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暧昧试探

第七百四十七章 暧昧试探

    ……

    王庸拨开欧阳菲菲的手,没好气地凑了上去,咬着她的耳朵暧昧道:“就你的破事多,能消停些吗?不过菲菲你吃醋的模样,还真是挺可爱的,瞅瞅你那小嘴撅的喔,都快要能挂油瓶了。你再撅嘴的话,我就要亲上来了啊。”

    “谁,谁吃醋了?你别总是没个正经。毛毛都在这儿呢,咳咳,老王同志,麻烦你注意下影响。”欧阳菲菲被王庸如此一调侃,也深觉不好意思,俏脸绯红的推开了他。

    刚才进门后的一些不舒服消失了许多。从回家进门,看见眼前三人嬉笑一片的温馨场景,俨如一家人。王庸好象从来没有这样过,从谈笑之间,分明感觉到他由衷的幸福感。看到此情此景,她的心里就顿生了浓浓的醋意。

    现在看来自己却像是多心了,扫了别人的兴致。一股羞愧感油然而生,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在作祟,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婉柔,你今天的打扮很漂亮啊。要这身打扮去我们公司里晃荡一圈,可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了。”欧阳菲菲知道王庸那家伙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是不会当着毛毛和婉柔的面,给自己来两招狠的。急忙一通乱扯,把众人注意力转移开。

    秦婉柔俏脸微微一红,收起了许多杂七杂八的念头。当她刚半张小口,准备解释几句的时候,“砰砰砰”,一阵敲门声突兀传来,打断了她本要说的话。

    “哎呀,艾达说好要来的,差点忘记了。”欧阳菲菲一拍脑袋,立马俏身而起,匆匆跑去开门。同时,心下也是略微感到尴尬,刚才回来尽顾着吃醋了,把艾达陈要来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什么都忘了说,自己真是粗心大意。

    艾达陈的突然来访,倒是完全出乎王庸意料之外,想是欧阳菲菲邀请过来的,也就没有说什么,表面依旧是不动声色,心下却另有一番计较。

    其实说起来。自从那天,确定了幕后指使者竟然是个身材妖娆的漂亮女人后,王庸就已经开始将怀疑的目光对准了艾达陈。这个女人是欧阳菲菲和戴英明的师姐,光是能和戴英明扯上关系,就已经很可疑了。而她出现的时机很蹊跷,又时不时的在自己面前晃荡来晃荡去。更是多增添了一份嫌疑。不过,今天有秦婉柔和毛毛在场,也不便深查,该想个什么样的法子才能不漏痕迹。

    王庸浓眉深锁,思考间,艾达陈已经笑着走了进来,移步到了餐桌旁。

    “王先生。你好,还记得我吧。”一身白蓝相间短身旗袍装束的艾达陈,一眼看到了王庸,便主动向他客气地打起了招呼。

    王庸自然记得,不由多仔细的打量了她几眼,看她仍然一副高贵妖艳的装束,一道抚媚勾魂的眼神,与其她女子相比。另有别样的风韵。

    “陈小姐还是那么漂亮。”王庸客气地赞赏说,心下却是在暗自琢磨。她和那个蝴蝶面具女人一样,身材皮肤都非常好。瞧着这窈窕的身姿背影,也有几分的相像。如果找机会能看到她的臀部,就能确定她究竟是不是那个神秘女人了。

    前些天,因为要陪毛毛去参加活动,一直都没空去验证这件事。这倒好。她还自己送上了门来了,找机会一定要试探一下。

    谢谢二字还未来的及脱口而出,艾达陈就突然被打断。欧阳菲菲挽起了她的胳膊,半开玩笑半警告地对着王庸道:“老王同志。这可是我的学姐,不知道迷死多少学长们了。我警告你啊,别动什么歪心思,少瞅两眼,别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欧阳菲菲杏眸一横,不悦地瞪了他一眼,王庸这家伙,还真是色心不改。

    “欣赏美女本就是男性的本能反映,欣赏并不意味着就是**,菲菲,凡是不要这么浅薄行不行。”王庸一本正经地说完,不去理睬欧阳菲菲飞刀横来的眼神,侧目,呵呵笑着说:“陈小姐,欢迎你来做客。”

    艾达陈妩媚地笑了笑,道:“看来王先生不但很绅士,还很幽默。难怪能把我们的斯坦福之花追上手,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哦。”说话间,就把一些上门的礼物给放好了。

