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六章 专治各种不服

第七百五十六章 专治各种不服

    ……

    “看样子,这个老狐狸已经按耐不住了。这不,被你一刺激,竟然直接派人来刺杀我。哼,边陲之狼这些牛鬼蛇神,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老夏心中也憎恨着这些害群之马,叛国求荣,无耻之极,同时,还带着深深的痛惜之色,边陲之狼再也回不去当年了。

    之前自己受伤是假,遭遇刺杀却是真。老狐狸派人在自己视察途中预谋刺杀,多亏老兄弟及时通知,自己才来了个将计就计,假装被刺受伤,故意来迷惑对方。

    想到这儿,老夏坚实的拳头,敲了来人的肩膀一下,算是一种无声的道谢。

    来人沉默地点点头,也认同了老夏的话,眉宇间露出了忧心之色。

    “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你放心。这回,肯定要将这些恶徒全部一网打尽,严厉地惩治他们。”老夏蹙紧着眉头,目光炯炯之中,意志无比的坚定。

    “这段时间,X组织受挫连连,必然还会有新的行动,我要盯紧了,也许暂时不会到边陲之地,你也一切小心。”来人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甩出了一贯的冷漠表情。

    “嗯,你还是以大局为重,不必多顾虑,这边我会小心的。”老夏神色凝重地一点头。

    “我过段时间要去趟华海市,处理一些X组织内部的事情。不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步步为营,小心为妙。”来人话语严谨,目光中透着掌控一切的凛然之色。

    老夏沉重地点头嗯了一声。

    来人没了答话,估计是该交代的事情也交代完了,空气中霎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待到正题一结束,老夏就实在按捺不住性子了,接着嬉皮笑脸着语气一转,爆出一句:“事情也说完了,要不,我们再下一盘棋怎么样?”

    一听老夏死性不改,又有要缠着他要下棋的趋势,来人恍若未闻,只“嗖”的一下,就快如闪电地一个跳跃出窗而去。

    屋内,只留下老夏一人张大着嘴巴,还有一半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

    “这老兄弟,还真是奸诈无比,不就下盘棋么,有必要溜得这么快。哎,何年何月我才能扳回一局啊。”老夏苦大仇深地叹了口气,难得棋逢对手,也不乐意陪着下。这年头,连想要下棋都成为一种奢侈咯。还是指望着一切都尘埃落定后,这老兄弟能真正陪自己下盘棋吧。

    ……

    区区两三日后……

    “啪~”的一声脆响,黄参谋在一个巴掌的作用下,从昏迷中缓缓惊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入眼处周围都是葱郁的树木,一个激灵之下,勘测了一下四周环境,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吊在荒外的一棵老树上。

    他仔细在脑海中搜索着零星的片段,之前发生什么事情自己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觉一片空白。就记得自己让守卫离开,推门进房间的时候,一不小心中了别人的招,脑袋被后面的人重重地砸了一个闷棍。

    黄参谋顾不得浑身的酸痛,赶忙揉了揉眼睛。只见前面有四个人影,努力分辨了一下,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出来是两男两女,虽然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但是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声。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连我都敢抓,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哼,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醒来后的黄参谋顿时火冒三丈,平时对待下属的那种脾气,立马如火山似的狠狠喷发了出来,汇聚成一片火海,而后又规劝道:“识相的,就快点把我放下来,赶紧收手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否则~。”他可能发过无数次脾气,也曾让无数个下属害怕过,但是他这一份自大傲然的脾气,明显是发错了对象。

    “哎呀,老大,没想到这老领导脾气还挺大。”一旁的声音嘹亮响起,乍然打断了黄参谋的话。王庸老大突然从华海市赶来到边陲之狼之后,辐射也马不停蹄地跟了过来。

    听从老大的指示,务必将黄参谋抓过来。他这才偷偷潜入目标家中,趁其不备,一个闷棍就将其砸晕了。随后,还将他悄无声息地拖到了这个小树林,动作身手干净利落,没有惊动到一个人。也许是出手力道太大的缘故,这个家伙一直都昏睡不醒着,辐射早就不耐烦,想一瓢凉水把他泼醒,无奈荒郊野外滴水难寻才罢休。

    见他嘴硬,辐射心头怒意升起,不断地抽起了他的大嘴巴子。而这个家伙,在自己被抽了那么多嘴巴之后,还有本事在那不停叫嚣,专治各种不服的辐射也一下子来了兴致。

    “王庸?雷劲?”黄参谋虽然吊在树上,但是脖子还是可以自由扭动,扭了扭之后,终于看清了眼前的这两个男人。虽然五年多没见了,但是这两个人在边陲之狼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名声实在太响亮了。尤其是王庸,还曾经是边陲之狼的的头狼,在边陲之狼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挥之不去,所以黄参谋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两个,除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妞不认识之外,还有一个女人背对着自己,但是背影很是熟悉。

    “你们两个在边陲之狼的时候,一直都是一副心高气傲,桀骜不驯的样子,总是不服管理。现在呢,还胆敢知法犯法,无法无天。我看你们真的是以为,我现在没办法整治你们了。是吧?”

