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女人也凶残

第七百七十九章 女人也凶残

    ……

    戚蔓菁之所以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这个执行官身上,只是为了让他明白后路已经被切断了。

    除了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办事,他退无可退。为了报仇,她隐忍了太久,表面上顺从那个蝴蝶夫人,任他摆布。

    心里早就杀意已决,但是她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所以她一直都在秘密谋划,就等着的给蝴蝶夫人致命一击……

    不一会儿,赵玉成就被那个佣兵拖了回来,毫发无损,就是脸色苍白,两腿发软,胡言乱语,情绪显然激动,明显是受了什么刺激或是惊吓。

    赵玉成的这种反应,也在戚蔓菁的预想之中,她如同女王般冷冷开口:“据说那位可是你最得意的助手,也是你私自组建特战小队的队长,对吧?还算的上是个高手,他现在怎么样了?”

    戚蔓菁轻轻摇晃酒杯让香气越发浓烈,一付处事淡然的姿态。

    “你们真得心狠手辣,你们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屈服你们了吗?”自己忠心耿耿的助手,就被肢解在那间小屋子里,地上墙面到处都是喷射出的血液,一段段残肢就这么被随意的丢弃在角落,浓烈的血腥味几乎让人作呕。

    他们组织的人个个凶残无情,但是以这种凶残方式威慑人的,他真的还没有见过,眼前这位美丽高贵的女人,真是心狠手辣,一位十足的刽子手。

    “屈服?执行官,我当然相信你会宁死不屈的,这一切我早就想到了,少了你一个,我还有其他办法揪她出来,只是你就没幸运了,只要我手里的酒杯轻轻的落地,你的那个特战小队,当然也包括你。立马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当然我不介意让你享受一下死亡的快感,相信你肯定会非常喜欢的。”

    戚蔓菁露出期待兴奋的表情,嗜血的眼眸分外明亮,然后玉颈一仰。血红般的红酒顺着她的朱唇一饮而尽。

    刚见过那么触目惊心场面的赵玉成。心情还没有从恐慌中挣脱,马上就听到了死亡的威胁,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思考。从进门,自己一直处在被威胁的状态,这位女人口口声声说是要合作,明显是客气的*。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当面临死亡就要来临的时候,能保住命往往才是最重要的,无奈的说:“我屈,我屈。”

    戚蔓菁两个手指捏着酒杯摇摇晃晃,似落非落的。眼睛戏谑的盯着他,刚才这个还有点硬气的男人,一下子就怂了下来,他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或是恐吓自己,从她的眼神和神态上可以看出来。这种女人绝对是那种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的狠辣角色。

    “正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执行官,你的上级随时可以把你出卖,你又何必忠心耿耿。再说,我的仇人也不是你,我除掉了他,你大可以趁机上位,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你继续以你大慈善家的名义进行各种生意,跟我合作,足以让你有百利而无一害。”见到赵玉成心里防线已经崩溃,戚蔓菁顺势抛出让他无法拒绝的诱惑。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一己私欲能够不计后果,报复到x组织亚太地区的暗黑使徒身上,赵玉成相信这个人不是默默无名之辈,但是他实在想不到,华海市究竟哪个女人竟会有如此的能力和手段。

    “我是戚蔓菁。”戚蔓菁眼神坚定的看着他,直言不讳。

    听到戚蔓菁三个字,赵玉成的心像是晴天霹雳一般震颤了一下,黑寡妇三个字早已经如雷贯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狠辣凶残,也在自己身上体会的淋漓尽致。

    “我们组织控制的那个制药中心和物流,就是你的?”赵玉成瞪大了双眼,近段时间,自己一直执行任务的核心和重点,就是戚蔓菁所经营的华海市最大的制药中心和她全部掌控的物流,现在她报复到自己的头上来,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这个戚蔓菁明显不是来对付自己的。

    “是的,你们不仅控制了我的制药中心和物流,你们的幕后主使还暗中给我下了一种新型的毒品。”提到这,戚蔓菁的眼神里那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杀意,让人退避三舍。

    赵玉成思量,不合作是死路一条,合作有百利而无一害,没有理由不合作,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还不够。

    “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这个执行官摆正位置,立刻开始对戚蔓菁马首是瞻。

    一个是暗中操纵,狡猾神秘的暗黑元首蝴蝶夫人,一个是心狠手辣凶残无比的黑寡妇戚蔓菁,两个人的巅峰对决究竟谁才是最后胜利者?

