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七十章 毛毛生日

第七百七十章 毛毛生日

    ……

    艾达陈指着单独一张玩具娃娃照片说。迫于x组织高层压力,艾达陈已经不得不另想其他办法达到目的。选择戚蔓箐,是因为她毕竟和欧阳菲菲是闺蜜,和王庸也有些不寻常的来往。

    自己虽然和欧阳菲菲也经常接触,但毕竟只是学姐。

    “陈小姐什么时候喜欢上了玩具,难不成还有这种嗜好?”戚蔓箐眉头紧蹙。

    “不是我,而是一个重要客户在搜寻这玩具下落。我大概知道流到华海市了,知道戚总在华市人脉广泛,所以就劳烦您了。”艾达陈一脸楚楚可怜的央求说。

    “行啊,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

    见戚蔓箐答应帮忙,也感觉有些释怀感,毕竟这事情还很是棘手。随即以一副感激不尽的表情说:“谢谢戚总,回头我大餐宴请你。对了,你这是去菲菲家吧?正好菲菲也请了我去,回头我喝酒就不开车了,蹭着你车去吧。”

    艾达陈怎又肯放过这样机会,上次去欧阳菲菲住处,没有机会达到目的,反倒让王庸占了大便宜。

    心中不免有些芥蒂。虽然排除了王庸是king的嫌疑,但也不敢确定。而玩具娃娃在欧阳菲菲手中却是无需置疑。

    ……

    再说这边的王庸小夫妻两个,各自一阵忙碌,整个客厅被布置地温馨了许多。彩带四角悬挂在墙边,中间绑在客厅饰灯上面。

    一个用气球扎起的拱门放在餐桌后面,里面摆放了大大小小的礼盒。餐桌上摆满了佳肴。盘盘略有修饰样式,显然两人都下了不少功夫。播放器的音乐。也不是什么时候被欧阳菲菲换成了儿童版,或许是但心王庸故意找借口吃豆腐。

    欧阳菲菲好像童心未眠。站在客厅里时而仰首看看,时而低头俯视,或是闭目感受。像是在感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脸幸福神情。欧阳菲菲从小到大的优越生活,去过各种酒会。虽然奢华,但缺少温馨。

    她并没有在物质上有过度奢求,却也是有着自己的各种讲究。

    而自从住进这套不大两居室开始,一系列让她措手不及的事情步步发生。好像这个房间有一种魔力牵引着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让她沉浸在其中。俨然一个小女人形象。

    “王庸,下次生日也要这样过。”欧阳菲菲莫名地喊了一句。

    正在忙着的王庸被她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不明不白,回头看到一脸欢快的欧阳菲菲,像个孩子一样伫立在客厅中央,像是在感受着什么。这自然满不了王庸犀利的眼神。

    走到欧阳菲菲面前,一脸深情款款的说:“开什么玩笑,咱可是欧阳大小姐啊?怎么能这么寒酸?不行不行,等你生日咱一定得大摆个几百桌,邀请些大官。弄些明星来助阵。”

    说着,还拍了拍胸口,摆出了一副土豪舍我其谁的模样。

    “去你的,你以为咱家是挖煤的啊?还几百桌。大明星……”

    好端端的温馨气氛,给这家伙毁的一塌糊涂,忍不住没好气的对他一肘子。

    “砰……”

    开门迎客。首先看到的是一身标准ol套装的戚蔓菁,显然是刚从工作中抽出身来。略带微笑的嘴角却难掩盖她有些憔悴的脸。

    “回头得和她说说,可别工作那么辛苦。”

    王庸暗道。也没有再做细想。一贯冷艳的毒液手提着一个纸盒,站在戚蔓箐后面。再后,就是亭亭玉立,贵女韵味十足的艾达陈了。一只芊芊玉手搭在门框上,百褶肤色伴着人体血色好似晶莹剔透一般,指甲镶图着蓝色娇艳的图案,白色色小点闪闪发光。

    “怎么,老同学,不请我们进去吗?”戚蔓菁巧笑嫣然的说,不过说话间,已经款步而进。

    一身修身旗袍,身材凹凸有致的艾达陈,也是紧跟而进。

    让王庸想起那晚在她车上**未尽,被她火辣身材和狂野所迷,以及她那弹性十足的屁股……

    一群女人进来,自又是一番寒暄。虽然各有气质,风韵十足。但在老婆在场呢,岂不是越看火气越大?

    躲在楼梯口深吸了几口烟,享受一下清静。

    “妈妈,今天你真漂亮,干爹一定会喜欢的。”王庸听到毛毛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王庸探头看去,已然看到两人身形。正如毛毛所言,今天秦婉柔要比平常注重了很多。一身紫色连衣裙增添了几分性感,裸露的双臂纤细而白嫩,粉面依然保留着那份恬静。若是她一个人走在街上,肯定没有人能想到,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秦婉柔牵起毛毛的手,脸红的说:“毛毛,不准胡说。”

    “妈妈,我可没胡说,上次我偷偷看到干爹抱着妈妈了。”一脸稚嫩的毛毛抖抖背上的书包,一副大人模样,眨着眼问:“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爸爸了?喜欢干爹了?”

