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一章 玩具

第七百七十一章 玩具

    ……

    慢慢闭上双眼,毛毛眼角还带着未拭去的泪痕,嘴角却微微翘起。

    似乎看到了久违的爸爸,一副画面在她脑中浮现开来。

    阳光明媚的周末,一缕清风拂面而来,吹起妈妈披散在肩膀上的头发,微风带着蒲公英,在空中优美地跳起舞来。草地上和妈妈席地而坐,青草清香扑面而来,一条清澈小溪缓缓流淌,不时有鱼儿探首呼吸。

    不远处还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唱歌的小鸟,好像是在欢迎毛毛到来。远处一男子抱着超大玩具熊,背对着阳光奔跑过来,虽然看不清模样,但毛毛确定,那是爸爸。

    蓦然,那模糊而没有记忆的脸庞,渐渐地变成了干爹的脸。

    毛毛开心的笑了,起身飞奔过去:‘爸爸……。‘

    爸爸轻松抱起跑过来的毛毛,深深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张开双手把毛毛撑在空中,原地旋转起来。咯咯直笑的父女,满脸洋溢着幸福……

    客厅中闪动的生日蜡烛起起伏伏,像是看懂了孩子的心,一滴滴地淌着‘泪珠‘,泛起的烛光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想帮她擦去未干的泪痕,却又显得无能为力。

    一只纤细略带些颤抖的手轻轻拂过毛毛眼角,好像宝贝似的帮她擦拭着,秦婉柔看到毛毛如此真情流露,不免心中倍感亏欠。作为一个母亲,尤其是一个人带大毛毛,其中的凄苦相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许完了。‘

    睁开双眼,毛毛看见有些激动的秦婉柔说。好像看到了妈妈伤心,一双小手伸去,投入了秦婉柔怀里。

    或许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明白。这对母女心中隐藏了多少凄苦,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在相互依偎。相依为命好像就是为她们拟写的一样,在她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看到这一幕,不免让人心中对母女由衷地佩服。

    看着懂事的毛毛。秦婉柔忍住激动说:“我们一起吹蜡烛。”

    或许不管再强悍的女人,也有她柔弱的一面吧,房间中几个女人被毛毛深情流露几度打动,尤其一旁的欧阳菲菲更是跟个泪人似的,正依靠在戚蔓箐身旁,偷偷地抽泣着。好像生怕毛毛看见,添加孩子的烦恼。

    大家一起涌过来,伴随着‘一、二、三‘的口令,蜡烛应声而灭。

    在一阵掌声中,秦婉柔放下抱着的毛毛。王庸蹲下身体对把弄玩具的毛毛说:“毛毛,告诉干爹。你许了什么愿望?”

    一脸天真的毛毛挥着手,正经的说:“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然就不能实现了。”

    看着小大人样子的毛毛,稚嫩地脸上像是多了同龄孩子没有的成熟。让王庸心中酸酸的,诞着笑脸说:“偷偷告诉干爹,我帮你实现愿望,怎么样?”

    王庸对毛毛怜惜宝贝的很。如果能实现她的生日愿望,也是对她的一种安慰,可能连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这种亲近来的如此小心。总隐约间想亲近这个孩子,再想起刚才毛毛流露的情感,更让他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真的吗?干爹不能骗人的。”毛毛一脸半信半疑道。

    王庸当然一脸诚恳,用力拍着胸膛说:“那是当然,干爹说到做到,做不到是小狗。”顺手在她小鼻子上用手指轻轻勾了一下。

    毛毛一双稚嫩的小眼睛盯着王庸道:“好吧,不许骗毛毛哦。菲菲干娘说,男人要说话算数的。”

    一句话逗地大家哈哈大笑,一扫刚才的阴霾感。王庸自然不能含糊,单手起誓性地说:“我发誓。”

    毛毛这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想爸爸身体健康。然后。爸爸能,能来看看毛毛。”

    王庸一阵尴尬,但又迅速收回,生怕孩子看到他为难的神情。目光抬起看向秦婉柔,眼神有些质问。

    秦婉柔眼神迅速避开,低下了头。

    其实王庸也知道,秦婉柔母女现在的处境和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自己终究是始作俑者。

    若不是当初自己刻意疏远,狠心伤害秦婉柔,可能也不至于现在的她生活如此艰难。更无辜的是毛毛,却为上一代人的恩怨承受着痛苦。

    欧阳菲菲看到王庸复杂的眼神,急忙轻拍一下他肩膀。示意冷静对待,转身拉着秦婉柔进了卧室。

    艾达陈起身摆弄了一下臀部有些向上码起的旗袍,摆动着妖艳的身姿,缓缓走过来。单腿跪坐在王庸对面,少有的一种温柔安慰起毛毛来。

    本就不过膝盖的紧身旗袍,被一条修长大腿顶漏了“光景”,黑色丁字内裤掩盖下的肤色时隐时现,大腿跟还刻意紧贴掩饰,伴着一双不稳的高跟鞋来会摩擦。真是越是掩饰,越显得撩人。

