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悲痛与残暴

第七百五十九章 悲痛与残暴

    ……

    “那这么说来,他们是故意设下圈套,来引君入瓮的?”说到这里,沃骏达的眼神蓦然一凛,浑身散发出了摄人心魄的阴冷气息。

    “是的,没准我们就已经落在他们的大网之中了。看这形势,说不定老夏很快就会找到我的罪证。”谭经义眼神深邃如漩涡,语气顿了顿后,又惋惜地感慨道:“真的是棋差一招啊,老夏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偷偷抓我的证据,就像是条蛰伏着的毒蛇一样,随时在找时机咬我一口。”

    头狼沃骏达听完,也深深皱起了眉头,故作沉思起来。他深知老头子说这句话的意思,表面上听来,他只是说“我的罪证”,但实际上他俩早已是同一只船上的蚂蚱,如果谭经义被判处凌迟,那自己的下场至少也是五马分尸。

    想到这种结果,沃骏达刀削般的脸上闪现出一抹阴狠之色,沉声说道:“可恶。这一次我们没一举弄死他,实在是大大的失策。首长,照你这么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继续坐以待毙吧。”沃骏达心中的焦虑一路飙升,虽说最近对谭经义有诸多不满,不过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还是得依靠一下他的智慧和老谋深算。

    “别紧张,其实到目前为止,这也仅仅是我们的猜测。在缺乏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暂时不要妄自菲薄。不过,我们得提前防备起来,做好最坏的打算。”谭经义不慌不乱,继续保持着淡然,低着头仿佛在思索着对策。

    “这样吧,你立刻出去派出两个分队,一支去寻找失踪的黄参谋,一旦找到之后,就直接送他上西天。另一支去黄参谋的家里,寻找那个关键的证据,这次要是再找不到,就一把火把那个地方给烧了。”谭经义语气低沉着,决定破釜沉舟一次。老夏既然采取了行动,那么现下自己也只能先这么办,至于能否顺利,就要靠时间和运气了。

    沃骏达点头表示赞同,暗道谭经义果然不愧是老狐狸。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头脑依然这么清楚,还能将问题分析的这么井井有条,丝毫不乱。这点让沃骏达不禁又对他佩服了三分,紧张急躁的心也得到了纾解。

    没过多会儿,沃骏达便领命而去了。

    ……

    “王庸,你没事吧?”夏无霜在王庸的身旁,看到他一直铁青着脸,沉默不语,忍不住小声地问了一句。

    王庸的脸色有些冷峻,在都市生活里渐渐磨灭的戾气,又突然重新展露了出来,如同一股能够焚烧一切的地狱阴火,在他的眼神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黄参谋招供之后,在第一时间内,王庸就火速的赶了过去。果不其然,他没有说谎。在书桌上,王庸很轻易就找到了那关键的证据,放在笔筒里的一支精美的钢笔。

    “一支钢笔?”夏无霜盯着王庸手里的那只钢笔,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话说黄参谋一直靠它来保命,怎么说也得是一个高科技的录音设备,怎么说也得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在边陲之狼侦查的范围里,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王庸冷冷地说着,一边拿起手中的钢笔给她看:“你看这支钢笔,如果你不仔细揣摩一会儿,是不可能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哼,黄参谋不愧也是只老狐狸,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敢放在笔筒里,越是显眼的地方就越是不会惹人怀疑,真是深谙谋略之道。”

    说完,王庸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录音,呼吸剧烈而又急促,脸色冰冷铁青的可怕。

    清晰的录音在空中回放着,时光仿佛变慢了,四周静的可怕。

    耳边又再次萦绕起熟悉又亲切的女声,深深扯动了王庸内心那一根最脆弱的弦。他听到了,当母亲得知自己出事之后,那心急如焚的声音,那一声声的呼唤,穿破重重光阴,又倒带回了那一天。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又置身在当时的场景,重演着那场悲剧。

    录音结束,刚才那一切似乎还在回荡着,让人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那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铮铮铁骨,不知不觉中跪了下来,那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男儿热泪,也已是流泪满面。

    “妈……”

    一向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一向无所畏惧的无敌强者,在听到母亲声音的刹那,王庸内心深处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就像被锯齿不断来回的拉锯着。钻心的疼痛让他不禁的捂住了胸口,驼背低着头,从跪着到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眼泪就像决堤的江水,滴答滚落在地板上,发出了连串的鼓声,击打在人的心坎上……

