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一千零五章 离前安排

第一千零五章 离前安排

    第一千零五章离前安排

    如果一开始结交‘墨月’,还可以说是雪中送炭,现在最多也只能说一个锦上添花而已,可有可无。

    也是,有了望月宗做后台,还有谁敢对‘墨月’怎么样?

    期子鱼也感觉到郁闷,自己一个虚神后期修士,拜访一个金丹修士,不但要等,还要不安,这真是……

    就在期子鱼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却被请了进去。

    叶默看见期子鱼忽然有些熟悉感,他修炼神识功法,感觉此人的神识似乎观察过他。不过这期子鱼毕竟是一个城主,自己现在还在斐海城,人家都已经进来了,叶默立即也站了起来抱拳说道:“期前辈,叶默因为琐事很多,一直不能前去拜访城主大人,今天城主大驾光临,实在是惶恐不安。”

    这话虚伪,可是叶默知道,人家期子鱼也知道。不要说叶默没有去拜访期子鱼,就算是去了,也见不到期子鱼本人。

    苏建湖倒是对叶默有些刮目相看了,按理说以叶默这种jīng明的人,在期子鱼进来后,肯定要大拉和自己的关系。甚至隐晦的将望月宗说成‘墨月’的后台,可是人家一个字都没有提。

    “叶会主果然是年少有为,如此年轻,竟然已经是炼丹名人堂第一了。期子鱼后悔来晚了啊。”这期子鱼对叶默客气完毕又对苏建湖抱拳说道:“这位应该是八星宗门望月宗的苏长老了,见过苏兄。”

    “呵呵。”苏建湖为人老辣,随便打了个招呼,他望月宗没有必要对期子鱼客气。如果不是看在叶默的份上,他根本就不会和期子鱼有交集。他和自己一样是虚神后期又如何?斐海城虽然赫赫有名,可是望月宗要灭斐海城只是随手之间的事情。

    叶默见两人打过招呼,他却没有说话。

    苏建湖见状只好说道:“我是来请叶丹师帮忙的,以后‘墨月’的事情就是我‘望月宗’的事情。‘墨月’在斐海城,还请期城主照拂一二。”

    “好说,好说。”期子鱼听到这话后,jīng神一振,他等的就是这句话。所以他等苏建湖一说完,立即就对叶默说道:“叶丹师,以后‘墨月’的事情,同样也是我斐海城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叶丹师可以直接提出来。”

    叶默也在等这句话,他要的不是区区一个去南安洲的名额,他更在意的是得到望月宗和斐海城双方面的支持,这样的话,他才可以放心的前往南安洲。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苏长老和期城主了,以后叶某要是去了南安洲的话,‘墨月’还请两位多多看顾一下。”叶默站起来抱拳说道,这才是他的目的。

    听到叶默这么说,期子鱼心里一惊更是稍稍松了口气。他心里之所以吃惊,那是因为叶默竟然有去南安洲的资格,这显然是望月宗宗主的推荐了。

    松了一口气,是因为叶默并没有要求苏建湖对付他斐海城,而是请求自己帮忙,如果是这样,反而好办了。

    叶默又拿出那壶‘石笋髓酒’,然后又拿出三个杯子,一人满了一杯。

    “这是厉侞铪要抢的那壶酒?”期子鱼一看见叶默拿出来的酒壶,立即就认出来了。明显的他看过那个记录晶元球的内容。

    “石笋髓酒……”接着苏建湖和期子鱼几乎同时报出了这酒的名称。

    “你竟然有‘万年石笋髓’酿造的酒?”苏建湖一脸震撼的看着叶默,‘万年石笋髓’不要说他,就是化真修士都要眼馋。

    期子鱼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厉侞铪要抢叶默的东西了,这种东西,不要说厉侞铪,就是他都想抢了。

    叶默心里冷笑,果然是这样。他肯定如果不是苏建湖找他帮忙,而期子鱼害怕望月宗,说不定这两人又开始抢夺了。这些老家伙确实都不简单,他一拿出来这个东西,不但厉侞铪认识,眼前的这两个人也认识。

    不过他拿出‘石笋髓酒’,却不是随便的,而是深思熟虑过。

    现在两人问起,叶默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是‘万年石笋髓’酿造的酒……”

    不等两人震惊,叶默继续说道:“当年我还是筑基的时候,得到了五滴‘万年石笋髓’……”

    “什么,那五滴‘万年石笋髓’竟然被你得到了。”期子鱼再次惊讶出声,苏建湖也露出了然的神sè,显然他也知道这件事。

    叶默露出茫然的神态说道:“我倒是不知道这五滴‘万年石笋髓’有什么出处,只是当年我得到了后,就用来两滴酿造了一壶酒,其余的三滴还在这里……”

