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九十三章 你这是特种大队啊?

第七百九十三章 你这是特种大队啊?

    ……

    相信高海所言并非虚假,其实自己也想过类似训练科目,只是还未形成系统建设,谁知却被她们抢先一步。终究是为公司发展,戚蔓箐也自然也没有埋怨的道理。

    “看来我只有预祝你们成功了。”戚蔓箐面带微笑道。起身鼓掌表示支持。

    戚蔓箐难得一笑,并也接受了计划,在坐的人瞬间放松了紧张,纷纷相视一笑,跟着鼓起掌来。

    “呵呵……”一阵憨笑声明显较其他人高了好些,大家侧面寻音望去。

    只见此人虎背熊腰,一身与高海相似装束,只是块头要比他大出很多。身高足有近两米感觉,坐在哪里好像被座椅卡住一样,十分地不方便。紧邻高海而坐,一脸憨实笑容还未收住,见人纷纷看来,瞬间愣住,左右看看,好似要找个地方藏起身来。只怨他块头太大,无藏身之处啊。

    高海见随从失态,忙起身道:“戚总,忘记介绍了。”说着回头示意那大块头起身。

    那人见高海起来介绍,自然也不敢失态,慌忙起身。此人一站不要紧,先是平视他的人,现在各个只能抬着头才能看见他的模样。果然不低于两米个头,体重估摸着应该有近三百斤的感觉,但看他并非满身肥肉,虽不能与高海肌肉硬度相比,却也不分上下。

    高海接着介绍说:“他叫金雄,身材魁梧,的确有些熊xing,所以大家都叫他大熊,由于二大队队长去国外办事,现由他代理,实际为区队职务。”

    “戚总好。”比之前呵呵一笑更震人心,房间不大却传来他的阵阵回声。

    戚蔓箐看到他这块头,先是一愣,进而掩住惊讶,示意其坐下。

    高海紧接引向靠金雄坐着,一个同样装束的男子。此男子与高海个头差不多,身材也有些相像,看他面目清秀,但目光如炬,给人一身正气凛然的感觉。不过略有瑕疵的是,他左耳边至下巴处,一条长约十公分的伤疤,与他面如冠玉的脸正成鲜明。不过好似也为他增添了几分男人魅力。

    此人主动起身,高海再做介绍:“他叫纳宇,是一大队队长。”

    纳宇点头示意,戚蔓箐看他似有故事之人,想是包括金雄在内,两人肯定都有过人之处。起初已把营地经营管理,全权交由高海处理,两人面生也就不足为奇了,着示意高海和纳宇坐下说话。

    戚蔓箐暗赞组织架构的同时,侧身再看苏舞月道:“让你追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苏舞月迅速收回调皮感觉,一本正经道:“通过x组织亚太执行官的透漏,我检测到她们常用的通话频率,但对方防护jing密,防火墙还在攻破当中,目前无法定位他们的位置,但他们活动频繁,似是最近在华市有大规模行动,我争取在他们行动前搞定。”

    戚蔓箐督促道:“尽快处理。”眼中不觉多了一份yin暗的杀气。

    不怪她这样激动,最近受x组织迫害较深,身上还未解除的毒害,已经折磨的她几经崩溃,还好有瑞贝莎用药辅助,加上自己坚强的意志力,才未受控制。但若找不到解药,终究是个隐患,担心自己有天会真正成为他们的傀儡。

    连续两声“嘟嘟”声响,通过投影仪投she而出的画面,迅速由营地训练图片转换。一个落水大方,一身同样黑se职业装束的女人显现在影幕上,通过播音器说道:“戚总,王庸先生拜访。”显然是个文职秘书。

    且说王庸闲来无事,在公司上班本就无聊,保安工作更是乏味。

    难得周末,想起有些时间,没有过问戚蔓箐安保公司的事情了,其实本意也不在此,只是想感觉一下营地训练氛围,当是透气舒展筋骨了,所以就直接找来。

    见那秘书一脸甜蜜笑容,黑se头发丝丝泛红,盘缠在头上,一缕刘海遮住半个额头。柳叶弯眉下水汪汪的一双大眼,像玉石般晶莹剔透。一口樱桃小嘴微微翘起,点点彩妆闪闪发亮。上身短衣修身,外套只有两个纽扣,深v凸显毫不掩饰。

    玉颈酥胸张扬显露,清晰又似隐露的文胸,像是包裹不住的大d,要解脱般地向外“挣扎”。杨柳细腰丝丝显露,两手放于小腹之上,下身一件迷你短裙,只能遮住臀部和敏感处。一双俢长水润均匀的秀腿露着,黑se皮鞋包裹的玉足小巧白嫩。

