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到底是谁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到底是谁

    第三百七十七章到底是谁

    很快一名马仔就急急忙忙的出去叫黄玫了,可是不久后这名马仔就跑了进来,有些失措的对朱宏生道:“玫姐已经走了,她只是带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就离开了旧金山,至于去向,现在还不知道。#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什么?黄玫竟然走了?”朱宏生突地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半晌他才颓废的坐了下来。

    “生哥,现在玫姐走的时间还不长,我想如果我们去机场是不是可以拦住她?”刚才对朱宏生话的那名弟立即献策道。

    朱宏生摇了摇头,“黄玫的个性我知道,如果她想走的话,就是我们去拦截,也不可能拦住她的。哎,这次我真的错了,大好的机会竟然从我的手里溜走了,我好不甘心……”

    朱宏生有一句话还没有,也许他失去最大的不是这次的机会,而是失去了黄玫的支持,从来没有这一刻,他感觉黄玫对他的重要性来。这个女人长相一般,但是偏偏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现在他想起来,‘洪武帮’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黄玫的规划.

    ……

    与此同时,在燕京‘洛月药业’的招标大会上,宁轻雪面临着堂哥的请求有些迟疑,她很不想同意让‘宁氏药业’加入‘飞芋药业’的下游企业,但是偏偏来的人是堂哥宁杨。

    看出来了宁轻雪的迟疑,李慕枚主动道:“杨哥,其实轻雪的心情我很理解,她现在真的很是难做,从心底里面不但是轻雪,就是我也不同意‘宁氏药业’加入‘飞芋药业’下游企业。”

    宁杨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会去和大哥的,这不怪轻雪,是他们当时做的太过分了,简直没有将轻雪一生的幸福放在心上,哎”

    宁轻雪点了点头道:“堂哥,如果在宁家呆腻了,就来我的‘飞芋药业’,这里永远有的位置。”

    看着宁杨离去,李慕枚看了看‘宁氏药业’的代表们,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鼠目寸光。轻雪,其实宁家让杨哥过来是有其他目的的,以宁家的能力,还不至于为了区区一个下游合作目标来求,他们应该是想和修复原来的关系。”

    宁轻雪点了点头,她猜测的到宁家应该有这个心思,但是却没有慕枚看的清楚。李慕枚认识一些燕京的朋友,对叶默现在在燕京的名望,也知道一些蛛丝马迹嗷。而叶默的事情很少有人给宁轻雪听,甚至蓝芋还不允许任何人提起叶默。只是无论宁家人来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对宁轻雪来,既然是泼出去的水,又如何可以收的回来?

    “慕枚,我想去一趟宁海,这里的事情交给和爸爸可以吗?”宁轻雪忽然想到了叶默,原本之前慕枚了她以前的事情,她就想去的,只是因为燕京的招标大会耽搁了。

    她想去宁海问问许薇和苏静雯。

    “轻雪,过去吧,下面的事情很简单了。我和慕枚可以做的过来,有的时候不要留下遗憾,妈妈的话也不一定全部在正确,还是照自己想的去做好了。”宁中飞走了过来,他能感觉到女儿的变化,原本他认为蓝芋的也有些道理的心理已经在动摇。

    宁轻雪嗯了一声,然后道:“爸爸,郁总和她们的老总关系不错,所以才让我们‘洛月药业’中标的。爸爸,认识她们的老总吗?”

    宁中飞疑惑的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我要是认识‘洛月药业’的老总,也不会弄得如此狼狈了。”

    “叔叔,可是‘洛月药业’的郁总我们中标是她们的老总点名的,怎么会不认识呢?”李慕枚立即插口道。

    宁中飞愣神的问道,“有这种事情?我不认识她们的什么老总。对了,有没有问她们的老总姓什么的?”