    黄参谋又仔细端详了一遍,在确认了他们是五年前的部下之后,心底一下子硬气了起来,说话也更加大声了起来。

    “姓黄的,老子在部队的时候,就想宰了你。现在你落在我的手里,还敢耍你的领导脾气,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辐射转身,一把抓住黄参谋的头发,眼神闪烁而狠狠地盯着他,愤怒说道。

    吃痛之下,头脑清醒了些的黄参谋,此时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显而易见,他们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报复领导行为。突然,他的心就跟他的身体一样,开始虚了起来,颤抖道:“雷劲,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可是……”

    “干什么?你说我们准备干什么?”辐射抓着黄参谋的脑袋往空中一荡,将从夏无霜的手里拿过来那一沓文档,一下子砸在了黄参谋的脸上。黄参谋吊着的身体在这一晃一砸的作用下,在空中又来回几荡,发出了吱嘎的响声。

    辐射一把将他抓住,狠厉道:“这都是你这几年来,跟x组织勾结贩毒的罪证,每一条都可以判你死罪。”

    “你说什么?”黄参谋神色忽然紧张起来,只瞥了一条内容,就瑟瑟发抖着,本能的开始死不承认起来:“你说什么,我不懂。你想整我,也别随便揪着一条罪名就诬赖人。”

    “你他妈再狡辩,老子直接弄死你。”辐射抽出匕首,恶狠狠的毫无耐心道。

    “这些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参谋啊。”黄参谋心虚了,表面却还是故作镇定。

    “哼,看来,你他妈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辐射阴冷地笑了起来,举起匕首,刚想割向他的脸,胳膊却猛地被人从身后死死握住,顿在了半空,不得动弹。

    “辐射,这种事我们都干过那么多次了,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毛手毛脚的,就不能斯文一点?”辐射回头一看,对上了毒液瑞贝莎的视线,缓缓压抑住了自己暴怒的情绪。

    在得知王庸急匆匆远赴边疆的毒液,联络了辐射之后,就一起跟了过来。毒液拽着辐射的胳膊,白皙的脸庞,迷人的样子,虽然穿着一身特种兵的军装,但还是十分动人。

    毒液白着眼睛,鄙视了一下辐射,很不屑地说:“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角色,还值得你辐射大动肝火?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团队名头可都被你玷污了。”

    听在耳里的黄参谋,又开始陷入了惶恐。突然,在看到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是夏无霜之后,像是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冲她求救道:“啊?夏队长,夏队长,我跟你爸爸都是一个部队里的啊。你这么做,你爸爸也会受牵连的啊,只要你把我放了,我绝对既往不咎,我绝对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保证,我发誓。”黄参谋表达的语无伦次,但言语中依旧透着傲然之气,这种关头了,还摆参谋的架子,真是可笑啊。

    夏无霜没有理睬黄参谋,淡淡看了一眼王庸。只见他站在离辐射他们十几步开外,把黄参谋交给辐射和毒液之后,自己就撒手不管,站在一边抽着烟,像是这件事跟自己无关似的。夏无霜径直来到王庸的身旁,拉着他的胳膊,小声问道:“王庸哥哥,我好歹是一个军官,这么做,好像有点不妥吧?”

    王庸看了一眼夏无霜,虽然眼前的她,早已不是那个稚嫩的小姑娘,但从夏无霜的语气里,还是听出了处事未深的那种单纯。不知道这样子对这丫头来说,究竟是福是祸。

    王庸半眯着眼睛,把手里的烟往地上一抛,叹气道:“霜霜,在我们佣兵的世界,弱肉强食,尔虞我诈是常有的事,今天你不把敌人歼灭,明天你定会被敌人消灭。我们已经把这个黄参谋抓到这边,如果不从他嘴里得到点什么,他回去肯定会采取各种手段来对付我们,这时候你和老首长,才会陷入更加危险的地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