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惊现故人

第七百五十二章 惊现故人

    ……

    在迟宝宝的猛击下,光头的几颗牙带着血水一同挥洒飞出。听得砰的一声,脑门如铁直直撞击在了斑驳的墙壁上,可他仍是暴瞪着双眼,仿佛一点也不知疼痛。晃动了一下麻木的脑袋,不依不挠地直起身,准备再次跳跃起来展开搏斗。

    一根烟抽完的王庸见此情形,倒是眼睛突然一亮,心中倍感欣慰起来。迟宝宝被自己调教的不错,战力已然达到了更深的境界。虽说光线薄弱,王庸很多细节还看不太清楚,还不能对双方的打斗展开更深入的判断。

    两人的打斗各有千秋。但很明显,对方出手间招招狠厉,招架进攻也毫不逊色。即便是磕了药,也能在迟宝宝的强势力攻下,灵巧回攻冲锋直上。不难看出,他本身就是个经验老道的家伙。

    而另一边,夏无霜在打斗间可攻可守,充满了敏锐的洞察力。在小平头服药之后,就俨然发现了他的破绽,抓住了好的机会,一招制敌。唯一不足的是,将心思过多关注于对方身上,一不留神没有躲过一扫,防御还有待加强。

    迟宝宝的实力与光头嗑药后相差无几,直面凶猛的打击,浑然不惧,拳拳虎虎生威。随着对方实力的增强,她的精力也倍感旺盛,带着一股越战越勇的恢弘气势,实在是有够彪悍。不错,值得嘉奖,至于嘉奖什么?王庸嘿嘿的笑起来,来个全身全方位的按摩?

    这会儿,王庸还有功夫在一旁遐想,只是下一刻,王庸的心绪就完全被打破了,再也淡定不起来,面色立即陷入了冷凝。

    与迟宝宝打斗时,传来“撕拉”一声,被迟宝宝当做试炼沙袋的光头,手臂的衣服不小心被撕开,在一缕灯光的照射下,露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狰狞而目光冷冽的狼头。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王庸对这个如同图腾一般的纹身,是何等的熟悉与敏锐。一愣间,心好像被针尖刺了一下。凌厉的目光一扫,神情立即变得凝重起来,模糊的记忆在脑海不停翻飞涌动。

    王庸极速几步向前,再次定睛看向了那光头男子的脸,记忆仿佛很遥远飘渺了,但在情绪的刺激之下,很快就将这张与以前有很大不同的脸,渐渐重合了起来。

    是他!老赵?这,怎么可能?王庸目露惊愕之色,脑中立现风起云涌。

    此刻的迟宝宝已经完全占据了优势,正气势如虹,兴奋而挥洒着汗水,猛冲直上。她的星眸中闪现着璀璨之色,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赢得一场战斗了。

    正当光头再次被击倒,迟宝宝准备一掌劈下的时候,蓦然之间,手腕突然被紧紧拽住,一个熟悉的声音窜了出来:“招牌按摩没完,怎么也不说一声,就跳出来打架了?”王庸一脸嬉笑,带着一分戏虐之色,在感受到她手力一松之后,按住了迟宝宝的双肩,贴近了她的耳朵。

    “是他们故意引我们出来,直接袭警,呃……”话还未完,迟宝宝就感到王庸在自己敏感的耳垂上舔了一口,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触涌了上来,不觉一软。心下也不禁暗自腹诽着,这个家伙真是无耻,也不看看什么场合,这种关头还不忘揩油吃豆腐。

    王庸的突然现身,让迟宝宝丢了可乘之机。说时迟那时快,光头再次恢复了精力,甩掉脑袋的轰鸣声,挥着拳又冲了过来。

    不用迟宝宝出手,王庸就着她的肩膀借力一撑,一脚从迟宝宝身后踹出,看似随意,实则掌控了大半的力道。攻势快的惊人,一脚就命中了老赵的胸膛。然而,那股柔劲也只能把人震退,却不会让他受本质的伤,王庸真称得上是脚下留情了。

    光头被王庸踢得退后几步,后脚撑住身躯,稳住后又连忙锤了两下胸口。刚想再次奋力冲上,一抬头,看清那张熟悉无比又冷峻的脸时,却是陡然停住,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那膨胀而丑陋的身躯都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头~”

    哽咽之声从他喉间嘶哑的唤出。不像王庸好久才认出他来,他仿佛把王庸那张脸深烙在了脑海里,即使是他化为灰烬,也能认得出来。日日夜夜,都一直在期盼着他回来,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

    快六年了,时光漫漫,算来也有足足六年的时间没见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却在看到王庸的一刹那,一滴泪珠缓缓从眼里掉落。是激动,是酸楚,是委屈,是羞愧,也是无奈交杂在心里。一时之间,五味阵杂。

    眼前这个男人,是他哪怕处在狂暴之中,仅有一丝理智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会去攻击的男人。尽管受到药物的强烈驱使,他的脑海和意识之中,充满了难以压抑的戾气。他却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去拼命控制自己本能的攻击欲望。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对王庸出手的。

    一时间,迟宝宝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风中凌乱?头?难道说,这个实力强悍,面目可憎的大光头曾经还是王庸的手下?

