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同仇敌忾

第七百七十七章 同仇敌忾

    ……

    等王庸抱着毛毛走出屋子之后,秦婉柔拿了纸,温柔的帮欧阳菲菲的泪水。拉着她的小手,微微嗔怪道:“菲菲,你怎么能瞒着我去民政局离婚?”

    欧阳菲菲抬起螓首,晶莹的双眸有些小委屈的看着她,又是一阵伤心涌上心头的说:“我,我不去又有什么办法?昨,昨晚我,我都听到了。我,我不能霸占着王庸。让你和毛毛,都无依无靠。”脸梨花带雨,原本白皙细嫩的皮肤,苍白而无血色。那一身白色的清冷职业装还没换下来,泪水之后通红透露着伤感委屈的眼睛,更显憔悴。

    看到这副样子,秦婉柔感到一阵心疼和怜惜。

    “傻瓜,说什么霸占。”秦婉柔轻轻将她拥在怀中,柔声责备说:“你和王庸本就是夫妻,夫妻之间就应该互相扶持,相依相偎,白头偕老。”

    “可,可是。如,如果我不离婚。你,你和毛毛怎么办啊?”欧阳菲菲说到底,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

    “我和毛毛那么多年都下来了,也不急在一时。”秦婉柔温柔的说:“何况,菲菲你以为你和王庸离婚了。我带着毛毛和他在一起生活,我们就会幸福了吗?不,那时候的心里面都会对你满怀愧疚。而毛毛,也会问,菲菲干娘到哪里去了?菲菲,难道你想我和毛毛,都背负着对你的愧疚过日子吗?”

    “唔!”欧阳菲菲眨着水汪汪的眼,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叱咤风云的女总裁气势。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而不敢发作的小女人,嘟着嘴说:“可王庸他已经作出选择了啊,他在民政局,可是毫不犹豫的签下了字。那坏蛋。真的是太欺负人了,哪怕是做做样子都好啊。”

    “菲菲,你别太苛责他了。你别看他表面整天嬉皮笑脸,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玩世不恭的样子。”秦婉柔有些呢喃的说道:“其实。他是一个重情重义,非常认真的人。”

    “认真?哼,婉柔你就算帮他说好话,也挑些靠谱的来说啊。”欧阳菲菲经过了一番调整后,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只是一想起王庸在民政局的那副‘可恶’模样来。就忍不住气得牙直痒痒,昂着下巴,露出了她那完美的粉颈,有些小傲娇的哼唧说:“一个整天在公司里游手好闲,东晃西荡,不是在和人闲聊吹牛。就是勾搭调戏白领妹子。你却说他重情重义,非常认真。婉柔,我不瞒你说,每次看他那吊儿郎当,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就恨不得掐死了他算。”

    “呵。”秦婉柔也是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不过话又说了回来,有时候这人的确很可恶。”

    “是啊是啊。太可恶了,坏人,老流氓~”

    不知不觉间,两个女人的对话开始朝着批斗,同仇敌忾的方向大步迈进了。

    正在小区里的滑梯旁,陪毛毛玩的王庸突然不停地打起喷嚏来。

    ……

    声讨王庸半天后,欧阳菲菲的心情总算平复了许多,恢复了些平常的模样。开始拉着秦婉柔的小手,低声八卦着说:“婉柔啊,有件事情我憋在心里想不通。当。当年你和王庸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如,如果是那家伙对你始乱终弃,我,我就……”

    “菲菲。你误会了。”秦婉柔脸色微红,温润如水的眸子里一片复杂之色。欲言又止,不过她却知道,如果自己不说清楚此事。恐怕以菲菲的心,也会梗着一根刺。只要咬着嘴唇说:“菲菲,我和你说的事,你别和王庸提。那,那是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伯母是出车祸死的吧?”

    “嗯?”欧阳菲菲脸色一变,心中弥漫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当年王庸最大的心愿,就是去部队当兵……”秦婉柔眼睛开始泛着红润,一点一滴的,把她当年知道的事情,一一娓娓道来

    说到最后,秦婉柔已经泣不成声的哽咽说:“菲菲,我实在难以想象。他亲眼看着母亲被炸弹炸飞,将她抱在怀里,却只能眼睁睁的看到她死去,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我见到他时,他的灵魂已经一片死寂,沉默的可怕……我这些年一个人带毛毛所受的苦难,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比。”

    “呜呜~”欧阳菲菲一直未曾做声,但到了此时,却早已经泪流满面了。哭得很伤心,也很心疼。她忽然想到了王庸父亲留给他的那本日记。

    原来,王庸一直对他的父亲那么的崇拜。一直想当个好军人。但结果,却是遭到了如此残酷而无法挽回的痛苦。欧阳菲菲实在难以完全想象到,王庸那时候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原来那坏人,呜呜……

    “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他重新回来了。”