    ……

    华海市一座小别墅,清晨,朝露洒满庭院,庭院中低矮的紫藤架上,堆叠着翠绿的叶片,饱含晶莹剔透水珠的滋润,淡紫色的紫藤花蕾含苞待放。晨风吹来摇动着枝枝蔓蔓,发出瑟瑟之声。

    紫藤花架下,一张石头圆桌上面堆满了种类繁多,花香四溢的鲜花。

    艾达陈黑色的蝴蝶面具,一身白色丝绸的裙子,大朵的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点缀其上,半露着一个香肩,藕臂微露,神色慵懒,比花解语,比玉生香,如坐花丛一偶,妩媚妖娆顿生的女妖。

    后面x组织派遣来一些惩戒的先遣队员负手而立,一色的黑衣黑帽,胸前挂着长链,一枚小型的x标志,上面微雕着一簇罂粟花的暗纹。

    “咔嚓”一声,玫瑰花一段多余的枝干掉下了,落入地面裁剪下的枯枝残叶里面。

    艾达陈芊芊玉指,艳红色丹蔻,手持剪刀正在给玫瑰花修剪枝蔓,左右试摆着合理的位置,合适的角度,缓缓插入插花泥里面,后面陪衬着满天星,一叶兰多种绿叶,一盆花艺将要完成。

    俨然成为独眼龙的幻影忍宗将军,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一只眼用黑色眼罩遮盖着。他蹙眉看着艾达陈,自己已经告诉她,幻影忍宗最高领导者马上要来。她还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卖弄风情的在摆弄插花艺术。

    虽然唯美动人,可将军现下无心欣赏美人画面,看着地上四下散落的枝叶,心中充满了不悦。

    “我家宗主,藤原俪池受邀马上到来,夫人您看是否要换个地方。”将军打着商量口气说道。

    “哦?换地方,我看不必了吧,这里风轻花香,绿意盎然不是最合适的地方吗?”艾达陈粲然一笑。暗道我就要给你幻影忍宗一个下马威,知道幻影忍宗,最高宗主是个有着严重洁癖的女人,这种环境里她还不直接发飙,顺便可以杀一下她的威风。

    一连串的行动失败后,x组织已经派遣了惩戒先遣队员过来,说好听点是要保护自己,其实就是变相的把自己监控起来。

    想到自己现在几乎是穷途末路,四面楚歌的处境,艾达陈是咬碎一口银牙,也只能和血往自己肚内吞。

    因为顾忌自己手里还握着魔王凯撒这张王牌,不然x组织估计直接派遣惩戒大执行长。想到这个惩戒大执行长,艾达陈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手中剪刀一歪,把一朵玫瑰花剪的四分五裂,风一吹,铺了一桌子。

    艾达陈心中暗的咬碎银牙,表面却笑脸嫣嫣,温婉柔情,扫了一眼将军:“将军怎么那么不小心,回一趟东瀛就变成如此,真是让人心痛啊。”

    艾达陈从心里鄙视幻影忍宗这位盲目自大,好高骛远,自不量力的将军,要不是他屡屡发出错误消息,自己怎么会,处处受到king的打击,一败涂地受制被动。

    将军面有愠色,独眼中一抹愤怒之火燃烧起来,口气也生硬了许多:“那是我的事,和夫人无关。”看到艾达陈如此态度,也顿觉气恼无比。

    “将军,你看我插的花漂亮吗?我想藤原俪池肯定会喜欢的。”艾达陈无视将军的怒火,推动着前面的插花盘。

    “你……”将军敢怒不言,心中慌乱如麻。如此场景,等藤原俪池一到,自己肯定又是吃不了兜着走,面前的女人摆明了不当一回事,穿着随意,地方闭塞脏乱,简直把幻影忍宗踩在脚底下。

    想到这些,将军的独眼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来回踱着步,显得焦躁不安起来。

    “你的花艺格调低俗,不堪入目,如同垃圾,看得让人作呕。”带着高傲狷介,寒冰萧瑟的声音从紫藤花架子前传来。

    接着是一串“踢踏踢踏”木屐敲着地面的声响。

    将军一愣,马上恭敬肃立在一旁,四十五度弯腰标准的东瀛礼节。

    艾达陈一手托腮,一手无意识的剪着桌上的玫瑰花,面无表情看着来人。

    一把艳丽奢华的东瀛和伞,遮盖来人半个身子,一丝不苟,只露出穿繁如古书般,白底樱花的和服下摆,白色套袜外古朴的木屐。

    旁边一清俊男子撑着伞,缓缓提高伞面,藤原俪池上半身显现出来,漆黑的发髻,肤白如脂,刀眉丹凤,一点朱唇,腰间挂着一把玉缠横刀,带着凌厉之色,如同从画中走来的美人,惊艳四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