞云船’被人加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法,有些两不像了。”

    叶默有些无语的点了点头说道:“两位说的不错,我的这个‘飞云船’确实是二十万灵石买来的。不知道博兄的飞车用了多少灵石?”

    博容见叶默问到他的飞车,立即开心的说道,“这飞车本来值十二万上品灵石,可是因为我运气,最后只用了十万灵石就弄来了。”

    听了两人的话后,陈昱根叹了口气说道:“炼器师还是赚垩钱啊,随便一件灵器就是十万灵石,我们却要拼死拼活出去赚取。俞白生前辈的遗迹我能得到五十万灵石,我就可以着手准备凝婴了。要是能得到一件下品道器,那就太幸垩运了。”

    叶默虽然有疑惑,但是却没有继续询问,他已经知道这里的上品灵器似乎比北望洲便宜很多,而且赚取灵石似乎也和北望洲差不多。唯一的优点,这里的灵气比北望洲要浓郁太多了。难怪他们看见自己的上品灵器,只是稍微有些惊讶而已了。自己原先看见他们都是中品以上的飞行灵气,还以为他们都是有钱的主呢,好像情况并不是这样啊。

    但是博容几人似乎是金丹修士当中混的并不好的,他们能拿出这些东西,事实上比起北望洲的修士还是要好了很多。

    说心里话,五十万灵石,叶默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他戒指里面加上小世界的灵石就有将近一个亿。叶默也知道,他打劫的那两个人应该都是仓库的管家,这才发了这么大的一笔。普通的虚神修士或者是元婴修士,应该没有那么富有。

    不过俞白生是一个炼器宗师,他是普通人吗?

    ……

    博容说的那个深海,还真的不是一点点深。四人离开漠海城后,一直飞行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才来到了一处方圆一千多里的礁岛之上。这处礁岛四处都是奇形怪状的礁石,只能偶尔看见一两株等级并不是很高的灵草。

    而且这里灵气也不是很充足,一个虚神的炼器宗师会选择在这里建府?叶默虽然疑惑,可并没有出声,他的神识扫出去,在这礁岛上并没有发现任何隐匿阵法。

    叶默的神识本来就比一般的修士强大,加上他修炼的是神识法决,此时的神识已经可以将这个礁岛全部扫到了。

    虽然并没有发现博容说的那个隐匿,或者是防御阵法,但是叶默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跟随着博容。在这种空旷的地方,三名金丹九层修士,他自信还可以轻易拿下。

    陈昱根和郑亿刀似乎并没有对博容起疑心,只是紧紧的跟随着博容,而叶默缀在最后。

    博容带着三人来到礁岛很普通的一个碎石滩边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吗?”陈昱根疑惑的问了一句。

    博容点了点头,“没错,就在这里。”

    叶默心里奇怪,他是一个五级的阵法大师,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隐匿阵法,这他还是看出来的。

    博容却没有在意叶默的奇怪,他拿出一枚阵旗忽然丢了出去。那阵旗落在碎石滩的一角后,原来平淡无奇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些灵气波动。

    “是这里,我感觉到阵法的波动了。”陈昱根惊喜的叫了一句。

    叶默大惊,这里明明没有任何阵法,可是那个博容拿出一阵旗丢出去后,就有了阵法,这种手段比起他来更高一筹啊。天下修士是真的能人辈出啊,果然到处都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如果不是博容这一手,叶默永远都不会知道还有这种阵法手段。他刚才丢下的那枚阵旗应该就是隐匿阵法的jī发阵旗了。

    不对,叶默忽地想到博容说他之前jīng通一些阵法,可博容显然只是一个阵法师,还不到阵法大师的境界。以一个阵法师的本事,他怎么可能随意的就能发现自己都没有办法发现的五级隐匿阵法?还有jī发这个隐匿阵法的阵旗?

    虽然说人外有人,可是叶默也不是妄自菲bó之辈。他就不相信这个博容比他更为厉害,这个阵法自己来肯定是没有办法发现,博容怎么就可以发现?

