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少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现在你可以报警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现在你可以报警了

    柳方一阵的后悔,可是没有后悔『药』。叶默,刚开始我就知道他叫叶默,我怎么没有想起来呢?除了叶默,还有谁敢惹坛都那个姓聂的?

    叶默看着柳方冷冷一笑“我说我不去惹你,你干嘛要来惹我呢?

    你以为姓聂的可以帮你?他已经化成灰了。你不要将你的那个什么市长拿出来,他很快就会和你一样,白痴。”

    如果后悔和眼光可以杀人,柳方早就将伍震飞杀了无数遍了。

    伍震飞这个『混』蛋,谁不好惹要去惹叶默呢?聂无边竟然被杀了,如此来头大的一个人竟然被眼前的叶默说杀就杀了,他要『弄』死自己这一个区区的局长,还不是随便的动动手指啊。

    柳方更加后悔了,q知道聂无边被杀了,他就不出来了。聂无边都被杀了,他去帮一个死人找什么场子,柳方的肠子都后悔青了。

    他再也不敢将那个余市长当成后盾,在叶默面前将一个市长当成后盾,也太可笑了。刚才他说要不是看在韩在辛的面子上,韩在辛?刚从柳方还没有在意,现在他总算是想起了谁是韩在辛,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卡白。

    “叶教官,录音设备已经准备好了,我亲自来做笔录,你可以审问了。”林散震惊过后,立即就明白机会来了,他的机遇来了,这种机会太难得了。可以想象,只要借助叶默的手,直接可以将柳方踢走,叶默刚才说你他的副字可以去掉了,竟然是这么个意思。

    而且这还不是主耍的,主要的是,可以直接通过叶默的能量将支持柳方的那个市长『弄』掉。而自己的上面又可以再晋级一步,说不定他的上面会凭借这件事将对手很挫一下,想到这里林散的眼睛几乎都要眯起来了。

    叶默忽然看了一眼林散,虽然他不懂官场的这些事情可是对林散想利用他的心思也看的清清楚楚。

    林散感受到了叶默的眼光,打了个冷战,好像他心里想的任何事情都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洞』悉。

    “我只希望,这事情水『露』石出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有人敢利用我打幌子别怪我不客气。”叶默看着林散淡淡的说了一句。

    伍震飞此时已经知道叶默不是寻常之人了,那个小蓝本他虽然没有看见,可是他知道有一种杀人执照就是蓝『色』的本本。他想到叶默说刚才说的要杀了他的话,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他抬头看向了柳方,可是柳方自己都难保,哪里还顾得上他,更何况柳方现在对伍震飞一肚子火。

    叶默不需要对伍震飞动什么手脚,只是那种沉闷的压迫就让他冷汗淋淋根本就不敢去隐瞒一个字,全部说了出来,他似乎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连柳方也没有放过都供了出来。

    很多事情林散都不知道,现在听伍震飞全部『交』代下来,他震惊了。

    一个所长竟然帮一个四处搜寻美『女』的流氓头子做保护伞,甚至还『bī』死了在校的学生。这还不算,他竟然没有听到丝毫的风声,难道就没有人报警不成?

    柳方终于坚持不住,瘫坐了下来,如果是别人他说不定还反抗一下可是他知道在叶默面前反抗,说不定立即就会被击杀,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叶默的除掉欧家的时候,他正在燕京,知道的比谁都清楚。

    伍震飞说完似乎松子一口气整个人也瘫坐下来。

    “拷起来。”林散听了伍震飞的供词,再看看瘫坐的柳方,心里暗爽,毫不犹豫的让人将伍震飞哮起来。

    叶默没有去理睬林散的话,而是看着柳方说道“轮到你了,别侥幸认为你后面的市长大人可以帮你。”

    柳方根本就不会去怀疑叶默的话如果别人说这句话他可以不相信,可是叶默说的,他不得不相信他知道叶默有这个能力。

    柳方的供词更是牵扯出更多的势力,不过这已经和叶默没有关系了。至于林散是不是可以好好的利用这份供词那不是他想管的。

    “带走先关起来。”说完,林散已经开始在拨打电话。

    默拦住了要带走伍震飞的两名〖警〗察,随手拿出当初韩在辛给他的那把手枪说道“我说过要杀你的,就当是为茜茜报仇了。”林散一看心里就着急了,连忙说道“那个,叶教官,你看是不是先将他们关起来,这个现在处决不适合,他会受到公正的裁”“砰”林散话音未落,叶默已经一枪击穿了伍震飞的眉心,看着倒下去的伍震飞,他淡淡的看了林散一眼“林局长,对于你的援手我很感『激』。不过我说过要杀他的,如果有什么不妥,你尽管上报。”说完后,叶默扫了一眼和伍震飞一起进来,现在又将伍震飞烤起来的两名〖警〗察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屁股后面不干净,如果不尽快擦干净遇到我的手上,我照样随地杀了,将我的话带回去。”

