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恩怨了了

第二百七十九章 恩怨了了

    “准备收一些旧账的人。#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叶默完,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把弯刀。

    宋祁明眼睁睁的看着叶默,却不知道他的弯刀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不过他立即就反应过来,有些颤声的道:“,就是叶默?”

    “不错,很聪明,知道欠我叶默的,只是我最近一直很忙,直到今天才来这里结账。”叶默的声音很冷。

    宋祁明不愧是一家之主,虽然心里惊慌无比,但是他很快就慢慢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叶少,我宋家和的事情是误会,完全是误会。虽然是误会,但是我已经将宋家完全遣散,以此表达对的歉意。如果可以放我宋家一次,我宋祁明愿意发誓,从今以后我宋家就是的一条gou。”

    “好大的一个误会。”叶默一句冷笑“我叶默也不是赶尽杀绝之人,宋家我已经放过不止一次了,可是们挑战到我的底线了。竟然连轻雪和北薇也敢害,竟然敢让我妹妹去害我。今天我就让si个明明白白,不过放心,宋家大院出去的那些孽种,只要是我遇见的,我都会一个不留的。”

    宋祁明脸上现出极度的求生yu望,急切的道:“那和我宋家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东方栖的阴谋。我宋家根本枷…”

    宋祁明的话没有完,他也无法完了,叶默已经一拳击碎了他的心脉,甚至连si的时候,还保持着解释的口型。

    叶默没有用刀去杀他用刀只是吓吓他而已。叶默这一拳击杀宋祁明无论体表还是内脏,都无法看出任何痕迹。

    虽然就算是叶默这样做,很多人还是会猜测宋祁明是被外人杀的,或者直接认为是被他叶默杀的可是叶默依然还是要这样做。有的事情就算是明知道,也要做个假象。

    如果宋祁明被人光明正大的杀在家中那事情就算是压也压不下来,宋祁明毕竟还是一个有些影响力的人物。

    将宋祁明丢到女子身边,叶默以最快的速度杀了宋元义和宋祁湛。在这个院子里面宋家似乎只有这三个重量级的人物,虽然还有一些保姆和园丁什么的可是叶默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鸡犬不留,甚至连保安他都没有去杀。shouda8.net飞速更新

    至于宋元义和宋祁湛叶默直接杀了烧成了灰,留宋祁明一个全尸就好,留多了就等于没有留。

    虽然没有杀光宋家所有的嫡系可是叶默心里却是舒服不少。一直被宋家暗算,现在杀了宋家几个领头人物,他心中的那口恶气已经出去。

    做完这些,叶默才前往唐芹的住处,他想和唐芹,带她去北薇哪里。

    让叶默没有想到的是,唐芹竟然自杀了。他有些默然,唐芹是个悲剧的女子。连最后一些简单的奢望都没有达到,就这样孤苦一生,但愿她下一辈子可以遇见一个好人。

    叶默默默的将唐芹火化了,这才用一个玉、盒收起唐芹的骨灰,准备下次带给北薇。

    离开了宋家,叶默没有去找叶菱,如果现在他去找叶菱,就是摆明了告诉别人,宋家的几个人都是他杀的,这种事情叶默是不会去做的。哪怕被别人猜到宋家的人是他杀的,他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的表明这事情是他做的。

    第二天当宋家就传出宋祁明和他侄媳fu赤luo的躺在床上,并且宋祁明已经因为ji动过度而si去。加上宋家的第一把手宋元义又失踪了,宋家在解体后,再次滑落深渊。华夏五大家族之一的宋家,犹如西山的太阳,慢慢的落了下去。

    而此时的叶默已经离开了燕京,他坐上了前往咸山的火车。他的目的地是尖海角,就是乔刚他们发现‘血色珊瑚,的地方,因为是顺路,他也想去看看方南怎么样了。一直答应方南去帮忙的,只是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却一直没有去成,而且这次他去找方南,还有事情叫方南帮忙。

    叶默因为没有买票,只是中途跳上了前往咸山的火车,所以上车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找一个座位坐一下。

    不过叶默虽然没有买票,可是因为燕京是点,前往咸山的人也不算是太多,还是有些空位的,叶默上来就找到了座位。

    “兄弟是去津口吗?”叶默刚上车,对面的一名中年男子就笑着打招呼,并且递过来一支香烟。

    叶默将他的香烟推了过去,微微一笑道“我去咸山,不过我不吸烟。”

