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八十七章 送上门来找抽

第七百八十七章 送上门来找抽

    ……

    “婉柔怀着毛毛的时候,没有害怕不安过吗?”欧阳菲菲看着秦婉柔此时平静如水,温温润润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和不悦。

    秦婉柔看着前方,眼神迷离,似乎在体味怀毛毛当时的情景。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缓缓的说道:“当我怀着毛毛的时候也恐慌过,彷徨过,不知所措过。可是当摸着肚子,感到一个新的生命在我身体里慢慢孕育,感觉真的很奇妙。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的每个胎动,让我欣喜若狂,期待和盼望她的到来多于那些负面的影响。我想我开心的过一天,好过每天愁眉不展痛苦的过一天。也想给宝宝一个快乐健康的安胎期。所以那些就不算什么?”

    欧阳菲菲看着秦婉柔轻描淡写的说完,心中还是有种酸中带痛的味道。秦婉柔那柔弱的肩膀抗下那一段怎样的经历,不难想象,世间里形形色色的人,对单身妈妈有着不同的看,同情,怜悯,无动于衷,鄙视,辱骂……

    突然之间,她目光变得尖锐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在给毛毛挑玩具的王庸,要不是王庸这个坏蛋,干了坏事一走了之。真是不负责任的坏人,让婉柔吃了那么多的苦。心里纠结的五味阵杂,又酸又痛,哀叹又不舍。

    “婉柔你恨他吗?”

    大家都说有多爱就有多恨。欧阳菲菲其实想问秦婉柔,你还爱王庸吗?可是话到嘴边就问出相反的一句。

    秦婉柔平静的脸上有着一丝波动,兰心蕙质的她,且能不明白欧阳菲菲心中那到坎。暗叹一声,菲菲啊菲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爱王庸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却还不自知。如果你不爱他,又怎么会在意她人爱不爱他,恨不恨他。

    秦婉柔如芙蓉花开一样,绽放出温婉的气息,握住欧阳菲菲的手:“我和王庸,谁对谁错那是过去式了。无关爱恨。可现在在他身边的人是你,你可要珍惜眼前人,三生缘注定,且行且珍惜。”

    秦婉柔的话似乎触动了欧阳菲菲的某根心弦。欧阳菲菲眼眶一红,飞快低头闪避,借口:“我去陪毛毛选玩具。”踩着高跟鞋,一溜烟的跑了。

    秦婉柔抚摸着自己的心口,自问,真的成过去式了吗?在医院共同守护着毛毛,和王庸那相拥的热吻,到现在嘴唇上还有那炙热的味道,两人倒地瞬间产生的,种种都涤荡着自己的心,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玩具屋里面,世界各地的精美玩具和卡通仿真版模型。毛毛的眼睛看得大眼睛亮晶晶,一眨也不眨,小手摸了这个又摸了那个,沉浸在喜悦激动中。

    玩具屋中肆无忌惮随便买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出现在童话故事中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王庸此时是右腋下夹着一个米老鼠,还有一家三口灰太狼,红太狼和小灰灰。

    后面跟着个眉开眼笑的服务员,点头哈腰的跟着,不时从王庸手里接过玩具放入推车,来不及拿的,一个劲的在小本本上面记载下来,回头再来取。

    王庸跟着毛毛还不时宠溺的连声问:“毛毛,你摸的那个蜡笔小新挺滑稽。熊出没里面的熊大,熊二,前面国艾菲铁塔不错,……”

    “先生,你女儿太漂亮可爱了,长得和你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真漂亮。”服务员心花怒放,今天一天的销售额可媲美一个月的销售额,自己的薪水袋,可以多鼓出一截,当然好话连连。

    王庸听着心花怒放,看她辛苦的跟在后面,嫌麻烦。让其直接贴上‘此物已售’的标签,最后一起打包。

    顾客是上帝,如此挥金如土给女儿买玩具更是奇葩。服务员识趣的退下。

    这是一些外来进口玩具区域,陈列着许多国外进口过来,具有异国风情的建筑模型和玩具。毛毛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笑脸晴转多云,直接大踏步的往前走,丝毫不感兴趣和留恋。

    王庸一愣,心头一颤,脚步微顿。毛毛还一直误以为她的爸爸在国外,这次过生日心愿没有实现,显然是伤了她的心。毛毛表面的快乐还是对此事有着不满

    “我的女儿,爸爸就在你身边。”王庸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王庸,你得罪毛毛了?她小脸怎么皱巴巴?”欧阳菲菲哪里在乎堆积如山的玩具,只看到毛毛有点情绪不乐穿过这片玩具区。

