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毒液VS俪池

第七百八十五章 毒液VS俪池

    ……

    当夜,难得无雾霾,月色撩人。

    “你就是判官?”藤原俪池对高处的人影喊道,在夜色下,只能看到那边高大健硕的身影。

    藤原俪池刚才准备更衣沐浴的时候,一把飞刀直中房间里的紫檀木门,然后看到窗外有个人影一晃而过,匆忙追踪到大厦的顶楼,追到人影消失的时候,回头一看,有个人影出现在自己身后更高的大厦楼顶处。

    “听说幻影忍宗的宗主,光临我华海市,我怎么也得出来迎接一下啊。”王庸站在大厦顶端,在月色的投影下,身体特别的高大。

    “不愧是判官,这么快就得到了我的消息。不过你有一个坏消息,就是你今晚是逃不掉了。”

    藤原俪池握紧手中的玉缠横刀,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只要杀了眼前这个人,不仅能让自己的家族洗刷上次任务的屈辱,更能让自己的幻影忍宗的名声威震天下。正要找他呢,却自动送上门来了。

    “逃?”

    王庸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然后背转身,不屑的说:“我可从来都不知道,逃是什么意思。”

    藤原俪池看到判官转了身,以为想要逃跑,一只四角星状的苦无已在袖中,带着一阵冷风呼啸,对着判官袖手一挥,力道十足,犹如黑暗中的毒蛇,吐着舌头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王庸后脊。

    “刷”

    藤原俪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从小练习掷苦无,苦练十几载,出手苦无之后敌人非死即伤,而这次,竟被对方稳稳地接在手里。躲开也倒罢了,竟然是被接住。

    “什么?”藤原俪池心里一惊,不敢小觑这个判官,一个人能把整个x组织亚太地区的基地搞得不得安宁,这个判官果然不简单,但这只是自己一个小小的苦无,仍然相信自己的实力可以将这个判官击败。

    “宗主,技术不错,只不过只能让我的手指头活动活动筋骨而已。”王庸两根手指夹着苦无,像夹着香烟似的,轻轻的吹了一口,弹飞了出去。

    藤原俪池听到判官这句轻蔑的话,又看到判官把自己的苦无往旁边一扔,感觉自己像是被判官羞辱了一样,愤怒瞬间在心里猛烈的燃烧。

    藤原俪池被王庸这么一激,原本只是为了家族的名誉而杀他的任务,一下子变成了自己私人的仇恨。不把他杀死,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因为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轻视过自己。

    藤原俪池刀柄一挥,刀鞘像是被射出的箭,直***窗口,“噌”的一声,刀身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冷冷的光,阴风八面,寒气逼人,像是一只银色的毒蛇,在夜空中来回游动,剧毒无比,稍不注意就被伤到,当场毙命。

    王庸不禁感慨真是舞的一手好刀。

    藤原俪池宝刀一挥,一脚借力,身体像是羚羊一样高高跃起,体态轻盈,刀锋直指王庸,刀风十足。

    就在这时,身后阴风一阵,藤原俪池空中灵敏一翻,一把匕首从耳边呼啸而过,落地上猛然回头,一个黑影像是一只加了速的豹子一样直扑自己而来。

    藤原俪池左手一挡对手突面而来的一脚,然后往后面直退了几步,脚尖立在了大厦的栏杆上。

    如果没有记错,这个人影就是刚才那个把自己引出来的那个人,那把飞刀,还插在房间的木门上。

    藤原俪池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位黑衣人,不难看出来是一个女人,从自己的背后杀来。从所掷的飞刀来看,并不是想要自己的性命,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引出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藤原俪池肯定眼前的这位也是一位顶级的刺杀高手。

    “藤原俪池小姐,你可真是单纯啊,这么远你也敢追过来,你就不怕我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判官手拍着栏杆,嘴角冷冷的一笑,对着靠在大厦栏杆上的藤原俪池说道,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判官,也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感觉身中埋伏的藤原俪池,不屑的对那个高高在上的判官说。

    “呵呵。”王庸冷冷一笑。“你们幻影忍宗的人,暗中刺杀那么多人,哪一次是光明正大的,何况我这次只是找个人,来检验检验你而已。”

    “检验我?”藤原俪池轻蔑的一笑说:“原来判官也是怕我,竟还找人来试探我。”

    “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怕我出手太重,伤着幻影忍宗的宗主,别人可会说我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王庸的语气很轻,然后又说:“毒液,下手要轻一点,不要伤着人家。”语气极尽嘲讽之意。

    带着面具的毒液冲着王庸的方向点了点头。

    毒液?好像听说过?藤原俪池看到有人挑衅自己,日本人那种固有的自尊心让自己变得格外愤怒,斗志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手握长刀,一脚借力栏杆,身体像是飞燕一样高高跃起,长刀在夜空中挥舞,带着阴冷的风,直奔毒液的身体而来,刀刀凶残,一阵阵“咻咻~”的刀风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在震动。

    而毒液,空手赤拳,在一阵阵猛烈的挥砍之中,像是一只体态敏捷的小鹿,灵巧的躲避猎人们的箭雨,任凭藤原俪池快如疾风左右上下的挥砍,毒液在空中闪转腾挪,像是在跳着戴着镣铐的舞蹈,只是步步后退,就要退到了栏杆的边缘,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

