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为了世界和平献身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为了世界和平献身

    ……

    欧阳菲菲俏眸圆睁着,王庸那跌宕起伏的话语,还真是牵动着她的心绪,时上时下的。尤其是最后一句蜜语醉入心里,让她分外的心花怒放。酡红的俏脸,迷离的双眸,内心激荡间,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坏人就是坏人,连说两句哄人的话,都说的那么悬念迭起。柔软无力的粉拳,轻轻在他胸口上捶了一下。借着醉意,玉唇突然就贴了上来,朝着他脸上不痛不痒地亲了一口,而后又醉醺醺地哼声道:“喏,这次就算你过关,奖励你的。”

    “才这一点奖励,是不是太少了?”王庸皱了皱眉,明显是很不满足于这些。突然间,邪笑连连地将她搂在了怀里,像只饿狼逮住了头可怜楚楚的小绵羊,表情很邪恶地勾着她下巴,戏虐道:“小娘子,你今晚就乖乖的认命,从了大爷我吧。”

    “不,不要。婉柔和师姐还在外面呢,不准你动手动脚的。”欧阳菲菲惊羞交加地挣扎不已:“王庸,我,我不准……呜呜~你摸两下,不……”

    另一边,客厅里。

    秦婉柔早已不胜酒力,醉倒在一边,娇躯斜斜躺到了沙发上,只闻绵长浅酌的呼吸声。而毛毛也回了自己的小房间,一个人专心地玩着IPAD。

    相较于欧阳菲菲,艾达陈虽然也跟着灌下去了很多酒,但她酒量确实不错,头脑也还算是清醒。这次来的目的还未达到,她开始有些烦躁焦灼了起来。

    趁着王庸抱欧阳菲菲回卧室之际,艾达陈终于有了时机,立马起身,环顾起整个客厅来,心中细细盘算着,欧阳菲菲会将娃娃藏在什么地方。

    说来也巧,为了能调动魔王凯撒来对付判官,她才答应了帮凯撒找到最后一个玩具娃娃。几经辗转调查,透过重重线索显示,这个娃娃竟然被欧阳华购买了下来,送给了当初还年幼的欧阳菲菲。

    这点倒是让她觉得非常惊讶。原来很多事情之间,竟然会有如此多的牵扯,真的是太凑巧了。自己花费了那么多心思,去寻找那个绝版娃娃,最后线索竟然会指向了欧阳菲菲。

    自己之前派遣特级忍者去了欧阳华家的别墅,也仔仔细细地搜索过了一遍,可惜,仍然没有发现那个娃娃。现在的她只能暗中祈祷,希望欧阳菲菲把她携带在了身边。

    四下环顾了一番,客厅里视觉能触及之处,并没有发现那个玩具的踪迹。想去翻箱倒柜一番,但一时间又没有这个胆子。如果那个王庸真的是传说中的king,自己那种行为就完全是在找死,所以,当务之急,必须得尽快摸清他的身份。

    正当她百感交集的时候,忽而听到了房门开启的声音。艾达陈顿生警觉,马上就佯装出了一副酒醉的模样,伏案趴下。

    话说卧室里的王庸,在吃了会儿欧阳菲菲之后,就悉心帮她盖上被褥,哄她睡觉了。就算真要吃了她,也不会趁着她酒醉时胡作非为。况且屋外还有艾达陈在,这个女人还需要时刻谨慎提防着,目前的时机也不对。

    脱掉欧阳菲菲职业性的外装和那副眼镜,看着她泛红的细嫩脸蛋,就像个纯净无瑕的孩童般甜美。这个女人分明只是一个小女人,哪里真的有那么坚强?要说婉柔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那么她,就是一个外刚内柔的女人。

    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她,王庸突然心疼起这个女人来,心头一软,俯下身子,一个轻柔无比的吻落在了欧阳菲菲的额头。

    果然不出艾达陈所料,不一会儿,王庸便从房间走出来了。艾达陈暗叹,幸亏刚才没有明目张胆地去四处寻找娃娃。否则,也不好解释自己失礼的行为,更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王庸视线一扫,在看到两个睡着的女人之后,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来到沙发前,一把横抱起了秦婉柔,向着房间而去,顺便也安顿好毛毛早些睡觉,随即又走了出来。

