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为黄参谋复仇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为黄参谋复仇

    ……

    毒液,早已悄无声息的绕到了敌人的后方。回过头来一看,一个敏捷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中。所到之处一个个敌人悄无声息的倒在了血泊里,干净利落。

    来不及赞叹欣赏,身旁一个身影跳了出来,像一只野兽一般呼呼的扑过来。

    “呜呼~~看我的!”辐射的两只手里横握着两把匕首,一把匕首朝一个大兵的脖子上猛刺,另一把匕首向另一个大兵的脖子上一滑,两把匕首在辐射的手中划出了两道优美的曲线后,匕首一前一后,辐射在地上摆出了一个骚包的姿势,两个荷枪实弹的大兵应声而倒。

    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辐射身上,端着机枪朝着辐射怒射,而辐射抽出匕首在地上一个翻滚,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晃动的草丛似乎也在嘲笑他们的无能。

    “咻咻咻!”三枚带着毒液的银针划破空气的气流,从毒液纤细白嫩的手中发射而出,准确无误的直中三名大兵的眉心。

    只能看到两道残影的大兵们,眼看着自己的弟兄在自己的面前一个一个的倒下,对方的身形飘忽不定,摸不着边,心中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不知道下一个倒地的会不会是自己。

    他们也遇到过单兵作战能力很强的对手,但是没遇过这么强悍的,敌人凶残而狡猾,就像游走在边缘的恶狼,逮到机会就狠狠的撕咬上两口,在你们反应过来之前,早已经拍拍屁股掩蔽起来。

    “不要慌,不要慌!”领头的那个士官毕竟是头狼的心腹,对这种突发情况也有着极好的心理素质:“四个人一组后背靠拢,他们人不多,小心敌人偷袭。”

    “你还敢发布命令?真是不知道死活。既然你想车轮战做出头鸟,那我就成全你。”辐射说完,手中的匕首卯足了力量。朝着那个领头的胸口飞了过去。

    那位领头的士官顿时感到一股凌冽的劲风扑面而来,连呼吸也顿时一窒,胸口传来一股刺心的疼痛,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眼前一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倒在了地上。

    还剩下的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中充满恐惧。领头的被敌人一击毙命,瞬间让他们失去了所有抵抗的意识,很自觉的把枪往地上一扔,紧接着双手往天上一举,两个动作浑然天成连成一体。

    辐射和毒液警觉的相互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观察了几分钟,确认周围没有陷阱,这才一前一后的从丛林中现身,朝那帮大兵走了过去。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说我们黄参谋在这边好好地荡着秋千,没招你没惹你,一上来就被你们这帮无良的人们打成了马蜂窝,这件事,太令人悲痛了……”

    辐射一副悲伤的表情,好像自己死了亲人一般在那里摇头顿首。毒液忍不住翻了下白眼。这家伙,又在折腾他们玩了。

    几个小兵也是一下子泛起了迷糊,心想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老来这出是闹哪样?

    “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想为我们的黄参谋报仇,其他无辜的人员,我的不会追究的,你们感觉到自己没有打到我们黄参谋的退后一步!”辐射开始戏耍起来了这帮大兵。

    十几个大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吗,有这等身手的人想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是言出必行的,相互很有默契的全部向后退了一步。

    “哎呀呀,你们全部没有打中,那怎么办呢?我们可怜的黄参谋的仇,我还怎么帮他报呢?”

    辐射摆出了一副极其为难的表情,好像之前刑讯逼供黄参谋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不是他似的。踱着小方步,满脸都是戏谑的表情,说“你们虽不是边陲之狼大队的成员,好歹也算是精锐的野战部队了。在距离十米的范围内朝我们英勇的黄参谋射击了几十枪,竟然没有一个人打中,这种成绩,太颠覆我对部队的看法了,太让人痛心了,同志们,你们能告诉我,你们长官是谁吗?”

