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八十六章 老王的溺爱

第七百八十六章 老王的溺爱

    花都这两个月就要大结局了,老傲会抓紧更新,尽心尽力给大家画一个圆满的句号。感谢大家对花都的支持。

    ……

    风和日丽,没有雾霾。湛蓝的天空中,白色的云朵飘散在天空中。周末一个大家放松休闲的日子,王庸一家子集体出去采购一番。

    毛毛趴在车窗前,看着天空。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朵朵白云,时而凝思出神,时而一笑。脑袋里面把白云幻化着各种可爱的小动物和千奇百怪的东西。

    王庸握着方向盘,自打知道毛毛真真实实是自己的女儿,如同一颗核弹一样把自己炸的外焦里嫩,心灵震颤。激动的心情无语言表,核辐射后作巨大,后遗症也随之出现了,就是父爱的高度泛滥。

    要不是考虑到毛毛一时接受不了,王庸真想大声昭告世界上所有的人,亮瞎兄弟们的钛金狗眼,这是我王庸的女儿毛毛,大名王惜珺。

    王庸不时的透过反光镜看一眼坐在后排的毛毛,越看越可爱越贴心。不时嘴巴就会上弯,愉悦而心满意足。

    秦婉柔和欧阳菲菲,两人经过了那段痛苦繁复的情感纠葛后。暂时都放下心中的结缔,平和安静的相处。事情,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达成了一种似是心照不宣,微妙的平衡。

    “毛毛,头可千万不要探出窗户,安全第一哦。”欧阳菲菲看着毛毛趴在车窗边,关切的话语忍不住吐出。

    欧阳菲菲一直是个开明的人,大人的事无关小孩。毛毛就是个开心果,如一个精灵一样,让每个人的心中盈满了温暖的爱意,都打心眼里疼爱着她。

    “我开车技术大家放心,毛毛做什么都行。”王庸开口就是个放纵的话语***来。

    欧阳菲菲盯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责备说:“王庸你什么逻辑概念,毛毛安全第一。”又求助的看向秦婉柔。

    秦婉柔微微的一笑,眼神中散发着柔光。感受着欧阳菲菲全身心的疼爱毛毛,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意,这一切真好。至少,菲菲在知道了毛毛是王庸的女儿后,反而更加呵护了。

    “毛毛要听菲菲干娘的话。”秦婉柔帮着欧阳菲菲,也感到毛毛动作幅度太大,有点不安全。

    “嗯,我知道了。”毛毛清脆的回复了一声,退到窗内。

    王庸一愣,从后车镜里看着两女从容不迫,亲切友好的坐在一起。一个高贵典雅,带着三分傲气,小斗胜利的自得其乐。一个弱不禁风,婉约沉稳,温柔如水绝对的貌美双姝,左拥右抱那真的美不胜收啊。当然,也只能yy一下而已。

    开玩笑,现在别说一起抱了。就算是单独抱,都会被强烈抵制。以后这日子,可怎么熬啊。

    听着她们低声私语,呃,这两个女人这么快就联合起来,统一战线了。以前在家自己的地位就不高,看情形以后自己地位更有大江东去不复返的趋势,沦落到底。

    转头看了眼毛毛。毛毛啊,女儿啊,你可要坚定的站在老爸这里啊,以后老爸的地位就靠你啦。

    “毛毛你在看什么?”王庸和颜悦色,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我在看云朵,你看这边是不是象架大飞机,还有那头是不是很像个米老鼠的头像啊?”毛毛小指头指着天空。

    “哇,毛毛好棒,还能看出这么形象的东西。”王庸好奇透过窗户也去看天空,左看又看,也看不出天空里白云是毛毛描述的飞机米老鼠。

    “我看不出来啊。”欧阳菲菲皱眉,撅着嘴巴,带点小清纯如小女孩的语气哀叹一声。

    秦婉柔摇摇头笑了一下,欧阳菲菲平时工作一副事业心强,威严自持,极有分寸的女强人样子,可是私下里也是个明亮开朗,大方温和,内心柔软的大女孩。

    “切,你的眼光和想象力怎么可以和毛毛比。”王庸眼前一亮,从后车镜中也看到了欧阳菲菲不同往日的俏模样,莫名的一种心悸。嘴巴却不饶人,想和毛毛拉点关系,在一边挤眉弄眼,添油加醋,奚落欧阳菲菲一句。

    “呀,王庸你什么意思。你那眼睛里除了美女小妞,你看到什么?”欧阳菲菲一脸鄙视和不服气,气鼓鼓的样子。

    毛毛咯咯笑起来了,慧黠说道:“干爹没有看到飞机米老鼠,菲菲干娘说的对,干爹是在看美女。”一拍小胸脯,一副我保证的样子。

    “啊?在哪?我怎么没有看见。”王庸惊讶出声,不知道毛毛的弯弯绕。

    后面两女也愕然。

    欧阳菲菲心中小火苗有燃烧的趋势。暗骂一声,还真和自己想的一样,王庸就个色胚,关注的永远是性感火辣的靓女美妞,与保安队里的猴子,老江都是一丘之貉。

    “被抓现行了吧,死鸭子嘴硬。你看逃不过毛毛的火眼金睛。毛毛,以后你多得帮干娘多监督监督你家干爹。他这人啊,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儿。”欧阳菲菲一副我肯定对的样子,斜眼瞟着王庸,挑衅的等着反驳。