    “女人心海底深,我也猜不到。”王庸感叹一句,看到欧阳菲菲来了,情绪回暖,看着欧阳菲菲修长的美腿,挺拔的山峰,娇俏的脸颊。只是扫了一眼后,视若无睹的说:“菲菲,掏钱买单。”

    “什么?你在这里挑礼物做大爷扮好人,却要我来买单?”欧阳菲菲环抱双手,娇嗔一声。尤其是这家伙的眼神,简直让她崩溃,看就看呗,看了连半点表示也没?难道本小姐的身材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莺莺燕燕好吗?真想一耳朵直接拎起扭几圈。出于某种心思,她故意摆出了些诱人的小姿势。

    “不找你找谁,上次你威逼利诱我吃海鲜大餐,把我后两个月薪水都吃光了。”王庸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再说了,咱们可是公婆俩个啊。我的钱是你的钱,你的钱也是我的。分彼此多生分啊?”

    欧阳菲菲很想一脚把他踹出这玩具店,没好气的狠狠白了他一眼:“老王同志,别用得着的时候么想夫妻情分。用不着了么,就把老婆这两字丢到九霄云外去。”

    “哟哟,别这么小气嘛。”王庸笑嘻嘻的凑了上去,一脸暧~昧的低声说:“要不,你先刷下卡?大不了回头人家肉偿得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咯。”

    欧阳菲菲对自家这个老公真的很服气,如此让人脸红耳赤的话。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口来。

    羞红着脸,气得偷偷拧了他一下,半娇半嗔的白眼说:“你能正经些吗?毛毛还在场呢?”她倒是不敢说诸如你还能再流氓些吗之类话,以这家伙的性子,定然会直接把她的理解为陈述句。

    秦婉柔远远的看着,并不想打扰他们。眼神转到了玩具架子上面,很奇怪为什么上面都贴了‘此物已售’的标签。转念一想,差点惊呼出声,王庸也太娇宠毛毛了。真要买下,家里那种小地方,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秦婉柔能体会王庸当爸爸的心情,把毛毛宠的过度。过犹不及,物极必反。秦婉柔偷偷的把标签撕下来,叹了口气。

    王庸朝毛毛的方向走去,突然听到毛毛的焦急的声音传来。

    “张洋洋,这个模型飞机是我先选到的,你不能和我抢。”

    “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一个小胖子凶悍的把毛毛一推。毛毛退了二步,渴望的看着他一手抱在怀里飞机,大眼睛没有一丝惧怕退缩,准备着向前争抢。

    “王惜珺你就算了吧,再说你妈就一个教书匠,买得起吗?这个可是一万多玩具。”傲慢夹杂冷嘲热讽的语调,尖利的如同母老枭。

    王庸穿过架子一眼看着肥猪婆,一圈圈的肥肉堆叠在肚子上面,大象腿,脚上还踩着尖细的高跟鞋。那高跟鞋发出‘吱嘎’呻吟的哀嚎声。

    肥猪婆看到王庸一愣,认识,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上次在被这个男人一脚踹出三米,让她痛得死去活来,也没有讨到任何好处,不觉害怕的萎缩了一下。

    今天看到毛毛落单,

    附近只有那个女人后。怂恿着儿子和毛毛抢玩具,就想为自己出口恶气。哪里料到,王庸家小两口躲边上打情骂俏去了。

    “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毛毛的同学啊。怎么,肥猪婆,是不是上一次一脚没把你踹爽啊?”王庸阴着脸走了过来,上次毛毛没大事,又有婉柔相劝才没回去把人往死了打。这倒好,这个女人真不识好歹,还敢再欺负毛毛。

    肥猪婆被吓得倒退两步,急忙壮胆说:“你你你,你别乱来啊?这,这里可是公众场合。你,你再,再敢对我做这种事情,我就叫了啊。”

    “喂喂,猪婆麻烦你把话说清楚些,老子对你干什么了?”王庸眼见着欧阳菲菲追了出来,以一种惊诧莫名的眼神瞅着自己,愣巴愣巴,让他心底直冒凉气。

    急忙转身干笑说:“菲菲,就是着肥猪婆,上次推了毛毛一跤,差点就出事了。”

    欧阳菲菲顿时恍然大悟,拍了拍酥胸,暗道好险。这要老王的口味往那方面发展,实在有些接受不能,眼神敌意的盯着肥猪婆看。冷声说:“怎么回事?”

    慕氏集团侩子手的绰号,欧阳菲菲可不是白叫的。眼神斜斜的往她身上一挑,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股子强势的冰冷气息,就将那肥猪婆震住了。

    怎么说,这姑奶奶身上的气场还是很强大的。

    肥猪婆心下一虚,往后倒退了几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