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家有小温馨

第七百六十九章 家有小温馨

    ……

    慢慢把车停好,欧阳菲菲招呼着紧跟后面的一辆箱式小货车,车上下来两个一身蓝色工作服搬运人员,按照她安排从车厢里搬出,大大小小大约七八个纸箱,其中一个较大纸箱有近一米见方。

    欧阳菲菲也搭手提起一个袋子,边招呼着两位搬运师父一起上楼。

    “王庸,快开门。”已经没有手去开门的欧阳菲菲冲房里喊道。

    屋内一身家庭煮夫形象的王庸,在厨房忙得不亦乐乎,饭菜散发出的香味,色香味俱全,堪比五星酒店大厨,让王庸都自我感觉良好起来。

    自边陲回来后,好几天了。王庸总算是从那血腥杀戮的复仇生活中,回归了平平庸庸的生活。心中的那股戾气,也是在平静的生活中,渐渐弥散。

    正在得瑟时,欧阳菲菲一声河东狮吼般地催促、让王庸熄火,小跑,开门一气合成。

    门口站着两个蓝色工作服的搬运工,大箱小箱地搬着矗立在门口。呃,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思考间,欧阳菲菲已拨开两位搬运工,看着愣在门口的王庸:“傻愣着干嘛,让开,让开。”边说边招呼他们把箱子一一搬进来。

    王庸一头雾水,莫非欧阳菲菲想明白了。把私人物品和家当要彻底搬过来,和自己一起开始真正的夫妻生活?洞房花烛夜个什么的?

    “欧阳小姐,东西都齐了,请您核对一下。签个字。”纸箱摆放好后搬运工对欧阳菲菲讲。

    “嗯,好的。师傅今天辛苦了,谢谢。”说着便签了字。

    打发走两位搬运师傅。欧阳菲菲自顾地准备打开一些纸箱,突然被后面的王庸轻轻抱住,柔情惬意的说:“菲菲啊,把私人用品搬来了啊?要不,咱那小房间就作为储物间,晚上……”

    欧阳菲菲先是一愣,后开始警觉起来,小肘使劲顶了一下王庸的小腹说:“想得美你,这是今天给毛毛布置生日party用的。让开。”

    王庸干笑了一声,原来自己会错意了啊?便搭手帮她一一打开纸箱,欧阳菲菲看来很用心,购买了很多装饰品,什么红酒、饮料、气球、彩带类的东西应有尽有。

    王庸自顾打开那个一米见方的大箱子时,欧阳菲菲立刻阻止道:“不要动,那个是毛毛的生日礼物,要等她亲自打开,那可是惊喜。”

    “这么神秘。还不要我知道,看来你很用心啊。”

    欧阳菲菲轻声道:“那当然,我怎么说也是干娘,怎么能亏待了毛毛。”

    毛毛的确是个可爱的宝贝。不仅王庸对其喜爱有加。欧阳菲菲也从内心疼爱这个孩子,想起她萌萌的样子,便能无声地笑起来。也或许是女人天生母性情结,在影响着她。权当为自己今后来做练习了。

    对毛毛的事,王庸自然也不敢怠慢。帮衬着忙碌起来。不会儿功夫,房间布置已有雏形。看着衔接起来的彩带,和满地待布置的气球,虽然显得有些混乱,却掩饰不住整个房间的欢快和温暖。但总感觉像是缺了什么。

    “哦,差点忘了。”欧阳菲菲边自语,边从纸箱中变魔法似的拿出一张光碟,插如播放器中,一首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优美旋律缓慢播放着。刹那间,房间变得温馨起来,整个气氛变得别样风景。

    “老总,品味是不错,但今天好像是毛毛生日,你放起这么抒情的音乐,是想和我烛光晚餐吗?”王庸这吃素好久了,闻不得荤腥味儿。

    “我说老王同志,麻烦你收收那副嘴脸,回头吓坏了毛毛找你算账。”欧阳菲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话间扯住一头彩带便站在凳子上,起身向墙上粘去,刹那间一副女汉子的感觉。本以为小事一桩,哪知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摔下来。

    一旁还准备再调侃欧阳菲菲的王庸,看到她左右摇摆不定,不慌不忙一个箭步上去。左手搭于其后腰间,迅速一个一百八十度转体减轻冲击,右手圈抱住欧阳菲菲纤细**,旋转后即刻松手掌,手指轻滑而过,引得欧阳菲菲身体一震,轻轻落地。

    以至于身体背对着王庸,为防止被惯性甩出,顺势环抱住她的娇躯。

    欧阳菲菲身体不受控制,只能任由王庸随意摆弄,一对玉立酥胸被一只魔爪笼罩,动作堪称老练而娴熟,道道精准,且不容瑕疵。若旁观看来,伴随着音响发出的优美旋律,这哪是庆生会,简直就是一台舞蹈剧。

