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六十章 绝望残暴的王庸

第七百六十章 绝望残暴的王庸

    ……

    这五个人错愕的低下头,傻愣愣的看着手中的枪全部被打弯,眼神呆滞,恐惧的抬起头,赫然发现这个怪物就在自己的眼前,刹那间,绝望的情绪不可抑止的从心底蔓延,刚才端着枪威风八面的自己,立马变成了待宰的羔羊,逃也逃不掉,打又打不过,吓得瘫了在地上…

    “饶命啊!我们只是负责执行命令啊……”五个彪形大汉面色苍白,完全没了原来的冷静勇敢,只剩下了求饶的力气!

    “当时我也替我妈求饶了,你们领导听了吗?”王庸现在就像一只失去了理智的狂暴野兽,歇斯底里的向这五个人嘶吼着,圆瞪着的眼神射出来的那种可怕的杀气,已经让这五个人魂飞魄散。脑子里不断想象着母亲临死前的茫然无助,自己无能为力的悲哀,这个画面不断冲击着他的头脑,让他更加的绝望残暴。

    “饶命啊……”一个小兵“啪”一身直接跪在地上,发出了绝望的呼喊,王庸没有丝毫犹豫,眼神残忍的朝着他的头一拳下去,像是对着自己,又像是对着死去的妈妈,向天嘶吼:“我妈的命,你们谁饶过?”

    王庸复仇的怒火统统宣泄到了这群破门而入的大兵身上,这群大兵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这种绝对力量的悬殊,让他们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

    王庸怒吼的声音遮住了那个大兵头骨碎裂的声响,随后血液喷射而出,只见这个大兵像那个大头兵一样。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恢复了平静。

    血液的腥味让王庸更加的疯狂。面对眼前如羔羊般的四个人,他早已是丧失了理智。双手抓起一个大兵,毫不费力的横举过头顶,朝着石阶,重重的向下砸去,声音依旧狂怒的嘶吼着:“你们害死了我妈,我要你们的命!”,那个大汉180斤的体重轰然砸在台阶上,鲜血不断从口鼻脑中溢出,染红了青石台阶。

    “吼~”王庸又无意识的嘶吼了一句。就像一只失去了孩子的野兽,充满浓浓的不甘与绝望,发泄过后,身子一下子靠在了墙上,紧闭双眼,表情痛苦不已。

    复仇的怒火和对母亲的浓浓思念,在王庸的头脑里不断的激烈碰撞,在短暂的发泄之后,王庸的胸口又像是被撕裂开的疼痛。王庸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胸口,眼神悲哀木然,浑然不觉敌人的鲜血还在王庸的脸上、胸口、手上不断的流淌着……

    剩下的那三个兵。对眼前的情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发疯的像个怪兽,现在靠在墙上。像是受了重伤毫无还手之力的野兽,虽然凶残。但是似乎还有反抗的余地,三个人好像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战战兢兢相互眼神沟通后,悄悄的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配枪…

    “砰砰砰~”三声干净而又利落的枪响,几乎同时响起,细听下,还是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把枪发射出的子弹,什么人,枪法如此精准,刚刚掏出配枪的三个人,眼神满是不敢置信的应身倒地。那三个人死都不会想到,身后还有一个顶尖的绝顶高手,夏无霜

    随后这三声枪响,刚才那么激烈的打斗,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夏无霜一动也不敢动,眼神心疼的看着王庸,身边的空气都仿佛静止了。她不想杀人,尤其是杀这些士兵。

    但是现在的情况,本就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如果手软,那被毁灭的,是她和王庸,还有他的爸爸。

    也是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她不是没见过王庸杀人,但她从来没有见过王庸这么蛮横凶残的杀过人,充满了暴君的气息。王庸痛苦不已的扶着墙,眼神空洞的呆呆看着前方,自己也是很心疼的跑了过去。

    “王庸哥哥,你没事吧?”

