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九十章 还有木有天理了

第七百九十章 还有木有天理了

    许医生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股委屈的情绪涌动而来:“她不相信,说我检查错了,是个庸医。直接一拳把我打成这样。”

    说到这里许医生敷着冰袋的眼睛,感觉还有痛楚传来,招谁惹谁了,检查一个怀孕就招来无妄之灾。

    “你说一个女人怀孕有点激动,是人之常情。也不能二话不说直接打人我记得病例单上面是写的未婚。是不是……”

    许医生一把一把鼻涕深深控诉着迟宝宝的罪行,同时也越说越起劲,延伸出下面的话。

    办公室寂静无声,刹那间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小李张大嘴巴,手里的笔掉落在地也不自知。

    新世界超级大劲爆大新闻,宝女王怀孕了。

    “说完了。”迟宝宝双手抱胸,冷眼瞧着许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旁边。

    许医生讲到一半戛然而止,吞了一口口水,对于那一拳头的记忆还没有散去,心有余悸挤进椅子里面。一想到这是公安局办公室,众目睽睽下他怕什么呀?迅速挺直腰板站起来。

    “快说完了,怀孕的女人情绪是会反常,可是你打人就是不对……”许医生接着迟宝宝的话。“啊。”许医生话没说完,感到眼前一黑,另一只眼,遭到痛击。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冰袋掉落,拼命去捂另一个眼睛。

    迟宝宝对拳头吹了口气,面无表情:“一个医生背后肆意透露患者的病情,这拳打得算轻了。”

    迟宝宝一个转身对着发呆的小李,冷冷的瞄了一眼。

    小李一个哆嗦,宝女王不怒而威的表情,威慑力更强。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对四周的同事扫了一圈,你们都知道闭口的眼光。

    同事们都装聋作哑,缄默闭口,低头干自己事。办公室里面一片翻书,“唰唰”的笔摩擦纸的声音响做一团。当然此事大家都知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道理,烂在肚子里比较好。

    “我休假一星期,跟局长大人说一下。”迟宝宝给小李交代一下,不理哀嚎连连的许医生,铿锵有力,迈着从容的脚步走出去。

    小李心中哀叹连连,没想到女暴龙要么不爆,一暴就是国际型。看着捂着眼,暴跳如雷,重新点燃的怒火,真的变成二眼乌黑,国宝级大熊猫的许医生,他一个头二个大,自己欠揍的还要帮她收拾烂摊子。

    “许医生,息怒息怒。”小李捡起冰袋认命的上前。挑战高难度,许医生被揍了当没揍,还要封口没这回事。

    小李jian诈的眼光瞄了许医生一眼。

    ……

    迟宝宝出了公安局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做了个扩胸运动,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抬头看了眼刺目炫目的阳光,午后的街道仍是车来车往,ri子还要继续。

    今天过的很虚幻,不真实。许医生说的那些话,每句她都听到了。只是心里还在矛盾,自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这个消息晴天霹雳打下来,一时冲动怒火上头,打了无辜的许医生,抓了检验报告单就走。

    许医生来投诉,诉说了早晨事发的经过,再次得到怀孕的证实。

    摸了下口袋,掏出那张检验报告单,迟宝宝瞄了又瞄。想从里面看出点猫腻,可以直接把那个医生变成真的大熊猫。

    倒霉催的许医生在办公室里连打喷嚏。

    迟宝宝推算着ri子,中气十足直接的怒吼一声,老王那混蛋也忒准了些?多长时间才来那么一次就中奖,中奖的几率也太高了,悲催实在是太悲催。

    迟宝宝回忆着当时和王庸滚床单威猛火爆,体位独特的激战场景,心跳如鼓,脸se微红,拳头紧握。心里也平衡了一点,难怪了。自己总是会要到他求饶为止。

    把检验报告单折叠好放入口袋,想着是否要告诉播种的王庸。一想到王庸已经结婚,有妻子,心中就酸酸的冒着。

    暗自一想,自己喜欢王庸纯粹是自我意识,情感的冲动,两情相悦的结果。

    好歹自己也是威风凛凛的人民jing察,敢作敢当,自尊自立,没必要,痛苦纠结,要死要活,撒泼纠缠去破坏王庸的家庭。

    再说现在单身妈妈多了去了,记得那秦老师就duli抚养着孩子。把那孩子养的多好,多可爱,简直叫人羡慕。反正自己也不准备和王庸结婚,更不准备嫁人。生个孩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通了这点,就感觉心中不是那么难受,压抑。反正孩子现在还是小蝌蚪,小豆芽。等生出来还早,一切顺其自然,随缘好了。

    迟宝宝开朗乐观的心情,一想通就百事通,浑身上下力量恢复凝聚。脸上瞬间拨开乌云见ri出,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准备自己给自己放个小长假,好好去旅游一下,放松心情。