    一直也对艾达陈身份有些怀疑的王庸,此时回到客厅,看到她似醉非醉的样子,心想不如借此机会正巧搞个明白。

    “陈小姐,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王庸走到她身边,拍了一下她肩膀,轻声唤道。

    “什么,几点了?喝多了,我是该回去了。那好吧,回,回家。”艾达陈假装被拍醒了之后,醉眼迷眸的半眯着,抚着头拍了拍脑袋。正当她起身正准备离开,猛然站起的时候,不料脚步下却有些虚浮,身子随之晃动了下。可能是因为红酒后劲十足,本以为自己酒量还可以的她,还会是有一些犯晕。

    “呃,还是我送你回家吧,看的出你也醉了,酒后驾车实在太危险了。”王庸好意说道,一边又凑上前去扶住了她。心想艾达陈看来是真的醉了,若趁机试探一下她的身份,可能是个好机会。如果她真是那个幕后黑手,那很多问题就都好解决了。如果她不是的话,也能及早收收心,省些力气,把精力放到别处。

    艾达陈见得王庸主动提出,点了点头,充满感激地看向他,道了声谢。“看来我真是醉了,我车在楼下,麻烦你送我一程吧。”语毕,媚态横生地顺势倒在了王庸的怀里,心里打起了新的算盘。

    因为king的插手,生意几度损失惨重,组织早已经怪罪下来了,绝对不能再次失利。若此时还找不出king的下落,自己肯定还会一次又一次吃亏,事情就变得更为棘手了。而且X组织高层也会因她办事不利,对其进行严重的处罚。且别说王庸是不是king这一点,即使是,相信他也会有七情六欲,以自己天生魅惑的条件,谅他也难以逃过自己精心的布局,想到这里,她不由心中又生一计。

    两人跌撞着走到楼下,拐角处,一辆黑白相间的保时捷停放在路边,随后相继就上了车。车内摆设整齐,看的出主人应该是一个简洁自律的人。

    艾达陈歪头倒在车座上,一手摸索着安全带,却怎么也叉不到接口处,只得开口求助王庸帮忙。

    王庸好心偏过头,却看到一副美不胜收的景色。只见艾达陈半眯着双眼,火红的双唇时而张合着。也许是由于酒后口干的缘故,吞咽着口水,柔嫩的玉颈随之蠕动,一身紧身旗袍包裹着的双乳,如同要争脱束缚一般,随着清晰的呼吸声起起伏伏。

    也许是天气微热,抑或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近距离凝视,她的脸色透着绯红,一双芊芊玉手抚摩着自己颈部,擦拭着流落下来的汗珠,渐渐移到领口纽扣,轻轻一点,纽扣就随即弹了开来。

    王庸看得是直皱眉头,暂且打消了帮她叫代驾的打算。看她喝多了,还不如趁机试探一番。念及此处,他毫无顾忌地凑了过去,假意被她性感魅力所迷惑,低腰去帮她扣安全带。

    艾达陈见王庸对自己引诱有所反映,心下又是为自己的魅力微微得意。靠在座位上的后背前倾,两人的距离瞬间缩短,只剩下不到半寸。

    艾达陈半醉半装的双手伸出,环扣在王庸的脖子上,玉手随之在他肩膀上,胳膊上,挑逗般的轻捏了两下,口吐芷兰气息,娇媚香语:“没想到你的肌肉还真结实,我喝多了,能不能上来陪我聊几句。”

    啧啧,这女人还真风骚,看来今天犯了桃花啊。王庸心里暗暗感慨着,身动心却不动。以前在酒吧里玩的时候,见过的女人也数不胜数。但老实说,像艾达陈这类的性感尤物,也算是少见了。

