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三章追杀老狐狸

第七百六十三章追杀老狐狸

    ……

    “首长,事情现在还没有搞清楚,难道我们就这么走了吗?”沃骏达神情冷漠,阴郁的开口。身为头狼的他,高度相信自己能够打败任何的人,像这样仓惶逃窜,犹如丧家之犬,实在不符合自己的骄傲的个性,他有点不甘心。

    谭经义双眼微闭,身子往靠背两边拱了拱,调整到最舒服的姿态,这才气度神闲的说:“我们再耽搁会儿,可能就走不了了。这次老夏的行动既隐蔽又迅速,肯定是找了什么帮手,才敢有这么大的动作,依我看,这个帮手八成就是上上任的头狼,王庸。他们之间以前就是亲如父子,老夏在部队那会没少偏袒他,王庸被开除离队的时候,那个老头可是想尽了一切办法阻止这个决定。他们之间的瓜葛不浅啊!”

    “王庸?”听到王庸这两个字,就像一剂兴奋剂注射到体内,现任头狼沃骏达眼神一下子狂热起来,血液在体内兴奋的流淌,手臂的青筋渐渐的暴起,这些年他一直活在王庸的阴影中,时不时被拎起来和一个神话的形象对比,对此,他压抑了太久的愤怒。“首长,你认为我会怕他王庸吗?我见过他的身手,已经退化太多了,他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沃骏达肯定而自信的回复到,语气之中隐隐透着兴奋,又似有不屑。

    王庸在边陲之狼的时候,所有人都视他为偶像,受到很多的尊敬和爱戴。王庸离开边陲之狼的之后的近六年了,沃骏达无论做什么,别人都会潜意识的跟王庸作对比,然后以挑剔的眼光审视着,比较着。

    “骏达,我知道你很有能力,这些年你出生入死,也为我,为组织做了很多事。但对方来者不善,而且已经掌握了我们跟x组织来往的大量证据,所以我们必须要走了。王庸这个人你不了解,也许他现在的个人武力不如你,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因为这点就小觑他。你不了解他,那家伙,一旦认真起来,简直难以用常理去度之。无论是多么疯狂的事情,他都干的出来,没相处过的人很难想象他的偏执疯狂。”

    谭经义依在靠背上一动不动,眼睛依然合着,脸上依旧没有一点表情,只有那张嘴有点微微的张合,有点看破红尘似的说:“再说,这么些年,我也老了,累了。不管这件事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我也该找个地方清净清净了!”

    沃骏达看了一眼谭经义,不禁感概,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就连逃亡都是胸有成竹,处处都在算计之中,波澜不惊。回想当初自己也是一心想做个好兵,简单单纯,一腔热血,一时不慎诱惑,被谭经义算计了一次,才跟他沦为一丘之貉,在这条道路上越陷越深,到现在,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

    “嗯?”在机舱前头驾驶直升机的特种兵小胡心里一紧,这是什么?敏锐的眼睛从雷达显示的屏幕上发现了异样,有一个类似导弹的跟踪物朝着他们的方向飞驰过来,他敏捷而又干练的反复的切换了几个角度之后,根据速度判断,终于确定那就是导弹。

    小胡脑子一下就蒙了,一下子松开了手中的操纵杆,转过脑袋惊慌的大声喊道:“报,报告首长,从雷达传过来的信息来看,我们好像被静导弹锁定跟踪了。”

    “你说什么?导弹锁定?你确定?”头狼沃骏达惊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冲到机舱前头,眼睛敏锐仔细的看着屏幕。

    “啊?导,导弹?”无论老狐狸之前怎么镇定,也没料想到现在这种状况,得知自己这架飞机已经被导弹锁定的消息后,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怎么可能,谁敢?就算有确凿罪证,也不可能二话不说,直接轰杀。

    谭经义知道对方的动作很快,所以他要确保自己要比对方的速度更快,所以在对方刚把黄参谋绑了,随后不久自己就乘上了直升机启动了逃亡路线。

    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快到这个程度,直接启用了导弹,谭经义的身体不自主的打起了摆子,手脚已经不听使唤,死亡的恐惧就像是无可遏制的种子,在他心中蔓延生长,但他还是坐在座位上,努力的保持着镇定,他明白,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小胡,直升机上能不能发射引开导弹追踪的电磁波?”谭经义飞快的开动脑子,绞尽脑汁,试图破解,与此同时,心中忍不住破口大骂,肯定又是那个王庸做的好事。也只有那个无法无天的混账东西,才会干出这种混账事情来。情报影绰之间出现了王庸的身影,就让他一阵心惊肉跳,有了不祥预感,那个疯子,那个偏执狂招惹不得。

