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五章 藤原俪池

第七百七十五章 藤原俪池

    ……

    欧阳菲菲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却是难以掩饰她语调深处的那一丝颤悸,仿佛是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一抹悸动。

    她微微抬起脖子,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骄傲一些。

    王庸无力的一屁股跌坐在了沙发上,猛抽着烟,嘴角挂上了一抹难以言喻的苦笑。他不敢去看欧阳菲菲的眼神,他怕,怕看到她那看似坚硬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柔软而的脆弱的心。

    他怕看到,来自她心中的悲伤。

    “嗯。”略微一阵让人窒息的安静之后的回答。

    嗯,嗯。

    王庸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不断回响涌现,潮起又潮落,滔滔不休。又是一阵让人感觉天地要倾塌的安静。

    “喔,那你今晚早些睡,明天见。”欧阳菲菲的语气说不出的平静自然,转身、扭把手、开门、关门……

    王庸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他的手终于伸直。一声轻轻微微又是那么无力的“菲菲”之后,他也进屋,关门。

    ……

    翌日。

    东瀛,昭和大富山顶一片银装素裹。冷风呼啸,卷着白色雪花漫天飞舞,肆意而张扬。

    如尘,如蝶,如絮,如樱花……

    千姿百态,风情万种,时而雪丝和风轻吟,温润地拂过,销声匿迹。

    时而落英缤纷缠绵悱恻,婉转动人。时而冰冷无情呼啸而过,退避三舍。

    一缕时而低婉柔绵。如雪花洋洋洒洒,时而高亢激越。如暴风骤雪砸落对面,又一转。苍凉辽阔,空灵恬静。一曲东瀛味道的乐曲隐隐随风雪飘来。

    湖边一道女子白影,一身洁白如雪的和服,几支樱花点缀其上,花瓣如天空的飘雪一样,洒满下摆,一尘不染。脚着木屐,踏着白雪,“咯吱咯吱。”发出声响。留下一道足迹。手中握一把玉缠横刀,刀光闪闪,森凉之气四散,矫捷的辗转腾挪在天地间,和雪花乐曲一起舞动。

    如此天人合一,唯美的画面上突愕的出现一道黑影。

    幻影忍宗的将军,一身黑色和服,屏息低头,四十五度标准的弯着腰。恭敬的站立一旁,任白雪随意飘落,头部背部已经积攒了一层厚厚的雪。看弯腰站立有一段时间了,他仍木偶一般。不敢有丝毫动弹。

    “说吧。”如山顶刮过的寒风,声音寒意透彻心扉的传来,清脆明亮却寒彻入骨。女子皓齿剑眉。红唇一点,肌肤赛雪。辉映着白雪泛着点点如玉的光泽,狭长的丹凤眼眼中一丝阴沉。一丝妩媚,一丝灵动。

    将军松了了口气,缓慢的抬起腰。腰部的酸痛,麻木了半个身子,让他差点站立不稳。

    “这次和x组织的蝴蝶夫人合作,我们有诸多失利。源于对方的狡诈诱导,所探消息不实。给蝴蝶夫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将军冻的发白的嘴唇抖抖索索的说着,试着转动自己僵硬麻木的腰,动作要不敢太大。

    “失利?”女子眼神凄厉一扫,微微一冷哼。宽大的衣袖一甩,卷着飘雪,冷酷傲然间,刀锋横刀立马,刀尖贴着雪地,“刺啦。”一声长长的一道沟壑出现。

    刀面一侧,一提“腾腾。”挑起无数团白雪,掷飞天空。

    只见刀光连闪,化为夺人心魄的一道道利箭。

    “刷刷。”刀面命中每团从天掉落的雪球。带着呼啸之风凌厉的砸了一旁将军,团团砸在他面上头顶,如那是一个木桩标靶,雪从将军头脸部四散飞溅掉落。

    将军面部如万针尖刺,冰冷刺骨,脑袋隐隐作痛,两耳如狂蜂嗡嗡响。他只能咬紧牙关,握紧拳头,默默忍耐。感受着女子隐隐滚来的寒意怒气。

    “你说失利?失利的后果呢?”女子心不跳,气不喘,收刀横握,贴着眼眉。淡淡面色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剑眉微挑。眼神透过冰冷的刀锋,化为二道冰剑,扫向将军。

    将军诚惶诚恐,二股颤颤,不安的低头,若有地洞恨不得钻入其中。他自知,此次任务的失败,给幻影忍宗带来前所未有的打击,幻影忍宗的名誉一落千丈。对于这女子,一直致力于把幻影忍宗发扬光大为目标。听到如此消息,简直晴天霹雳。

    乐曲波澜起伏间,只听一道摩擦着琴弦,发出尖锐的弦声,如白鹭直飞苍穹。

    女子额前齐整的刘海一动,双手紧持横刀,脚踏木屐,横向一跨,横刀斜拉。“刷”一道刀影迎雪熠熠发出一道寒光,快如闪电。只见湖面一道寒冰破开,发出破裂之声。

    将军惊颤,心中慌乱,退后一步,声音发抖:“请宗主息怒,属下一定誓死弥补宗派声誉损失。”

