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五章 迷雾

第七百五十五章 迷雾

    ……

    老夏抛出一个文件袋。

    王庸一手先一个黑子落入棋盘,填在黑龙一跃飞、腾之势上,形成萧杀白子一片之势。拿过文件袋,抽出文件。眼神慢慢变得骇人的阴森冰冷,刀削的脸孔一片萧杀,周身围绕了一种毁灭一切的杀意。

    “我在这里住上几天,可以吧?”王庸收回自己蒸腾煮沸了怒气,压下森然的杀气。恢复暂时的平静。

    “呵呵,求之不得啊,也好帮帮我的忙。我老了,力不从心了。霜霜这个丫头,为人处世还太嫩,你多多照顾着点,老头我也好安心些啊。”老夏知道事情办完了,心态顿时放松了下来,脸上也浮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王庸一翻白眼,暗道老头不厚道,都这时候了,还在想自己耕耘那块处女地,真是死性不改的臭脾气。

    “我说,老首长,刚才那只蹦跳过来的脚,看来还挺利索的啊。”王庸戏狭的一句话,一下子就转移了老夏的目标。早就知道你老头没有什么大碍,还在这使劲装。医院不待着,都有闲情逸致在这下棋了,看看这架势,弄的跟真的一样。这种老掉牙的招数,骗骗你家丫头还差不多。

    “哎,还是被你看出破绽了啊。你这个臭小子,眼睛还是那么毒,就知道想法子拆我的台。”老夏一点也不尴尬地承认了。要是不假装自己受了重伤,你小子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到这里来。

    “你这样欺骗无霜妹妹可不行啊。她都担忧老半天了,要不。我这就去告诉她。”王庸一个挑眉,笑着戏说道。看你夏老头还有没本事再蹦跶的起来。

    “不行,不行。你这个臭小子,不要破坏我在女儿心目中的光辉形象。”老夏急着跳起来,父亲伟大的形象还是要顾的,被霜霜知道了可不得了。他摆摆手,连忙出声阻止:“咳咳,继续下棋下棋。好好说话。对了,你要住在这儿的话,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跟霜霜说也行。”

    看来这老头还是不死心啊。王庸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又专注地下起了棋。

    当夏无霜拖着茶壶茶杯到这里的时候,入眼的就是一幅温馨和谐的场景。看到老爸和王庸相处融洽。两人下着棋,一片谈笑风生。

    ……

    “你们两个人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一边沏茶的夏无霜,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老爸,一脸疑惑道:“我远远就看到你们俩笑的一脸灿烂,说。到底聊了些什么,有什么不好让我知道的。”夏无霜一本正经地问着,深有刨根问底的执着精神。

    “这个你就问对了,老头我刚刚才提起,要将宝贝女儿许配给你的王庸哥哥呢。你看这臭小子,笑得多开心啊。都合不拢嘴了,哈哈哈哈……”夏老头说完之后,看着王庸逐渐阴沉的表情,又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

    夏无霜听完,一下子像一个小姑娘似的羞红了脸,撒娇道:“哎呀,爸~,你说什么呢,人家王庸哥哥已经,已经……”夏无霜嘴里的‘结婚’二字还没有说出口,王庸刚才端起的茶杯,刚刚喝进去的茶还在喉咙里,就差点喷了出来,然后猛烈地咳嗽了两下,赶忙接茬道:“啊,咳咳,我已经老大不小,老大不小了,呵呵呵,呵呵。”

    开玩笑,当年因为老头要招自己做女婿的事情,可是闹僵了一阵。旧事重提,如果老夏发现自己已经结婚了,天知道这老头子会不会被气得吐血三升。

    夏无霜偷偷瞟了一眼王庸,见他在那一边喝着茶,一边还打着马虎眼,真是老油条般的可恶。

    而王庸对这突发状况也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喝进去的茶,差点喷了对面那个老头一脸,你这个老头也太能胡诌了吧,在自家女儿面前还这么口无遮拦的。尴尬地看了一眼夏老头,暗道,我哪有笑得很开心,明明是你这个老头笑得很开心好不好。

    “是啊,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记得我刚开始见你王庸哥哥的时候,他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现在看来,也的确是老大不小了,哈哈哈……”夏国安今天自从看到王庸之后,就一直大笑个不停,而王庸心里更是发怵,这个老头突然让女儿把自己找过来,不像是要做别的事情,更像是父女两个联合起来,想把自己拿下的意思。

    “老爸,你再没有个正经,我就挠你痒痒了啊。”夏无霜心里无奈,表现在脸上是又尴尬又害羞,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这老头真是的,不开哪壶还非要提哪壶啊。