    夏无霜轻轻的拍着王庸的后背,轻柔的关切说。

    王庸从墙边歪歪的站了起来,两手紧握成拳,双眼紧闭,隐约可见眼角的泪痕,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愤怒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烧,内疚的思念在他心中翻涌,两者在王庸心中反复刺的变换着,交叉着,不断的激着王庸的神经,头一晕,意识模糊,一下子倒在了夏无霜的怀里……

    ……

    辐射一边找水,嘴里不甘的抱怨,特别像一个没有人重视的小瘪三,背着老大和毒液才敢说一点坏话:“老大也真是的,留下毒液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和我一起,自己却风流快活去了。”

    蓦然,辐射脸色一变。树林中的风瞬间也阴冷了起来,他立马警觉起来,感觉到一股危险在向他包围而来。

    辐射也是佣兵世界里顶尖的高手,对危险的感知已经融入到了骨髓里。风声,气息,以及各种各样微弱无比的声响。立刻判断出一大波敌人正从四面八方潜行过来,而且行动隐秘,训练有素。

    与此同时,毒液的眼睛也是危险的微微一眯。同样感觉到了微微的风吹草动,如同一只野兽遇到危险一般,全身的汗毛直立,身体放低,微微向前倾,片刻,一个灵动的飞身,跳到了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刚才慵懒的神情消失的无形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阴冷无情,就像一只豹子潜伏在草丛里,目光如炬,耳听八方.

    辐射立马赶了过来,两个人对敌人的来临都写在了脸上。平常吵吵闹闹的两人,眼神相互交流下,很默契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各自迅速的消失在这广袤的原始森林里……

    没过多久,赶过来大部队已经将那棵吊着黄参谋的大树团团围住,两名狙击手迅速找到了伏击位置,就位。领头的那个军官朝黄参谋走了过去,蹲下身来仔细的确认后。

    两分钟后,军官退后几步,大手一挥,身后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向前一步,举起机枪,密集如雨点般的子弹对着黄参谋狂扫。可怜的黄参谋凭借着对活下去的渴望,还在等待着“生命之水”。他死都不会想到,头狼会派这么多的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个作恶多端的黄参谋,身上瞬间变得千疮百孔,就像一个马蜂窝,瞬间没了气息。尸体在那低压的老树上随着一阵阵的冷风飘来荡去……

    他至死都没有想到,没有死在王庸手里,却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那两名狙击手,在草丛中安静的潜伏着,身形完美的融入了周围环境。他们不知道是,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可怕的敌人。一个是如同隐身人一般,杀人于无形之间的毒液。一个人是外表嘻哈,实则凶残至极的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的辐射。

    蓦然一个狙击手感觉后背一阵发麻,一种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抬头一看,一个女人双腿缠在树干上,嗖的一下,像灵蛇一般窜向自己的队友,他瞪大眼睛刚要大声示警的时候,背后横伸出一只大力的大手紧紧的的捂住了他的鼻孔和嘴巴,手肘刚要用力后捅的时候,喉咙一痛,温热的血液飙射而出,顿时一股寒意袭遍全身,呼吸极度困难……

    “现在这些小兔崽子们的战斗力真是太令我伤心啦。”辐射把已经毫无声息的狙击手随手扔到地上,鲜血的腥味刺激了他身上的每一寸细胞,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血液的腥甜味让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毒液拧断了另一个狙击手的脖子后,扭了扭自己的脖子,丝毫没有因为杀人而有半点情绪变化,冷冽的如同一尊万载寒冰。

    “毒液,你擅长的是在城市森林中的战斗。而在这真正的原始丛林里。却是我的主场。不如就我们两个好好的比试一下。”尝到血腥味的辐射格外的兴奋,眼神都在放出了杀戮的快感,因为这种刺激的,充满鲜血的战斗才是他最想要的。

    “你想玩的话,我随时奉陪。”毒液无所谓的冷笑了一声,也罢,这种刺激的打斗中来缓解一下刚才无聊的神经。紧接着,毒液一个跟头一闪,像一只体态轻盈的蝙蝠,轻轻舒展翅膀,消失在辐射的目光中。

    “呜呼,在这边!”辐射朝那个大部队的方向大声的叫了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大部队的人往声音的方向转过来,随后枪林弹雨朝这边发射了过来,而辐射则像一只凶残的猎豹,以惊人的速度,在这广袤的野生丛林中来回穿梭着。只是几个来回,身形就消失在草丛中,正如他所说,森林是他家。他和王庸在一起,不知道在森林里作战过多少次,深谙丛林作战中的利弊,能最大化的发挥自己的优势。

    “突突,哒哒……”密集的炮火朝着辐射的方向推进,不留一丝空地,似乎不给辐射任何的喘息时间。

    辐射隐藏在草丛中,眼神中透露出凶残而又兴奋的目光,像一只猛兽一般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