    王庸看到藤原俪池刀刀紧逼,而毒液已经没有了退路,心想这个外国的女人真是死心眼。

    让她下手轻一点并不是不让她还手,要是再退的话就要坠落下去了。转而一想也不能怪毒液,毒液一直都是出手狠辣,凶残无比,说不定来个致命一击、

    直接将这个日本妞ko。不过自己只是让她下手轻一点,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毒液,狠狠的打吧。”王庸眼看毒液就要被逼落‘悬崖’,把手里的香烟往楼下一弹,像是给毒液发了一个信号弹。

    毒液听到了王庸的指示,立马兴奋了起来,自己本来防守就弱,被这个日本妞拿着刀步步紧逼,刀刀凶残,招招致命,心里很是不爽,现在又到了这种无路可退的地步。

    藤原俪池看到这个女人已经到了绝路,挥刀自左到又,寒芒所致,阴风四起,毒液左右都无处翻滚闪躲,这时,毒液一个脚蹬栏杆,斜空一跃,脚底像是踩了弹簧似的高高跳起,在藤原俪池的头顶完成优美的后空翻,同时袖中的银针三枚悄无声息的出手,隐藏在夜色里,直奔藤原俪池的头部。

    藤原俪池作为一个使用暗器的高手,看到对方的出手动作,就知道对方使用的暗器,藤原俪池刀身一挥,“叮叮叮”的三声银针撞击金属的声音,细长的武士刀挡住了头顶上的致命袭击。

    王庸站在高处看着,心里也不禁暗暗吃惊,这两个女人都是出手狠辣之人,有一个人出招不慎都会有致命危险。尤其是毒液瑞贝莎,这个外国女人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那么听自己的话,也从来都没有要求过自己什么。

    可以还手的毒液看到自己的银针被那个日本的女人挡住而不是闪过,不由的也佩服一下这个对手,双手的六枚银针又是蓄势待发,双拳紧握在胸前,银针隐藏在握紧的指缝间。

    挡住了三枚银针的藤原俪池,准备挥舞着利刃再次冲向毒液,毒液迎着刀风,左手三枚银针顺手而出,藤原俪池双脚蹬地一跃,银针擦身而过,毒液右手三枚朝着藤原俪池闪躲的方向又是一掷,藤原俪池神情大变,身体还在空中无闪躲,手舞刀身在空中“刷刷刷”的挥了三刀,犹如仙女舞刀,精彩无比,轻巧灵敏的将六枚银针躲过。

    在空中仿佛天外飞仙,在毒液的头顶,刀尖直指而下。

    毒液翻身一躲,藤原俪池一刀刺空,紧接一刀劈砍,毒液又是一轮后退。

    藤原俪池身为幻影忍宗的宗主,擅长夜战和刺杀。

    而毒液,擅长用毒和刺杀,对于肉搏,并不是很擅长,两个人在一起近身打得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但藤原俪池的手中毕竟有把玉缠横刀,毒液只是赤手空拳,渐渐地毒液只能来回闪躲藤原俪池的挥砍。

    王庸站在楼顶,若无其事的观看着,这次检验的目的已经达到,想要让毒液停手,看到毒液渐渐的落入下风,不断的后退着。

    突然这个日本女人腾空一跃,手中的利刃像是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直奔毒液的身体,王庸从大厦顶端往下一跳,犹如雄鹰展翅气吞天下,眼看利刃就要划到毒液,王庸大鹏展翅用手臂护住了毒液,同时左脚向着藤原俪池持刀的右手猛踢了一脚,势大力沉,藤原俪池双手胸前交织一挡。

    由于王庸的力量太大,藤原俪池像是吊了威亚似的双脚离着地,往后急退,刀尖在地上都擦出了火花,双脚借着后面的栏杆一跃。

    随后像一个体操运动员似,空中优雅的转体,稳稳的落在了栏杆上,而王庸的手臂,则被划伤了一刀。

    “藤原小姐,今天只是我们的初次见面,就到此为止吧,以后来日方长。”王庸把毒液松开,看着栏杆上的那个日本妞说。

    藤原俪池心想自己拿着刀,而对手是赤手空拳,这么比试也很不公平。又听到判官这句话,心想自己以一敌二不是对手,强打下去肯定对自己不利,日本人虽然脑袋里一根筋,但是并不傻,就接受判官的协议,到此为止。

    “判官果然名不虚传,不过终有一天,会败在我幻影忍宗的刀下。”

    藤原俪池收起那把玉缠横刀,看到判官的血还在刀刃上流淌着,冷冷的对他说。

    “我希望会有那么一天。”王庸语气冰冷,然后略带轻薄的说:“藤原小姐赶快回去沐浴,不然你的花瓣,可要重新去采了。”

    藤原俪池冷冷的看了判官一眼,手握宝刀,没有继续理睬,一个跳跃,像隐身了一样,消失在夜幕之中。

    毒液摘下面具,赶忙的检查一下王庸的手臂,略带着急的说:“王庸,你没事吧?我可以闪躲过去的。”

    “没事的,莎莎,你手无寸铁,我只是不想让她伤到你。”王庸摘下面具,捏了捏毒液的下巴,

    在夜月下的大厦上,清风徐徐,瑞贝莎的眼睛好像天上的明月一样,突然,毒液一把将王庸揽在怀,红唇迅速的将王庸干燥的嘴唇含在嘴里,双手在王庸的身上游走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