    现在就想醉酒一场,把今天的方面情绪一扫而空。夏无霜搬进来后,不是姐妹胜是姐妹,志同道合,相谈甚欢,切磋同勉很投缘。犹豫着是否告诉她这件事。

    迟宝宝拨通了夏无霜的电话。夏无霜被派去边陲之地,解决那边的一大堆烂摊子,据说是老王同志去砸烂的场子。他倒好,干完爽过之后,拍拍屁股就直接走人了,留下一大堆烂摊子要她爷俩收拾。

    “霜霜,赶快回来,有喜事告诉你。”迟宝宝一想,该干嘛就干嘛。自己升级了,总要庆贺一下。

    “宝宝有啥喜事啊?我预计要明天结束工作,赶不回来。”

    夏无霜正在边陲之地的医的医院,和一些军医讨论‘天堂六号’的药物成分和解决方案。

    “那你忙,我独乐乐去,明天见。”迟宝宝听夏无霜忙的脱不开身,正事要紧。

    夏无霜一愣,啥情况?是否贩毒贩子又有新行动了,这种刺激备爽的缉毒行动,可比待在这穷乡僻壤好玩多了。可是半途而废不是对待工作的态度。压抑住蠢蠢yu动的心,赶快完成工作,和迟宝宝汇合,一起行动。

    心里却嘟嚷开了,王庸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迟宝宝抱着几瓶红酒,哼哼唧唧唱着歌走在自家楼下的小弄堂里。一群四五岁的小孩在墙边踢足球,横冲直撞,嬉笑惊叫,弄堂变成一个小小足球场。

    迟宝宝抱酒直接冲入一堆小孩里面,一脚插入,铲球。

    小孩们看到穿着jing服的大姐姐加入进来,都欢呼雀跃的大叫,指挥让她踢进墙壁那画着方块的球门,迟宝宝快速的颠球,一个转身,躲过来抢球的小孩,瞄准球门,临门一脚,足球she中球门。

    ……

    被迟宝宝一个短信电招而来的王庸,又是充当着保姆的角se,无语的收拾好她又搞的凌乱的家。顺带做好饭,趴在阳台上吸着烟,看着下面和孩子一起踢足球的迟宝宝、纯真简单,潇洒恣意,和善开朗洒落着魅力风情。

    王庸锐利的眼神一扫,感觉这姑娘jing服胸部似乎小了一点。那蹦跳间弹跳的硕大惹火的耸立,更觉比以前坚挺,仿佛两只兔子要从里面挣扎跃出,浑圆微翘的臀部也更饱满圆润,如一只水嫩多汁的蜜桃,让人垂涎三尺。

    迟宝宝球技jing湛,命中率高,小孩们不乐意了。把她赶跑了。她一笑了之,一抬头发现王庸看着她,眼睛发亮的看着她,吸着烟,腾云驾雾。

    迟宝宝笑靥灿烂的朝王庸招招手,给他打招呼。进门就闻到饭菜飘香,小屋也窗明几净,一盆小雏菊摆放在窗户上,散发着阳光般淡淡的味道。

    “宝宝,回来了?今天着急叫我来干什么?”王庸接过迟宝宝怀抱的酒,一看红酒,纳闷,口味变了?换红酒了?

    “老王,你都做好饭了啊?嗯,挺好。唔,没什么,就想你了。”

    迟宝宝进门直接甩脱了二只鞋子。直接一个纵身跳跃,手臂一弯挂住王庸的脖子,两条结实有力的大腿往他腰间一交,树袋熊似的挂在王庸身上,要不是王庸怀里的红酒袋隔着,迟宝宝几乎镶嵌进王庸的身体里。

    迟宝宝丰润的红唇凑上前,激烈的吻上王庸的嘴唇,天雷勾地火,那啃咬,吮吸都带着兴奋激动,狂风暴雨的落在王庸的唇上,脸颊上……

    王庸不已,这姑nainai今天吃什么药了?怎么热情成这模样,威猛十足,主动投怀送抱,那脸上情泛滥的遍地开桃花。

    “喂喂,轻点,轻点行不行?哎哟,我腰都要断了。”、

    王庸在迟宝宝喘气间隙的空挡提醒某女郎。

    迟宝宝充耳不闻继续疯狂的挑逗,柔软坚韧的腰肢不断的扭动。

    可怜王庸怀里抱着酒瓶,却无可奈何的反击不能。“宝宝,再不放手,我就不吃晚饭了,把你给吃了。”

    这姑娘实在太热情,大感吃不消。

    “嗷呜。”王庸嘶哑低沉的吼叫了声。

    “我饿了,先吃饭。”迟宝宝狡黠一笑,利落的从王庸大桉树上面跳下来,摸着肚子,一脸严肃正经的说,无辜的眨眨俏眼。

    王庸一口老血差点狂喷出来,迟宝宝化身小妖jing激情四she的给自己点燃一把大火,下面就没灭火举动了。

    这是典型的管杀不管埋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