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九十六章 鬼狼的奋发

第七百九十六章 鬼狼的奋发

    ……

    旗帜呈蓝色背景,中间两颗麦穗白色图案呈半圆型对立着,麦穗中间一颗金黄sè狼头仰首哀嚎着。十几辆敞篷吉普车停在一栋两层楼建筑下面。校场上一声声嘶喊和口号声迅速传来,只见一队队穿着统一的军士做着各种训练,颇有一份军营感觉。

    这不仅让王庸开始有些想念在边陲之狼的生活,或许高海也是念旧,训练场地与当年如出一辙。这倒更勾起了他对之前生活的一阵回忆,炮火、丛林、杀戮、伤害之前过往像影片一样在脑海中浮现。

    高海看到他一脸沉思,那些年的彼此配合,已经有一种默契,他自然能感觉到王庸在想什么。随即安排戚蔓箐一行人进行参观,并特别交代了手下讲解。拍了一下他肩膀说:“心痒了吧?走,带你练练手。”

    随即带他进了后勤仓库,进入库房,一排排木质格子式柜子摆放在里面,大概有三十几个,各种样式的武器摆放在上面,全然一个军火库。王庸随手拿起一把步枪,随意摆弄了一下道:“l85a1式,5.56毫米突击步枪,英国货,你们装备不错啊。”

    高海一笑,颇有神秘感地从从一个封闭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箱子,用手宝贝似的轻轻抚摸了一下,慢慢打开说:“看看这个,不是你来我可从不轻易给人看的。”一把狙击步枪呈现在他手上,王庸眼前一亮,接过道:“一零七,十连发,两千米射程,米国货,狙击枪排名前几,鬼狼,佩服啊。”这帮货,搞起来还真够夸张。

    高海见他一脸沉迷说:“也亏咱戚总钱多门路广,给我弄来了一支。私人珍藏营地仅此一支,回头给你练练手。”

    “求之不得啊。”王庸马上回答道。

    “哈哈,就知道你喜欢,我带你拿装备。”高海接着说。

    军人出身的人,尤其是长时间呆在军营当中,枪已经是每个职业军人的一部分,能拥有一支自己心仪的枪更是难得,这就难怪高海宝贝似的珍藏了。

    仓库这边高海拿出一套装备说:“知道你肯定会来,早给你备着了,试试。”

    见高海如此,不禁心中一阵感动,再看这套装备,王庸更是百感交集,握住拳头轻轻击打了一下高海说:“不愧是自家兄弟。”两人相视一笑。

    戚蔓箐对高海的表现,还是很满意,漂亮的脸上虽然没有显露,但心中也在暗暗称赞。坐在一处主席台上不时和军事介绍细语了解,看来对此满是重视。

    “戚总,我带您道打靶场看一下吧?”高海走到戚蔓箐面前说。

    戚蔓箐轻轻起身,一行人向校场走去。一队训练士兵跑步从她们面前经过,戚蔓箐抬头看去,眼睛却落在不远处,依靠在吉普车上的一个人身上,此人她很熟悉,但现在一身装束,却似变了个人似的,有些意外,更增添了魅力感。

    只见他斜视着远处,手中一根香烟不时送在嘴边,一身迷彩军装,手臂袖口挽起,着小臂,外配黑色防弹背心,胸前隆隆鼓起,前身腰间四个弹夹,一把自动步枪握在手中,枪口向下,手带无指黑色手套,下身右侧大腿上别着一把手枪和一把匕首军刀,膝盖一副护具,一双军靴将裤口束在其中。加上他本身体型健壮,装备型号得体,如同定做一般,更显干练,全然一副职业军人形象。

    “戚总……”高海连叫了几声,戚蔓箐才缓过神来。

    倒是苏舞月感觉她的不对,顺眼望去,一阵激动,一路小跑到那人身边。只见苏舞月围着这人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从背后轻拍一下他的肩膀,一副崇拜感道:“大叔,你这模样太帅了,来一起照个相。”

    其他一行人看王庸这样一身装扮,不免也多看几眼,貌似他是动物园的动物一般,惹得他一阵无语。

    倒是高海先打破尴尬,开开吉普车车门道:“戚总,上车吧。”

    ……

    一路无话,吉普车行进不到十分钟样子,穿过一条林间小道,本来被植被掩盖的视野逐渐宽广起来,耳边隐约听到波浪撞击岩石的声音,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枪击声,越是靠近越显明了。

    不出所料,首先看到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波浪顺风拍打着金色沙滩,一组五六个士兵正肩扛一根圆木奔袭在海边,走过留下很深的脚印,证明着圆木的重量。远处一座七层框架建筑上,隐隐约约看到几个黑色身影,借着绳索上下爬动着。

