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扑朔迷离

第三百五十四章 扑朔迷离

    这青年男子的速度很快,而且速度不但不减,还越来越快。叶默肯定如果让他去参加马拉松比赛,其余的人只能争夺亚军,这种速度比在市区开车的速度肯定要快一些。只是这种速度在叶默面前,还差的太远。

    叶默从他不断的停下来感受气息,就知道他确实是有线索跟踪的。一个时后,早已出了渝州城区,已经进入大鸿山一带。

    大鸿山是渝州城区外的一座山,距离渝州城不远。叶默从这青年跟踪的线路,就知道被他跟踪的那个霏霏,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逃脱,所以想借助大鸿山逃脱。只是这女人也够笨的,既然被追踪了这么久了,还能跟的上,就是傻瓜也知道被做了记号了,但是她却没有将记号去掉。

    大鸿山外面虽然和渝州城没有什么区别,灯红酒绿,但是进入大鸿山之后,就没有了人迹,显得有些空旷。

    青年男子总算是在一处山谷之中停了下来,然后盯着几百米外的一处岩石淡淡的道:“霏霏,出来吧。”

    叶默暗自惊奇,就是他的神识都无法扫到几百米外的地方,这青年男子却可以感知到,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做的是什么记号,简直可以比拟自己的神识标记了。

    果然岩石后面转出来一名女子,赫然就是在‘莺歌世界’夜店出来的那个女人。只是叶默从她的神态和疲倦的眼神就知道,她能跑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只是她的脸上全是易容粉,看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叶默估计她在市区不敢叫出租车,她可能知道一上出租车,不定就被那青年拦住了。

    只是她出了市区后,再也没有机会上出租车了,只能拼命的奔跑,可是累成这样,依然还是无法甩掉这个帅气青年。

    “霏霏,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不好?何必要躲我几个月?”帅气青年看见女子出来后,摊手有些无奈的道。

    霏霏冷笑一声,直接拔出腰间的软剑,冰冷的对着帅气青年道:“祁玉林,我落霏瞎了眼,竟然喜欢上这种人渣。别装模作样了,要杀就来杀,何必如此一副恶心样。”

    原来这青年叫祁玉林,这落霏果然是落喧的二师姐,听她的口气,似乎他们两人原来还是相恋的人,没想到最后还拔刀相向了,叶默暗自付道。

    祁玉林眉头一皱道:“霏霏,我只是让将伲罗经拿出来给我看看而已,并没有要做什么,而且我也不要这书。再了,的和我的有什么区别呢?不要已经是我的人了,就算是还不是我的人,我也不会对怎么样的,可是竟然连这点都不相信我,甚至还将伲罗经藏匿起来。”

    落霏讥讽的道:“祁玉林,别装了吧。我落霏此生最后悔的两件事情,就是为了一条狗对自己的师妹下手,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来;还有就是竟然喜欢上了这种人渣,是我瞎了眼。不要我没有拿伲罗经,就是我拿了伲罗经,我也不会交给,祁玉林,死心吧。”

    祁玉林听了落霏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有些阴沉的道:“霏霏,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大的成见,但是也知道我们以后将再也无法回去,只能在外面生活一辈子。所以我希望可以放下心思,和我一起走,不要再躲来躲去的了。”

    “和一起走?祁玉林,这个卑鄙的人,如果不是没有拿到伲罗经,早就杀了我吧。我不知道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敢发誓今天暗算我的人和没有关系?敢吗?如果不是我谨慎,我几个时前就被杀了吧。我并不在意自己的命,可是我有在意的。”落霏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的语气很ji动。

    祁玉林听了这话后,表情反而平淡起来“霏霏,既然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是的,今天拦住的人是我派去的,可是我没有让他杀,信不信由。霏霏,如果相信我,拿出伲罗经来,我们找一个地方平静的就这样过一生不是也好?”

    落霏出乎意料的低下头来,甚至连手里的软剑也垂了下去,似乎听和祁玉林平静的生活一生,有些意动了。

    祁玉林见状,连忙上前几步再次道:“霏霏,我对的心天日可表,我是真的想和厮守一生。可是我又怕消息泄lu出去,所以…….”

