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毛毛身世(二)

第七百七十三章 毛毛身世(二)

    ……

    “蔓菁,你中这种毒,是不能喝酒的,酒精会刺激毒瘾更频繁的发作的。”瑞贝莎看到戚蔓菁端起了酒杯,赶忙的提醒她,但是戚蔓菁并没有理睬。

    “没事的,莎莎,我所承受的痛苦每增加一分,我所复仇的决心就会激增十分。”说完之后,戚蔓菁把大半杯红酒一饮而尽,把杯子一下子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瑞贝莎从戚蔓菁的眼神里,没有看出来丝毫的对毒瘾发作的恐惧,相反,更多的是那种想要复仇的快感,一种佩服之情,再一次的油然而生。

    有着心狠手辣凶残无比美名的毒液瑞贝莎,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几个人能让自己佩服,就连佣兵之王的king,都没有让她这么佩服过,在自己毫无防备被人家算计的情况下,中毒这么深,还能想到反抗,这种拥有强大内心的女人,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击垮……

    ……

    就在当夜。

    光线暗淡的房间还算开阔,屋子里面满是一种清冷的味道。

    王庸如同逛后花园一般的,到了这屋子里。没有开灯,坐在沙发上茶几前,点着一支烟,任由这种缓缓的烟味从口腔进入呼吸道最后进入肺不想吐出来,顺着血液和空气弥漫全身,将全身的杂乱思绪和怒气强行从毛孔之中压抑出去。

    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镇定。只因这件事情,已经关乎到了他最关心的事情上。必须妥善处理好。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打开了。

    “门怎么开着?咦?”门外走进一个戴眼镜的男子。突然一声惊诧,然后是散乱脚步。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整个大厅一下子明朗了。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里?”眼镜男发出了惊诧和愤怒的声音。

    王庸脸色平静如万年寒冰,缓缓站了起来。脚步沉稳的走了过去:“你认识秦婉柔吗?”他拼命的克制着扭断眼镜男脖子的冲动。

    “秦婉柔?不认识,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你赶快出去,否则的话我报警了。”

    “听着,我没有太大的耐心。”王庸感觉一股股暴戾的气息往脑子里面冲:“如果不对你有了解,我不会找上门来的。”

    “请你出去,我要报警……”但那他只觉得眼睛一花,手上已经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了。

    “说。”王庸脸色冷漠如冰。手中举着他的手机“喀拉,喀拉……”

    “你,我,不,不知道……”他看到一只套了钢壳的手机在王庸的手上化为碎屑,那壳子碎裂的声影在这个空旷的大厅格外刺耳,每一声都刺激着他的每一下心跳,然后每一片碎屑的落地都伴随着他眼皮的剧烈跳动,他感觉有些腿软。靠着墙壁勉强撑着。

    他额头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喉咙蠕动了一下,眼神里面满是不可思议和恐惧。看一眼王庸的眼睛,就觉得压抑。冰冷,残暴,恐惧。化为无形力量撕扯他的心理防线。

    王庸没说话,淡然坐到了沙发上。抓起茶几上面的不锈钢茶壶倒了一杯冷了的茶水。然后放下。

    “叽嘎——哗啦……”钢化玻璃的茶几,在王庸慢慢放下茶壶的时候。上面突然之间蛛网无数生长出来,随后在顷刻之间全部崩塌。

    灯光下白色跳脱的玻璃渣冰冷的有些刺眼,那些折射的灯光直接射入他的眼睛,钻入他的心脏,冻结他全身的力量。

    王庸豁然站起身来,离开沙发向他走近两步,然后……

    “喝……”他一下子瘫软在地上,无数的玻璃碎渣滚落到他的脚边,他想大叫却没想到被一口痰噎住了怎么叫也叫不出来。

    王庸背过身去。

    “呼——呼——呼……”他的脸色苍白,眼圈有些红,脸上的不知道是汗还是泪,粗重的呼吸声,是现在整个空间内的唯一声音。

    “好吧好吧,我,我交代,我全都交代。”他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这是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帮人个忙,却招来了这么个非人类般的煞星。

    王庸面无表情,如同个机器人般看着他。

    “我说。我和秦婉柔是同事,知道她一个人独居,也帮过她。但是没其他想法,而且我是有女朋友的,你放心好了。我和她没其他关系,只是她经常拜托我,冒充她出国的丈夫和毛毛通电话……”

    王庸怔住了,以为这货是对秦婉柔始乱终弃,呃,……

    把他吓得尿裤子,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啊,呵呵。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好继续装恶人了,一脸凶神恶煞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很好,我很欣赏你的老实。以后离秦婉柔远些,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

