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七章沃俊达的最后反击

第七百六十七章沃俊达的最后反击

    ……

    “不,不,不可能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不,我沃骏达从来都没有输过,这不可能的。”

    沃骏达背靠在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满是茫然的盯着压根就正眼瞧过自己的王庸。“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的,啊,这不可能啊。”一向骄傲自大自恃武力的头狼,从来还没有这么狼狈过,在对手面前好似孩子一般无还手之力,被王庸一脚踹到树上之后,强大的自尊心开始疯狂的折磨着自己,人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

    猛然间,靠在树背上的沃骏达眼神一下子犀利了起来,仿佛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右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类似注射器的东西,然后一下子插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嘴里还轻声呻吟着,似乎非常享受,然后像一个入魔的怪物一样,把注射器狠狠的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用力的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就像发qing的野兽一般“嗷嗷”的疯叫了起来,不停在原地的嘶吼着。

    沃骏达脸部肌肉慢慢狰狞了起来,棱角更加分明,脸色铁青,眉头倒立,手臂衣服隆起,手掌手背的皮肤密密麻麻,凸立起精铁疙瘩,寒毛如钢针,朝外竖直立起,关节一起雷动。

    夏无霜心里不禁暗暗一惊,刚刚注射的是什么东西,药力这么霸道,刚才还被王庸一脚蹬踹出去,打的连还手余地都没有的小羔羊,转眼之间,现在变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怪兽。

    沃骏达就像是被施了强身法术的怪兽,整个身躯都陡然鼓胀庞大了起来,一脚踩下去,似乎连地面也发抖了,就这么气势汹汹的一步一步朝着王庸和夏无霜走过来。

    王庸陡然间感觉自己已经被巨大的阴影笼罩了,转身回头,发现沃骏达已经转变成战神附体这幅模样,应该是下定决心准备与自己决一死战。

    沃骏达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夏无霜的心骤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帮家伙到底吃了什么长大啊?怎么一个比一个禽兽。刚握紧拳头准备帮王庸对付他,却一下子被王庸推到了一边。

    “男人之间的战斗,女人别插手。”王庸面对如此‘怪物’,丝毫没有震惊和恐惧。游走世界这么多年,不管对方怎么整出什么手段,他都有绝对的武力值和自信,能将其拍死。

    沃骏达嘴中不断的发出“嗷嗷”野兽般的怒吼:“王庸,是你逼我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天堂九号,我让你尝尝天堂九号的味道。死在这种神奇的杰作之下,你也该瞑目了。”

    一个凌空飞跃,膨胀过的拳头挟着破空之声朝王庸的头部狠狠砸了下来,王庸见此毫无慌张,轻松的闪到沃骏达的左侧,对着沃骏达的胸口猛的一踢,沃俊达的身体更强壮了,可丝毫不影响身体的灵活性,甚至比以前更灵敏。脚尖未到,身体已经随着本能向后一撤,王庸一击不成,迅速转身一肘直击沃骏达的脖子,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可惜现在的沃俊达和以前非同日而语,眼神冰冰的向后连退三步,让王庸的一连串攻击都如拳打棉花,石沉大海。

    王庸见此立马朝后面退了几步,在药物的作用下,沃骏达似乎狂躁了起来,不耐烦的撕扯起自己的衣服,“啪”的一声,上衣被他直接撕扯成两半,随手扔在了地上,裸露出来的肌肉分明,呈现诡异的暗红色,沃俊达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熊熊大火猛烈的灼烧着,血管里仿佛有细碎的火焰随着血液散入五脏六腑,他寻找着出口,要把这股热力宣泄出来。

    “啊啊!”一声如山崩似的怒吼,沃骏达加速朝王庸冲了过来,汇集全身力气,一击重拳又直向王庸的头部,王庸不躲不闪,拳头紧握,用力挥出,对着沃骏达的拳头,硬碰硬,两个拳头毫无花巧的直接在空中“啪”的一声相撞。

    仿佛有两股强烈的气流轰然对撞,地上的叶子猛地一下子飘起,随着气流在空中旋转,沃骏达纹丝不动,依旧站在原处,而王庸则是蹬蹬蹬的向后连退了几步。

    王庸想起那个酒吧的晚上,两个自己以前的战友对迟宝宝和夏无霜的战斗中也是注射了什么药类似的药剂,而那个药剂,作用只有一定的时间,后遗症似乎已很强烈。

    药剂能够短暂的提高自己的作战能力,相应的,个人能力越强激发的潜在能力也就越强。眼前的这位头狼,应该是注射了新的品种,远不是上次酒吧里现在的力量远强大到如同巨人一般。

