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秘密基地

第七百九十五章 秘密基地

    ……

    鸟瞰大地,几座山峰重重叠叠,天气很好,看不到尽头一样,海拔不算太高的山坡上郁郁葱葱,这个季节正值植被生长茂盛阶段。

    一条弯曲扭动的公路蜿蜒盘踞在两座山峰之间,像一条凶猛的蟒蛇一样,起起伏伏,却看不到尽头。公路上四辆黑色轿车迎着阳光极速行驶着,车顶折射的光线时隐时现,像是黑夜里的一颗流星,甚是扎眼。

    公路转弯处,一只乌鸦站在路边,黑色尖锐的嘴巴如镰刀般,上面还有丝丝血迹,不时抬头扭动着,好像在警觉着什么,不时低头啄咬躺在脚下的兔子腐尸。一阵汽车的机动声,还未来及躲闪飞走的乌鸦,被呼啸而过的四辆汽车惊得一声尖叫,腾空而起,盘旋在空中。

    王庸半眯着双眼坐在车后座上,刚才一阵折腾,早已让他有些疲惫。一声尖叫,本能地醒来,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从坐上车到现在已经快两个小时了,跋山涉水,看来基地藏得够深啊。

    看一旁非要和他吵着坐一辆车的苏舞月,斜靠在车窗上,脸上未脱去的稚嫩,一副孩子模样,但看她一脸素颜,却也显得水灵。

    怀中抱着她的包包,轻轻地压在她的身上,上衣低领t恤,一抹雪白肌肤,好似轻轻一点就可能出水一般,可能刚才她也折腾累了,显然睡着了。

    车行路况逐渐变得颠簸起来,王庸朝窗外看去,车行在一座小桥上,桥下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潺潺流淌,小溪的尽头一座陡峭山峰赫然耸立,茂盛的植被中流出一条白沙般的小瀑布,风景也算独特。

    “真漂亮。”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苏舞月道,一种没有睡醒的感觉。

    这样颠簸路程大约行驶了十几分钟,一条不宽的林间公路出现在视野当中,轿车瞬间提速,车轮碾压过路边的树叶,只留下一阵莎莎声响和气流带动翻滚的树叶。丝丝阳光透过树枝若隐若现地照射近来,给人一种清爽而不失阳光的轻松感。

    公路树荫旁大约十几米的地方,一双黑色眼睛看着眼前几辆呼啸而过的轿车。只见他满脸涂装红色绿色油彩,身体趴在地上,呼吸匀称,没有丝毫动作,一身刻意伪装装束,外观看上去好像是一堆干枯的枝叶,丝毫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有一双犀利眼睛随车辆转动着。

    这当然瞒不了车上的王庸,要知道,这些对他而言,是吃过剩下的,不过那暗哨的确伪装地不错,普通人肯定难以发现,但他一个眼神伴随着一股杀气早已暴露自己,因为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警觉性远大于自己的视觉。

    了解这是老高搞的暗哨,也就没有说什么,估计不出多会儿就能到营地,相信老高应该在门口候着了。

    不出王庸所料,四辆汽车刚过去,只见那暗哨用手轻附耳边,轻语地汇报起来道:“狼堡、狼堡潜鹰呼叫……。”

    约十分钟左右,车辆放慢速度,缓缓停下。迅速第一辆和最后一辆车门首先开启,各从车上下来三名大汉,只见统一装束,一身黑色西服,白色衬衣打底,系黑色领带,带黑色墨镜,耳边挂着一个无线耳机,显然是戚蔓箐的私人保镖。下车后环视一下四周,高度警觉神情酷酷的,见一切正常,一身材魁梧,脸部肌肉明显的人对说了一句什么,虽然王庸没有听见,但看唇语对方应该在表达,一切正常。

    随即,中间两辆车副驾驶接着打开,同样装束的安保人员相继下车,转身向后车门走来,未系上衣扣的外套被风轻轻一吹飘起,腰间配备的一把手枪展露无余。走到后车门前,开启车门,看来也算训练有素。

    王庸和苏舞月相继下车,首先迎来的是一阵树荫清香,王庸抬头望去,一扇很平常的铁大门关闭着,说它平常也不平常,因为它足有十米高的样子,两边围墙高度也三丈有余,上面圈圈杂杂地布满了铁丝网,不知道缘由的还以为这是一座监狱呢。

    “老高也不至于这样不知警觉,按说应该出门迎接一下吧。”王庸自语道,突然一股邪风袭来,只见第一辆车旁站着的保镖头目,被不知从哪里射出的一张捕猎网迅射中,整个身体不但受网困住,捕猎网射来发出巨大的冲击力居然把他撞出两三米,后背狠狠地撞击在车门上,车窗玻璃随即被撞地粉碎。