    被解救的欧阳菲菲,惊魂未定,却有感觉胸前一阵挤捏感。一股电流迅速冲击全身,险些酥软下来,血液如同倒流,即刻充斥着粉面,顷刻间红晕浮现,欲挣扎,却也难以自拔。

    而王庸见欧阳菲菲没有抵抗,却倒有些享受,不由手中力道加重,揉捏幅度逐步增大。嘴角试探着触碰她那晶莹剔透的耳朵。

    本就对此陌生的欧阳菲菲,那受到过如此**地冲击。即刻全身酥软,心跳加速,脑中一片空白,强压着的激动被瞬间点燃,一声声娇吟越变强烈来。

    “嘣……”紧张的欧阳菲菲不小心踩爆了地板上的气球。一声闷响惊醒了失态的她。俏脸绯红,美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货顺藤摸瓜,顺势吃豆腐的本事可真心不小。挣脱了他,往洗手间跑去。

    王庸欧阳菲菲不知所措地离开,嘴角多了丝笑容。点了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也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欧阳菲菲相处这些时间,虽没有真的发生关系。但总觉得逗她玩儿,是件挺有趣的事情。

    看到欧阳菲菲对毛毛无微不至的关爱,以及房间装饰,王庸不仅心生感悟。

    想起这些年奔波闯荡,似一个游荡浪子,即使自己在努力做平凡人,但终究没有从内心卸下那份坚持。真想那天放下这些,做一个真正的普通人。突然间,王庸一个奇怪的想法涌上心头,自己和欧阳菲菲要有一个孩子,一定也很可爱。

    卫生间的欧阳菲菲,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自己,不由羞涩难当,小声骂道:“老流氓,趁人之危。”但心中却又莫名地欣喜。习惯了王庸在身边,虽然这个家伙有时会对自己放肆,但从未享用过真正男女之事的欧阳菲菲有时也会沉溺其中。

    要不是考虑到一会儿来人,她还真有些不愿意打断刚才的滋味。那家伙的魔爪还真坏,就好像有电流涌动一样。

    一阵思绪纷乱,小鹿乱撞的小心脏还未休止,整理好衣服,指挥方遒着说:“老王,你继续做你的饭去、我来装饰房间,分工明确。”

    一副老总安排工作样子地命令道,丝毫没有留下商量的余地,却也好像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不以为然。

    看到欧阳菲菲一脸趾高气昂的样子,小下巴俏地老高,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地,脸上还有没有散去红晕。

    王庸摸着下巴说:“放心,我可不想因为某些人的糟糕厨艺,而破坏了毛毛的生日会。”

    欧阳菲菲悲愤欲绝,拿了个玩具就猛砸了过去。王庸怪笑两声后,就进了厨房两人各自忙碌了起来。

    ……

    一身黑色短裙职业装,黑色高跟鞋,一头盘在头上的黑色头发,目视着办公室外的夜景,手中一杯咖啡,人如其名,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她在盘算着什么,却掩饰不了她的一些疲倦。

    “蔓菁,是不是累了?要不今晚你好好休息一下,别去王庸家了?”毒液瑞贝莎关心的问了一句,对这个女人,即便是她也是颇为钦佩的。两人的性格,不知不觉挺合得来。

    本有些疲惫的戚蔓箐听到“王庸”两个字,眼神恢复了些神采,多了一丝迷离。

    戚蔓箐经过现实磨砺,本已变成一个心狠手辣,颇有心计的女人。只有对王庸上,她始终还保留着最初的那份单纯,也许初恋是美好的吧。无论现在如何变迁,在她心中留有一份纯净美好的地方,等待着王庸的光顾。

    “不,休息一会儿我们就去。”

    毒液知她性格,也不多劝,淡然点头说:“既然这样,我们一会得准备礼物。王庸那家伙对干女儿可是宝贝的很。”

    依然注视着窗外,戚蔓箐露出了难得的微笑。放下手中杯子,径直向门外走去。一辆黑轿车早已停候在门外。

    刚刚坐下的戚蔓箐还未等车辆启动,一辆黑白相间保时捷鸣着喇叭呼啸而至,停在了车边,两车一白一黑呈现鲜明。

    白色车门开启,一只白色高跟皮鞋包裹着芊足首先落地,来人一身蓝白相间的齐膝旗袍,上身批一白色披风,仍挡不住她紧衣修身凹凸显现。径直走到车门前,上了戚蔓箐的车。

    “戚总最近好像很累,身体不舒服吗?”艾达陈一脸关切地说。

    “艾达,之前你说有事要拜托我?究竟什么事情?”戚蔓菁舒开了眉头,微笑着招呼说:“一些天不见,你可是越来越有风韵了。”对艾达陈,戚蔓菁也是颇为佩服的。是个叱咤风云,在金融界能够呼风唤雨的女人。

    “戚总你才是个迷人的尤物呢。”艾达陈一脸蜜笑道。随即拿出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套精致的玩具娃娃,一张是单独的一个,明显是整套中其中一个。

    “戚总你人面广,看看能不能帮忙找一下这玩具的下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