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菲菲不哭

第七百七十四章 菲菲不哭

    ……

    王庸只觉得浑身就像是被电流涌过一般,酥酥麻麻,整个人轻飘飘的飞到了半空中,意识也不清醒,有些模糊了。脑子里只有两个念头在不断地回荡,那个晚上的是秦婉柔,毛毛是自己的女儿。

    “婉柔!”

    王庸傻傻的,抱过只懂得埋头痛哭的秦婉柔。他想用尽全身力气将她抱住。秦婉柔彻底放开了哭声将王庸抱住,头埋在王庸胸口的同时衣服已然湿了大片。感受到了怀里面人的柔软。

    王庸也感受到了她这么多年以来的倔强和坚强,想将她融进自己的胸口。

    “对不起,婉柔。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王庸脑子轰鸣不已,又对婉柔心疼至极,温柔无比的抚着她后背,喃喃道:“对不起,婉柔。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

    “王庸……呜……”

    她想说什么,这么多年以来的坚持原本以为如同钢铁一般冰冷坚硬,却没想到如今说穿了便是窗户纸,那曾是她生活坚持的全部啊。

    泪眼迷糊,抬起头来看着王庸的脸,双手抚摸王庸的脸,她就这么看着王庸,瞳仁透过眼泪做的世界难以聚光成像,可是她却能够明显地感受到,隔了这么多年终于又再次感受到王庸了,心终于又贴在一起跳动了。

    “对了,毛毛真的是我的孩子?”王庸像个傻瓜一样手足无措,心里面激动的澎湃不已,将她的泪水吻干。就这样,脸贴着脸。虽然眼睛不再看到对方,却比谁都要靠的近。

    不待王庸反应过来。几欲晕厥,气急败坏的秦婉柔就啊呜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

    “嘶——”王庸倒吸一口凉气,脑子一阵清醒。浑觉失言,急忙尴尬的傻笑了起来:“嘿,嘿嘿。是我太激动了,脑子一时抽了筋。你咬得我这么疼,看来我不是在做梦。”

    秦婉柔咬着王庸的肩膀还没松口,刹那间他只感觉痛并快乐着。

    “哈哈。我有一个女儿,毛毛是我女儿。我……”

    王庸按耐不住激动。手足无措,抱着秦婉柔。一时间,眼睑里饱含着热泪。哪还有当年佣兵之王的半点样子?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只是觉得心里面的苦郁被幸福扫空。肩膀上面的牙印却又是加深了一些后平白多出一个。

    如同宝贝一般的将她抱在怀里,呵护着。

    “不告诉菲菲,也不要让毛毛知道。”

    “嗯嗯,好,好……”王庸一个劲儿地答应下来。

    这时候,刚刚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除了无与伦比的激动之外还有感动、愧疚。

    这么多年王庸都不知道他们母女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一想到这里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不禁潸然泪下。

    他的脑子里,已经混沌一片。无论是警觉心。还是其他,都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就像欧阳菲菲到了几米远处,一棵小树后。默默看着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唔……”

    欧阳菲菲双眼之中复杂之色溢于言表。单手捂着嘴。刚才这一幕,她只听到了后半段。可是,已经足以证明了所有的一切。

    她知道王庸性格,半夜出去肯定去解决婉柔的事情了。

    但是左等右等等不到人,于是终于按耐不住打电话,电话却是左打右打打不通,于是心下有些焦急。便来婉柔家探听探听情况,却不料,听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

    毛毛竟然是王庸的亲生骨肉。

    婉柔说的那个人竟然不是别人,而是王庸。

    “谁。”

    明显的动静,终于让王庸警觉了。转身一看,却见一道影绰的影子向外跑去。从后背来看明显是一个女性。头发披散着并不能看出她是谁,但是那纤长高挑曾经令人一度仰视的背影,却是王庸再熟悉不过的了。

    都在一起多少天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王庸,是,是菲菲?”秦婉柔也认出了那背影,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俏靥煞白。咬着嘴唇说:“你,你先别管我了,去追菲菲。”

    “可是。”王庸犹豫了一下,没有动作。欧阳菲菲虽然重要,但是在自己心目中。毛毛和秦婉柔,已经瞬间上升到了前三甲。

    “王庸,你不追的话,我,我就不理你了。”秦婉柔顿足不已怒声说。

    “好,好。你别激动,我这就去追,追,追还不行吗?”王庸其实还是蛮担心欧阳菲菲的,又嘀咕了两句让秦婉柔先上楼去。

    这才发力朝着欧阳菲菲猛追而去。

    不多片刻,就已经追到了她后面,刚想伸出的手却又是强忍着缩了回来,而嘴上那个“菲”字的发音也终究刚起了个头便松了下去,心下一阵叹息。

    拉住了她后,又如何与她解释?

