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沃俊达的自信

第七百六十五章 沃俊达的自信

    ……

    王庸眼神依旧冰冷的盯着沃俊达,没有一丝波澜,根本没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头狼放在眼里,他的心里只想着把谭经义这个老王八蛋抓住,逼问出当年所有的阴谋,把他碎尸万段为母亲报仇雪恨。

    “首长,首长,注意隐蔽,前面有两个人在跟头对峙。”

    小兵小胡一见前方的阵势,立刻警觉的躲在了一颗树的后面,伏低身子把谭经义小心的从自己的背上放了下来。

    谭经义刚才在小兵小胡的背上,被颠簸的无比难受,胃里波涛翻滚,几欲作呕。听到小兵小胡这么说,还没好好的顺几口气,也顾不得自己的难受,趴在一棵树的后面,贼眉鼠眼的探出来半个脑袋。

    他看到了前面除了沃骏达之外,还多了两个人影,看身形应该的一男一女,再细细一瞧,其中一个俨然是一直与自己作对的夏国安的女儿夏无霜。而另一个,那是?谭经义心里一慌,不死心的擦了擦眼镜,反复的看了几遍,就像是看到了阎王那样慌张,感觉像是突然有人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呼吸都无比的艰难,谭经义的心脏都要从肚子里跳了出来,慌张的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老狐狸脸白的就像一张纸一样,口中不断自言自语呢喃着:“那个疯子,终于追过来了。”

    “首长,那个人真的是王庸吗?”小兵小胡刚入伍的时候就听说过边陲之狼王庸的种种光辉事迹。对他的种种传说,也是非常的崇拜和敬仰。

    “是的。小胡……我们赶快找其它的地方躲起来,前面是绝对不能过去了!”谭经义慌张的对小胡说。

    “头不还是在那吗,我们难道不要过去帮忙吗?”

    小兵小胡听谭经义说要把头狼抛弃,自己管自己逃命,心里一阵鄙视,刚才还像个孙子似的求人家,现在有点危险就把头狼置之不管。

    “你不了解王庸,我们过去也于事无补。随他自生自灭吧,如果他能打过王庸,那是最好不过了……”

    沃骏达看不起王庸,他谭经义却不会,因为他非常了解那混蛋的可怕,虽然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他清楚了几分。但就今天发射导弹的行为,这件事王庸不可能这么放过自己,这不单单是个人武力值的问题,谭经义赶忙一下把小兵小胡拽了过来,手脚并用跳到了小兵小胡的背上,狠狠的拍了小兵小胡的肩膀说:“趁现在他们还没发现我们。赶快走。”

    王庸敏锐的发现不远处的树林发出异常的响声,锐利的眼神像雷达一般从可疑的区域一一扫过,赫然发现半个脑袋在一棵树的后面鬼鬼祟祟的朝这边窥视着,凭直觉,王庸立刻认定。这就是他苦苦寻找的那只狡猾的谭经义。

    犹如一座石雕屹然不动的王庸,突然转身。毫无预兆的猛地一加速,像一只猎食的猎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去,沃骏达看到王庸从始至终根本没有正眼瞧过他一眼,就这么视他为无物,愤怒的他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眼露凶光,刚想加速冲上去阻挠王庸,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刚转身之际,对面的夏无霜轻巧的凌空一跳,脚步轻盈,英姿飒爽的挡在王庸的背后,直接面对着沃骏达,堵住了他去追王庸的去路,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沃骏达。

    王庸心里认定就算夏无霜不是那个沃俊达对手,拖延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像阵风冲向谭经义藏身之处。

    “夏无霜,你别筹以为建了个劳什子女子缉毒大队,恬不知耻的担任个大队长职务,就把自己当个人物,就能和我比了?识相点的,赶紧让路,我不想和女人动手。”

    沃骏达盯着眼前这位表情冰冷的美女,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黝黑的脸庞上一双眸子中杀气四溢,双手十字交拢在胸前松了松筋骨,脖子朝四周轻轻扭动,发出一连串“啪啪”的爆骨声。

    “沃骏达,边陲之狼是一支有着历史和沉淀的优秀部队。但是现在,他在你们手里成了什么模样,让我来把军队里面的害群之马清理出去吧。”夏无霜早已见识过沃骏达的厉害,棋逢对手的兴奋,体内好战的因子爆发,让她分外的冷静,眼神犀利,娇容冰冷,摆出了准备格斗的姿势。

    “敢向我挑战?哼,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既然你急着找阎王报道,我成全你。”

    沃骏达自恃武力出众,完全没有把夏无霜放在眼里。在他眼里,什么女子缉毒大队,不过就是个花架子。一群娇滴滴的花瓶女兵,无非就是利用下先天优势完成一些特殊任务,还能指望她们干出什么大事来?