    听到叶默说其余的三滴‘万年石笋髓’还在,苏建湖和期子鱼同时站了起来,眼里都是热切,显然‘万年石笋髓’的珍贵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两人都想开口问叶默要拿三滴‘万年石笋髓’,可是随即就想到了当年的价格,都坐了下去。

    一滴一亿的价格是起拍价,而且就算是两人能筹集三亿灵石,那也是元气大伤,更何况两人自付要筹集这个灵石实在是太难了。

    两人一口将面前的酒喝掉,就好像感觉浑身修为再次上涨了一个档次一般。两人都知道,这种感觉其实不是错觉,而是这种酒化解了他们体内的丹毒。

    修炼之人最怕的就是丹毒,想要没有丹毒,就不能吃丹药。但是不吃丹药,想要修炼到更高,哪怕资质再牛,也不行。

    所以修炼的人吃丹药的时候,都是有顾忌的。等级越高的丹药,丹毒就越少,但是也越难排除。如果没有丹毒,任何一个人理论上都可以用丹药堆积到化真,事实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叶默知道机会已经成熟了,他忽然看着苏建湖说道:“苏长老,其实‘复神丹’的主药并不是‘复神木藤’。只是后来那一味主药根本找不到了,别的丹师只能用‘复神木藤’代替而已。而且用‘复神木藤’代替炼制出来的‘复神丹’不但效果大打折扣,还有一个后遗症。”

    “啊……”苏建湖再也无法淡定的坐着,甚至连刚才的三滴‘万年石笋髓’都忘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有些吃吃的问叶默,“这么说来,就算是你炼制出来了‘复神丹’,也……”

    期子鱼这才知道望月宗是来求叶默炼制‘复神丹’的,不过这种事情他是没有办法插口的。

    叶默微微一笑,对苏建湖说道:“苏长老不用着急,等我将话说完。”

    等苏建湖再次安静下来,叶默才再说道:“望月宗求‘复神丹’显然是因为有人神识受伤了,无法修复。”

    “没错。”苏建湖木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心里似乎还在想着别的事情。

    叶默却又说道:“虽然‘复神木藤’不是炼制‘复神丹’的真正主灵药,但是我却知道炼制‘复神丹’的真正主灵药是什么。”

    “是什么?”不用叶默问,苏建湖就直接问道。

    “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万年石笋髓’,所以你不用担心,‘万年石笋髓’我还有三滴,倒是可以炼制一炉‘复神丹’……”

    叶默的话刚刚说完,期子鱼心里就升起一丝淡淡的失望,本来他还打算用别的东西和叶默换着三滴‘万年石笋髓’的。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要拿出来炼丹。

    果然叶默的话刚刚说完,苏建湖立即又惊喜起来,不过随即他就想到了什么,脸sè有些尴尬的看着叶默说道:“这样一来,我们欠叶丹师的太多了……”

    叶默心里暗道,说了这么多,就是要你欠我的,否者我才不会废话这么多。

    叶默哈哈一笑说道:“苏长老这么说就见外了,以后我要离开斐海,‘墨月’还需要苏长老照拂。”

    苏建湖总算是明白了叶默的意思,立即拍着胸脯说道:“叶丹师,你放心,我望月宗以后直接安排一个虚神长老来斐海为‘墨月’坐镇几十年。”

    “那倒不用,如果能照拂‘墨月’十年,叶默已经感激不尽了。”叶默连忙站起来说道。

    叶默相信,在他留下的大量资源下,十年时间,虞雨芊应该可以晋级虚神了。

    听到苏建湖的话,期子鱼也站起来说道,“叶丹师放心,‘墨月’在斐海稳如泰山。”

    叶默得到了这两方面的保证,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一点,他将又拿出一个壶,将壶里的‘石笋髓酒’分成了两壶。然后给了苏建湖和期子鱼两人一人一壶,两人更是感谢不已。这东西就是这点啊,完了就没有了。

    ……

    期子鱼不但结交了望月宗,也得到了好处。更是满怀欣喜的离开,苏建湖却留下来等叶默炼丹。

    叶默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第一厉侞铪觊觎的东西,他已经拿了出来,没有人再对他猜疑了。第二,拉到了望月宗和期子鱼这两个强援,就算是他不在斐海,‘墨月’应该稳如泰山了。

    第二才是叶默最担心的,宋映竹等人都在斐海,如果没有后台,他绝对不会放心离开北望洲的,谁知道他这一去是多久时间?

    (叶默要去南安洲掀起惊天风云,求月票助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