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如此父女

第七百八十八章 如此父女

    ……

    但她定神后,却又奇怪自己为什么要怕这女人?自家老爹和老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这种商业中心里,量这劳改犯似的男人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声音尖叫着先抢一步颠倒事实:“哦,我儿子看中的飞机,是这野毛丫头非要来抢。”

    “我没抢,我先看到的。我去拿的时候,阿姨就抢过去了。”毛毛捏着小拳头,坚定不屈抬头盯着肥猪婆,一副你撒谎的模样。

    “肥猪婆,你说谁是野毛丫头?”王庸煞气外露,眼神朝她凶恶的一瞪。

    “哼,我叫王惜珺总行了吧?你也说了你拿的时候阿姨拿了,那么我们是同时看到了,我拿了也很正常。”肥猪婆厚颜无耻抵赖彻底的完弄着文字游戏。

    王庸心中冷笑一声,放低身体对毛毛招招手,让她过来。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

    毛毛灰暗的小脸晴朗了,眸子越来越亮,狐疑问了句王庸:“真可以吗?”

    “当然,相信我没错的。”王庸握住毛毛得肩膀,给她打气,有仇不报非君子,虎父无犬女。

    毛毛挺起胸膛,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小胖子走去。

    毛毛小手一伸抓住小胖子的小耳朵,狠狠一扭。迅速在他腰间用劲一掐。抬腿先一脚狠狠踩脚,再踹向小腹下***。

    “啊,哇。”小胖子直接尖叫,捂住***痛哭流涕。

    毛毛接住他掉落飞机,旗开得胜,开心无比。

    肥猪婆傻眼后,王惜珺那小丫头直接踢了儿子的命根子,还了得疯狂朝毛毛冲去。

    王庸一个旋身,把毛毛抱着怀里,全封闭保护起来。直接把肥猪婆撞开,肥猪婆肥硕的身体不受控制,滴溜溜转了几个圈后,一坐在地上,扑哧扑哧喘着粗气。

    净空的看着王庸,发出一阵战栗。刚才似乎撞到坚硬无比的铁板,要不是皮糙肉厚真要散架了。

    王庸呵呵笑着,毛毛那一脚的轻重他心里有数,最多红几天。未雨绸缪,也为毛毛长大后防色狼,教了二招。不过开头那扭耳朵,掐肉那可是欧阳菲菲招牌的动作,毛毛耳闻目染自学,他没教。

    欧阳菲菲瞅到了毛毛精彩动作片片段。她也傻眼了,我的天哪,眼前一黑,毛毛学了自己平时对付王庸的惩罚动作。那动作流畅的无与伦比。

    “王庸,你这个坏蛋,你怎么教毛毛这个。”欧阳菲菲要跳脚了,误认为王庸教了毛毛,真是诋毁自己的形象。

    “菲菲干娘,不要生气,毛毛是学菲菲干娘当厉害的红太狼。”毛毛窝在王庸怀里乐呵呵的把玩着模型飞机。

    “咯,啊?”欧阳菲菲朝天翻白眼,一手盖在脑门上面,满头黑线。

    “毛毛公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后多跟干娘学学母老虎的本领,以后就专门欺负老公。”王庸还在一边火上浇油,添油加醋。

    欧阳菲菲终于忍不住了,红着脸怒声说:“老王你真心不想学好了啊?你给我说清楚,本小姐哪里母老虎了?”

    王庸抱着毛毛,左避右闪,东躲西藏,嘴里还故意装着“哎呦哎呦。”被扭到掐到很疼的样子。惹得毛毛咯咯的笑个不停:“菲菲干娘好厉害,干爹快跑~”

    秦婉柔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模样,笑看着三人过来。

    一旁的小胖子和坐在地上的肥猪婆两人都目瞪口呆了,张大嘴巴看着。

    多么和谐有趣的一幕,那打情骂俏绝对的东北二人转啊。那女的浑身上下透着高贵大方,那价值不菲的一身时装可是今年米兰的头款啊。那鞋子也是珍藏限量版。

    王惜珺什么时候摊上这样的有钱人了?

    秦婉柔她当然认识,朴素大方,不显山不露水,还是温润娴雅白莲花柔弱的模样。

    王庸三人无视肥猪流母子,走了。

    “毛毛为什么一定要飞机啊?”王庸问着怀里紧紧抱着飞机的毛毛,随意的一问。

    “毛毛过生日爸爸一次都没来,可毛毛可以坐飞机,去看爸爸。”毛毛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对爸爸的不满化为了一种期待和奢望。