    “不会,不会……”林散心里暗自叫苦,这叶默正如柳方说的一般,太嚣张了。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如果不杀伍震飞,他更加好说话一些,并且手里的底牌更多,可是伍震飞被叶默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柳方看着叶默真的当他的面杀了伍震飞,心里更是惊慌,他甚至知道叶默如果杀了他也是一样的白杀。不过好在他看见叶默和唐北薇出去,竟然没有再理睬他,心里总算是舒了口气。

    他虽然提供了。供,但是要保住一命应该可以,心里不由暗自庆幸这些事情都是伍震飞去办的,和他没有直接关系。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叶默已经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只有半年好活了。

    虽然林散和柳方知道叶默的来历,也知道他有嚣张的本钱,可是周围的那些〖警〗察都呆住了。就算伍震飞是罪犯,但是这样当众开枪击杀了他,还扬长而去的事情,他们是第一次看见。

    “哥,你杀了那个姓伍的,会不会”唐北薇没有想到,叶默竟然真的敢在〖警〗察局杀人,就算是那个〖警〗察最大恶极,这种事情也很离谱啊。

    叶默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没有录下口供的话,我杀了姓伍的很可能会被通缉,不过现在应该没事了。那个姓伍的竟然敢对你下手,我不亲手杀他,我的修为会停滞不前的。我说过,没有人敢惹我叶默的妹妹,任何人都不行。”

    “哥”唐北薇下意识的拉紧了叶默的手,心里暖暖的,却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先去你们学校再说吧。”叶默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宜定区警局距离坛都师大不远,出租车只是用了十几分钟就已经到了。叶默刚下车,就被人拦住。

    “我总算是找到你了,今天是你救了我吧,谢谢你了,你真厉害。

    我叫何琪,和北薇也算是同学了,我想请你吃个饭,你不会拒绝吧。还有今天的事情我已经告诉我爸爸了。”何琪已经在师大『门』口等了好久了,叶默一下来,就立即上前拦住。

    叶默听了何琪的话,立即就知道她应该还不知道那栋别墅被他烧了。不过和何琪这种『女』人去吃饭,叶默丝毫兴趣都没有。他立即就拒绝道“不用了,我和北薇有点事情就走。”

    “唐北薇是你『女』朋友吗?她真漂亮,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女』孩。你可真有福气,不过你放心,那个谦和再厉害,我告诉了我爸爸,他也不敢怎么样了。”何琪显然对叶默怎么将她从谦和那里带出来的很感兴趣,只是现在在学校『门』口不好问而已。

    叶默也没有辩驳,如果何琪说他爸爸的官位可以压制住谦和,他是绝对不相信的。

    聂无边的能量,可不是区区一个市区的干部可以管上的。

    “竟然又是你,谦和的『女』人,你也敢碰,果然有胆子。”一个『阴』冷的多音传来,叶默一听就知道那个张和来了。坛都这两个和,还真是让人讨厌。

    何琪立即瞪眼说道“张和,请你让开,这里没有你的事情。坛都双和马上要少一个了,谦和竟然敢将我抓起来,我已经告诉我爸爸了,他很快就会倒霉。”

    “谦和将你抓起来了,你竟然还可以出来?”张和立即惊讶的说道,不过说完后,立即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连忙止住了话题。

    要说何琪的爸爸可以将谦和怎么样,张和是绝对不信的。

    叶默冷冷的扫了一眼张和,这王八蛋说不定也和聂无边有关系,看样子要找个机会干了他。

    “信不信我马上打了你,报警最后还将你抓走。”似乎有些忌惮何琪,张和冷冷的盯着叶默说道,他对叶默极度的不爽。不知道叶默和唐北薇在一起,谦和怎么不出来。如果不是谦和,唐北薇早就被他盯上了。

    叶默走上前去,抬手就是两巴掌打在张和的脸上,直接将张和打的转了几个圈,这才扑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水和几颗牙齿。

    “现在你可以报警了。”叶默说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拿出一条手帕,将手还擦了擦,然后将手帕仍在地上。

    “轰”叶默刚刚将手帕扔在地上,一辆宝蓝『色』的漂亮跑车开了过来,原地打了个圈,停在了叶默几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