    夏无霜也是仔细看着被俘的小平头,微微诧异不已。说来,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有些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那个就是王庸,昔日的头狼吗?”鸭舌帽双眼圆睁,身体前倾,想仔细看看底下出场的王庸。

    “是。”墨镜大哥看到王庸利落的一腿,浑身森冷之气陡然散发开,握紧了拳头。遥遥俯瞰着王庸,似乎正压制着某种冲动。

    “听说他现在落魄了,在华海市当了个小保安,整天悠闲着混吃等死。”鸭舌帽双手抱胸,一声嗤笑一并发出。其实在部队之中,类似的事情是数不胜数。不过这类事情放在王庸的身上,就未免让人嘲笑了。毕竟在六年前,他可是叱咤风云的头狼,没想到会自甘堕落到这个地步。

    “呵呵。”两声阴冷的笑声传来,那大哥瞬间慢慢松开拳头,带着丝骄傲与不屑,道:“有些人在年轻的时候看着牛气哄哄,可是一旦意志被打垮后,就会沦落为平庸之辈。自古以来,都不缺这样的例子。”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知道他现在实力如何?当年的底子还剩下几分。”鸭舌帽摸着下巴,估算着王庸的实力,自从王庸出现之后,他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实力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那大哥冷漠地点评道:“他离开军队和战场多年,估计这会儿,能留个三四分的本事就不错了,呵呵,一个保安,能成什么大事。”他刚才就注意到了,王庸踹老赵的那一脚,力量明显偏弱,没有踹断他肋骨的刚劲威猛味道。

    下方,老赵满身的力量膨胀的快要撑破,拼命想控制住自己。双腿颤抖着,脸孔扭曲变形,汗珠也止不住直冒。如果不把这全身的力量卸掉,身体必然胡承受不住负荷,肯定要爆裂死亡。

    “你们去酒吧等我。这里我来处理。”王庸看到老赵痛苦挣扎,知道药效霸道,没有消耗完会反噬的更厉害,就有生命之危。

    迟宝宝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自己就先退出了。随后,递给夏无霜一个放心的眼神,暗示她一起走。他们既然相识,那王庸一定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况且以他的实力,又哪有人是他的对手。

    夏无霜放开小平头,一跃后退到迟宝宝身边。“宝宝,你怎么耳朵根红成这模样,被打出内伤了?”夏无霜一走近,看到迟宝宝耳朵通红欲滴。

    迟宝宝一个踉跄,脸烧得更加通红。都是那个流氓兮兮的家伙,舔了不过瘾还啃咬,差点把自己软倒在当场,丢死人了。

    为了掩饰,迟宝宝赶忙一把拉住夏无霜的胳膊,不经意道:“呃,估计是刚才打斗的时候,全身运动正常发热,没事,自然现象。走吧,我们继续喝酒去,我点杯燃烧的激情给你尝尝。也只有老王那小气鬼,才弄些水果汁来喝喝。”两女刚打完架,身心顿觉舒爽,勾肩搭背地打开酒吧后门走了。

    小平头一跃而起,张开嘴巴,如脱水之鱼拼命呼吸着,粗喘的呼吸犹如拉风箱似的,不做停留,直接朝王庸冲了过去。

    王庸听到两女对话,偷偷暗笑,心情顿时一片阳光灿烂。眼神一转,看着横冲直撞的来人,直接一个手刀,朝小平头脖子砍去。

    “赵霆锋,来吧。我们哥们好久没有切磋了。”王庸漫不经心道。

    狂躁之中的小平头一愣,头微微一偏,被手刀砍中了肩膀,顿时感觉被电击了一样,骨头微麻,转而又是被一拉一拽,差点骨头散架。正在他愤怒之极,准备爆吼一声反击时,却又再次被王庸砍中了后脑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大哥,情况好像有了变化。”鸭舌帽语气微微有些变化,肃然道:“王庸的身手看着不弱啊。”

    “那又怎么样?”大哥眯缝着眼睛,冷凝地看着底下仍是嘶吼连连的赵霆锋。一副毫不在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天堂六号有很大的缺陷,王庸的爆发力虽然退步,但眼界和经验还在,有此表现不足为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