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四章逃亡之路

第七百六十四章逃亡之路

    ……

    “啊?”小兵小胡刚刚闭上嘴,又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小兵小胡感觉自己好委屈,自己只是一个开直升机的,就算是开的水平的部队里最好的,也不至于无缘无故的跟着别人逃亡,无缘无故的被人家用导弹轰了下来,无缘无故的被人家追杀,想到这,小兵小胡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小兵小胡想到的是自己的委屈,而身为边陲之狼头狼的沃骏达,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如何生存下去,一向话不多的他,冷漠的看着谭经义,语气冰冷的说:“首长,我自己一个人走,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到时你就难说了,何况王庸的主要目标也不是我。别说我没有情义,咱们一直也都是相互利用,你给我钱,我也没辜负你,你交代的每一件事,都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部队也回不去了,我看我们也该散伙了。”

    听到平时自己那么“忠心耿耿的”,严肃而认真的心腹之人要抛弃了自己,老狐狸谭经义一下子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刚从直升机上掉下来,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他,没想到又受到了这一下更深的刺激。

    谭经义额头上还在不断地冒着虚汗,心里咒骂着你现在头狼的位置还不是我抬你上去的,你家生活那么困难也是我去资助的。不然,你哪有现在的荣华富贵。不禁咬牙暗骂,沃骏达你可真是狼子野心狼心狗肺。

    老狐狸的心虽然还在剧烈的跳着,也正在对沃骏达的行动咒骂着,也明白利益勾结一起的联盟,只能靠利益去维持,脑子在高速盘算着手里还剩下的筹码,思考着怎么顺利逃出去。

    谭经义的脑子里还是十分的清楚,自己能够安全逃到缅甸,一定要靠实力超群能够以一敌百的沃骏达。

    “等等,你必须带着我。”老狐狸眼睛瞪着大大的,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如果我落入了他们的手里,难道你就跑得掉了吗?组织上会饶过你吗?”

    谭经义态度十分诚恳,完全一副像是在为沃骏达生死考虑的那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声色并茂的劝说着。

    看到沃骏达陷入了考量,事情肯定还有回旋的余地,老狐狸赶忙抛出自己最大的筹码:“我们现在已经落到了边界,离缅甸也不远了,只要你把我带到缅甸的泰格将军那里。我在瑞士银行的一半存款都给你,你也知道这些年我攒了不少钱,这笔钱你十辈子也花不完,你的家人也可以接到外国接受更好的治疗,幸幸福福的重新开始。”

    老狐狸故意在这句话的几个关键部分,特意提高了声调。

    说到这,谭经义偷偷用眼角瞄了一眼沃骏达的脸色,明显比刚才缓和多了,明显露出心动的神色。也难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是这么一笔巨资,他吃定沃俊达拒绝不了这么大的诱惑。

    沃骏达心想这些年为老头子办事,也就是为了母亲治病,如果能够得到老头子的那笔钱,母亲的病不仅能够治好,而且以后也是衣食无忧,说白了就是为了钱,而哪一次给老头子办事不是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现在老头子手里没了兵权,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不怕他耍花样。

    这一次又算的了什么,不就是把这老东西带到缅甸的泰格将军那里吗?如果自己有心避开王庸,比以前拿刀拿枪的还要轻松。

    沃骏达转过身子,又走回谭经义跟前,似乎刚才老狐狸的话没有听清楚,双眼盯着这个“瑞士大银行”又问了一遍:“你说的可是真的?一半存款到底是多少?”

    看沃骏达已经相信了自己说的话,目前的情况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是沃骏达还在自己的控制中,谭经义的老脸又稍稍回复了点血色,然后用诚恳的目光语气,温暖语调对沃骏达说:“这个你放心,我年纪这么大了,找个地方安度晚年就好了,钱太多了也花不完。剩下的,我都给你,还有小胡,只要你愿意帮我,也亏待不了你。”

    茂密的原始边界森林里,沃骏达在前面小心的打探着道路,小兵小胡背着老狐狸紧紧跟在后面。事情好像照着他们的计划顺利进行着,然而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正如这三个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他们通往缅甸的必经之地上,早就已经有人在那个地方恭候他们多时了……