    若是不合时宜,看得王庸险些喷血。

    可能随母亲天性的毛毛,一直对艾达陈这种涂抹艳丽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避开她的抚摸,怯怯地说:“谢谢阿姨,我很好。”

    艾达陈却母性大发,像是释放出了内心中少有的关爱,拿出一旁的礼物盒,拆开后笑逗着毛毛说:“这是阿姨送给你的,芭比娃娃,喜欢吗。”

    看到是一套精致的玩具娃娃,毛毛显得异常兴奋,咯咯地笑着接过礼物说:“谢谢阿姨,我一直希望能再有个娃娃,这样菲菲干娘之前送我的娃娃就不孤单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莫非欧阳菲菲把玩具娃娃送给了这个小丫头?难怪一直找不到。”艾达陈一愣神后,暗自窃喜。

    “是吗,什么样的娃娃,毛毛一定很喜欢是吧,能给阿姨看看吗?”艾达陈一脸温柔的说:“阿姨也很喜欢和娃娃做朋友。”

    毛毛自顾地看了王庸一眼,好像是在争取他的意见。王庸自然没有多想,善意地给毛毛一个同意的眼神。虽然对艾达陈的身份还有些捉摸不透,但在家里,谅她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两人一前一后去了衣架旁。

    一身黑色装束的戚蔓箐坐在沙发上,沙发的柔软似乎平添了她的倦意,本就看上去脸色不太好的她,此时已有些疲惫一样。

    粉红色小书包静静地躺在衣架旁,外观拉链上一个毛绒绒的玩具小熊,小小点缀,却也显得主人身份的细腻。

    毛毛粉嫩嫩的小手抱起书包,歪歪斜斜向前跨了两步,小心翼翼地打开拉链。小脑袋探视着摸索起来,不会儿,一个精致玩具娃娃捧在她的小手上。

    只见它雕刻地如同活物一样,头戴金黄色桂冠,一席紫色头发垂直于腰间,芭蕾舞裙像起摆中一样,一把小提琴放于肩上,闭着双眼,陶醉在其中。

    一旁的艾达陈不觉脸部笑开了花,心中真想大笑几声以示庆贺。如同放下重担,久违的释怀感弥漫身体。眼睛好像已经离不开了似的。

    向毛毛要过过娃娃,仔细地端倪起来。果然,就是这个娃娃。

    恰好毒液带着礼物走来,止步看到艾达陈妩媚模样,平添了几分惊喜般地神情,布满了她的脸庞。以至于惊呆了旁边的毛毛,却没有察觉似的。本能地顺着她的眼光看去。

    一个精致玩具娃娃映入她的眼帘,毒液眼神也瞬间定格在哪里。脑中突然闪现阵阵模糊景象,一个小女孩依偎在一个男人旁边,摆弄着几个类似的玩具,男人一脸满意的笑容。

    想努力看清楚男人的模样,越是努力,却越是模糊……一阵眩晕感冲上心头,再去回想,却变得一片空白。

    毒液一时间,脸色煞白不已,眼神之中一片迷茫和痛苦。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为什么好多都想不起来了。

    艾达陈感觉有人靠近,警觉心下,也是恢复了正常。妩媚模样重新回到脸上,和蔼的对毛毛说:“宝贝毛毛,阿姨太喜欢这个娃娃了。阿姨能不能买好多娃娃,换你的这个玩具呢?”

    眼见着艾达陈脸色的变化,她心中已经胆怯,有些要哭出来的感觉说:“阿姨,那是菲菲干娘送给我的,我不能给你,否则干娘会生气的。”

    “陈小姐,您不至于和一个孩子抢玩具吧?”一旁的毒液冷笑了一下:“拍客户马屁有那么重要吗?”

    艾达陈干笑了一声,暗想今天时间不成熟,既然已经知道了玩具娃娃的下落,也不愁日后没有机会得到。若操之过急,势必会适得其反?何况,王庸和戚蔓菁也在不远处。

    “我怎么会和孩子抢玩具呢?改天阿姨还要送更多玩具给毛毛呢。”艾达陈妖媚的否认,笑着说:“瑞贝莎医生,不如一起喝一杯?”

    ……

    话说被欧阳菲菲拉进卧室后,秦婉柔瘫坐在床边,两手紧紧捏着衣衫。紧张失落感,布满了她原本美丽的脸庞。

    本就性格内敛温婉的她,这些年对孩子的亏欠一直很深。而王庸刚刚看她的眼神,更让她感觉难以释怀。面色煞白,又伤心又委屈。

    欧阳菲菲其实已经隐约感觉到,秦婉柔的婚姻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要不怎么会从未主动提及过毛毛爸爸。之前碍于尴尬,没有八卦过此事。只是现在毛毛生日,激发了一个她的不满,想要问个究竟。

    “婉柔,毛毛爸爸到底怎么回事?”欧阳菲菲柔声正色的问。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