    “我看没有带包,还以为去最近的津口呢。咸山可不近,就是这列快车也要一整天时间。”这中年男子倒是看的很仔细。

    这人倒是蛮细心的,叶默却注意到这中年男子手上老茧很hou,而且身上肌肉很是紧绷,可见这人是个练武的。虽然内气修为还是没有入级,或者根本就没有系统的修炼过,可是一般的人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不抽烟好,我就是一个老烟枪。兄弟是去咸山发财吗?”这中年男子见叶默不抽烟,也将烟收了起来。

    这人虽然是个自来熟,可是叶默却不讨厌。可能和他的长相有关系,脸型虽然消瘦,可是眼睛却很有神,而且眼神不闪烁。叶默很讨厌那种眼神闪烁的人,这种人的性格他很不喜欢,不是心机深沉之辈,就是软弱畏缩之人。

    “不是,我只是想前往贵林,去咸山只是经过罢了。”叶默倒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去处。

    “贵林?”这中年男子皱了一下眉头,刚了两个字,这里又来了两个人,一名二三十岁的少fu,还有一名戴着眼镜的青年,看样子两人是一起的。两人手里都拎着一个不的包少fu有几分姿色,打扮很简单,可是衣着却很是朴素,而这青年却是有些文弱的样子。少fu朝叶默歉然的笑了笑,然后对那名青年道:“巩,坐在对面好了。”

    完这少fu自己在叶默旁边坐了下来。

    被打断话题的中年要子看见这两人坐了下来,却接着道:“兄弟,贵林这个地方不太平,去那个地方干什么?”

    叶默微徵一笑却没有回答,这坐在他身边的少fu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叶默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杀戮。

    所以,这少fu一坐下来,他就感受到了。而且这少fu还有一种惊慌的神色,明她在上车之前杀过人,如果只是伤人,没有这种血腥味道。可能因为是她第一次,所以感觉到害怕。

    不过就算是这少fu杀了再多的人,和他叶默也没有关系,他笑着看了看这中年男子道:“我有一个朋友在边境一带生意不大好,我去帮帮他。”

    叶默的是方南,他确实想去帮帮方南,而且方南这人为人不错,他要想组建自己的势力,方南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的朋友在边境做生意?我听可以在边境做生意的人都是不简单的角色,都是见过血和大阵仗的。只有见过血甚至是杀过人,才可以震慑别人。”这中年男子表情有些奇怪的的。

    叶默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这中年男子,他立即就知道这中年男子不简单,他见血根本就是故意的。有谁在第一次见面就别人的朋友杀过人的,这也太离谱了点,而且这个作为火车上的话题根本就不搭调。

    只是叶默却明白这男子也看出来了这少fu犯过事,至少伤过人,他这么完全是为了安慰这少fu的心思。只是他怎么看出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叶默却不知道。

    叶默微微一笑,没有表明自己的观点,只是不再话。不过叶默旁边的那名少fu果然浑身一震,但是片刻就渐渐的安稳了下来。

    这中年男子却是一句试探的话,他虽然没有看出这少fu的情况,可是也感觉这少fu有些不对劲。不过他更多的是试探叶默,现在他发砚对自己的话,叶默只是淡淡一笑,就不再回答,心里立即就知道叶默不是一般的人。

    “我叫藏家严,我是打算去咸山看看的,不知道兄弟的朋友做的是什么生意?呵呵,如果合适,我也想搭个线呢。”藏家严的话很明显,就是问问叶默,是不是有合作的机会。

    听了藏家严的话,叶默心里一动,这藏家严心思细腻,而具善于察言观色。现在知道叶默的朋友在边境做生意,还敢问是不是有合作的机会,明他也是一个胆大之徒。再联系刚才他故意安慰上来这名少fu的话,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是也可以明他为人还算是不错吧。

    想到这里,叶默点头道:“本人叶默,我的朋友叫方南,即将要做的是大生意。如果藏兄要合作的话当然没有问题,我们正缺人手。”

    叶默刚完,藏家严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几名乘警就神色严肃的朝叶默这边冲了过来。

    那名少fu和刚上来的瘦弱青年看见乘警察过来,脸色立即就变得苍白,甚至浑身都开始发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