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九十四章 戚阿姨

第七百九十四章 戚阿姨

    ……

    快速走到已经来到楼梯下面的戚蔓箐面前,一个美人抱将其抱起,她纤细柔软的蛮腰瞬间被俘获,一对傲峰紧贴在胸前,透过衣衫,弹指可破般的玉颈轻轻扭动,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略带修饰的嘴唇线条清晰,一排洁白的牙齿轻咬着嘴唇。像是被王庸用力过猛而弄疼了她的某处一样。

    只见她双手慢慢环扣在王庸的脖子上说:“王庸,急成这样?不是你家欧阳菲菲把你饿惨了?陪我喝杯酒。”

    随即芊手后背,分开王庸抱着她蛮腰的手。手臂自然搀住他的小臂,拉扯着走进台。

    戚蔓箐熟练地开启一瓶红酒,从桌上拿出两个高脚杯,略醒了下。稍倒一些递给王庸一杯道:“这可是我的珍藏品。”只见她三根玉指握着杯脚,轻轻晃动,杯中红酒随她力道悬附在杯子壁上,来回旋转起来。

    一对狐媚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迅速一股香醇的甘甜味道,随她摆动而散发出来,只见戚蔓箐轻轻闭上双眼,高脚杯贴于唇边,深深地闻了一下,然后放入口中,小小地吸允了一口。入口的红酒让她很是满足的样子,细细地品尝着,像是意犹未尽,舌尖还轻舔着嘴唇,轻轻地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

    王庸虽不是什么富贵出身,但这些年在外厮混,品酒还是略懂的,但也不见得她这样妖艳妩媚般。

    只见王庸一口干掉杯中红酒,推开桌上碍事的酒瓶,探身抱住她的蛮腰,一口强吻堵住了她还带有红酒香醇的粉唇上。戚蔓箐一个激灵,迅速回应着,舌尖贪婪地伸出吸允着我口中还残留下的红酒香味。

    王庸见她这样回应,动作幅度也大了起来,左手从她后腰慢慢爬升,晚礼服那晶莹后背尽在股掌之中。细嫩的肤质十分适手,柔软的背脊好像触碰了燃烧的火苗,不时令她收紧毛孔。

    正当王庸陶醉其中时,戚蔓箐突然挣脱,猛地一推,使得他倒退两步坐在高脚式台坐上。不知她又想怎样,一脸疑惑,只见她微微一笑,脸上泛起红晕,慢慢走到王庸身边。

    她妩媚眼神勾魂般地看了王庸一眼,把头埋入他胸前,微微张开两片薄唇,把胸前衣扣含在嘴中,玉齿和舌尖并用,不会功夫便一一解开。胸前顿感她短促的呼吸,暖暖的,撩人心弦。

    王庸一阵眩晕,似酒醉上头,手掌爱抚着她的秀发,淡淡清香味道好像午夜娇艳的昙花,难得感受。

    好像她明白了什么,身体短暂停顿,伴着手掌之力慢慢下移。

    压抑已久的情绪被她迅速点燃,王庸突然双手用力抓住她的臂膀,一把她抱起,只见她一阵慌张“啊”的一声。王庸顺势将她移到台座椅上,双手并用,开始攻城略地……

    “不好意苏小姐,戚总在会客,交代不需任何人打扰,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办公室外那漂亮女秘书道。任凭苏舞月怎么耍赖,终究这样一句话。

    “我再说一遍,那客人我认识,他也是来找我的,把门打开,好吗?”苏舞月好像jing告似的说。

    只见那秘书瑶瑶头,把视线转在了电脑上,已经懒得理会了。

    苏舞月转身准备离开,眼睛一个机灵转动,迅速蹲下,两手扯拉着鞋带。秘书小姐抬头不见有人,以为离开了,颇具无奈地长吁了一口气。可那了解苏舞月的诡计,只见她蹲下的身体,像走鸭子步似的,慢慢地向办公室方向走去。

    知道躲开了那不解人情的秘书,起身一个小跑,身体紧靠在墙壁上,一块门墙正好遮挡住身体,偷偷地挪动着脚步。

    走到玻璃门前,轻轻一笑低声说:“嘿嘿,还想以为我离了你,就进不去了吗,太小看我了。”说着从随身的斜跨包里拿出一个手机。

    只见她快速编辑了一条密密麻麻的代码数字,按下发送键。不多会儿时间,一条彩信传到她手机上,打开后里面一排数字符号代码,下面是一个拇指指纹。苏舞月将手机靠近拇指扫描口处,轻按回复键,玻璃门随一声蒸汽喷发的声音,迅速打开。

    苏舞月转身倒退进入门内,边退便一本正经地说:“谢谢啊秘书姐姐,你慢走。”明显是在做给门内两个安保人员看的。其中一个保安见门打开,有些诧异,莫非刚才一个走神没有看到来人,马上上前核对。

