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八十章 藤原VS艾达陈

第七百八十章 藤原VS艾达陈

    ……

    后面更有三位姿色不俗的女子,各自手持三种不同的东瀛乐器。

    艾达陈一向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可是眼前这位藤原俪池,虽冷若冰霜,却高贵华美,一种久居高位的气质浑然天成。

    艾达陈无法安然的坐着,她站起来,满面笑容:“欢迎幻影忍宗藤原宗主的到来。能在此地见到你,真是让我三生有幸。”

    藤原俪池刀眉蹙了一下,看着满地的杂乱,神色中不加掩饰的一股厌恶,冷光打量了一眼艾达陈。黑色的蝴蝶面具带着一丝神秘,衣着大胆,带着媚态。真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估计是个男人都趋之若鹜,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必要你欢迎,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冷酷的话语带着冷漠高傲。

    艾达陈一愣,咯咯笑了起来,娇媚的说道:“我想将军已经告诉阁下,幻影忍宗的行动有多无能,多失败。让我们组织损失多么惨重。”艾达陈不动声色,而是狡诈直奔主题。

    “你损失多少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保护不力是你的领导无能,手下更无能。不能把帐都算在幻影忍宗的头上。”一旁的伊川中野朝一旁战战兢兢地将军扫了一眼,怒意燃起,站出来据理力争。

    “哈哈,笑话,你们组织一帮忍者就是窝囊废。一个king的身份也查不出来,还有理由来讲条件。”艾达陈大笑二声,脸色如夏日天气急转直下,严肃一正,傲慢之态也显露出来。

    “窝囊废?”藤原俪池眼神深邃莫测透着寒意,踏着木屐上前一步。后面的随从也都上前一步。

    伊川中野,怒目中一抹嘲讽直射艾达陈。

    艾达陈顿时感到一种威压扑面而来。艾达陈何种大人物没有看过,一个东瀛的幻影忍宗,还不至于让她害怕,轻轻的耸了一下肩膀。睥睨的看着藤原俪池,一动不动,暗道:“看你能把我怎样?”

    突然,刀光一闪。

    “啊。”突然尖叫一声,艾达陈戴着的黑色蝴蝶面具从中间慢慢分裂开来。

    无人看到出刀。真正的快如闪电。稍纵即逝,一眨眼的功夫。

    藤原俪池一手持刀,刀尖正停留在艾达陈的额头中央。一根艾达陈额前头发缓慢的落在刀锋上面,断成两段坠落。刀光辉映着艾达陈瞬间变色,刹那惨白的脸,惊悚连退二步。

    艾达陈后面惩戒先遣者反应过来,看到艾达陈直逼危险,也不能坐视不管,手拿黑色铁棍,配合有素,纷纷上前。

    一人直接挑起藤原俪池的横刀。一人直接跃上前来,猛的砸向藤原俪池的脑袋。

    藤原俪池后面的三道组-忍樱也从后面纷纷上前。“叮叮。”只见几枚手里刀呼啸而去,撞击在黑色铁棍,蹦出几点火花,精准的弹开了黑色铁棍。

    一道组-忍樱,血之樱一手握住三味线琴身。一手琴头一折,一把利刺出现,尖刺直刺,和惩戒先遣者缠斗在一起的。

    高大的惩戒先遣者,胳膊肌肉隆起。手拿着黑棍抡的虎虎生风,挡开锋利的尖刺,挥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挡开尖刺,如大炮轰在她的肩头。

    “刷”一只飞快旋转的忍者苦无,带着尖锐刺耳的箫声而来,惩戒先遣者不收拳头,拳头就会被削得粉碎。不敢硬碰硬,拳头一退,身形一闪,没想到那只苦无飞旋出去后,一个回旋诡异的回来。

    二道组-忍樱,鬼之樱,嘴角噙着诡诈的笑容,东瀛古筝一拨,一串急速的滑音划过。古筝夹在腋下,尖利的指甲中又是二枚四面都有锋利刀口的苦无,趁对方不备,飞掷而出。

    惩戒先遣者也知道东瀛忍者的各种忍术配备着忍器,演化出很多置人于死地的招数,厉害无比。

    惩戒先遣者爆退,手中黑棍狠劲舞动,如棒击垒球一样,狠狠的砸向苦无。

    尖锐的呼啸声穿梭在打斗的人群里。

    三道组-忍樱,嗜之樱,和服飘飞如同翻飞的转轮,手中的尺八,似一根绣花针一样细的尖针,肉眼无视,尺影重重,如一个随时割人性命的绞肉机,一被转到,衣裳破裂,皮肤爆裂,鲜血顿现。让人无法近身搏斗。