    “辐射!”在一旁的毒液终于忍受不了辐射这个样子了,朝着辐射白了一眼,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说:“和这些小兵有什么好玩的?我们还有别的事情,不要浪费时间。”

    “好吧好吧,既然美丽的毒液小姐不想玩了,那就……”辐射狞笑了一声,狂暴的杀意汹涌溢出:“统统去死吧。”

    一时间,血腥一片。

    只有到这个时刻,辐射之所以叫辐射的缘由,才体现了出来。

    ……

    与此同时,王庸和夏无霜驾着东方猛士驶入了一片核心地带。

    “军事重地,闲人勿进!”一个荷枪实弹的哨兵站在车子面前想要拦住那辆军用车,

    王庸根本就不想理睬这个哨兵,仿佛没听见一般,冷漠的踩足了油门往里面硬闯。

    夏无霜看着他面无表情而又极其冷峻的脸,知道他为了找谭经义报仇雪恨已经陷入了发狂的地步。

    “王庸,停车,我有证件,你不用硬闯的。”夏无霜急忙的对王庸喊了一声,也是想试图阻止王庸,他怕王庸失去理智,打草惊蛇,惊跑了谭经义。

    王庸没有理睬夏无霜,他现在脑子里想的,就是要让谭经义那只老狐狸,在自己面前苦苦求饶然后将他碎尸万段的场景。

    “什么人?快停车,快停车,不然我开枪了!”那个哨兵看着车子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不由慌张了起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会闯军事基地这种情况,这可是军事重地,这种行为和自杀无异。

    “啪~”的一声脆响,停车检查的那个保险杠被那辆东方猛士直接撞成两段,车子就像发疯的公牛一般蛮横的向前冲去。

    “砰~”那位哨兵看这个样子就明白来得是不速之客,自己是没有能力阻止的,迅速的将子弹上膛,扣动扳机向天上开了一枪。

    此时此刻,王庸压根什么都没有听见,方向盘一打,轮胎和地面“嗞啦”一声尖锐的摩擦声,车子一个漂移转过了方向,然后踩足马力,直奔老头子的办公室。

    哨兵见车子疯狂的朝办公区域疾驰而去,赶紧跑回小屋子里拉响了警报。

    “呜~~呜~~”的警报声在天空中回荡,部队里所有的人都明白出现了紧急情况,警卫队立即在门口集合,开始对那辆车子围追堵截。

    夏无霜的身体猛往前一倾,王庸已然是把刹车猛地踩到了底,随后用左脚用力一蹬车门,车门踹开的刹那,王庸已经右脚一个点地灵活的窜了下来,停车下车的动作准确连贯一气呵成。

    夏无霜还想开口抱怨一下王庸的鲁莽,只见王庸已经像只猎豹一样飞快的往老头子的办公室奔了过去,暗自无奈一笑,急忙的跟着他跑了过去。

    进屋一看,里面已经是被王庸折腾了个底朝天,一片狼藉。

    凳子七零八落的歪倒在地上,散落在地上的书在风吹动下还在不停的翻着页,沙发连带坐垫已然被王庸肢解,黄色的海绵被刀一一划过,书桌更被王庸直接一脚踹翻,抽屉里的小东西在空中胡乱的飞着,然后啪啪啪的都横七竖八的落在地上。

    没找到人,王庸的怒火就在胸口汹涌着,越演越烈,找不到宣泄怒火的目标,带着十足杀意的目光还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扫来扫去。

    “王庸哥哥,别着急。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肯定能把谭经义绳之于法,我保证他一定跑不了,我们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夏无霜看着暴怒的王庸,心里满满都是怜惜,朝着窗子走了过来,柔声细语的轻抚着王庸说。

    王庸眼睛死死盯着窗外,没有焦距,没有说话,只是死死攥住自己的拳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怒气,就在这时,从屋子外面传来了扩音器发出的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

    “这句台词好熟悉。”王庸轻轻笑了起来,在自己如此心烦意乱的时候,这帮小喽啰竟然还来招惹自己,来的正好,胸口的那团火烧的越来越旺,再这么控制不住,他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眼睛闪过冷酷的光芒,攥紧了拳头,身体微微蜷曲,好似准备出击的猎豹,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王庸哥哥,你千万别冲动,他们和你妈妈的事情无关,这是部队,你给我几分钟,我出去解释一下。好不好?”夏无霜紧紧抱住王庸,深怕王庸一冲动,把外面的警卫队给团灭了。

    那可会出大事,而且夏无霜怕王庸因为现在极度伤心绝望的情绪而滥杀无辜,局面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王庸的轻轻挣脱开夏无霜,冷漠的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了,夏无霜看到王庸眼神里透露出的可怕杀气,心脏剧烈的跳动,今天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当,只怕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