    王庸咬紧牙关,紧紧的抱住她,把毛毛的小脑袋贴在自己的心口上,无言以对,心痛莫名。

    一种压抑和悲伤传染开来,欧阳菲菲首先就觉得受不了,眼眶水意隐隐。

    “毛毛我们去坐真的飞机,去东瀛迪士尼,看世界顶级的演唱会。”欧阳菲菲做了个决定,想到东瀛的藤原俪池一再的邀请去东瀛玩,真好借此机会来个全家旅游,散散心。

    “真的?大家都去吗?”毛毛破涕为笑,小脸一下子灿烂。

    “真的,菲菲干娘也可以和你拉钩。”欧阳菲菲紧握一下秦婉柔的手,阻挡了她即将出口的推辞之语。

    王庸感激的看了一眼欧阳菲菲,这女人,对自己没好脸色,可对毛毛还真心是好。

    一向强悍的欧阳菲菲却有点适应不过来王庸眼神,一个自傲的眼神瞟向别处,王庸你不要小瞧人,就你疼毛毛,我也一样。

    “我可以坐真的飞机啦!”毛毛向周围的人渲染着此时的快乐。

    回到家,欧阳菲菲直接拎着王庸去算账了。

    秦婉柔当玩具屋派专车送来的玩具,大吃一惊。看着堆满毛毛房间的玩具,还是低估了玩具的数量。郁闷了一下,王庸真太没有分寸了。

    毛毛却坐拥玩具间,玩的不亦乐乎。

    平时老师的工资微薄,抚养毛毛的压力一个人担当下来。有了毛毛虽辛苦却也温馨,甘之如饴,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自己也不想把毛毛的身世抖露出来,闹得人仰马翻,一发不可收拾。可意料之外,王庸知道了。

    王庸回来了,和欧阳菲菲结了婚。欧阳菲菲从来都没有把她们母女当外人,对毛毛也是宠爱有加。四人组温暖平和的那段时间里,徜徉在家庭的温暖里,如果能效仿古时候娥皇女英就好了。

    想到此处秦婉柔面红耳赤。刚才欧阳菲菲提议出国散心,本想着他们夫妻两人去好了。硬要拽上自己和毛毛去当电灯泡。刚才打电话给王庸,说带毛毛去就好了,自己还要上班呢。

    敲门声响起,这不却是王庸闻讯来了。

    秦婉柔本能的往后退。

    “婉柔为什么不想和我们一起去东瀛玩?”王庸看到秦婉柔对待自己如洪水猛兽退避。直接一把拉住秦婉柔,把她拥在怀里,双手在她腰上轻轻安抚。

    “谈什么?放开,毛毛还在呢。”秦婉柔一阵,全身火热的感觉都被挑动起来,难以自控,挣扎的想挣脱。

    “毛毛,我和你妈妈有事谈,你先在家里玩一会,菲菲干娘等会来陪你玩。”王庸放开秦婉柔,紧拉她的手腕,不让她有更多的躲避。

    “好,干爹和妈妈去玩吧。放心,毛毛不会告诉菲菲干娘的。”毛毛甜甜的回了一声,狡狯的对着王庸做了个鬼脸,又去玩自己的玩具。

    “嘶。”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勒个去。现在的孩子真是深受电视剧的荼毒啊,都什么跟什么啊?回头一定得禁止她看那些情情爱爱的连续剧。

    王庸简直无语问苍天,拽着秦婉柔出去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校园里面,那寂静的一偶出现在面前,墙壁墙粉随着日久风吹日晒斑驳脱落,缝隙里星星点点长着小草。那中间摆放的有点破旧的石桌,石凳,看到这些两人仿佛回到青涩年华,在一起甜言蜜语,两小无猜的时光。

    王庸直接坐上石凳上面,一个巧劲一拉,秦婉柔坐到自己的大腿上面,头一低,直接吻上那莲花般粉嫩的唇瓣。王庸不知满足的肆意辗转的纠缠着秦婉柔的舌头,浅尝深品,不愿放开在此情此景间直至天荒地老。

    秦婉柔一声“嘤咛”娇哼出声,娇喘连连,内心激荡,双手抵着王庸的胸膛,理智的想推开他。

    可是王庸如同点了一把火一样,星火燎原,的唇瓣传来他特有的男性气息,那坚实有力的臂弯,有力的心跳。心中微微的一丝抗拒被慢慢融化,壁垒被打破。不知不觉双手绕上了王庸的脖子,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王庸感到秦婉柔的放松投入进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从唇瓣一路吻着。

    秦婉柔一阵战栗轻靡,浑身发软透着妩媚灵动,如一江春水,妙曼姿态几乎要溺毙王庸。已是柔情似水,微微颤抖着身躯,如被几百支羽毛撩拨着,窜起丝丝小火苗跳跃,让自己每个毛细孔都在放大挣扎呐喊,理智想把他推开,可身体却带着渴望想去更亲近。

    王庸压抑着情动,低沉的传来:“婉柔,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弥补以前所有的过错。”

    “不,那不是你的错。”秦婉柔低叫了一声。吐出了一口焦灼的热气。“我从来没有怪过你,那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我不想让你身陷在失去妈妈的痛苦里,我也不想你……我,我就……”秦婉柔娇柔动情的诉说着,俏眸紧闭,微微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