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刑讯逼供

第七百五十七章 刑讯逼供

    ……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可以走法律的程序啊。再说,我们都掌握了他那么多的罪证,还怕什么?完全就可以通过法律,来将他绳之以法。”夏无霜辩驳着,虽然态度松弛了些,却还是不能完全理解王庸的做法。

    “如果我们走程序,过程就至少需要十几天,这期间,你认为他们会坐以待毙吗?”看到夏无霜还是一脸的不放心,王庸两只手搭上了她的双肩,露出了一脸的坚毅和沉稳,定定说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谭经义这只老狐狸我了解,他的性情狡诈阴险,嗅觉又极其敏锐。如果我们不能速战速决,恐怕就会陷入到无休止的纠缠之中,到时情况就不妙了。”

    夏无霜抿了抿嘴,被王庸驳得无话可说,转过身去,看着被吊打的黄参谋,没有再说话。

    另一边,听得这个黄参谋说话还如此狂妄,辐射的脾气又上来了。“你他妈还既往不咎,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让你再说既往不咎。”辐射说一句打一拳,心里越来越窝火。每每打一拳后,黄参谋还很配合辐射的节奏,“噢噢~”的叫着,这场面看着实在是暴力。

    “行,还不招是吧。哼,我看他不尝尝我的科研成果,是不会老实交代的了。”毒液看到辐射逼供了这么久,却依旧是毫无进展的样子,有点鄙夷地横了他一眼。本想着有辐射在,可以轻松一些,看来还得自己出手啊。

    在他们严刑逼供过的人中,也不乏那种宁死不屈的硬骨头。但是这些人无论骨头再怎么硬,都没有人能逃脱的了她研制的毒药。那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让她逼问的对象都像奴隶一样,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苦苦哀求着解药。

    毒药熟练地从身上拿出来一个注射剂,里面大概有两毫升透明的液体。黄参谋在看到眼前这个外国妞,一副轻车熟路娴熟无比的样子,像是给无数人都注射过,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她又准备给自己注射些什么?这时候,黄参谋的脸上顿时僵硬起来,突然衍生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毒液一步一步朝着他逼近,脸上涤荡着阴狠的笑容。黄参谋一见,差点都尿了出来,在那里胡乱的挣扎着,试图想把那个注射剂踢翻。

    “不,不要,不要给我注射这个鬼东西,走,你给我走开。”黄参谋心头害怕万分,立即就发出了杀猪般的嘶吼声,在这瞬间,裤裆的地方还同时湿了一大片。在众人的面前,真是太丢人了。

    毒液根本就没有理睬黄参谋,她早就看习惯了,那种等待着毒进入身体,那种害怕挣扎的过程,说实话她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不顾黄参谋胡乱踢飞的脚,一手牢牢摁住他胳膊之后,注射器用力一插一推间,毒液就被直接注射进了黄参谋的动脉血管。很快,循着血管的运输流动,注射进的毒液便迅速游走遍全身,在身体的血液中挥散开来。

    毒液瑞贝莎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这才刚注射进去,效果就立竿见影了。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了黄参谋鬼哭狼嚎的凄厉叫声。

    “啊,好痒啊,唔,好痒,好痒啊。”黄参谋在那痛苦的吟叫着,像突然疯了一样,腿胡乱地蹬着,眼中写满了扭曲之色。

    “啊?痒?哪里痒?”辐射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在一旁得意冷笑道。

    “背上,腰,啊,胳膊,痒啊,全身都痒。”黄参谋被吊在树上,只能通过蹬腿来发泄,但是蹬腿又不能止痒,痒的他几乎是痛不欲生。

    “怎么样,尝到滋味了吧,是不是很销魂噬骨呢。哈哈哈,我辐射呢,天生就有着一副好心肠。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就想办法帮你止痒。”说着,辐射嘴边扬起了一抹阴险的笑,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把匕首,你再说详细点,哪里痒我就帮你割哪里,保证你刀到痒除,好不好啊?”