    近处十几个健壮军士围在一起,跃跃欲试,准备着徒手攻击,中间只有一人,虎背熊腰,身高近两米,着上身。只见十几名士兵形成的包围圈迅速缩小,一双双大手有化拳为掌的,有化掌为拳的,猛然攻击中间那人。但个别人还未靠近,就被他挥动的双臂打地翻身弹了回去,这一下便甩出五六个人,其他队员借机死死抱住他的大腿,胳膊,有的甚至从背后一跃扣住了他的喉咙。

    那人死死用力,却也好像动弹不得,眼见败局已定,只见他绷紧的牙关突然张开,一股爆发力集于全身,的臂膀和颈部青筋如同要爆裂一般。一声怒吼张开被困住的双臂,声彻动天,如同炸雷一般。本控制他左右臂膀的四个人被甩出七八米远,沙滩、海里到处都是。

    紧接着手掌后仰,一手抓住扣住他咽喉的手掌,使劲向下一拽,后背那人便被扯在身前,砸在紧扣双腿的几人身上。几人纷纷倒地,动弹不得,其他几个更是可怜,被他像抓小鸡似得一个个抓起扔出好远。

    王庸不禁赞一声:“这力气可不小。”

    “这人叫金雄,生的一身蛮力,别看身体块头大,但身手敏捷度不必常人差,曾经是相扑运动员出身,后来又去越南做过两年佣兵,因为遭人陷害,险些丢了性命,凭一身力气硬是闯了出来。”

    高海见他特别关注便介绍道。

    车辆停在一处帐篷搭起的遮荫处,戚蔓箐等人相继下车,一张长桌上覆盖着一层绿色桌布,上面摆放了各种水果及矿泉水,显然是早有准备。遮荫棚前约十几米处,是一排用沙袋堆起的一堵掩体,约有一米高。旁边一张木桌上摆放着几支大小不一的枪支,什么手枪、步枪、弹药、手雷应有尽有。

    戚蔓菁这姑奶奶,搞点东西要么不搞,一搞就这么夸张。连王庸都被震惊了一把。

    几名队员全副武装蹲立在掩体旁边,断断续续向假定目标射击,枪枪命中,显然射击经验老练。只有一人,着装与王庸相像,背对着来人,站在旁边不时拿望远镜确认报靶成绩。若说他特别之处,耳根一条明显疤痕延至下巴处,诠释着他的辉煌。

    见此人身感背后来人,转身走了过来,正面面对,一副白冠玉面,十分清秀,面部毫无表情,但眼神中透露着一份坚定。先向戚蔓箐等人点头示意,后向高海一声招呼说:“鬼哥。”眼神不觉打量了站在一旁的王庸。

    高海见两人面面相视,略有所思一样,介绍道:“他叫纳宇,一大队队长,同时兼职营地射击教官,精通各种武器,l军出身,曾经在国家射击队服役过,差点都参加奥运会了,退役后在澳门做了一段时间保镖,枪法很是了得。”

    “鬼哥过奖了。”纳宇回答道。

    高海继续道:“纳宇,站在你面前的……”

    高海回头停顿了一下,看着纳宇说:“就是,头狼。”

    纳宇听得“头狼”两字,心中一震,本无表情的脸上,眉心紧收了一下,又瞬间消失。高海不止一次曾提到过头狼,玄乎其神地描述过他很多壮举,刚才见到此人,就已感到他身上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场,难怪,原来他是头狼。

    “不如,两人切磋一下,如何?”高海继续道。

    虽然王庸和纳宇并没有说话,但两人眼神交流,对对方都在琢磨,切磋一番,自然求知不得,正所谓强者俞强,方法并非全是训练和实战,而是遇见更强的对手。听得高海一句话,两人同时应答道:“好啊。”随后相视一笑。

    王庸最近也是手痒,好久没有到这种军事训练基地了,一时间也有些心情澎湃。

    苏舞月见有热闹看,跳着鼓起掌来说:“大叔,我挺你,加油。”

    高海回头看了一眼戚蔓箐,意在征得她的意见。戚蔓箐这次过来,一是视察训练情况,二是本想带王庸来活动一下筋骨,也想多了解一下他,自然不会反对,应允道:“我很期待一场精彩表演。”她知道王庸当过特种兵,倒也不怕他太吃亏。

    见戚蔓箐也没意见,高海继续道:“掩体前共六十米距离,不同位置设有二十九个假定目标敌人,其中有三个人质被劫持,目的很明确,干掉所有敌人,不得伤害人质,要求两人同时进行,打死敌人最多的一人获胜,身上武器随意交替使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