    秦婉柔低头默不作声,了解自己女儿,更期待毛毛的后续。

    “干爹眼睛发亮,一直看着后车镜里的菲菲干娘,菲菲干娘不是美女吗?”毛毛炸弹一扔,还咬着手指故作委屈,大眼睛古灵精怪的看着王庸,似乎在说,你没看吗?你就看了,你不要不承认哦。

    一片哗然。

    王庸老脸一喜,嘿嘿说道:“我家宝贝毛毛硬是要得,不过你家菲菲干娘不是美女,而是大美女。对吧,菲菲?”说罢,还故意抛去个媚眼。

    欧阳菲菲没想到被毛毛摆了一道,搬砖头砸了自己的脚,扭捏的坐在后座上,耳朵顿时染上一丝嫣红。却故作没听见,没好气的狠狠瞪了王庸一眼,暗忖这果然闺女像爹。这要以后生了个女儿,可千万别像他。哎哟不对,呸呸,谁和他生孩子啊?

    秦婉柔掩嘴,轻柔的笑出声。

    一路车里欢声笑语,温馨和美。车子停在商业中心的地下车库里,几人来到大型购物中心,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着大家的眼球。

    秦婉柔和欧阳菲菲一人一边牵着毛毛柔腻的小手走在前面。王庸一脸很衰很悲催的跟在后面。心内腹诽,地位直线下降的也太快了吧,和女儿还没培养出深厚的感情,可得多制造点机会,直截了当抢呗。

    王庸想到此处,抢女儿行动立刻实施。一个箭步上前,趁两女不备,双手从毛毛背后腋下穿过去,一个举高,毛毛已经安然坐在王庸的脖子上面。

    王庸紧紧拉住两只小手,开飞机似的左右摇摆起伏,一个快步向前冲去。

    “啊,啊。”毛毛发出兴奋快乐的尖叫。

    两女一愣,欧阳菲菲先快步跟上前去,不迭的叫着,让王庸小心摔了毛毛。

    秦婉柔落后一步,眼中微湿,一种莫名幸福滚来,由内而外散发出满足。母亲的角色永远也代替不了父亲特有爱的表现,这种场面以前在脑海里不知道出现多少次,期盼过多少次,今天终于实现了。脚步轻快的也跟上去。

    “毛毛,想要什么?干爹都买给你。”王庸问着骑在自己脖子上毛毛。

    “真的什么都可以买吗?”毛毛骑在王庸脖子上感觉很奇妙,美得眼前的世界里冒着七彩的泡泡,小肚子贴着王庸的头颅,一鼓一鼓表明着她现在感受,和幸福来得太快的一丝疑惑。

    “当然了,干爹是男子汉大丈夫绝不食言。要拉钩吗?”王庸为了树立父亲伟大的形象,斩钉截铁,一言九鼎保证道,还拿出秒杀小孩的杀手锏。

    “好。”毛毛开心的探出身子,松开一手。大声严肃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指头和王庸小指一勾;

    “签字画押。”食指在王庸手心划了几下;“盖章。”小指继续勾着,大拇指和王庸的大拇指重重一按;“拷贝复印”小指一展成掌反过来,王庸学着毛毛,两人手背相贴;最后“生效成交,”两人手掌清脆一声相击。

    王庸笨挫又惊奇的和毛毛完成一份毛毛式契约,那种掌心贴着掌心的感觉很奇妙,父女的心更贴近了。

    小人无小事,毛毛得到证实了,激动的低头在王庸的脸庞亲了一口,甜腻的说道:“干爹,我要买玩具飞机。还有洋娃娃给菲菲干娘送我的眨眼娃娃作伴,还有米老鼠还有……”

    “毛毛公主,玩具店前方五十米处,坐稳了飞机要出发了。”王庸心里如抹了蜜一样甜,握紧毛毛的小手向玩具店冲去。

    欧阳菲菲看着王庸毛毛一大一小,欢天喜地,玩得不亦乐乎,找不着北的模样,也由哀感觉王庸少了那份油腔滑调,玩世不恭的态度。如果他们两生了孩子,王庸也会宠得无无天吧。

    “菲菲,我们走吧。”秦婉柔轻声唤了一声出神的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被叫醒,一呆,反应过来,脸微透着粉红。想想自己刚才想的是什么呀?和王庸生孩子,真够乱的。想到这么多年秦婉柔苦苦隐瞒,坚韧不拔的独自抚养毛毛。单身妈妈那份勇气那份坚毅都不是普通女性能够做到。

    一个女人隐藏一切,心甘情愿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欧阳菲菲有着疑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