    “啊,不要啊,啊,痒,胳膊痒,快帮我。”黄参谋声嘶力竭地吼着,痒入骨髓的那种强烈的痒,仿佛是渗透进了骨血里,让他顿觉痛不欲生。除了求饶,还是在树上吊着的他已然没了半分反抗能力,只好任由毒性蔓延,忍受着那种奇痒,吸食着他全身的每寸筋络。全身每一寸地方,都像是被吸血虫蚕食那样,身上的青筋暴起,面部十分的狰狞。

    “帮你?你又不让割,我有什么办法。”辐射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这种痛苦,反而摆出一脸无助的表情,看着好戏。

    “帮帮我,痒死我了,割我,背上,肚子上,痒。”黄参谋在那发了疯似的嚎叫,被绳子吊着的双手,已经被勒出了皮和肉。

    “好叻,遵命。”辐射很快恢复了一脸笑嘻嘻的样子,小刀自上而下顺着优美的曲线一挥,突然间又用力一挑,黄参谋的衣服便优雅地掉了下来。而他就像是蛇似的退了一层皮一样,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上半身,

    “哎吆,黄参谋皮肤不错唉。”辐射见了,还不忘调侃一下黄参谋。手掌握刀,在背上又一刀捅进去两三厘米,刀刃在里面转了一圈后,便带出了一小块碎肉。顿时,黄参谋背部鲜血直流,而辐射则是一脸的兴奋与享受。

    其余三人,见了这一幕,自是有不同的表现。瑞贝莎半眯着双眸,欣赏着毒液的发作令黄参谋生不如死,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快感。王庸则是置若罔闻,继续靠在树上悠闲抽着烟。只有夏无霜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血腥的逼供,实在无法忍受所谓佣兵的世界。有话想说又噎住了,转过了身,眼不见心不烦。

    疼痛的刺激加上浑身的奇痒难止,让黄参谋已经后悔从娘胎里面出来,更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得罪这位大爷。双脚在空中疯狂的乱蹬着,手腕上的血已经浸湿了陷入肉里的绳子,空气中都是他哀嚎的声音,凄惨无比,他甚至还感觉到,自己背后血液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啊,王庸,我错了,救我,夏队长,救我啊。”黄参谋被毒液的毒,辐射的刀折磨的痛不欲生,开始苦求不远处的王庸跟夏无霜。

    “刚止痒一处,难道不痒了?”辐射拿着刀在黄参谋的背上轻轻滑过,像刮猪毛似的刮了刮。随后,又把这个黄参谋翻过来面对自己,又一刀捅在了黄参谋的肚皮上,跟上一刀一样,也在黄参谋的体内转了一圈,不过不同的是,这一刀黄参谋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真真切切的血流如注。

    自己求着别人来凌迟自己,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惨的?

    “领导大人,后背跟肚子上的痒已经止住了,哪里还痒?”辐射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刚才力道太大,血一下子喷到了他的脸上。

    “痒,痒啊。”黄参谋奇痒难止,又疼痛无比,又不敢说出来,怕这位刽子手这样一刀一刀,把自己割的只剩一副骨头架。

    “痒你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哪里痒啊?你这位领导怎么这么难伺候啊?”辐射像是受了一肚子领导的委屈似地埋怨着。

    “好了,辐射。”王庸看了一眼辐射,王庸把眼里的烟一吐,朝着这位黄参谋走了过来,把黄参谋的头拉在自己的手里。

    “我问什么,你老实答出来。”王庸看着这位黄参谋,脸上毫无表情,既没有凶狠的样子,更没有怜悯之心。

    “我说,我说,我说我说。”黄参谋心里的防线已经彻底的崩塌,彻底放弃了狡辩和抵抗,只剩下了一副可怜的哀求样:“给我止痒,求你,求你,止痒啊。”

    王庸看了一眼毒液,毒液之后慢悠悠的拿出了两根银针,对着黄参谋身上的两个地方插了进去,依然很娴熟的样子,也是不一会儿,黄参谋就消停了下来,有气无力地喘着粗气。

    “背后指使人是谁?幕后人贩毒的证据都在哪里?”让辐射和毒液折磨了黄参谋一小会之后,王庸直接开门见山。

    “是谭经义……这一切都是他策划……他操纵的……我只是……执行……”黄参谋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半昏迷的样子。

    “啊!”突然,已然昏迷的黄参谋,感觉自己的屁股又被人捅了一刀,那种疼痛一下子又深深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他开始挣扎了起来,下垂的双腿忍不住狂蹬着。

    王庸眼神刺向了黄参谋背后的辐射,辐射立马意会,赶忙退回到毒液和夏无霜的身旁,插在黄参谋屁股上的匕首还没来得及拔下来。

    “你有没有谭经义的证据?”王庸接着问。

    “有有有,我就是证据。饶了我,我去拿证据,我也可以给你们作证。只要你饶了我,我什么都愿意去做。”黄参谋嘶吼着,再也没有了起初的飞扬跋扈,苦苦央求着。事已至此,他现在只想活着,只想继续活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