    原本叶默自信不会惧怕三人围攻,可是博容的手段让他多了一丝小心。他谨慎的问了一句,“博兄,我也对阵法略懂一二,可是这个隐匿阵法原先根本就没有任何痕迹,我相信,就算是一个四级阵法大师来也不会发现,博兄是怎么发现的?”

    这话显然是对博容起了疑心了,陈昱根、郑亿刀两人虽然不懂阵法,不过叶默问出来这话后,两人也没有说话,显然也想知道这个隐匿阵法博容是怎么发现的。

    一看眼前的架势,博容就知道他不回答是不可能的了。他稍微沉吟了一下就说道:“一年前,我偶然来到了这里,发现了这里有两人正在打斗,当初打斗的两人一人是一名女子,金丹八层修为,还有一人却是金丹九层后期修为。当时我的修为还没有达到金丹圆满,就在一边潜伏下来。

    后来我见那女子落在下风,而且她似乎有些面熟,就打算出来帮忙。没想到那女子却很刚烈,她在危急的时候,竟然自爆了金丹,和那名男修同归于尽。我还是晚了一步,等我出来检查了两人的遗物后,才知道那女子就是俞白生前辈的女儿。难怪面熟,因为她有几分像俞白生前辈。”

    ‘博兄,你能知道这个阵法,是因为俞白生前辈的女儿?”陈昱根疑惑的问了一句。

    博容点了点头,“没错,刚才我丢出去的那枚阵旗就是俞白生前辈留下来的。他的隐匿阵法只有他的阵旗才可以显露出来,可以说那阵旗本身就是一件法宝。当初我发现这个隐匿阵法后,却没有办法破阵。我专研阵法,直到一年后,才得出一个四名金丹修士同时破阵的办法,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叶默心里冷笑,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勾心斗角互掐心机的事情没有少见。而且他修炼‘三生决’,思维本身就比一般的人敏捷许多。博容这话虽然看似滴水不漏,也解释的通,可是叶默却听出了其中的问题。

    博容说他最近一年专研阵法,才找到办法,这叶默是不会相信的。就算是他得到了‘三生决’在小世界研究了几年阵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阵法师而已。同时也没有破去小世界的‘九星阵法’。

    当然,这还不能作为依据,更让叶默怀疑的是,当初和俞白生女儿打斗的修士就是博容。因为他发现了俞白生的女儿寻找俞白生的遗迹,想要杀了俞白生的女儿,独自占据这个遗迹。可是俞白生的女儿当然不甘心,就自爆了金丹。

    在别人自爆金丹的情况下,博容也是身受重伤了。所以他这一年时间,不是在研究阵法,而是在疗伤。当然这是他的猜测,具体情况是不是这样,叶默也不得而知。不过无论怎么样,就凭博容刚才的一番话,叶默就有理由对他更要小心。

    “难怪最近一年,我都没有得到博兄的消息,原来博兄去研究阵法了。”陈昱根点点头说道,显然他了解最近一年博容都没有怎么出面。

    叶默知道一个三极阵法师破解一个五级阵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博容的破阵之法肯定不是他研究一年后得到的,他能找到破解的办法,肯定是早就有的,不是研究了一年才得到的。他之所以说一年,说不定是为他这一年的去处解释。当然这个解释是给了解他的陈昱根两人说的,而不是为了他叶默。

    “虽然隐匿阵法已经出来了,可还没有破去。我们只有破去了这个隐匿阵法,才有可能见到防御阵法。博兄,下面需要怎么破解,你直接说吧。”郑亿刀看着眼前已经有些迹象的隐匿阵法直接说道,并且眼里的热切目光更是明显。

    博容点了点头,“隐匿阵法我可以破去,等会我攻击的时候,你们跟随着我全力攻击就可以了。相信只要半天的时间这个隐匿阵法就可以去了。难的是等会要出现的那个防御阵法,不过我相信我的办法应该有用。”

    博容的一番话,让叶默想起来了当初在那个六角大厅,当时那个罗姓老者用‘四象破位阵’,吸取其余三人的jīng血和真元给破阵之用。如果博容还是用这种办法的话,叶默准备立即就杀了他。

    找到了五级阵法,叶默相信以他的五级阵法大师的水平要破了这个阵法,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