    “笃笃笃……”走在前面的欧阳菲菲穿着高跟鞋,本来脚步有些凌乱和快速,可是当王庸跟上她,站在她身后的时候却是恢复到了平常,只是没走几步她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王庸意料之中的那样一个回头。

    由于欧阳菲菲是长发,刚才在家里是随意散了长发。猛然一回头,虽然王庸离她有一段距离,却是不远。

    王庸眯了眯眼,戛然止住了脚步,即使如此,那发梢借着弱风还是大半都扫到了他的脸上。谁都知道鞭子最厉害的地方不是整个鞭身,而是末梢。

    月在中天,是圆的,整个黑夜,虽然明亮,终究是属于黑的。

    王庸站在欧阳菲菲眼前,他看着欧阳菲菲。欧阳菲菲个子高窕,又穿着高跟鞋。目光直视王庸。虽然被头发遮住了眼神,但是王庸感觉那里面的情绪复杂。

    两个人。夜下,空旷的马路上。一动不动。月华洒下,将两个人变成一尊相对凝视、两两相望的石雕。

    时间每一秒都像是煎熬,如此却过了好几分钟。终于其中的一尊较高的石雕活了,头稍微动了一下。紧接着,另外一尊也活过来了,掉头就走,被夜风甩起来的头发柔柔地轻飘飘的,然后,再一次抽在那一尊石雕的脸部。

    “哒~哒~哒……”

    欧阳菲菲环抱双臂。傲首挺胸地走着,步伐却是比原来慢,似乎是比原来悠哉,听起来却是更加沉重。

    夜风温热柔和,像是一大团温暖的棉花云在两人前后之间,左右之边来回流淌。王庸的躯体如此强悍却仍然感觉被这风压的喘不过气来。

    无论是欧阳菲菲还是王庸,鼻尖都有些晶莹,额头都有些闪亮的汗。

    王庸当初冲动,但是经历过太多事情的他。早已经看破了沧桑。心性更加沉稳。可是,即使这样,他刚才也被欧阳菲菲那一复杂、顽固、冷傲的眼睛看得心虚,直到自己的眼神和眼皮都抽搐一下之后才动了动。

    王庸苦笑了一下。摸了摸被长发扫中的脸。

    他目光复杂却又愧疚地茫然于前方,那被月光晒得清冷的地面。直到他蓦然发现欧阳菲菲离他已经有些远的时候才步伐加快,双手虽然垂下却紧握。

    来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前行。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抽着烟。仿佛她想走到地老天荒,他也会一路陪到底。

    王庸突然发现。欧阳菲菲的高跟鞋踩的更加慢了,于是微微侧脸往旁边看。

    欧阳菲菲侧头过来,那一双眼睛里面不再像刚才那样复杂,但是恰恰是干净澄澈得什么都没有,看得王庸心下更加虚。

    终于,王庸脖子有些僵硬地转了转,没有看上面的天空和月亮,也没有看地上,而是往远处城市的灯火通明看去。

    城市的夜色斑斓,可不属于一个人,这世上总有一个地方属于自己,四处行走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地方,有些人找到了,有些人还在找,有些人则是以为自己找到了,有些人则是以为自己没找到。

    欧阳菲菲边走边缓缓回过头去,随后又低下头后轻叹一声,再抬起头的时候两个人又是这样的一种怪异状态,谁都没看谁,看似情侣并肩而行,可没人会认为是兄妹,因为是这样般配。

    夜风撩拨女神的长发,女神臻首左右微微晃动,甩了甩,高跟鞋的声音也乱了一些,也许是崴了脚但其实没有,于是声音又恢复到了一如刚才的优雅清闲。

    王庸完全是跟着欧阳菲菲在走,他不知道欧阳菲菲要去何方,只是这条路刚从熟悉走到陌生,现在又变得熟悉,看起来遥远,走了很长时间,却只是绕了一圈回到了教师新村这个“起点”。

    欧阳菲菲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她是在等,茫然的等待,哪怕王庸给她一个解释。

    没有解释,一个挽留也够了。或许,根本不需要解释。哪怕只是一句谎言。

    她在给他机会,也是在给自己机会。她害怕也许他跟不上,于是一次再一次又一次放慢脚步。

    他能够跟上自己的脚步,却没跟上自己等待的心,直到她不知不觉走了一路,只是发现自己在绕了个圈子之后回到了“家”门口,路的尽头是“终点”。

    王庸停住了脚步,欧阳菲菲停住了脚步,在家门口。

    “王庸。”

    在两个人都没说话准备各自进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欧阳菲菲蓦然回首,给了他一个干净而迷人的微笑。她侧脸对着王庸,眼睫毛动了几下。

    “嗯?”王庸心一颤,突然发现,今晚的欧阳菲菲格外的美。因为是毛毛的生日,她画了个淡妆,微微红润的朱唇十分好看。

    “我们,离婚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