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八章当年的真相

第七百六十八章当年的真相

    ……

    “别,别过来。”刚从地狱死里逃生的老狐狸一下子又跌入了九幽冥界,刚刚带点血色的老脸一下子又变得惨淡,看到自己的唯一依仗的沃俊达已经被王庸活生生的打死之后,眼睛呈现绝望的灰白色,刚才想到的脱身计策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

    “王庸,别过来啊,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我都是被人利用的啊,我完全都是身不由己啊。”平时运筹帷幄掌控千里的阴险老狐狸,在这种赤裸裸的暴力危险下,吓得失去了理智,已经变得脸色惨白狼狈不堪了,甚至发出惨淡无比的鬼哭狼嚎声。

    “你是被人利用?”刚刚打死沃骏达的王庸,还带着一身的煞气,犹如地狱的死神慢慢的走向谭经义,压根就不相信谭经义说的每一句话:“好好编啊,你说你是怎么个身不由己法,你要是真能感动了我,说不定,我还会放了你。”

    “我说,我说!我告诉你,这最终的幕后指使,就是x组织。”为了自保的老狐狸,毫不犹豫将x组织的秘密告诉王庸,只是希望换来一丝丝生存的可能。

    “x组织?”王庸没想到,事情还真的跟一直怀恨在心的x组织有关系。

    “是的,是x组织,当年你在边陲之狼服役的时候,整个边陲之狼刚正不阿,把边界管理的井井有条,没有一点可剩之机,那帮毒品贩子没了线路把毒品运进来,非常恼火,X组织反复考量过,他们就想到了对你下手!”

    “这他妈老子知道。老子就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把我妈带到这来。”王庸已经双眼发红,怒不可遏。现在越来越接近当年的真相,他的心就越止不住的颤抖疼痛。

    “x组织设计陷害了我,让我犯了一些罪,他们抓住了把柄,如果我不把你母亲带到这边来,我的罪证就会被送到中央,我的前途也就毁了……”谭经义开始支支吾吾。

    “那沈离朝那个假的天蝎开了一枪,是不是你指使的?”王庸忍不住揪住谭经义的领子,厉声问道。问这话的时候,王庸的心就像打鼓一般激荡,甚至不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这对他太重要了,他迫切的想要解开自己压抑多年的疑惑。

    “是x组织啊,他们就是制造事故让你犯错,然后被部队开除出去。他们这么做,都是想逼你离开这个地方,只有你离开了边陲之狼,我们才有行动的余地,不然依你的个性,只要你在一天,我们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何况,上面还有老夏在护着你,对于X组织,你非走不可。”老头子竹筒子倒豆,抖的干干净净,就是想求得一丝的生存希望。

    “那你告诉我,x组织总部在哪里?领导人物有哪些,有哪些分支?负责华海市的是什么人?在哪里?”王庸提着谭经义的领子,硬压着满腔的怒火,咬牙切齿,逐字逐句,清清楚楚的提问。

    “我,我不知道总部在哪,我的级别不够,我只知道在马来西亚有一个很重要的分支,领导人物是……”

    老狐狸话还没有说完,王庸背脊一阵发凉,一股危险的意味从脚底激灵灵涌上心头,“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如同雨点般密集响起,王庸本能的搂住夏无霜扑倒,然后两个人在地上翻滚,子弹挨着身子堪堪擦过,地上被扫射的坑坑洼洼,王庸翻滚到一个隐蔽的草丛,稳住身形,定睛一看,夏无霜捆在树上的谭经义,被当做了实习演练的靶子,头部一枪被爆,血液四溅,身上也被打成了马蜂窝,靠在树背上,面目狰狞,眼睛都没有来得及闭上。

    夏无霜一下子明白了这分明就是杀人灭口,看来老狐狸的知道的秘密还不少,可惜了,被他们领先一步,匍匐在地上,夏无霜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另一边,x组织的一个特战小分队“惩戒”已经静悄悄的潜行了过来。

    王庸知道四周的敌人,慢慢的在逼近,危险感也越来越浓,王庸多年的实战经验知明白,现在的形式自己的不适合暴露出来的。

    不知道有多少百步穿杨的狙击手在瞄着他这个方位,寻找着开枪的机会,他脱下自己的衣服,迅速的往外面的地方一抛,衣服瞬间被打出了五个子弹孔,射在了离王庸不远的树上,王庸从子弹判断出这支部队使用的美国CheyTacM-200的狙击枪,这种枪世界上排名数一数二,能用这种枪的部队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从子弹飞来的方向,加上这种枪的最佳狙击范围,王庸已经大概判断出五名狙击手的方位。

