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三章 老夏遭难

第七百五十三章 老夏遭难

    ……

    随着药效的剧烈发作,赵霆锋双手抱着头,表情中尽现痛苦和扭曲。压抑了许久,身上的肌肉一片通红的凸起,步步挥拳上前,嘴里却艰难无比地沉声道:“头,你,你快走啊,我快要没办法控制自己了。”趁着头脑还留有最后的清明,他使出浑身解数,不让体内的洪水猛兽爆发出来。可见他的潜意识当中,一点也不想伤害到王庸。

    话音刚落,只听“吼”的一声,怒啸震天,狂暴如海的戾气,如同潮水般将他残存的一丝理智吞没。他的行为再也受不得头脑支配,一拳一脚间,虎虎生风,如泰山压顶般的无可匹敌。

    赵霆锋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在他眼中,身前的王庸一瞬间演化成了猎物,升起了他对杀戮最原始的渴望。一拳暴力涌动,直砸向了王庸的胸口,仿佛要把积郁在体内的力量一次性发泄出来。

    王庸脸色微变,轻松变作双拳十字交叉隔开,抵挡住了他猛烈的攻势。一推一进间,四两拨千斤,不急不躁地缓冲开了老赵的冲击力,一把带的他踉跄前去,几乎快要摔倒。

    得到了空隙的机会,王庸眼神如幽狼,冰冷地朝高处两人的藏身处一瞟,心中愤懑不已。老赵会变成这副样子,肯定和看好戏的二位也脱不了干系。

    “吼~”喑哑的嘶鸣声再次在空中响起,赵霆锋一击未成,胸中翻腾着的熊熊怒火又爆发出来。连连踢向几个身侧的塑料啤酒箱,连珠炮轰似的猛烈砸向王庸。

    王庸心念一动,朝着向自己凌空飞来的啤酒箱,故意抬脚高踢。似刚似柔的劲道,从赵霆锋头顶飞快呼啸而过。似有意,又似无意,只听闻“啪,啪。”两声,塑料箱精准地击在了酒吧的屋檐上面,正是那隐藏着两人的方向。

    箱子击中之后,又在重力下顺着檐角滑落,重重地滚落回地面,发出更沉重的响声。这一切的动作,仿佛给了对方一个严厉的警告。

    二人不由心惊,尤其是站在招牌高处的大哥,脸色显得一片阴霾,眼神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王庸直接在给自己下战书吗?

    “老大,让我去教训教训这头过气了的头狼。”说罢,鸭舌帽抿了抿嘴唇,撩起衣袖,眼神中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听起来像是在征求意见,却已经身体前倾,随时准备好了跃下去战斗。

    大哥本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似乎也被刚才王庸的行为激怒了,眼神中的一丝狠戾逐渐散发开来:“好,去杀杀他的锐气,看他还敢这么嚣张。让他见识见识……”话未说完,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顿了顿:“咦?老头子找我了。”看着手腕上微微震动的通讯器,他的黑眉紧紧皱了起来。

    “怎么挑这个时候?”鸭舌帽发出一声惋惜,神色中带上了一丝不满。刚被撩起的战斗欲,也只能将其渐渐平息。

    “哼,这次就算他命大,如果他再敢插手进我们的行动,再要他的小命。”大哥说完最后一句,便反身和鸭舌帽一闪,几个兔起鹘落,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王庸无所谓的见两人快速撤离,冷哼一声,一抹深思却在心头盘旋。

    赵霆锋三番两次的攻击都被化解,喘着粗气,全身俨然已经发紫。之前和迟宝宝打了一段时间,力量就消耗不小,现在虽然还有余力,明显中气不足,底气难以再持续。他的战斗力削弱,意识倒是瞬间找回了些。

    王庸一个格挡,用力一甩,甩开冲击而来的赵霆锋。

    赵霆锋一声闷哼,上前一抱,宛如狗熊,一下箍住王庸的身体,紧紧的挤压,想把体内的戾气消散,却感觉如同抱着一杆硬邦邦的铁柱,铁柱上面隐隐散发内敛的力量。他汩汩的鲜血从嘴角流下来,眼睛一片血红,颤抖着恳求道:“头,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你赶紧离开这里。我,我不想对你出手。”

    面对突如其来的转变,王庸顿时有些讶然和心软,但片刻,目光中又弥漫起浓烈的愤怒。

    “说,到底是谁把你们害成这样的?”王庸力量耸动,双臂一挣又把老赵挣开,拳头一扭,避开重要部位,一把砸在他的胳膊上面,一脚直踹,踹向赵霆锋的膝盖骨。

    赵霆锋双臂与膝盖骨一麻,踉跄退后几步,跌落在了倒地的小平头身上……

    “头,对不起。我,我们都是被逼的。我们被下了药。不,不是。我们不想做,做坏人,杀女警察。”赵霆锋声嘶力竭道,断断续续的声音中,听得出依旧在压抑着。似乎想要挣脱痛苦的枷锁,后脑勺砰砰的砸在身后啤酒箱上面。