    王庸听得差点一头栽下去,而秦婉柔也是脸红耳赤的停下了脚步,急忙低声说:“毛毛,不准乱说。给菲菲干娘听去了,会不喜欢你的。”

    “嗯,妈妈我懂得。”毛毛却是一本正经的说:“毛毛不会乱说。”

    这丫头乖巧而且懂事。自己一个人把她抚养虽然辛苦,偶尔也倍感寂寞,但始终感觉这一切都值得。因为她梦想着有一天毛毛亲生爸爸能回来,然后三个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许是老天捉弄人,冥冥之中地安排,却又让人不敢触碰。

    俯身下来,秦婉柔轻轻亲了一下毛毛说:“今天毛毛生日,爸爸也会高兴的。毛毛一定要开心,好吗。”

    “嗯。”毛毛懂事地点了一下头。

    这时候。王庸已经急忙掩进了房间。

    秦婉柔准备敲门却看见大门虚掩着,随着推门而入。

    里面一阵欢呼。砰砰两声礼花腾空而起,一片片彩色纸片从空而降。惊呆的秦婉柔愣在原地。倒是毛毛反应快,欢快地手舞足蹈。过了十几秒钟,房间照明灯霎时熄灭。

    只见王庸手里推着一个推车,上面是一个双层蛋糕,蛋糕上面写着“毛毛,生日快乐。”以及几只闪闪动动的生日蜡烛。屋内变得烛光泛淡,一种温馨祥和的氛围迅速弥漫整个房间,大家跟随着播放器播放的生日歌,一起唱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

    秦婉柔和毛毛动情地看着。闪闪烛光映在毛毛粉嫩的脸蛋上,更显可爱,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那个双层蛋糕。

    一边的欧阳菲菲亲自抱着准备好的大箱子,艰难走过来。亲昵的抱起毛毛在她脸上啵了一口。

    紧接着其他几个女人依次而来,直亲地毛毛害羞起来,一大堆礼物盒相似已经淹没了她。而天真无邪孩子那肯罢休,吵着一一拆开礼品盒。什么毛毛熊啊,玩具汽车啊。芭比娃娃啊应有尽有。

    待到最后一个一米见方的大纸箱时,毛毛却难以打开,欧阳菲菲主动请缨道:“叫声干娘,我帮你打开。”

    “干娘、干娘……。”兴奋的毛毛一连叫了好几声。

    欧阳菲菲自然也不能食言。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里面一尊近一米高的雕像,应该说是两尊。一个女人牵着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孩,女人恬静优美。小女孩活波可爱,两人一脸幸福的笑容。雕像堪称栩栩如生。

    直看地毛毛边跳边鼓起掌来,不止毛毛一个人,连王庸和其他几个人也为之赞叹,礼物新颖,雕像生动。可见欧阳菲菲用心良苦。

    毛毛首先叫到:“这是妈妈和毛毛。”

    “毛毛真聪明,答对了。”欧阳菲菲回答道。

    “可为什么没有爸爸呢,干娘,你能把爸爸也放在一起吗,我想他,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求你了。”毛毛突然停下,小眼睛里含着要流出来的眼泪,扬起头看着欧阳菲菲讲。

    毛毛天真地眼神看着欧阳菲菲,一下子把她给击倒了。不知怎么安慰,心头一酸,掉了下来,心疼的抱起了毛毛。

    “是干娘不好,想得不够周到。今后再送你一个爸爸雕像,毛毛乖,不要哭。”欧阳菲菲眼睛微微湿润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秦婉柔,看到大家帮毛毛布置生日晚会已经很是感动。性格内敛的她,往年也只是在生日当天,带毛毛吃点她喜欢的东西,哪有想过这么多人和这样的布置。

    未来及感谢,毛毛一句想爸爸,出于母性情结,心头一紧,泪水霎间涌出,幸亏双手捂地嘴巴,不然已经哭了出来。

    王庸心情也是一片波澜,眼神中多了丝苦涩。自己再怎么呵护疼爱,也终究不能替代亲情。毛毛终需自己的亲生父亲陪在身边,她才能度过一个完美的童年。心中暗忖,生日会过后,一定要找秦婉柔谈谈。虽然他自己很不愿意接触这个话题,但为了毛毛,再难堪又如何?

    “毛毛乖,今天是毛毛生日,应该高兴。再哭鼻子就成小花猫了,瞄,瞄。”王庸打破不快,边说边做了一个鬼脸。一句话逗乐了毛毛。

    毛毛双手张开对王庸说:“毛毛一定很乖,干爹抱抱。”

    王庸当然乐意,从欧阳菲菲怀里接过毛毛说:“毛毛,我们许愿吹蜡烛吧。”

    “好,要妈妈一起过来。”毛毛接道。

    秦婉柔走到旁边,擦拭了一下未干的泪痕,亲了一口毛毛粉嘟嘟的脸蛋说:“妈妈在呢,毛毛先许愿啊。”

    毛毛双手合十,慢慢地必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