    “啊?我的乖女儿,你看老爸的腿,可经不起再折腾咯。看看,伤都还没有好全,你不会真的忍心下手吧。”老夏在女儿面前打起了同情牌。这都一把年纪了,装可怜倒是不费吹灰之力,一套一套的,连王庸都不禁暗自咋舌。

    夏无霜了解自己老爸,想让他终止这个话题,就得使出杀手锏。人家都是谈虎色变,而夏国安这个老头却是谈痒色变,听到女儿要挠自己痒痒,一下子就坐得端正了起来。

    “啪!”王庸听这个夏老头这么一说,假装不经意间,拍了一下夏老头打着石膏的腿,而后敛起笑容,悠然地坐着继续喝茶。

    “王庸哥哥,你干嘛?”夏无霜心都漏了一拍,听到声响时候,还不及反应过来,王庸就已经拍上了自己老爸受伤的腿。她紧张不已,立即把手放在老夏打着石膏的腿上,轻声温柔哄道:“老爸,怎么样,有没有伤到骨头,要不要回医院检查一下。那个,王庸哥哥他不是故意的。”夏无霜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轻。虽有责怪之意,还是一心袒护着王庸。

    夏国安这个老头在王庸拍自己腿的时候,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还继续有说有笑地喝着茶。在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一说后,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哀嚎道:“哎哟,哎哟,乖女儿啊。你看看你,这还没嫁出去呢,有了情郎就忘了爹了,老爸我真是心痛啊。”

    王庸一下子被雷的外焦里嫩,心里暗自腹诽着,你这个夏老头,真会演戏啊,当初选择当什么兵啊,直接去当演员一定更有前途,奥斯卡最佳影帝的奖杯绝对能拿到手酸啊。

    王庸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这父女俩,真是一对大活宝。

    一段时间后。

    “王庸,既然你已经看了这个档案,就谈谈你的打算吧。”夏国安脸色一转,立即又变得严肃而认真了起来。

    “老首长,既然我来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了吧。”王庸语气沉稳,透着坚决。

    ……

    夜半时分,万籁俱静,只有山涧中昼伏夜出的鸟虫还在鸣叫。

    边陲之地的夜风,凉飕飕地从窗户里面吹来。老夏躺在病床上面,来回辗转难眠,最后翻身坐起。

    一直当王庸是自己儿子一样,心里总是放不下这份担心,不知这孩子接下来会如何处理,是否会出什么岔子……

    “担心什么呢,臭小子现在像个猴精似的,也用不着老头我来瞎操这份心。”老夏自言自语着,语气中还是对王庸充满了信任。这年轻人啊,就该让他们自己去闯闯。况且,老夏对王庸的能力向来是深信不疑,这小子还是能让自己放心的。

    “在说谁猴精呢?”低沉暗哑的声音突然传来。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黑衣黑帽的身影,从窗户外利落地纵身跳跃进来,还携带而来了满身的湿气。

    “你还在啊?以为你走了呢?”老夏一点都没有紧张,坦然自若地看着来人,透着一抹亲切和熟稔。

    “事情没有办完,怎么可以匆匆就走了。”来人淡淡地说着,只露出半张古挫的脸,身形高瘦,眼睛露在外面,瞳孔中折射出狠冷无情,浑身也散发着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老夏倒是丝毫不惧,凑过头去盯住了那张脸,上下仔细地打量着,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情绪。而后,才狡黠地露出一脸笑意,戏狭说道:“你说你,棋还没有下完,人就跑了,让我真是心痒难耐啊,要不,来一盘?”

    “半夜三更了,下什么棋。你说你啊,这老来不正经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改了,真是丢了首长的风度。要是不服输想赢我,赶紧再回去练个几年棋艺。”来人无视老夏的调侃,没好脸色地回击过去。

    “呵呵,口气不小啊。赢你么,也不急于一时,那是迟早的事情。”老夏爽朗说着,而后无所谓地笑了笑,道:“别老是冷着张脸啊,你看看你,那张千年寒冰脸,什么时候能解解冻啊。”调笑着说完后,老夏心里又暗叹了一声,这老小子真是不识好人心。还不就是开开玩笑,总是板着张脸多无趣啊。

    来人斜睨了他一眼,依旧是一言不发,似乎是对这老家伙没辙了。

    “好了,不说你了,最近身体可还健朗?”老夏也收起了笑脸,开始一脸正色地问候起来。

    “好的很,现在就可以一拳打爆老狐狸的脑袋。对了,老狐狸那里肯定会对你放松警惕,你可以先蛰伏一段时间。”来人话语低沉却铿锵有力,带着凛冽的杀气,立刻弥漫四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