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怎能瞒着做这种事?

第七百七十六章 怎能瞒着做这种事?

    ……

    伊川中野不再言语,明白藤原俪池已然决定。绝对无力挽回,手掌双击。

    不远处,三位身穿各色和服的女子,各持三味线,东瀛古筝,八尺,演奏乐曲踏雪而来,三人站立在藤原俪池身后,形成半圆保护之势。

    “嗨,属下明白。”

    伊川中野传来组织里面的保护者,一直跟随藤原俪池近身忍者到来。

    属于幻影忍宗之中最精英的组合,忍术最高,最具刺杀,刺探,隐身,对敌经验丰富的实战灵魂人物。三道组-忍樱三姐妹。

    翻滚在地的将军,听到曲子,抽噎着拼命忍着挖眼之痛,匍匐在地,双手拼命用白色的雪,揉擦着满脸的血迹,倒也显示出忍者的一种坚韧的忍力。这次能保住性命,已属于幸运。

    “属下明白,我马上去订机票,那他……”伊川中野指指在用雪擦脸的将军,心中冷笑连连。将军了解藤原俪池洁癖的习惯。为了不让其厌弃被杀,挖了眼还在打理清洁自己,不让一丝一毫的污迹展现在她面前,得其所好。

    将军赶忙把惨不忍睹的脸埋在雪里回复到:“我知道蝴蝶夫人在哪里,还有king的部分消息。”

    言下之意在下还是有用的人。

    “把他带下去包扎一下,好好清洁一番。换套衣服,里里外外直接换掉,丢垃圾桶,不要看到任何痕迹留下。”伊川中野看着高昂远眺的藤原俪池,转念一想。看了眼把脸埋在雪里面的将军,直接吩咐手下。

    两个手下把将军拖走,留下一道长长的拖痕,不消会儿。飘雪将掩盖一切痕迹。

    “温泉池已经清洗完毕,可以沐浴。”伊川中野低头请示。

    后面的手下捧着用黑底描金漆器托盘,里面盛装着白色和服,和新的木屐。

    腾原俪池挥挥手,优雅的一个转身。木屐踏着雪,双手交叠,迈着小碎步悠然向温泉处走去。

    三道组-忍樱持着乐器,紧跟其后。

    伊川中野接过托盘,带着手下也跟在后面。

    雪花仍在坠落,一片一片慢慢归隐于白色的大地。

    ……

    华海市。

    早上九点。王庸和欧阳菲菲,相约已经到了民政署门前。

    今天的欧阳菲菲仿佛格外让人瞩目,简洁明朗的盘发,白色的职业装,身上一股“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气质让周围顿时温度降低几分。这让王庸想到了初次见面时的她,那一个冷艳的女总裁。

    王庸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在她身上看到如此冷艳如冰山的气质了。即使偶尔显现,也会被他刻意的忽略掉。

    欧阳菲菲淡漠如雪的朝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径直进了民政署。

    巧合的是民政办理的人还是上次替他们办理结婚证的,见怪不怪地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很快将文件办理了下来。剩下的只要签一下字就可以了。

    这年头,年轻人都是自我为中心惯了,不懂生活,更不懂包容。今儿个喜气洋洋的结婚,明儿个如同陌路人般离婚,实在太平常了。

    欧阳菲菲脸色平淡,眼睛虽然没看那份离婚协议,但是那“自愿”两个字却是像是扎根了一样挥之不去,其实现在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剩下的简单到只要动个手花个几秒功夫签个字就算彻底结束了。

    从此夫妻是路人。天南地北各自飞。

    她抬起手腕的笔,却是迟迟无法下手。笔尖点在了上面,眼睛一片茫然。那副平平淡淡的模样下,娇躯微微颤抖不已。

    ……

    “你叫王庸?”

    “嗯,三横王。平庸的庸。”

    “本着人尽其用的原则,我决定聘用你担任保安一职。”

    “王先生稍安勿躁,有些事情,也并非不能商量的。我身为总裁,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

    “像我这样的人才,起码也得给我个副总裁当当吧?”

    “王庸,你这是什么态度?”

    “喂喂,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我会叫的。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叫非礼。”

    “姓王的,你别小瞧人。”

    “菲菲同学……”

    “欧阳小姐……”

    “老总,不如我来替你按摩吧。”

    “这个条件是,王庸我要你做我男朋友。”

    “老总,我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对了,你不是要我当你男朋友吗?行,老王我豁出去了,别说男朋友。就算是你要我当老公,老王我也认了。”

    “姓王的,你,你竟敢打我。呜,呜。”

    “不管怎么说,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准你那么不爱惜自己,听到没有?”