    “是谁?是谁逼迫你们的。快告诉我。”王庸阻止了他自残的行为,上前一脚踩住赵霆锋反弹起来的身体,把两人扼制住。

    赵霆锋表情痛苦,红眼中充盈的泪水滚落下来,拼命摇头道:“头,你,你就别再问了,我,我不能说,会死很多,兄,兄弟的。”

    “看你现在的熊样,你这么不信任我?认为我没办法解决问题?”王庸眼光一冷,脚下加重了力道,似乎是让赵霆锋清醒清醒,想想明白。

    赵霆锋开始虚弱起来,嘴角的血直流,伸手抹了又抹。

    王庸看着那张嘴角挂着血迹的脸,隐隐的痛楚渐渐蔓延开来。

    记得自己刚成为头狼的第一天,赵霆锋是比自己早入边陲之狼半年的老兵,搏击和各项军事技能一直是里面的佼佼者。起初,他对自己是万般的不服气,直接来找王庸挑战。两人在最后一场恶战下,自己才叫他领会到了什么叫做残酷。

    之后,他心悦诚服地向自己低头,承认自己头狼的地位。虽然以后没有变成生死兄弟,但是这种简单而胸襟开阔的老伙计,要说没有一点感情肯定是假的。

    可原本如此骄傲的赵霆锋,没想到现在却是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一个老兵,随着战斗技能的退化,体能的下降,最后竟然演变到用药物提高自己的能力。这种种表现令人大吃一惊,怎么想也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

    “头,自,自从你走,走了之后。边陲之狼,已,已经不一样了。头,求求你。看在以前,以前的份上。救,救救老兄弟们。赵霆锋颤抖着身躯,口中再次喷出了鲜血。而后,又闭上了眼睛,似乎想关闭掉一切痛苦。

    “我知道了,相信我,我会给你们一个妥善的处理。”王庸严肃地说着,本来以为边陲之狼只是小股力量被渗透,现在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比自己想象中更严重。

    见赵霆锋再这么支撑下去的话,定然会直接面临死亡。王庸狠狠一下手刀,将他击晕了过去,暂时解脱了他的痛苦。

    而后,他又打通了神盾的电话,让他开车来接走这两人。

    与此同时,王庸紧握双拳,一股强烈而压抑着的愤怒,在他胸腔之中越烧越旺。边陲之狼可是自己的老部队,是他心目之中的圣地。但此时此刻,这个圣地已经被彻底的玷污亵渎了,一旦让他找出是谁,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

    酒吧间,夏无霜喝了口‘燃烧的激情’,酒入口微微有点薄荷味,刹那间,一股刺激爆炸开来,从舌头的味蕾处直烧到了小腹里面,火辣之感即刻燃烧了全身。

    “哇,这个太爽了。”夏无霜大赞一声,脸上浮现起了满足的笑意。

    “爽吧。”迟宝宝一个得逞的眼光一闪而过,别有用心地诱导说:“霜霜,以前王庸在部队里面做的事,继续给我讲讲啊。”说着,第二杯‘激情的燃烧’就已经递过去了。

    办完事后,王庸进来就听见迟宝宝的话语,不由暗自摇头,女人真是小心眼啊,就想抓我的小辫子。不过这样一来,积郁的心情却是稍微冲淡了些。一个箭步上前,正准备接住酒杯,阻止迟宝宝的利诱。

    突然,夏无霜的手机响了起来。等她接了电话后,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颤抖的手中的手机,颤动着嘴唇看着王庸,强忍着泪珠不让滴落:“王庸哥哥,我爸爸在视察边防部队回来的路上,受了重伤,性命垂危。”

    王庸脚步一顿,目中一簇火苗跳动起来,不经意间,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迟宝宝也是情急的站起身来,看着王庸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毁天灭地的气息充斥了全身。一个快步冲上前去抱住王庸,抚慰道:“王庸,冷静,冷静。你先陪霜霜去一趟边境吧,家里一切有我照顾着。”

    拍了几下王庸的肩膀,劲爆的迟宝宝一时变得柔软许多。她不会很多的语言去安慰王庸,却感同身受着他的喜怒哀乐。他知道,王庸现在的心情和几年前一样,至亲的遭难,让他痛心疾首。

    王庸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戾气,被迟宝宝这么一抱,缓和了一点,才慢慢吐出一个字:“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