    “废话少说,谁生谁死,手下见真章。”夏无霜怒吼一声,随后奋身一跃,身影如风,像是加了速凶狠的豹子直冲沃骏达跟前,朝着头部快速连踢,出脚又快又狠,左右开弓,沃骏达敏捷的左闪右避,每每似乎已经快被命中之时,稍微一个侧身,轻轻化解无形,丝毫没有吃力的感觉,反倒充满戏耍的乐趣。

    夏无霜紧接着使出一脚势大力沉的蹬踹,沃骏达冷笑一声,伸出手臂一挡,随后往后一闪,五指成爪,顺势下抓,抓着夏无霜的腿一拨,夏无霜随着劲道在空中旋转了七百二十度,双脚在空中一个交叉,勾住一根粗枝,双手交叉护在胸前,满面凝重。

    “看不上还有几把刷子,腿功不错。”沃骏达随手挥了挥手臂,整了整衣服,神色稍显不屑说。

    “哼哼,更好的还在后面呢。”

    夏无霜双脚用力的一蹬树,如燕子腾空,突出一脚,直踏沃骏达胸脯而来,沃骏达两手护胸,却被一脚瞪开,随后一脚借力,踏在沃骏达的胸脯上,沃骏达像是被扔出去的保龄球直往后退,夏无霜紧接着沉腰弓身,左手抄后,右手一击重拳直勾沃骏达的头部,却被沃骏达一掌稳稳的挡住。

    “啊~”夏无霜大吼了一声,猛的发力,拳头又像雨点般似的向沃骏达袭了过来,连续进攻,刺拳连击对方门面,配合腿法,攻势如狂风骤雨一样,猛烈到了极致,拳头隐隐约约,有了破空的声响。最近一直在和迟宝宝那个搏击狂人厮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的个人武力也明显有了提升。

    奇怪的是沃骏达就是没有还手,夏无霜每次凶狠的进攻都被他轻松的化解,夏无霜左手虚晃去攻击沃骏达,右手五指死死地并拢,朝沃骏达的身侧狠狠的戳去。

    沃骏达伸出手臂只是左挡又挡着头部,对自己的腰可是毫无防备,夏无霜这么一戳,右手去护腰,右侧的头部就暴露了出来,夏无霜腾空而起,一脚自天而下,势大力沉,直中沃骏达的头部,沃骏达被踢的踉踉跄跄,摇摇晃晃了脑袋之后,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又摆出了格斗的姿势。

    “你确定还不还手吗?”夏无霜朝着不可一世的沃骏达挑衅的一笑。

    沃骏达像醉了酒似的,摇摇晃晃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擦了擦嘴角和眼角的血,然后朝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倒是有点意思,先前是我小瞧了你,不过,现在是你没有机会了”沃骏达说完之后,身体就像发狂的犀牛一样,朝夏无霜猛冲了过去。

    老狐狸谭经义伏在小兵小胡的背上,不断的指挥着方向,就像只丧家之犬死命逃跑。王庸步如流星,三步化为两步,奋力前冲,想到杀母仇人就在眼前,气血就冲上大脑,一心只想着把前面的仇人扑倒,撕碎。

    谭经义感到本能的感觉背后发凉,好像自己已经被一只怪兽死死锁定,这种感觉让他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下,“啊……!”惊恐过度,大叫了一声,眼前一黑,从小兵小胡的背上滚翻了下来,可怜的小兵小胡不明不白的倒在了血泊里,抽搐着拥抱死神,眼睛至死还充满了迷茫。

    王庸则像是凶狠的野兽,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谭经义,身上暴发出滔天的恨意,连树上的叶子也感受到了那份杀气,静静的伏在树梢,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四周仿佛陷入一阵死寂,只能听着他一步一步逼近的脚步声,心随着他的脚步一下一下的颤抖。

    “别,别,别过来……”谭经义还在极力的挣扎,在死亡的威胁下,本能的祈求着,在夕阳的投影下,越走越近的王庸身影越拉越长,直到阴影把地上的谭经义完全盖了起来,老狐狸心神俱寒的抬头望去,这位死神的身影格外的高大:“别,别杀我,我把我的钱都给你,求求你,求了你饶了我……”以前还是心狠手辣将别人玩弄股掌之间的老狐狸,现在为了一丝生机,倒在地上苦苦求饶。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