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王庸的‘光辉岁月’

第七百四十九章 王庸的‘光辉岁月’

    ……

    曰子,又是在平淡之中消磨了几天。

    华海市的夜生活向来多姿多彩。

    在一所酒吧里,正值最热闹的时刻。四处喧嚣一片,舞台下人头攒动,身躯扭动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等到舞蹈终于结束之后,领舞者带着一群大胆狂野,衣裙妖娆的舞者悠然下了台。串接的节目可以说是精彩纷呈,接着登场是酒吧里特邀的米国乐队-西域牛仔。片刻,几个穿着西部牛仔服饰的金发碧眼男人上场,为大家演唱起了西域风情的歌曲。

    椭圆型的卡座上面,迟宝宝看着王庸四仰八叉的坐着,摇晃着手里的鸡尾酒。橙黄的酒液折射着他刀削般冷峻的脸,看的她顿时有些失神。

    回想起他斗鲨鱼,杀乌贼的情景来,仍然是历历在目。那天的他犹如一个英勇神武的战神,令人景仰膜拜,简直就无法和他此时的形象相挂钩起来。王庸这家伙,平时看着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一旦变身成为判官的时候,却又彰显出了另外一重人格。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不管是哪个他,都有着各自独具一格的魅力。所有这些又凝聚成一点,吸引着她深陷其中,为之沉迷。

    “王庸,那种酒你喝的带劲吗?”迟宝宝瞅着王庸也喝着鸡尾酒,感觉特怪异,战神怎么一下演变成了吝啬小气男?今天的酒桌上,除了鸡尾酒外就是白开水。难道今天是当着霜霜的面,他才装的如此假正经?哼,这家伙果然心里还惦记着霜霜。

    本来她是想单独约王庸出来泡个吧,喝个酒的。但碰巧的是,霜霜突然从老部队又赶了回来,整天黏着她。她也不可能把霜霜撇开了,独自出来逍遥。

    “怎么说呢,这种酒偶尔喝喝也挺不错的,滋味酸酸甜甜,水果味十足。”王庸脸色讪讪的哼笑了一声,暗自嘀咕着,开玩笑,出来喝的酩酊大醉回家,家里那管得越来越严的河东狮见了,不发飙才怪。

    “这种水果鸡尾酒,不慎酒力的人喝喝还差不多。要知道,我和霜霜在家喝的都是五十度以上的白酒。”迟宝宝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对着王庸甩了个鄙夷的眼色。对她来说,这玩意压根就相当于是饮料。说完,迟宝宝语气中又嘲讽道:“你不会是怕喝多了,回家被欧阳菲菲罚跪搓板吧?”

    王庸白了她一眼,被迟宝宝戳到了痛处,心头升起一丝不悦。再接着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下去,那就是自讨没趣了。

    王庸不理会她,仅仅做了个干杯的动作,饮了口杯中残余的酒。随后,又换了个话题,撇过头问夏无霜:“霜霜,你觉得呢?好喝吗?体验一下大都市白领们的时髦玩意。”

    夏无霜拿起一杯鸡尾酒,一口饮下。抿了一下嘴,秀眉微皱,还是觉得酒的滋味太淡。“味道一般,酸甜口味和果汁一样。”

    “女孩子嘛,就喝喝这种淡口味的水果酒,即美容又健康。来,再来上一杯,偶尔也给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放松。抛开烦人的缉毒工作,别老是整天想着,这样忒累了。”说话间,王庸又递了杯酒给夏无霜,还在里面加了点碎冰,闭口不谈烈酒。

    “霜霜,你别听他的,他就是抠门。还白领,瞎吹吧,你看看周围人都喝的什么酒,这才是真正的时髦。他这是故意点一些价格不高的酒,想借机滥竽充数,忽悠我们呢。哼,你要真是口袋里钱不够,那我来付款好了。”迟宝宝看着王庸殷勤的给夏无霜加冰倒酒,呵护的是无微不至。心里总有点酸泡泡冒出来,话一出口,就不觉挤兑起王庸来。

    王庸也一脸无所谓,一看迟宝宝的反应,又故作谦虚状,嘻嘻笑起来。:“宝宝,你知道的,我就个小保安,收入一般般。”语毕,一个求饶的眼神又偷偷的递了过去,讨好的过来帮迟宝宝按摩肩膀:“总得给我留两个烟钱吧?”