    “问了,但是郁总却很神秘的,她们老总会来我们公司的,所以就没有。总之,她们的老总非常的神秘就是了。对了,轻雪,我总感觉郁总对有些不大一样,似乎不是对一个合作厂商的那种关系,而是对待一个领导一般。甚至比对叔叔还要尊敬一点,这是不是我猜测的真的对?”李慕枚还是将自己心里的担忧了出来。

    宁中飞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慕枚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轻雪如此容貌,有人暗地里喜欢她也是正常,只是既然都这样做了,这个老总为什么还要借口我的名义呢?难道是他,可是,他也太年轻了。”

    “爸爸,的是谁?”宁轻雪立即问道。

    宁中飞回答道:“就是我昨天遇见的那个年轻人,我还送了一个手镯给他,慕枚他是个骗子,后来我在这里没有看见他,我也以为他是个骗子。但是,除了他,我真的想不出来还有谁最值的怀疑。”

    “叔叔,那个人他也是一家医药公司吧?”李慕枚道。

    宁中飞点了点头,“他那个手镯是和他有关系,我就给他了,后来他请我喝了一杯咖啡,然后他他也是来参加招标的,我……”

    “等等……”李慕枚打断了宁中飞的话。

    “怎么啦?”宁中飞疑惑的问道。

    “叔叔,的那最后一句话再一遍。”李慕枚忽然道。

    宁中飞再次道:“他他也是来参加招标的,他还鼓励我投标呢,还认识……”

    “对的,就是这一句,上午我们的时候,我还以为叔叔错了,或者是他错了。现在看来他就是那个‘洛月药业’的老总,人家都是来投标的,他是来招标的,这不是他就是代表了‘洛月药业’?”李慕枚言之凿凿的道。

    “对,我就呢,他怎么会在这上面错话的。原来他就是‘洛月药业’的老总,这么年轻,慕枚他是个骗子我就有些怀疑,那个年轻人根本就不像骗子,原来是‘洛月药业’的老总,我还真是荣幸。”宁中飞恍然大悟的道,眼里尽是欣喜。

    宁轻雪却摇了摇头道:“爸爸,我感觉这不大对劲。那个年轻人只是和萍水相逢,就算是感谢他的鼓励和介绍,给了一个手镯给他。但是他一个这么大公司的老总,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将亚洲的标王给的?一个成功企业的老总,应该不会将这点私交和公司的发展联系在一起。”

    李慕枚点头道:“其实这也正是我想的,轻雪,我看还是心点,很有可能还是和有关系。”

    宁中飞缓缓的道:“无论任何事情,要是想让轻雪吃亏的话,我宁可不要这个标王。”

    宁轻雪道:“这些就不了,时间久了,事情总会露出水面的。楼薏霏即将去我们公司,慕枚多问问她好了。我要去宁海一趟,也许很快就会回去。”

    就算是郁妙彤也没有想到,她刚派了个人去帮助宁轻雪,甚至带着一些保护的意思,可是宁轻雪转眼就单独去宁海了。

    ……

    宁轻雪不是突然想去宁海寻找记忆,在和李慕枚谈过之后,她就想去宁海问问许薇,还有就是想去看看自己生活了几个月的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在慕枚的口中,自己对叶默如此的眷恋。

    她感觉很是不可思议,但是她知道李慕枚不会骗她。而且如果李慕枚的是假话,妈妈应该不会阻止自己去想别的办法恢复记忆。

    虽然知道很荒唐,但是她内心深处竟然隐隐感觉到慕枚的是真的。慕枚叶默变了,变得和原来的那个不知所谓的纨绔少爷毫不相干。如果不是后来她又去偷偷问过悟光,要达到悟光师父的那种裹住记忆的古武修为,终其一生都几乎不可能达到,她都选择了相信自己真的在临死之前将记忆裹住了。

    别她没有修炼过古武,就算是在失忆的那段时间学过一些,但是区区一年的时间,也不可能达到那种高度。

    宁轻雪查过,宁海的这一个院子果然是属于她的产业。正如李慕枚的,她的确是在和叶默结婚后,就购下了这套房子。

    ……

    回到宁海的院,宁轻雪拿出李慕枚给她的钥匙打开了院子门。院子里面有些荒凉,一看就知道好久没有人住过了。花坛上面所有的花都已经死光,只有一株草依然蔫耷耷的垂在花坛的中间,似乎在顽强的抵抗着。

    宁轻雪忽然感觉自己看到那颗草的时候,自己的心口忽然再次一疼,那种很自然地生理现象,让她有些失措。她靠近了花坛,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抚摸一下那颗即将枯死的草,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愉悦,似乎那颗草正在对她述着一些往事。

    草的叶子中间是银色的,只是在银色的中间有一条红色的印迹。

    我最怕的就是影响到更新了,今天还好,及时更新了。请求一张月票支持吧,有推荐票也可以,感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