    “老王,生气啦?”

    “老,老公。”

    ……

    从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到现在,欧阳菲菲抑制不住地回想,眼圈抑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正在此时,王庸却正好在另外一份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呜……”她突然捂住了嘴,哭了。

    就在这一瞬,她仿佛清晰的感受到,一些让自己早已经习以为常,却异常珍贵的东西正在迅速抽离。一时间,她的心就像是被一根刺狠狠地扎着,除了痛,就只有痛。

    纠结得无法喘息,自己拼命捂着可就是忍不住,整个人忍不住抽泣,商场上说一不二的女神已然不再。她就像是个小女人一般的,趴在桌子上抽泣不已。也许当初的结婚,是源自于一场误会。可是,两人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又岂是那么轻易割舍?

    一张面纸递到了她跟前。

    “啪。”

    她打掉了那只熟悉的大手,委屈之感油然而生。混蛋,这混蛋竟然毫不犹豫的签字。若不是考虑到现场气氛不对,都想扑上去,狠狠地咬他一口了。

    那往事一幕幕、点点滴滴全部闪过她的脑海竟然一丝不差。稀里哗啦,却从来没想过竟然像是生了根一样,在她的内心深处打下烙印,怎么也抹不去。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发现,原来那些简简单单,被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竟然像是一颗大树的根须般,深深的扎入到了心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庸这个坏蛋的言谈举止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惹自己生气,哄自己开心,逗自己娇嗔。

    甚至,那些波澜不惊,平平淡淡的生活现在想起来,也是那么的有滋味,有温馨。

    但这一切,都即将被割掉,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割肉,是在割掉心头的肉。

    每一笔落下都是剜刀。

    签下去然后自己的心就像是在被小刀狠狠地切割着,疼痛莫名。

    原来这家伙真的,真的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自己的心扉里。像个窃贼一样,偷偷的在自己心里面留下了很深很深的烙印。

    坏人,坏人,坏人!

    但是,她还是落笔了,她忽然深深感觉到了秦婉柔的无奈和痛苦。

    “唰——”一声长长的牵扯,笔在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嘶拉,嘶啦~”

    几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哭泣声戛然而止。

    所有纷纷回头相看,只见一个温婉柔美的女子突然出现,将那张离婚协议的文件纸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婉柔……”

    欧阳菲菲泪眼朦胧抬头一看,眼前的人竟然是秦婉柔。

    “菲菲,有事回去说,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秦婉柔那温婉柔美的眸子里,透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倔强,轻轻拉住了委屈伤心的泪流满面的欧阳菲菲。极为难得的,对王庸怨怒的看了一眼,转身牵着欧阳菲菲就走。

    盯得王庸是一阵心虚,脸庞僵硬的干笑了一下,急忙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

    路上,王庸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而秦婉柔则在后座,搂着哭得伤心,可怜兮兮的就像小白菜般的欧阳菲菲,温柔细语的安慰不已。

    到了家里,秦婉柔向王庸使了一个眼色,王庸无奈的点了点头。

    “毛毛,干爹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毛毛听了之后很开心,马上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不看动画片了,双手伸出做了一个“干爹抱抱”的姿势。

    王庸呵呵笑了,心头的阴霾消散了许多。说实话,看到欧阳菲菲那么伤心欲绝的模样,他又何尝不心痛?人非圣贤,孰能无情?

    从自己和欧阳菲菲从相识,吵闹,争斗,误会,结婚,生活到现在。又岂是真的那么能够轻易割舍掉?对欧阳菲菲的感情,也绝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冷淡无情。尤其是看到她趴在桌子上,埋首痛哭的时候。自己真的很想抱住她,哄着她说,菲菲,我们不离婚了,我们回去吧。

    只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自己亏欠婉柔母女更多。可以想象,她们母女这么多年来,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中间到底受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委屈?伤心?

    伸过手去将毛毛搂过来,一种血脉相溶的感觉源源不断在他和毛毛之间传递着,倍感亲切,这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直到此时此刻,王庸都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如果母亲要是在的话该有多好,让她也见见可爱的毛毛,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景象,好生向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