    迟宝宝一愣,红唇一翘,没好气地说:“你们家欧阳菲菲也真够本事的,能把你经济制裁到这种地步。不过她这种套路也对,就你这种不自觉的主,再不把你的经济压制一下,天知道你会蹦跶到哪里去?”看到王庸还算识相,表现不错的份上,迟宝宝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这边这边,劲道再柔和一点。”迟宝宝半闭着双眸,享受着王庸的按摩服务。他的力道拿捏的轻柔缓重,舒服到了骨子里面。看来难得骄奢的当回女王,感觉还真是不赖。

    夏无霜看着他们的眼神官司,爽朗地把鸡尾酒酒杯一推,语气豪迈道:“难得来一次酒吧,来点够劲道的酒吧。”

    以女人第六感的敏锐程度,她突然想到了,军舰上面来营救自己的那三人组。而其中一个和鲨鱼搏斗的人,身影老是会和王庸重叠起来。当时迟宝宝和那个人的眼神交流,总感觉带着一分亲昵之色,想必两人之间肯定认识。

    同时,心中也是不由得暗自怀疑,难道说,那个几次三番救了大家的king,真的会是王庸哥哥?从她的感情角度来说,心底里一直都默认着,王庸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英雄,而不是那种整天混吃等死的小保安。所以她宁可相信这一点,但愿王庸就是那天救了自己的人。

    迟宝宝也喝不惯这种没劲道的酒,点头附和道:“我同意。”看着那调酒师飞舞晃动着火焰酒瓶,调出带有璀璨光泽的酒液,就是忍不住想尝试一些烈酒。

    王庸苦笑一声,暗自心中腹诽着,小姑奶奶们,不是我不让你喝烈酒。就怕你们喝醉了耍酒疯,要来个罩罩,鞋子当场漫天乱飞,最后再来个脱衣舞,这样心脏怎么承受得了。

    “不喝也可以,跟我回去见我老爸,他都问过我好几次了,你为什么不去见他?”夏无霜见机要挟王庸,想到老爸一个劲的催促要见王庸,她就万分头疼。如果他肯回去见老爸,那一切就好说了。他可以骗任何人,但肯定不会骗自己爸爸的。

    “边陲部队在你爸爸英明神武的领导下,肯定光辉一片。即使是我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呢?”王庸傻笑着抵挡。他就猜到,只要夏无霜一出现,他当首长的老爸肯定就立马知晓。

    “你不会怕我爸爸揍你吧?以前的那些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夏无霜看王庸顾左右而言其他,想着再次蒙混过关,心里就莫名的来气。

    “啊,霜霜快讲,你爸爸怎么揍王庸的?他在部队干什么坏事了?”迟宝宝眼睛一亮,王庸还被人揍过,还有如此光辉形象的历史,催促着夏无霜赶快讲。

    “宝宝啊,舒服吗?这可是古老传统手艺,我这个顶级按摩师的手艺还不错吧。霜霜最近也很辛苦,要不要王庸哥哥也帮你按摩几下。”王庸赶忙使劲捏了几下迟宝宝的肩膀,对着夏无霜直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一副狂拍马屁的模样。

    “王庸哥哥眼抽筋了,没事吧?”夏无霜脸上透着一片狡黠戏狭,笑意逐渐慢慢加深:“我想想看,那是王庸哥哥第一年新兵的时候。他在床垫底下私藏了一些物件……对了,还有边陲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姑娘,夏天的时候……”夏无霜也来一招装傻充愣,故意一字一顿慢慢地继续下去说。

    “藏什么了?少数民族姑娘,夏天干嘛?”迟宝宝提起了兴趣,一个劲地追问起来。

    王庸狂汗,参军时自己夹带了几本男姓读物去部队,在枯燥乏味加强训练期,才藏在了垫子底下,平时和同室的战友无聊的时候翻翻。没想到的是,最后被查到没收了。至于少数民族姑娘,是自己和几个兄弟追踪毒贩时,误入人家洗澡的山涧。其实也没瞟几眼,就被尖叫声轰出来了。

    往事不堪回首,夏无霜竟然还拿出来爆料,简直是颠覆我威武正义的形象啊。

    真快挺不住,老脸都有些发烫了,王庸直接来个尿遁:“我去上洗手间,洗手间,你们先慢慢聊吧。”

    迟宝宝见王庸落荒而逃,整个扑到迟宝宝身边,一脸谄媚讨好着说:“霜霜,继续说啊,他藏什么了,是不是一些美女照片?”

    “宝宝,你一猜就中,就一些美女图片。其他也没什么大事,那是王庸哥哥执行的任务。”夏无霜的脸慢慢红起来,拿起鸡尾酒喝了一口掩饰。心想是一些美女图片,可是这些美女基本都是光溜溜,不着寸缕。啐啐,这坏蛋,真是恶趣味。

    “霜霜,呵呵……”迟宝宝看到夏无霜的神色,心中透亮。原来色鬼是从小养成的,以后看不好好审审他。

    “服务员。”迟宝宝准备换酒,拍拍夏无霜的马屁,让她多吐露一点王庸以前部队的糗事,以后好臭臭他,看他还敢在自己面前得瑟。

    侍者拖着酒,顺便也给迟宝宝递来一张纸条。

    迟宝宝皱眉一瞧:“紧急状况,速来酒吧后巷。”字迹潦草,歪七八钮,一看就是匆匆写成的。也很陌生,不知道谁发来的信息。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