    一个惩戒先遣者想破开转轮,黑棍狠劲猛砸,两物相撞,黑棍只剩一半。应声落地,半截衣袖掉落。急速后退,皮肤还是冒出一点血腥。

    嗜之樱,看到鲜血更是兴奋,小舌探出微舔嘴角,如同嗜血的吸血鬼。一个转轮间,不时一顿一闪,一柄小巧的手里刀射出,让人疲以应付,防不胜防。

    惩戒先遣者凭借着自身的威猛力大,黑棍飞舞抵抗着三道组-忍樱的步步紧逼,占不到任何便宜。

    艾达陈看着惊心动魄的场面,一双水色潋滟的眸子里,满是惊叹。

    独眼龙将军有点得意,已然退到了紫藤花架的边缘,害怕受到波及。

    藤原俪池从容不迫,横刀一收,走向紫藤花架,斜横一步,刀锋横走,电光火石之间,刀锋染血,一线鲜血喷洒出来。

    独眼龙将军,脖子上一道刀痕,鲜血淋漓。脸部肌肉不断抽搐,大眼圆睁,一抹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藤原俪池。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喉咙里面咕噜一声,头一垂,人轰然倒下。

    艾达陈心也漏跳一拍,藤原俪池的狠辣也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忍者的造诣修为更是登峰造极,将军这种简直落了下乘。

    藤原俪池,收刀回身,接过伊川中野递过来的锦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滴着血的刀锋,对倒地的将军视若无睹。

    “夫人说话,还是注意一点。再出言不逊,我的横刀饮血解饥的对象,可就是你了。我来这里,不是和夫人讨论得失几何,而是挽回我东瀛幻影忍宗的名誉。将军的死,算是给你们x组织的谢罪。”

    艾达陈真的彻底无语了,一手按着心脏,平复余悸。暗自思量:“此时和幻影忍宗撕破脸也不是时候,看藤原俪池的意思,明白她把幻影忍宗的名誉看的比天还高,谁也不能亵渎那种她世界里的至高无上的荣誉。”

    想到一开始自己计算错误,更想弥补,若能让她出手,找出king的几率会高一筹,能直接灭了king那更是如我心愿。至少这女人的武力非常不俗。

    艾达陈,心内一转,计上心来,收敛起自己的傲慢,如沐春风,摆出亲切友好的面孔,低姿态做了个躬身礼:“藤原宗主,我给您道歉,也请您体谅我现在的心情。我们一直是友好的合作伙伴。何必大动干戈。有话好好说。我们换个地方详谈。”

    艾达陈仪态万方的上前来,转头示意惩戒先遣者先退下,伸手做了请的动作。

    藤原俪池刀眉微舒,一挥手。三道组-忍樱,停止战斗,恢复优雅,迅速退回来。

    ……

    一尘不染的客厅里面,白色的长毛波斯地毯,如同皑皑白雪,一尘不染,踩在上面松软柔和。

    艾达陈请藤原俪池坐了主位,让人奉上东瀛的玉露香茗。

    伊川中野闻着茶香,专注的看了一眼艾达陈,心内暗赞,这个女人,狡诈多变,八面玲珑,知已知彼,很会投其所好。

    这种玉露茶是东瀛茶中最高级的茶品,一两千金。其涩味较少,反而甘甜柔和,茶汤清澄,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藤原俪池平时的最爱。

    “藤原小姐,我最近真的很辛苦。”艾达陈知道硬碰硬无结果,直接做小伏状柔弱一点,继续说道;“此次也是对手太狡猾,放出迷惑人的烟雾弹,让我们都上当了。”

    藤原俪池捧起茶杯,冰冷的目光瞟了眼艾达陈,细白瓷的杯口凑到娇艳欲滴的唇上,浅浅的抿了一口。

    艾达陈看她不做反应,直接拿出一个纸袋,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面赫然是猴子,他在慕氏集团地下车库里拿钻石的一幕。

    “此人虽然不是king本人,可是当我们对他严刑逼供时被人救走。乌贼兄弟如此身手了得的佣兵也没有拦下,藤原宗主你说会是谁呢?一而再,再而三的用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人物来戏弄我们,简直打我们的脸。”艾达陈一直关注着藤原俪池的表情变化,故意把一切失利的原因归纳到‘我们’上面,含沙射影的提点着脸面,荣誉。

    “夫人废话少说,我自有主张。”藤原俪池且能听不出其中的意味,冷酷的扫回去,手中茶杯一搁,说明谈话到此为止。

    藤原俪池站起来,转身准备离开,后面三道组赶紧跟上。

    伊川中野落后一步上前,拿起猴子的照片,礼节性的给艾达陈躬身:“感谢夫人的茶,后面的事我们幻影忍宗自己解决,不想再劳烦夫人。”说完,赶紧打开手中的东瀛和伞,追藤原俪池去了。

    艾达陈等他们走远,忍不住怒发冲冠,拿起茶杯狠狠一掷。茶水四溅,茶杯碎裂污染了波斯地毯。

    “自大高傲的东瀛人,我拭目以待,你们找出k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