    凶完人之后,王庸直接闪人了。独留下那个被吓坏了的眼镜男教师。

    ……

    教师新村,秦婉柔的家。

    某人如同一只幽灵般,从窗子翻进了大厅,就跟自己家里般的坐在了沙发上。

    秦婉柔抱着毛毛,眼神无比安逸。她轻又轻地拍着,眉宇之间又掩饰不住疲惫。今天这孩子情绪波动太大,非要哄着才肯睡。

    毛毛嘟着嘴,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声“妈妈”。

    婉柔眼神却是愈发柔和,疲惫的脸上,嘴角轻轻扯起。一丝微笑中充斥着幸福,臻首向毛毛的脸颊靠近了,微微地厮磨了一下。

    天气有些热,母女俩的头发都被汗水黏住,她伸出手只是为毛毛捋了捋粘住的头发,呼声响起。

    她才小心翼翼将其放到床上,薄毯子轻轻掩上,最后在她的额头点点一啄,这才蹑手蹑脚地出卧室房门。

    王庸看到秦婉柔走出房门,向她招了招手。

    秦婉柔一惊,低呼说:“王庸,你……怎么来了。”

    她眼神有些复杂以及躲闪,刻意压低了嗓音。心虚的回头看看卧室里面,见毛毛没有被吵醒。这才放下心来,将卧室门慢慢关上。

    王庸看到她眼里面的自己有些慌乱地的波动,发现她有些疲惫的脸上平添加了一份苍白,心下一叹。缓缓站起身来,觉得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很沉重。

    “婉柔,难道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王庸伸出手来,眼神有些莫于言语。

    秦婉柔则是任由他将自己的头发,一缕缕撩起到自己的耳后,手掌摩挲自己的脸庞。

    只是她死死咬着嘴唇,头发黏在前面额头。两只手紧握,一言不发。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良久。

    “婉柔。”王庸轻轻唤道,随后手上微微用力将她的下巴抬起。眼神心疼的看着她,她的脸上满是疲惫的憔悴,没有血色的苍白,嘴唇被咬破起了血丝,脸颊是那么冰凉。

    “我,我们有话去外面说。”秦婉柔被他眼神逼迫的躲无可躲,抓着王庸到了屋外,楼下的小凉亭里。

    她没有看王庸,而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可是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还有嘴唇已经泛起的丝丝鲜血,却出卖了她挣扎的内心。

    王庸向她走进两步,她则是明显地往后退两步。月亮很好,但是天气很闷,明媚皎洁的月光将她无视王庸的脸孔照得煞白一片,像是散发着寒意的石雕,一动不动。

    “秦婉柔,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没办法治你了吗?”啪的一下,王庸给自己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眼眸之中,尽是复杂难明之色。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一次。那一次,自己故意要让婉柔死心,就喝得酩酊大醉,还带回来了一个风尘女子过夜。赶走了等着自己,来安慰自己的秦婉柔。

    虽然酒醉,但记忆中,她那悲痛的眼神清晰如旧。只是自己只能隐约记得和那个风尘女子滚床单,滚了一夜。

    难道说?自己心中隐约猜测的一些东西是真的?

    一时间,王庸的心潮又是澎湃汹涌不已。

    “秦婉柔,告诉我。那个晚上究竟是你,还是那个失足妇女?”王庸的心情,此刻实在难以平静,被她的一直缄默撩出了火气,抓着她肩膀问道。

    秦婉柔娇躯一震,脸色更白了,头低的更重。

    “好,不说是吧?”王庸冷笑了一下,转过身去说:“我去抱毛毛,带她去做亲子鉴定。”假装要离开,跨出几步。

    原本死寂的后背传来嘤咛的哭泣:“不,不要!对,对不起,王庸。我,我不是故意要瞒,瞒着你的。那个晚上,的,的确是我。我,我好心疼你……”

    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般的狠狠砸在了王庸的脑袋中,轰得一声,让他整个人都炸了出来。刚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猜测,尽管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所以,他一直在压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可是,直到秦婉柔真真切切承认后。那如同钱塘江潮水般的波涛,狠狠地冲击着他,让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呆滞之中。

    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天,那天晚上真的是秦婉柔。

    天呐,那天晚上自己喝太多了,隐约记得很粗暴很粗暴,岂不是让婉柔?一时间,王庸的心重重的一颤,她岂不是经受着自己的摧残?

    还有,还有……毛毛,毛毛是,是,是我的女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