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毛毛身世(一)

第七百七十二章 毛毛身世(一)

    ……

    王庸和欧阳菲菲的举动,秦婉柔自然知道为什么。只是有些事情,着实难以开口,努力抗辩道:“菲菲,没事,他只是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婉柔,大家也算是好姐妹了,你就别瞒着我了。”欧阳菲菲单刀直入的说道:“如果你和毛毛爸爸出现了什么问题,可以尽管告诉我。我在米国也有些朋友,可以帮你教训教训他。”

    秦婉柔一脸惊讶地看着欧阳菲菲:“不、不是你想地那样。”好像在下意识地保护着什么。神态有些惊慌,边说边从包里拿出电话说:“我现在就打给他。”

    一阵拨号声过后,对方电话顺利接通,只见秦婉柔淡淡地说:“今天毛毛生日,孩子想你,你虽然不能见她,总应该说句话吧?”

    “……”对方马上回答。

    “你等一下,我把电话给毛毛。”秦婉柔难掩略显疲惫的脸色,抖了一下精神说,径直走到了客厅。

    且说客厅里的王庸,有些心不在焉,转身对戚蔓箐讲:“蔓菁,待会再陪你聊天,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其实他也想弄个明白,到底是哪个该死的混蛋,如此不负责任?对秦婉柔和毛毛如此决绝。若是自己见到,打到他满脸开花。

    可刚到门口,就听见两人对话,秦婉柔已经出来,正好一头撞在怀里。手中电话受撞掉落,王庸一个迅速,接住险些掉在地上的手机,抬头看着有些惊慌的秦婉柔。

    “是,是毛毛爸爸电话。”秦婉柔怯怯地说。

    看秦婉柔慌不择路的样子。王庸心中一阵心痛,分明感觉到。婉柔现在的种种表现,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从她闪烁不定的眼神里已经证明。

    但电话还在通话中,毛毛也在边上。不便说太多。把电话递给了秦婉柔。

    “毛毛,是爸爸电话,他打来祝你生日快乐呢。”秦婉柔走到毛毛身边把电话放在了她耳边。

    “爸爸,我想你,你要什么时候才回来看毛毛啊?”毛毛轻语说。

    孩子稚嫩的呼唤,再次引得秦婉柔一阵伤心。别过毛毛视线,强忍着咽了回去。

    “……”对方一番简单迎合。

    “爸爸,再见。”略带失落的毛毛挂断了电话。

    走到王庸面前,抬头用一种期望的眼神看着我说:“干爹,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哦。”

    王庸俯身抱住失落的毛毛,看着她水汪汪。很清澈很清澈的大眼睛。也许许久没有这样的感动,眼角不争气地湿润起来,小声的温柔说:“干爹一定会帮毛毛实现愿望的。”顺手接过了毛毛手中的电话,飞快的看了一眼。

    王庸却是猛然愣住。

    通话记录居然显示,刚才所通电话居然来自华海市。印象当中,秦婉柔曾提及过毛毛爸爸,没有错的话应该是在国外。华海市。国外,秦婉柔的种种表现和紧张,毛毛一直未谋面的父亲,毛毛的原名王惜珺。王庸大脑迅速开始运转起来,这些肯定有着某些关联,莫名触动感一阵袭来。

    佯装把电话还给了婉柔,借口到了门外抽烟。想要弄个明白,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你好,王先生是吗?”王庸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对电话另一端的男人说。

    “什么王先生?你是哪位?”电话一端的男人很是恼怒的回答:“你打错电话了。”

    王庸一阵疑惑,连自己的姓都不承认了。真是该挨揍的家伙,老王家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的人。正要接着说,对方却挂掉了电话,只留下“嘟、嘟”的声音。

    而偷偷跟出来的戚蔓箐,看气氛不对主动解围:“王庸。不管怎么样,今天是毛毛生日,凡事我们应该要等结束后再去理会。”

    王庸的脸色,微微有些沉重。很艰难的点了点头。

    ……

    两小时后,毛毛的生日宴在复杂的气氛下结束。

    在自家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戚蔓菁服下毒液瑞贝莎给自己专门配制的解药一会儿之后,身体依然蜷缩着在床上,周围的床单和衣服都被自己撕碎,刚才经历了一阵痛不欲生的挣扎,戚蔓菁脸色仍然很苍白,嘴唇发青,头上的汗珠还在不断的滚落。

    “蔓菁,你好点了吗?”瑞贝莎轻声的询问着戚蔓菁,带着关心的语气。

    在毛毛的生日晚宴上,瑞贝莎看出来了戚蔓菁的气血不对,就在晚宴结束之后,跟着戚蔓菁一起回来,果真像毒液所说的那样,这种毒,戚蔓菁已经越陷越深了,自己的解药只能缓解一点点,更大的疼痛只能靠这个柔弱的女人强忍过去