    怎奈苏舞月人小鬼大,刻意左右挪动身体,挡住后面保安视线。故意一个不留神,撞在了身后的保安身上,随即“哎呦”一声蹲坐在地上。一脸难过,小手还轻柔着脚腕说:“你干吗啊,脚都扭伤了。”

    一脸茫然的保安看看坐在地上苏舞月,再探头看看走廊深处。略有疑惑,却又不敢显现,只好先扶起坐在地上的苏舞月,疑惑道:“苏小姐,你……。”

    苏舞月自然聪明急忙打断说:“还不快扶我进去,疼死我了。”

    “对不起苏小姐,戚总在会客,交代不许任何人打扰。”与同那女秘书一个口吻的保安道。

    苏舞月见又是这样,心想保安背后的门打开倒是难不到她,摆平这两个“活物”却真不在能力范围之内。不由怒火中烧,跳着吼道:“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我脚都崴了。戚总看到非撤你的职不可。”

    只见门口两个大汉从头到脚一遍审视,相视一看,脸上亏欠表情迅速变得严肃起来,双双保持跨立,不再理会她。苏舞月先是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脚丫,一双五彩斑斓的运动鞋也赶不上自己的奇葩行为。

    知道行为被拆穿,索xing放下不顾,大喊起来:“王庸大叔,戚总我是苏舞月,让他们放我进去……。”不断重复,看来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感觉。

    苏舞月虽然年龄尚小,但正值青期的她,在现代社会的大染缸里,已被熏染地什么都懂了。且别说她小小年纪,但最近严格训练下,身材益发xing感。

    她一样没落下,而且争风吃醋的劲头丝毫不逊正常成年人。懵懂年龄对王庸的崇拜感,渐渐变得扭曲,虽然知道并不可能,但生xing不服输的她内心还想争取那份“应该”,生怕被人夺走,尤其针对戚蔓箐。

    正在房间和戚蔓箐难分难解的王庸,被这丫头一阵折腾,难免分心,先是一愣,不知如何是好。戚蔓箐见他凶猛的动作猛然停下,还未来及收住呻吟声,睁开眼睛看着他说:“不要管她。”

    但见她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yu滴,意犹未尽般地看着王庸,一双凤眼含,满目期待。

    只见门外喊累的苏舞月,蹲坐在门口,已经有些无力地喊着:“王庸大叔,戚阿姨,你们让我进去啊……。”

    一种坚持xing地赖皮真是可歌可泣。两个“门神”般地保安丝毫不动声se,任凭她胡搅蛮缠,只要不闯进门里,就是坚守的胜利。

    也许是上天被这个丫头感动,或者可以说是无奈,只听见一声木门开启声,蹲坐在门口的苏舞月微微侧视。只见王庸和戚蔓箐双双出来,小丫头从头到脚开始审视起两个人来。只见戚蔓箐仍然会议室里一身黑se职业装束,一头黑发盘在头上没有丝毫凌乱,脸上淡淡粉状,一副坦然自如的样子。

    再看王庸,白se衬衣打底,胸前开起两颗纽扣,外套一件黑se西服,两手插在下身西裤口袋里,仍然一副懒散形象。两人并立在门口,同样一种无奈地眼神看着苏舞月,貌似没有发生什么

    ,但好像两人很是般配一样。

    呃,换谁被一个丫头在门外大叫大嚷,也没那心思继续做那档子事了。王庸很无语的瞪了她一眼,月余不尝肉味,今儿个好不容易逮到了忙忙碌碌的戚蔓菁,却被这死丫头给搅浑了。

    苏舞月起身,好像心中放下了什么担心似的,慢慢起身走到戚蔓箐身边,眼神不停地打量着,见两人自然放松地神情,像是试探什么似得对戚蔓箐说:“戚阿姨啊,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

    戚蔓箐见这丫头一副不依不饶地感觉,心中不免也有些气愤,但仍一副毫无表情的脸说:“现在在上班,你说我们能做什么,还有,叫我戚总。”

    苏舞月仰首以一种藐视的眼神看了一眼戚蔓箐:“哼,有什么了不起。”

    随即走到王庸旁边:“大叔,你老实交代……。”

    未等这丫头说完,王庸马上打断说:“我要陪你的戚阿姨去培训基地,你要一起来吗”恨不能一脚踹飞了她算。

    戚蔓箐见王庸如此迎合,扭头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向前走去。

    王庸一纵肩看了一眼愣在哪里的苏舞月,这样也算是给了这丫头一个安慰,省的她不依不饶,他紧跟而去,头也不回对苏舞月说:“要去的话,现在就跟上。”

    只见苏舞月呆愣在哪里,眼睛不停地打转,像是想通了什么,又还在疑虑地样子,听见王庸叫她,慌忙回答道:“大叔,等等我。”转身给了站在门口保安一个白眼,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大叔,你们刚才在……”苏舞月又开始絮叨起来。两人渐渐消逝在走廊拐角处。心下不免暗自得意,大叔啊大叔,哪能让你这么轻易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