    王庸跟夏无霜眼神一对,相互点了点头,随后王庸迅速的从地上翻滚出来,像一条蛇在草丛中快速的变换位置,一下子翻进另一边高耸的草丛,瞬间消失了踪影。

    “啵~~”子弹打在树上,直接穿透,留下一个冒着烟的弹孔,夏无霜朝着王庸刚才指示的位置,双手持枪,飞身跃出草丛,引开敌人的注意。

    “砰砰砰~”对方连续打出了三枪,然后子弹又朝着夏无霜的方位不停的射过来,夏无霜双手抱头,缩在草丛里,被对方火力压制的不敢动弹。

    王庸朝着那对特战小分队的地方潜行过去,僵持了十来分钟后,王庸悄无声息的绕到一名特战狙击手的身后,没等这名狙击手反应过来,

    已被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还没来得反抗,感觉一把冰冷锋利的刀刃划开了自己的喉咙,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力气在全身一下子消逝。王庸面无表情的捂着嘴没有放开,直到狙击手渐渐停止的抽搐,没有生命的迹象之后,才轻轻的松开手,把他放在了地上,除了那滩血迹,昭示着已经逝去的生命,这个佣兵更像是安静的睡着了一般。

    佣兵之王已经够可怕的了,而这里的作战环境,又是他最擅长的主场,他会让敌人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宰。

    所有特战狙击手的注意力全都在夏无霜和之前王庸跳过去的那个方位,眼神专注一丝不苟的瞄着,对背后袭来的王庸是一无所知毫无察觉,但是那四个狙击手成s型,中间的那个可以照应和指挥两侧。

    王庸拿起身旁的CheyTacM-200的狙击枪,熟练的推枪上膛,按动扳机,一枚子弹穿过重重树影,准确无误的击中那个中间指挥的特战兵的脑袋,其他三个立马意识到后面有人来接应他们,端起枪转身回头,还没有看清,王庸从天而降一脚踹翻一个。

    剩下两个立马回头,端起枪还没有按动扳机,就倒在了地上,随后夏无霜手持两把枪赶忙从后面赶了过来。

    被踹翻的那个特种兵,看到队友全都阵亡,直接拿起自己的配枪,毫不犹豫的打爆了自己的脑袋。

    “王庸哥哥,你有没有受伤?”夏无霜跑到王庸的身旁,关切的询问道。

    王庸没有回答,径直走向倒在中间的那位特战队员,仔细的搜了身,拿起他们的狙击枪仔细观察着。

    “王庸哥哥,这些会是什么人啊?”夏无霜盯着王庸疑惑的问道。

    “这应该是x组织的精锐部队,惩戒大队的人。他们的装备都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这次来的人不多,看情形只是为了狙杀谭经义,并没有估算到我们会在这里。”王庸转过头来对夏无霜说:“否则,来的肯定不是这区区一个小分队。”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夏无霜自从知道了王庸是强大的King,盲目的崇拜让她失去了思考能力。

    “先回你爸爸那边吧,关于x组织,我们回去从长计议。”王庸回到了谭经义死的地方,在这原始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毒虫猛兽,区区不足半小时,浓浓的血腥味就引来了许多虫子,它们争先恐后的钻入了他的头盖骨,拼命的吞噬着这顿大餐。

    这让原本想将他碎尸万段的王庸,顿时就没了兴趣。只是一想到自己那死去的母亲,当初是何等的冤枉,以为自己在部队里受了伤,急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王庸甚至可以轻易的想象,当初柔弱的她来边陲是何等的不易,内心是怎样的焦急如焚。却不料,这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陷阱。为了自己而设的一个局,母亲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担心唯一的儿子因为自己身处险境。他呆呆的站立着,抬头仰望着天空,似乎在回味母亲给他的温暖记忆。眼角两滴英雄泪悄悄滑落,母亲,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会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X组织,老子这辈子和你们没完。”王庸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狰狞而凶悍之色。

    “王庸哥哥,人死不能复生。”夏无霜自他身后,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胸膛,将俏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柔声安慰着说:“我会站在你身边,一直和你一起作战。为伯母报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