    眼神一直观察着女子的一举一动。察觉到女子的杀意夹带着寒意袭来,赶快稳住身体,垂手站立。

    “誓死弥补?你是准备剖腹自杀谢罪吗?”女子眼睛一眯成缝。昂着螓首,红唇艳色微魅,却翻滚着一层杀意。接着一个旋转,横刀狠狠一劈,直面后退的将军。

    将军差点惊叫出声,眼前锋利的刀尖,一片雪花被劈成两半,无声的飘落在他的眼睫毛上,化为一滴水珠。肝胆俱裂,略差一毫,额头就会被劈裂,一刀毙命。

    一个停顿,三味线一连串的拨动,如天际冰雹纷纷砸在冰冻的湖面上,噼噼啪啪作响。将军的心也扑通扑通的乱跳。乐曲突又一收,直转急下,珠落玉盘。

    “请宗主再给属下一次机会,等把这次任务圆满结束,属下再剖腹自杀谢罪。”将军双膝一弯,跪拜在地。

    将军心脏抽搐了几下,庆幸自己刚从死亡边缘回来。也打出缓兵之计,想着功过相抵或许能留下一条命。双鬓汗水盈盈,腿脚发抖不已。

    “机会?”女子婀娜的身姿未动,刀锋一转,往下一压:“给你机会,谁又给我们幻影忍宗机会?”

    “宗主,蝴蝶夫人请你到华海市一见。”将军眼看刀要落下,恐惧的心脏差点从口中跳出,忍住身形,清晰而微颤,一字一句的说出,靠着情绪的忍耐力来坚持。

    想到艾达陈狼狈的从海上回来,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缓缓的说了句:“听说你家宗主,做事很有原则。我想请她来这里给我评评理,看看我的损失是否幻影忍宗要意思意思,我也好给x组织决策层汇报汇报。”

    将军想到此处浑身一个哆嗦,艾达陈那毒蛇般的话语钻入心脏。

    和幻影忍宗最具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的女魔头-藤原俪池,二面交加,如坠入千年寒冰中,却只能硬挺到底,或者死无葬身之地。

    将军膝盖砸入雪地,低头压制心头恐慌:“宗主。”颤抖着从怀中拿出一张白色烫金请柬,精致典雅,白色金边上面粉色的樱花一小朵。

    “请我?呵呵,你弄错了吧?她是谁,她请我我就要去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自己想去的地方。”刀尖一挑,女子狭长的眼中冷光一闪。

    “啊。”将军一声惨叫,手捂着一只眼,血水从指缝里渗透出来,疼的他满地翻滚起来,却拼命压抑着喊叫。

    此时乐曲东瀛古筝如行云流水间一个断流,哑然而止。八尺“呜呜”悠远深沉的音色传来。

    一抹鲜血,如红梅绽放在雪地上。

    一只带血眼球,贴着烫金请柬,一溜烟蹦跳的落入雪地里。

    几个身穿和服,踏木屐的男子听到惨叫声,从远处缓缓的过来。领头的年轻男人,瞄了一眼捂着眼睛,颤抖着身躯的将军,看向女子,一个四十五度弯腰,标准的东瀛礼节。

    后面几个手下躬身后,训练有素的铲走带血眼球,扫除染血的残雪,如那些是世间的藏污纳垢一般,迅速清除,把一切恢复成雪白洁净,处处清亮澄澈不染尘埃。

    “俪池,没必要生气。让我去趟华夏国,亲自去解决这件事。”男子清俊的脸上满是恭敬,手戴白色的手套,捧上一块洁净白里透粉的锦帕,粉色樱花散落其上。

    藤原俪池拿过锦帕,陷入沉思,一边仔细的擦拭着刀尖的血迹。擦完嫌恶的把锦帕当破布一扔。

    锦帕飘落时,男子眼疾手快接住。重新折叠好,放入透明的放口袋,转身吩咐手下:“烧毁,不留痕迹。”

    女子左右检查着雪亮的刀锋,似乎满意了,缓缓收刀,

    刀尖偏侧对准刀鞘,刀柄再优雅的推前,“刷。”一声快速入鞘。一慢一快间,只见刀光一闪,刺人眼球。似乎完成了某种仪式,做了某种决定。

    “不必,这件事情我亲自解决。”藤原珑子紧紧握住玉缠横刀,长身亭亭玉立。

    伊川中野攒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俪池你可知道,这次要找出的是十大佣兵中排行第一的king。此人名望卓著,不容小觑。而他背后强大的沃尔夫公司内,更是藏龙卧虎,才能彪悍者比比皆是,请您慎重。”

    出于某种关心,和幻影忍宗上忍智囊忍的地位,不得不把一些厉害关系阐述明白。

    “我倒很想会会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佣兵之王,看看他是否和传说一样厉害。十大佣兵,能不能挡得住我的玉缠横刀。”藤原俪池红唇微翘,眼珠盯着湖面的裂缝,神采熠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