    伸出纤细的小手,发出诱人般地邀请:“王先生,戚总让您去办公室等候,请跟我来。”说着轻盈一个转身,慢慢向前走去。

    王庸实在没有想到,戚蔓箐手下还有这等美女,不经常来真是可惜了。不禁心中想要调侃一番,见她转身引导自己向前,一席背影留下翘臀左右xing感地摇摆着。

    紧跟几步,伸手进入衣袋拿出手机,摆弄起来。一个不小心,手机脱手而出,摔落在走廊地毯上,不远不近掉在她的身前。见她先是身体一震,立刻停下,回眸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头弯身捡取。上身下弯,xing感翘臀更为凸显,显得坚挺浑圆。

    本就够短的衣裙,被弯腰翘起的俏臀,拉拽着提地更高,虽然两腿交叉刻意掩饰,还是光乍现,全收眼底,诱惑之感,让人心迷眼乱。

    “王先生,你的手机。”那女人微微一笑,单手递给我,一双纤细的玉指显得特别修长。外套小臂半**着,白皙肤se光滑细腻。

    “谢谢,请问小姐芳名啊?”王庸借机询问道。

    “你很想知道吗?”那女人小嘴一撅,反问道。

    “能知道你的芳名,是我的荣幸。”王庸回答说。

    “呵呵”这女人只留下一个笑脸,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明显一个闭门羹,搞得王庸好不尴尬。

    说话间那女人已经来到一扇透明玻璃门前,里面约五米开外,一个实木两扇对开的大门紧闭着,两边赫然站着两个彪熊大汉,上身白se军装衬衣,系着黑se领带,右肩膀上搭配着一条黄se的装饰枪肩带,腰间别夸着jing棍和对讲机类的jing用器械。明眼人一眼就能认出,显然一身保安装束。

    只见那女人走到门边,刻意左手遮盖,右手放在一组按键上,输着应该是密码的数字,完毕后,拇指贴与指纹验证扫描上,不到两秒,玻璃门随着一声蒸汽喷发的声音,迅速打开。

    瞒不了王庸的眼睛,明显不是普通的防弹玻璃,看来小钢炮也难震碎。

    王庸心中不免感叹,一来感叹戚蔓菁现在的小心,二来感叹这丫制服比自家公司的帅气多了。

    那女人引他进去,径直走向其中一个保安,低头细语了几句。那门口大汉看了王庸一眼,眼神中透漏着不屑。转身用那女人同样方式输入密码,验证指纹,木门随即一声震动,虚掩开来。

    “王先生请。”那女人一声甜蜜应合,推开了房门。

    王庸应邀进去,只见木门内并非是办公室模样,倒像大厅一般十分宽敞,也颇显气派。厅内最里面一道楼梯通向二楼仅有的一个房间。地板及周边墙壁全用米黄se大理石材质装饰,丝丝纹路像是裂开一样。

    顶部天花板呈白se方格状,一盏盏白se小灯镶在上面,三条角楞鲜明黄se深陷的修饰,显得白se天花板不再单调,一盏水晶灯悬挂在中间,与同白se小灯散发的光芒

    折she在墙壁及地板上,使得整个大厅金碧辉煌一般。客厅一侧摆放一套米se沙发,四角衔接,中间一张白se面质的茶几,好像很是敦实。

    另一侧则是一个台,紧靠墙壁上的木格里摆放着各个样式的酒瓶,整个大厅格调商务而不失优雅。

    “王先生,请随便,戚总马上过来。”那女人说完不等我回应,便关门离开,只留下在王庸脑海中的一丝倩影,略微闪现了一下。

    王庸随手掏出一根香烟,轻轻磕了两下自言自语道:“好个戚蔓箐,搞得像特种后勤大队一样严密。”

    慢慢点上香烟,向台走去。他也不客气,打开一瓶法国人头马,细细地品尝起来,味道好像不错。

    莫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还不见戚蔓箐过来,一瓶酒已灭。朦胧间王庸已有些微醺感觉,拿着酒杯感觉晃晃悠悠走向沙发,想小眯一会。隐约间余光擦过一道黑se画面,本能反应寻景看去。

    一身黑se晚礼服的戚蔓箐从楼梯上缓慢下来,模样霎是迷人。只见她一改之前职业女xing风格,披散着柔顺靓丽的黑发。香肩上一半被礼服覆盖,半裸一半展露着美丽诱人的锁骨。两座挺拔玉峰占据着制高点,高贵地俯视着,一条鸿沟若隐若现。

    晚礼服一侧边缘被星星闪闪的银白se颗粒点缀着,腰间一块较大银se闪光点,好似引导眼球,肤se细腻柔软手臂自然下垂,一根玉指落点敞露着半边美腿,行走间光时隐时现。

    不知是因为酒的原因,还是她实在诱人。王庸一时间眼睛也是微眯。最近段时间,熬得实在太凶了。

    刚才就被那引自己来的小秘书一身装束所诱惑,正不知在哪里发泄,此时戚蔓箐如此穿着,岂不是往饿狼面前送了一只羊吗?只见他轻轻一笑,一口喝掉杯中酒,放下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