    边界的森林小路中,日暮西山,凉风习习,身处其中,神清气爽,心情舒畅,是一个登高望远,感慨伤情的好地方。

    夏无霜着迷的看着王庸被夕阳映红的侧脸,神情严肃而刚毅,眼神炯炯发光,没有之前的那种暴戾,所有的情绪都被他收了起来,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像一尊石像,无忧无喜,更像是布好了局在耐心等待猎物上钩的猎人,胜券在握胸有成竹。

    “如果不是要抓捕那只老狐狸,我肯定会缠着王庸哥哥在这里陪我甜蜜的独处几天。”

    夏无霜在心里甜蜜的胡思乱想着,娇嫩细腻的脸庞在夕阳的照射下发出淡淡的光泽,眼神柔情款款,充满了掩饰不住的甜蜜情意。

    但是王庸并没有夏无霜这种心情去感怀,他在耐心的等着老狐狸的出现。他这么做,是想让老狐狸以为就要逃脱的时候,再给老狐狸一个惊喜,相信这个滋味,会让两个人尤其是老狐狸特别的享受。现在简简单单的杀了谭经义已经不能平复王庸的怒火,他要从心理上,身体上彻底摧毁他。

    王庸在这片丛林里生活了四年,更主要的是,他们还在这个地方训练过,所以对这个地方很是熟悉,虽说不上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里面的种种曲肠小道还是算的上了如指掌。

    而且他对于这种亡命之徒也是非常了解,不敢在华夏国境内坐以待毙,肯定是迫不及待的逃出去,与其在原始森林里苦苦的寻找,倒不如在这守株待兔,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就在这羊肠小道,必经之路,等待着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谭经义出现。

    小兵小胡背着老头子在森林中马不停蹄的跑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自己不仅要开飞机,还可以备用当马骑,真是服务一条龙。

    沃骏达在前面望风打探,小心翼翼的打探前面的动静,小兵小胡背着老狐狸,就像是平时负重背着木头演练那样。

    只不过那个老头子,咬着牙默默地忍受着木头的待遇,身体上的疼痛再加上不停的颠簸,让习惯舒适生活的他倍感煎熬,他知道王庸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那帮人肯定马不停蹄地朝着他们追来,自己不可能找个地方休息休息,这会大大降低自己的顺利逃亡的几率,这让他内心痛苦不已,但是咬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

    谭经义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在小兵小胡不停的颠簸下,自己的声音也跟着颠簸了起来:“唉,小胡,稳点,稳点啊,我年纪大了,经不住折腾啊,我受不了了……”

    想不到刚才还在直升机上舒舒服服躺着的他,现在竟然落到了这个田地,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王庸!”

    蓦然,在前方探路的沃骏达先惊后喜。惊的是,原来是希望能避开王庸,顺利把老头子送到缅甸,想不到,对方居然魔高一丈,提前在这里伏击,这一仗,纵不能避免。自己喜的是,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传说中被夸为神一样的边陲之狼上上任头狼,他的血液都在燃烧,他日思夜想都想找到这个王庸,然后将他狠狠踩在自己的脚下苦苦求饶,让众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沃骏达看到石碑前站在两个人,嘿嘿笑了两声,没好气的边活动着脖子手腕的筋骨边朝着王庸和夏无霜的跟前走来。

    “你要是想活命的话,你把谭经义这个老王八蛋交给我,你立马滚蛋。”

    王庸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算是现任头狼,并没有露出一丝慎重的表情。

    沃骏达听到这句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恼怒了起来,自己身为头狼那么多年,还没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而眼前这个人却这样辱没自己。

    他从来都没认为王庸会跟别人所说的那么厉害,更多的只是浪得虚名。上一次在华海市的酒吧里,他就已经确信对方的身手实力,都已经退化了,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而自己任边陲之狼的头狼那么多年,一直在王庸的光环下生活着,心里早就对他恨之入骨。现在他竟然让他像狗一样的滚蛋,内心高傲的自尊好像被粪叉反复捶打着一般,胳膊上青筋暴起,愤怒之火在身上剧烈的燃烧着,好像要从眼睛里喷发了一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