    但见保镖装束的个人,迅速俯身,右手撩起外套衣角,快速拔出腰中手枪。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边树丛中跳出近二十个身穿迷彩服装及防弹背心,脚踏黑色军靴,头戴黑色头套,只露出眼睛和嘴巴,衣袖挽起,着小臂,个个右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个就地翻滚,已来到个个保镖面前,每人分工明确,针对性强。

    苏舞月身旁保镖见势不对,本能单手按住旁边的苏舞月往车里推,怎奈已经来不及处理,颈部突然受力,身体一震,瘫软下去。见来人身手干练,一击毙命,眼看就把攻击目标转向苏舞月,王庸准备起身翻越过去营救,却突然感觉耳边逆风袭来,迅速转身,单手接住来人空掌,大臂环于他肩上,稍加用力,只听得那人颈部一声清响,瘫软在地,一把匕首已落在他手中。

    余光一瞄,旁边几个保镖已经全被制服倒地,再看未来及挣扎的苏舞月已经被挟持,一把锋利匕首已经架在她的玉颈咽喉上。王庸细查感觉周围,这些人来势虽凶,却没有下死手,想必是另有目的。树丛中隐约浮动,想必定有狙击手埋伏,若再抵抗,定是适得其反。

    “你最好不要伤害她。”王庸眼神释放一种杀气,劫持苏舞月那人明显眼神一紧,但又瞬间消逝。

    只见王庸手中握着的匕首随即松开,扔在地上。

    对方见他已经放弃解救,丛林中又迅速起来十几个人,手上各持着一把自动步枪。见这些人穿着与刚才来人装束相像,只是没有带黑色头罩,戴一顶圆顶迷彩帽,脸部涂抹着绿色红色相间的油彩,一幅幅狰狞之像,个个虎狼一般。

    来人未定,只听得一声喊道:“住手。”循声望去,此人略有坡脚,但一身干练之象已经掩盖缺陷,只见他头戴黑蓝色贝雷帽,眼神中散发着一股杀气。

    此人径直走到王庸的面前,看到他站在那里与蒙面军士对峙,没有说什么就竖立手掌在他面前。见王庸嘴角微笑,同样伸出,两掌相扣,发出一声轻响,一股强有力的力量从他手中穿了过来。突然来人哈哈一笑说那人道:“头狼,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感觉怎么样?”

    王庸也一阵发笑回答说:“好你个鬼狼,这哪是什么礼,是下马威啊。”王庸看他腿虽然瘸,可斗志却反而比部队时候更强。可见,人在压抑久了,还是会爆发的。

    苏舞月挣脱开来,挟持她的人也知演习结束,轻轻松开,谁知苏舞月不依不饶,转身一个踢腿便照着那人裆部踢去,一个不小心,被她正中要害。俯身捂着乱跳。

    这才看见苏舞月一脸得意样向王庸走来,白了一眼鬼狼径直向门口走去。

    顺着她的背影看到瑞贝莎从车里下来,窈窕身姿转身走到另一侧,打开车门,黑色皮鞋包裹着一只玉足落地在水泥路上,一条白皙显得别样光景。

    高海见她下车,给王庸递来一个会意眼神,转身走了过去。

    难怪刚才没有看到这两个人,想必戚蔓箐早已知道这是鬼狼刻意安排,供她检阅的。

    王庸突然一种感觉,这女人城府越来越深,让人难以琢磨。这姑奶奶,原本是搞个高端保全公司,但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搞私人武装啊,好一阵无语。

    顺手点了一只香烟,看着被苏舞月踢中要害的军士还在蹦蹦跳跳,真是可笑。

    高海和戚蔓箐短暂交流,只见高海向大门右上角伸出一个赞赏拇指,铁门发出吱吱声响,慢慢开来。顺他手指看上去,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出现一个红点,显然是个摄像头。

    “老王,走啊。”苏舞月冲着王庸喊道。戚蔓箐也递来一个妩媚眼神,嘴角微微一挑,转身向门内走去。

    王庸深吸一口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轻踩了一下,向他们走去。

    高海迎了过来拍拍他的大臂,单手搭在王庸的肩膀上边走边说:“知道你要过来,早准备了好了酒菜,待会儿我们兄弟好好唠唠,带你看看我的狼堡……。”

    打开的铁大门并非只是普通,走进才发现,铁门足有二十公分厚,而且明显加了不少钢板在内,十足地一扇防爆门。门后是一个长约二十米的过道,走出过道,迎面看到的是树立在院落中间的一根旗杆,顶上随风飘荡着一面旗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