    六年了,母亲离开快六年了。母亲在离开自己那一幕时,自己在一边看着清清楚楚,却无力挽回。而自己生着母亲的气去当兵之后,就没有和母亲好好的说过话,这也无疑成了他心中最大的遗憾。号称是边陲之狼的头狼,被人称之为兵王,让无数毒贩子闻风丧胆的自己,在对母亲离去的刹那,感觉自己是多么的软弱无力,脆弱不堪。

    母亲离去的画面,不断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着。每闪一幕,自己的心就像被电锯撕拉开一样的疼痛,那种疼痛让王庸不禁的跪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已……

    “王庸哥哥。”夏无霜痛心地唤着他,眼睛里也是泪花涌动。她心疼不已地蹲了下来,把芊芊玉指放在王庸的背上,轻轻地抚慰着王庸。眼泪从她明朗的眸子里,顺着娇嫩的脸庞流淌了下来,她也许体会不到王庸那种肝肠寸断,但是他那痛苦到抽搐的模样,足以让她也跟着悲痛欲绝,心痛不已。

    王庸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牙齿里好像咬出了血,眼神里透露出凶狠残暴的红光,双拳紧握在胸前,胳膊上的青筋,就像是铺在皮肤外表的管道暴涨开来。一字一字地咬着牙说:“谭经义,我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声音低沉如雷,语气坚决如铁。夏无霜瞬间感觉到,一股强大而令人窒息的杀气迎面扑来,忍不住的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撞到了墙上。

    夏无霜死死地盯着王庸,铁青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刚才那个悲伤的男人瞬间变成了凶残的野兽。只有那个微微发红的眼睛,还隐隐约约的透露出,这个男人经历过悲伤的痕迹。

    “王庸哥哥,伯母的仇,算我一个。”夏无霜不会安慰王庸,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为这个男人分担一些压力,哪怕一点点……

    王庸没有说话,一下子把眼前的门推倒,复仇的心让自己快要失去了理智,他恨不得马上冲到那个畜生面前,看他跪地求饶的样子,将他让他碎尸万段……

    与此同时,黄参谋家的大门“砰”的一声倒了下来。在短暂的时间里,烟尘全部挥散之后,沃骏达派来的一小队大兵,很快就抵达了在黄参谋家的门口。一进门,就看到了两个人站在黄参谋的书房里,一男一女,男人目露凶狠之光,而女人,明显是刚刚才哭过……

    呃,这是个什么情况?那群兵并没有想到里面会有人。如此场面,实在惹人遐想连篇。他们立马全都警戒了起来,把冲锋枪都端在了胸前,枪口全部都指向了前面的两个人。

    “喂,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领头的那个大头兵,冲着王庸和夏无霜喊话。他压根就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一只何等可怕的猛兽。

    王庸没有回答他的话,只冷冷地把那支精美的钢笔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看样子,这两个人可能就是入室盗窃的贼,上,把他们都抓起来!”大头兵心细,看到了王庸把一个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才心想着他们或许是贼。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立马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话音刚落,王庸眼神一瞪,凶狠的眼睛好像喷发出几万度的高温烈焰,大头兵顿时慌了手脚,不禁的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用前排兵挡住自己,并立马大喊:“开……”

    那个枪字还没有从他的喉咙中发出,王庸就瞬间来到他的跟前,朝着他胖胖的大头,用出一记势大力沉的勾拳。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头骨断裂的声音,刚才那个不知死活的大头兵便倒在了地上,头部扭曲,面目狰狞,双腿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停了下来。乌红的血从他的头部流出,整个地面留下了一滩污血……

    后排的所有兵刚反应过来,端起机枪,准备把眼前这个怪物打成马蜂窝。可是,子弹还没有发射之前,眼前的怪物却瞬间消失在他们的眼前,“哒哒哒……”

    空打了几轮之后,王庸又瞬间出现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背后。抓过两个人的脑袋,往中间一碰,就像碰鸡蛋一样,只听“当”的一声闷响,两个人的脑袋瞬间迸裂出血液,鲜红色的血液喷在了王庸的脸上和胸口。

    两个人应声倒地,所有的人反应过来之后,转过身继续用机枪扫射。

    说时迟,那时快,王庸一拳疾速呼啸而过,一刹那间,所有人手中的机枪竟全部被打成了弯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