    不过,越是如此,王庸反而越是兴奋。自从上次和乌贼兄弟一战,实力上的不对等,让他并不怎么的过瘾。能遇到在力量上能和自己一较长短的的家伙,简直是求之不得,寂寞了这么久,终于有个可以棋逢对手的家伙好好过过招了。

    “呵呵,~嗷呜”王庸胸口发出一阵沉哼,气息悠远绵长,也是如同荒古巨兽一般,爆出了惊人而令人心悸的咆哮。青筋如蚯蚓般盘在身上,周身肌肉,块块鼓胀而隆起,将他的身形足足撑大了一筹。

    其身上散发出来的狂暴气息,丝毫不逊色于怪物般的沃骏达。

    “king?”夏无霜秀目圆睁,不敢置信的捂着嘴,心里如海浪般波涛汹涌,呆呆的看着王庸现在的形象。一直以来,她都在隐隐怀疑着,怀疑着那个几次三番救了她的king,就是她的王庸哥哥。

    哪怕是在感情上,她也是较为倾向于此。但是,两人之间,不论是形体还是气质,都相差甚远,所有,她自己也认为这不太现实,只是一种少女情怀的一厢情愿而已。

    然而直到这一刻,她才震惊的发现,原来自己的直觉没有错。王庸哥哥,就是king。一时间,心情激动而欣喜不已。

    谭经义看着这一连串的变故,也是一脸愕然,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这是个什么情况?本以为服用了天堂九号的沃俊达可以轻松把王庸拿下,难道他也服药了不成?怎么会一个比一个怪物,变态?我还在地球上吗?

    沃骏达体内的火焰没有丝毫减缓的迹象,身上的血管也变得通红,就像一根根烧好的铁丝缠在身在,狰狞恐怖,眼中血丝密布,犹如怪兽般“嗷嗷”的朝着王庸冲过来,似乎只有用力挥拳才能让自己舒服点,重拳都是直接对着王庸的头部,王庸一个敏捷的翻滚,势如奔雷的拳头直接砸在了树上,力量之大,直接将一颗大树的树皮都打烂了,打烂的树皮黏在沃骏达的拳头上,随着拳头的挥动像粗老的皮肤一样在空中自然脱落,随后毫不停歇的又冲着王庸的头部猛烈的袭击。

    现在这个沃骏达正处于药效的巅峰期,而王庸根本毫无畏惧,看准机会,在沃骏达下一个拳头砸过来的时候,王庸脚步轻轻一移动,拳头收在肋下,虎口外翻,骤然一拳打出,脚步轻轻一垫,整个人一下子高出许多,一拳轰下,似凌空下击,重重轰在沃骏达的头部,劲风扑面,又快又狠,即使是注射了药剂的沃骏达,也没能躲过王庸的蓄势而发的这记重拳。

    “砰”一声,拳头直接击中沃俊达的右脸,夹杂着骨头断裂的脆响,像是拳击比赛的运动员被对方直接致命一击重拳ko了那样,沃骏达眼神茫然,脚步不稳,像一只被注射了麻药的庞然大物,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king一旦爆发起来,力量是何等的可怕,沃骏达能扛得住这一猛击而不立即毙命,已经算是够能抗的了。

    然而这并不像拳击比赛那样有人倒地之后,裁判会在边上计时,保护参赛人员的生命安全,可惜,这不是比赛。

    王庸毫不犹豫,紧接着立马一个飞身跃过来,带着周围发出疾风,怒拳直接砸在沃骏达的头部,然后像一只野兽一般,直接跨坐在沃骏达的身上,拳头如雨点般左右猛击沃骏达的头部,如此攻势下,沃骏达像是一个木桩,完全没有了一点的挣扎,更没有反抗。

    谭经义见到王庸充满暴戾之气的轰杀沃俊达,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力气,悄无声息的想要开溜。没想到夏无霜一直注意着他,一个侧踢直接把老狐狸放到,不敢大意的用绳子捆在了树上。

    “王,王庸哥哥。别,别打了,他已经死了。”夏无霜看到王庸还在如同机械般的砸着沃骏达的脑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沃骏达已经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分辨不出五官,整张脸就像一个肉饼般不堪入目。王庸看到夏无霜被沃骏达劫持的刹那,怒火已经在他的血液里翻滚,一心只想打死他,听到夏无霜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提醒自己,才回过神来,不再出拳,从沃骏达的尸体上站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