    “没事……我没事。”戚蔓菁紧闭双眼,紧紧的咬着嘴唇,任凭毒瘾在自己的身体内部肆无忌惮的发作,意志无法控制的身体,在床上不断的抽搐着,一个外表柔弱的女子,在这种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毒瘾中,硬是没有喊出一个疼字。

    戚蔓菁从床上缓缓的坐了起来,喘着粗气,紧咬嘴唇,脸色还是十分的苍白。

    “蔓菁,这种毒提炼自毒品,加了不少其他成分。有点神秘,而且那个神秘人给你的剂量也很大,所以……”毒液的眼神在闪躲,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虽然毒液从来都不是这种优柔寡断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个人,跟自己那么好的关系,毒液真的是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没事,莎莎,你说吧,我能忍受。”戚蔓菁的语气极其虚弱,但是又从骨头里透露出,那种自己从来都不会屈服的性格。

    戚蔓菁不愧是戚蔓菁,毒液的一个眼神都瞒不住她,她立马就看出来毒液还有话没有说。

    “蔓菁,我跟你说吧,你中的这种毒,我给你的解药只能暂时的缓解,随着你中毒的加深,这种药也只能是隔靴搔痒,以后根本没有疗效了。”毒液顿了顿之后接着说:“不过蔓菁你放心,我肯定也会加紧研制这种解药。”

    “呵呵,莎莎,你不说我也知道。”戚蔓菁贝齿紧咬,剧痛刚过,体内还隐隐作痛,汗珠还在颗颗的滴落,常人无法忍受的这种煎熬的情况下,戚蔓菁仍然能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丝苦笑:“我知道我的毒瘾已经很深了,而且那个人肯定也相信她已经控制住了我,让我为她所用。”戚蔓菁的眼睛里透出出来了一种阴冷。

    瑞贝莎看着戚蔓菁,平时那个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的毒药,现在心里却是隐隐作痛,除了王庸,自己内心已经把她当做了最好的朋友,自己的这位好朋友正在忍受毒瘾巨大的煎熬,身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用毒解毒专家,现在却是无能为力。

    毒液深知这种毒的威力,自己身为世界十大佣兵之一,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毅力和体格,如果这种毒在自己的身上发作,自己都不能有十足的把握能忍受住,何况这个手无缚鸡之力,外表柔弱无比的戚蔓菁。

    “蔓菁,你别自己扛了,我们还是告诉王庸吧,他肯定……”瑞贝莎看戚蔓菁实在是痛不欲生,再一次提起了将这件事告诉王庸,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戚蔓菁打断了。

    “不,莎莎,不能告诉王庸,求求你不能……”毒瘾发作的时候戚蔓菁没有激动,然而听到瑞贝莎要把这件事告诉王庸,戚蔓菁语气突然就变得急促了起来。

    “莎莎,不能告诉她,王庸这个人平生最恨毒品,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沾染了毒品,哪怕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戚蔓菁不求别人怎么看我,我只希望在王庸的眼里,我是完美无瑕的,求你不能告诉他。”

    被毒瘾疯狂折磨的戚蔓菁,仍能咬牙坚持住。可是提到了王庸,戚蔓菁的眼泪,忍不住的想要流出来。这么多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哭过,一个女人,经历了那么多斗争,哪一次不是冒着身败名裂粉身碎骨的危险?哪怕在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刻,她都没有流过泪,这一次,她又忍住了。

    这么多年她受到的苦,没有一个人知道,她遭遇的一切,并不是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忍受,她不愿意勾心斗角,她也不想尔虞我诈,如果她取得的一切,能让她和王庸在一起,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放下,其实她只愿意能够陪在王庸身边做一个小女人,哪怕,没有名分……

    “蔓菁,你这又是何必,王庸知道,肯定不会介意。”瑞贝莎听到戚蔓菁这么说,内心深处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一个外表柔弱无比的女人,内心和身体上都忍受着巨大的折磨,也不能让自己深爱的男人为自己分担一点点痛楚。

    瑞贝莎顿时开始佩服这个柔弱的女人,不是她堆积如山的财富,不是她冷艳高贵的气场,而是这颗强大的内心,以及对王庸这种刻骨铭心的爱。

    毒瘾的作用渐渐的消失了,戚蔓菁的脸上又有了桃红般的绯印,呼吸也渐渐的平缓了起来,在床上坐了片刻之后,她从床沿上站了起来,朝着窗台走了过去,在夜色的笼罩下,外面的天空显得安静而祥和,而戚蔓菁的脸上,却是阴冷的可怕。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优雅的端了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