    说到后来,两个女人抱作一团,哭了好半晌。

    等情绪稍稍稳定后,秦婉柔才双眸含泪的说:“菲菲,以后怎么办,我们过段时间再想。但是现在,我让王庸回来和你道个歉。你也要乖乖的,不要和他太闹脾气。不然我就真的太愧疚了。”

    “嗯。”

    欧阳菲菲此时已经停止了哭泣和伤心,开始抬眼看着秦婉柔那一双温柔深邃的眼睛,不知为何,这让她有一种想到自己母亲的感觉,好生温暖、亲切、和蔼。她记得那个时候,自己母亲对自己的宠爱,愿意将一切都给她,所以她也愿意听母亲的任何话和劝告,从来不愿意让自己母亲生气。

    ……

    王庸推开家门,发现欧阳菲菲正翘着二郎腿,惬意的坐在了沙发上,吃着牛肉干,看着言情剧。完全没有了上午在民政局的时候,那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悲情模样。

    明眸只是瞅了一眼王庸后,就又投身于看电视大业。

    “呵呵。菲菲,看都教授呢啊?”王庸一脸谄笑的凑了上去,准备帮她捏捏肩膀,讨好讨好。

    说起来,他这也是无奈。

    谁让刚才秦婉柔责怪了他擅自离婚。没有考虑到菲菲的感受。这不,逼着他过来把欧阳菲菲哄开心了再说。否则的话,她就没脸再和菲菲相处下去了,会带着毛毛消失。

    “啪~”欧阳菲菲一巴掌把她的手给拍开了,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淡然地说:“王庸先生。请你放尊重些。”

    “哟哟,瞅瞅,瞅瞅你那腔调。”王庸满是厚脸皮的凑了上去说:“咱可是老夫老妻了,能不这么生分吗?”

    “王庸,请你离我远些。”欧阳菲菲回头冷声说道:“你上午签字的时候,那么干净利落。想过夫妻两字吗?”

    “嘿,嘿嘿。”王庸摸着鼻子干笑不迭,转移着话题说:“毛毛说中午想吃肯德基了,要不,你捯饬捯饬,我们出去一起吃个饭,我请。”

    “哟。肯德基啊。哼,姓王的,你以为一顿肯德基就想化险为夷?”欧阳菲菲一想到他签字时候的爽快模样,心中就好一阵不平衡,凭什么自己的心觉得像是被刀割般的难受。而这皮厚肉糙的混蛋,却像个没事人般。

    “肯德基不成的话,那就大餐,海鲜大餐。”王庸一脸肉疼,狠了狠心说:“不过事先说好了,我得预支两个月薪水。”

    “大餐不大餐我们暂且不提。”欧阳菲菲横抱着双手。冷笑不迭的说:“我倒是想听听,接下来你怎么处理我和婉柔之间的事情。”

    “呃,那个。婉柔说,不准我和你离婚。”王庸干笑了一声,顿觉失言。

    果不其然。欧阳菲菲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眼神之中,煞气毕露。若不是两人关系出现了转折,真想一把拧住他耳朵,从这楼上丢下去,一了百了。嘴角挂着冷笑说:“婉柔说?呵呵,王庸,本小姐还没退位呢。你这就挂念着要把她推上正房了啊?”

    “这个,哈。我的意思是说,婉柔她劝我,不能放弃你这么一个温柔恭顺,贤良淑德的好老婆。”

    “行啊,那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打算处理婉柔的呢?”欧阳菲菲冷冷的说。

    “这个,婉柔说先大家冷静冷静,贸然有太多变化对毛毛不好。”

    “又是婉柔说?行啊,王庸,本小姐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欧阳菲菲气得俏脸煞白,虽然明知道凭自己地位,是决然抗不过婉柔母女两个的。

    可这就算是偏心,也不能偏成这模样吧?

    “呵呵,逗你玩的呢。”王庸笑着凑了上去,轻轻拥住了她说:“其实,今天在民政局的时候,我也想过很多,想拉住你不离婚。可是,你也知道。我实在太亏欠毛毛了。菲菲,你要是生气的话,就好好打我几下吧。”

    其实欧阳菲菲听说了王庸当年发生的事情后,心里面早就不气了,更多的是一些心疼。见他至少表现良好,服软了。

    心中的气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双眼迷离,咬着嘴唇说:“其实王庸,我也知道婉柔和毛毛的苦。我不想你为难。要,要不,我,我们就,就这么一起过吧?”

    一,一起过?王庸震惊了,旋即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点头不迭地说:“好,好。菲菲你真是体贴入微。”

    “体贴,体贴你个死人头啊?”欧阳菲菲旋即寒芒一闪,拧住了他耳朵冷笑不迭地说:“老王同志,你还真敢想啊?是不是顺带想把瑞贝莎,还有戚蔓菁一起收入后宫。然后大家其乐呵呵的过日子啊?”

    “哎哟,我开玩笑,开玩笑的……好吧好吧,我今天签字不应该那么快的。其实你不知道,我那时候的心有多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