    换做平常,王庸肯定会抽身而去,丢个代驾电话给她。但今天为了试探一下,她是不是那个蝴蝶面具女,就不得不佯装着自己被勾引了。

    菲菲啊菲菲,你可千万别怪我,你家老公可是为了世界的和平献身啊。

    “今天老子倒要看你如何收场,也看看你的真面目。”王庸心中念道完,立马就单手缠于她腰间,摸索着展开了行动。

    两人以一上一下的姿势,倒向驾驶座,王庸下手快速就移转至了艾达陈的臀部。她腰与臀部之间凹凸线条简直完美,富有弹性的双臀任由他肆意地抚摩着。

    王庸本想要掀开她的旗袍一看究竟,却也被艾达陈的火辣身材所迷惑,一股男人的本性也油然而生,加之她的肉色丝袜紧贴于身,虽手感不错,几度游走却难以得逞。

    跪坐在王庸身上的艾达陈,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起来。火焰仿佛瞬间被点燃,她轻呼了一声,顿时感觉血液急速循环起来,直直冲击着大脑,脸部已然是热涨不堪,想要争脱却又难以自拔。

    艾达陈见王庸动作回应的愈加强烈,险些自己也快深陷其中,把持不住,一个激灵之下,神智恢复了些清明。再任由他如此老道的手法挑逗下去,怕是要从试探变成失身了。

    艾达陈一手尽可能半推半就,阻挡着王庸的继续放肆,一手用力按向了王庸受伤的胸膛,想探试他是否真的有伤。一边情动的喘气着,吻在了他的脖子上,玉手却是去一个一个解着他的衬衣扣子,表现出了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不料的是,王庸的流氓程度却是远超过了她的想象,不知不觉间,一只魔爪已经探入到了她的屁股后面,狠狠抓住了她的白嫩屁股。直把她的魂儿都快撩拨出来了。

    最主要的是,他似乎是急不可耐了。一把将她的娇躯翻转了过来,背面朝上,准备从后方进攻。毛手毛脚的,喘着粗气开始撩她的旗袍。但因为旗袍奇葩的紧身,他不得其门而入,开始打算很暴力的将其撕开。

    艾达陈暗道不好,来不及解开他扣子了,这姿势也不得力。她只得很别扭的弯曲手臂,用力在他胸口上凶猛的一阵狠狠乱捏乱摸。

    如此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是惹得王庸暗自惊讶和嘀咕,我勒个去,这女人还真是玩的够疯的啊,这哪是摸啊?简直就是在玩SM啊?尤其是胸口还未痊愈的伤口,被她捏的更是隐隐生疼。不过为了查看她屁股上是否有蝴蝶印记,一点点疼痛什么的,就咬咬牙忍了,因此还故意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艾达陈并不知道,王庸当初虽被伤及胸前,但并非是致命伤口,只是些皮外伤而已。况且,他的身体素质也早已经远超寻常人类,这些都早已恢复,没有什么大碍了。现在即使用外力冲击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岂能触痛的他惨叫之类?

    艾达陈面色一灰,自己都用尽全力,拳打他胸口有一会儿了。可是王庸胸部伤处受力,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反倒表现出一种极为享受的感觉。

    想到这里,艾达陈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感情是个冒牌货,老娘白给你摸了半天了,真是有够晦气。

    就在王庸准备一举撕开她的旗袍时,艾达陈猛地用双手摁住了他的手,声音突然冷到了冰点:“停,我没兴趣了,你给我下车。”艾达陈扭过身子,用一种极度厌恶的眼光盯着王庸说,一扫了原先的妩媚。

    王庸也感到郁闷至极,就差最后一步就成功了。这女人有毛病啊,突然之间就变卦,这关头也能喊得下停……

    正当他思量着要不狠狠心,撕开她的旗袍,看看屁股再说,艾达陈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下车,不然我打电话给欧阳菲菲。”

    好吧好吧,你赢了。这要是给欧阳菲菲知道了,可就有理都说不清了。王庸很无语地开门下了车,转而低头坏笑对艾达陈说:“陈小姐今天不舒服的话,我们改天再约。”

    “没兴趣。”艾达陈启动了汽车,一脚油门下去,艾达陈的保时捷已然在视线中消失。

    呃,功亏一篑啊,关键是被撩拨起的欲望咋办?王庸有些哭笑不得的点了支烟。这女人吃饱了撑着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