    “没有!首长,唯一能做的,只能跳伞了!”沃骏达语气坚决而迅速,作为一名出色的特种兵,经过千般历练成为边陲之狼的头狼,沃骏达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迅速做出判断,在这种情况下跳伞才有生存的希望,而其他投机取巧的办法只有死路一条。

    “首长,快点准备,时间可不多了!”沃骏达语气坚决,神情冷静沉着,拿起座椅旁的降落伞扔给了谭经义,自己迅速而又熟练的穿好了降落伞,起身去开舱门。

    对于经常实习演练的头狼沃骏达来说,演练跳伞啥的实在是小儿科,对于一直在阴冷的角落里算计别人的老狐狸谭经义来说,老胳膊老腿的还要跟年轻人一样跳伞,实在是太挑战荷尔蒙了。就算跳伞勉强可以接受,只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计划全都泡汤,心里一下子没有了底的老狐狸,脸上浮现出来了一点的恐慌。

    “首长,最多一分钟了,抓紧时间!”头狼沃骏达冲着不知所措的谭经义大吼了一声。

    小胡自己也迅速的穿好了降落伞,眼疾手快的他迅速的来到谭经义的面前,动作麻利的给手脚不听使唤的谭经义套好了降落伞,扶着两股颤颤的谭经义来到舱门。

    舱门被沃俊达打开,强劲的气流蜂拥而至,机舱内的人身形不禁随风摇摆,只能拼命拉支撑稳住身形。

    “跳啊,首长。”小兵小胡都急得手心里冒汗,心里恨不得把这个老东西一脚给踹下去,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啊。

    “哦~喔~我跳,我跳……”颤抖不已的谭经义眼睛一睁,看着下面如蚂蚁般的群山,高层建筑,一股眩晕的感觉涌上心头,索性眼一闭,顺势双腿一软,身体向前一倾,就像一块碎石子从天空落下……

    ……

    “轰——”随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个树林都随着这阵巨大的冲击波晃动着,受惊的小鸟扑棱棱的飞向天空,凶猛的野兽也发出不安的吼叫。那个直升机在电光火石间化作一团浓烟,然后像陨石一般直冲向大地,落在了离他们的不远处,剧烈的燃烧着。

    虽然是第一个跳伞的,但是谭经义还是躺在地上,像死人一般毫无声息。沃骏达和小兵小胡落地之后赶忙的跑到谭经义的身旁,小兵小胡心里充满了不爽,抱怨都写在了脸上,边说还边揉着自己的胳膊:“**,这混蛋是谁啊?还是不是人?直接拿导弹来轰。”

    沃骏达瞥了一眼小兵小胡,眼中充满警告意味,小胡还想再抱怨几句的,见此情形立马毕上了嘴。

    躺尸在地上谭经义也是满脸郁闷,他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退一万步说,就算老夏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所有罪证,但是在自己没上军事法庭之前,怎么可能下如此死手?王庸,一定是王庸,只有那个疯子才会这么疯狂,谭经义此时苍老的脸上写满了无辜和无奈。

    谭经义现在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见他还躺在地上,小兵小胡伸出手想要把他扶起来。

    “小胡,等等…慢点,等等……”谭经义感觉自己的骨子架全部断裂了似的,浑身充满了疼痛,稍微动一下,就连上全身抽痛起来。

    小兵小胡缓慢的将谭经义扶了起来,谭经义坐在地上,挎着脸,满脸的郁闷。

    谭经义艰难的咳嗽了几下,调整了下思绪,语气有点虚弱的对眼前的这两根救命稻草说:“王庸就是个疯子,他就是把我们往死里打,导弹发射过来只是让我们跳机。相信不久他就会找到这里,那疯子是不会给我们喘息的机会的,肯定会像条疯狗一样死咬着我们不放。”

    这只老狐狸谭经义也许是受到的刺激太深,更也许是自己的老骨头真的是摔伤了,每说一句话都要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不过既然身为老狐狸,运筹帷幄料事如神,这一次他又猜对了,导弹发射之后,王庸和夏无霜立即登上了直升机,马不停蹄地向他们坠机的方向追来,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王庸一口气都不会让他们多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