    “我发誓再也不会相信,所以去死吧……”落霏忽然跃起,手里的软剑化成了点点剑芒直接刺向了祁玉林的胸口。

    祁玉林似乎没有想到落霏竟然会对他动手,甚至还是下杀手。在他心里,就算是天塌下来了,落霏也只是有些怨恨他而已,从心底里,他相信落霏依然是爱着他的,而且爱的很深。可是事实是落霏竟然对他动手了,而且出手还是杀招。

    祁玉林大骇之下,连忙迅速的侧移,但就是这样,落霏的软剑依然从他的肋下穿了过去。

    只是一下,祁玉林就受了伤。受伤后的祁玉林再也顾不得留情,抬脚一下就踹在落霏的腹上,落霏倒飞出数米之远,落在地上。嘴角吐出一口鲜血,似乎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她的脸上竟然带着笑意。

    祁玉林脸色铁青的吞了一口伤药,然后解开衣服倒了一些药粉上去。看样子他伤的不是很重,只是因为落霏竟敢对他动手,让他感觉到震怒而已。

    落霏看着还在疗伤的祁玉林,嘴角lu出讥笑,然后喃喃的道:“对不起,落喧师妹,我打了一掌,可是我没有用全力,我知道和大师姐肯定怀疑我想杀们,我真的没有杀们,真的没有……”

    祁玉林忽然大喝一声“贱人,竟然在剑上涂毒,就是不要伲罗经,我也要杀了这个贱人……”

    可是落霏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对他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见。

    叶默却有些疑惑了,从刚才发生的事情和落霏的话来看,落霏根本就没有拿伲罗经,而且她虽然想帮助祁玉林,但是对落喧也没有下杀手。就是落喧就算是没有晋级玄级,落霏那一掌也无法杀了她。

    而且落喧的大师姐受伤似乎也和落霏没有任何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伲罗经又被谁拿走了?

    祁玉林挣扎着要走到落霏面前,一刀杀了落霏,不过他却停了下来,他看见了眼前突兀的站了一个人。

    “是谁?”祁玉林脸色发紫的盯着叶默,可见他中毒的很深。

    叶默淡淡的道:“回答我几个问题,也许我可以给一个痛快。第一,落喧的大师姐是不是偷袭的?还有她身上中的毒是不是下的?第二,伲罗经是不是在的身上,和落霏接触是不是本来就为了这本经书?”

    祁玉林脸上lu出狞笑,提起刀想要给叶默一下,叶默抬手一指就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祁玉林的脸上lu出茫然的神情,很快他就回答道:“我没有偷袭过落喧的大师姐,也没有拿到伲罗经。我和落霏约好了,想打晕落玥,可是我还没有和落玥相遇,她就又转回了庙里。我接触落霏,是想从她那里得知伲罗经……”

    叶默原本还想问几个问题的,可是洛霏下的毒药实在是太过厉害,祁玉林的眼神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立即就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他脸色的惊骇一闪而过,随即就倒在了地上,已经毒发身亡了。

    “好厉害的毒药。”叶默看了一眼脸上已经完全发黑的祁玉林,随手一个火球将他化成了飞灰,一个黑点要从祁玉林体内跑出来,可是却被叶默的火球一样烧成了飞灰。

    祁玉林体内竟然也有蛊虫?不过叶默没有在意,这种蛊虫和上次遇见的那个蛊虫似乎差异很大。

    落喧的大师姐受伤中毒竟然不是祁玉林暗算的,这是怎么回事?如果结合伲罗经丢失的事情,叶默却越来越感觉到了糊涂。

    当时在‘盈华观’里面的只有落喧和她的大师姐,如果落霏和祁玉林勾结,想要谋划伲罗经的话,那么庙里就再加上她一个,就算是这样,庙里面也只有三个人。

    按照叶默的猜测,应该是落霏在得知落喧得到伲罗经后,就立即借口出去告诉祁玉林,然后两人一个躲在外面,一个进入‘盈华观’的里面。后来落喧的大师姐进‘盈华观’的时候,遭到了祁玉林的暗算这才受伤。从落喧的口中,事实也是这样的情况。

    接下来,应该是躲在‘盈华观’里面的落霏趁落喧不注意暗算了落喧,然后偷走了伲罗经,最后落喧的大师姐醒来带着落喧逃走。

    可是现在叶默得知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祁玉林没有偷袭落喧的大师姐,而且落霏也没有拿走伲罗经。事实的情况,竟然和他想象的有这么大的差距。

    现在只能将落霏救醒过来,然后再问问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