    大家伙儿自又是一番寒暄。

    艾达陈坐在了王庸对面,一对风情万种的俏眼瞟了他一下。

    心中暗自思量不迭,从第一眼见到王庸起,她就觉得此人不单单是一个保安那么简单。经过之前与判官的交手,虽然看不到判官的相貌,身型气质也是大相径庭。仅凭着女人敏锐而特有的直觉,她总觉得王庸是深藏不漏的一号人物。再后来,因为种种缘故,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猴子身上,她才暂且放下了对王庸的怀疑。

    这一次她惊魂失魄的逃了命,最后关头差点被king一把拽入水中。但在魂飞魄散逃得性命的同时,也是惊鸿一瞥见了king胸口上的伤口。

    暗忖着这才过了几天,伤势肯定不能痊愈。虽说这不是她此次前来的最主要目的,但还可以顺便试探王庸,可谓是一举两得。

    今天机会难得,她当然不能错过。只要能确定他胸口上有匕首伤口,就能百分之百的肯定,王庸就是一直潜藏在暗处,不断和X组织作对的king了。

    思量间,艾达陈已经落坐举杯,向秦婉柔表示起了祝贺,说话间,一杯酒直接就一饮而尽。秦婉柔哪有她这份酒量,只得饮了半杯作陪,俏脸已经微微绯红。

    欧阳菲菲也不甘冷落道:“来,我也陪一杯。”大家都这么热情,无奈之下,秦婉柔也只得喝下。

    几杯酒下去,三个女人你来我往,渐渐活络起来,不觉中两瓶红酒已所剩无几。

    看着这三个各有千秋的女人,王庸忍不住发出感叹:“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不,是四个,我也是女人。”毛毛接答道。

    一句话逗乐了在场的所有人,“对…要算上毛毛,一共四个女人,四个小女人。”王庸摸着毛毛的头,宠溺地看着这个开心果。

    “王庸,我可不是小女人,来,我们喝一杯。”明显已经有些酒醉,还有些醋味的欧阳菲菲举着酒杯道。

    艾达陈见欧阳菲菲举杯到王庸胸前,看到有时机出现,假醉着也一起迎合上来,边说边起身,推杯共饮。碰杯间故意用力,想着如果计算无误,酒杯应撞撒在王庸胸前,届时再假装帮其擦拭,就能趁机查探看看王庸是否有伤,从而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王庸反应机敏,漫不经心地侧侧身,酒就洒在了地上。艾达陈见一计未成,又顺势假醉倒向他的胸前。王庸见势,立马伸出手臂挡了过去,艾达陈一个不注意,胸脯狠狠地朝着他撞了上去。

    弹性十足的"shuang ru",让王庸倍感意外。以艾达陈的年龄来讲,还能保持这种外观丰满,仍具“内涵”的身材,却也难得。虽不能与欧阳菲菲和秦婉柔相比,但也足以令一般男人难以抵抗了。就是不知道她屁股上,会不会有一只栩栩如生,让人印象深刻的蝴蝶纹身?眼神下意识的往她"qiao tun"上瞄去。

    艾达陈看计失败,还白让王庸占了便宜,心中不免生气,但表面又不能显露。只好打起笑脸,佯装歉然地说:“抱歉抱歉,我这酒喝多了,差点就洒在你身上了,不要紧吧?”

    心中却在暗骂,这混蛋故意占便宜吧?撞了自己的胸脯不算,眼神还很猥琐的朝自己敏感部位扫去。

    艾达陈无处发火,只得急忙端坐了身子,重新寻找机会。

    酒醉的欧阳菲菲,并没有发现两人你来我往的伎俩,全当是无意之举。可醋意未消的她还不想罢手,非要与王庸喝一杯。王庸见她酒似乎多了,就抢下了酒杯,和大家打了个招呼。抱起左右摇摆的欧阳菲菲回了卧室。

    酒醉的欧阳菲菲斜躺在床上,嘴里还念叨着要和王庸干杯,全然没有了在公司雷厉风行的总裁形象,倒是有些娇憨可爱,别有一番妩媚风情。

    藕臂勾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醉意盎然,媚眼如丝地说:“王庸,你说,今天这三个女人,谁最漂亮?快说快说,是我最漂亮。”

    “欧阳菲菲,你开什么玩笑?”王庸一脸‘震怒’地说:“什么叫三个女人中你最漂亮?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欧阳菲菲直接呆住了,虽然酒意很浓,但她实在没料到,王庸竟然会说出如此残忍的话来。一时间,心下有些小委屈,眼泪都快涌了出来。暗自嘀咕着,就算你心里面认为初恋"qing ren"最完美,可,可也用不着这样吧?会不会哄哄自己啊?

    “欧阳菲菲,别说三个女人了,就是三十个,三百个漂亮女人放在一起。”王庸怒容满面的说:“你也像是漆黑夜空中那唯一的萤火虫,引人瞩目。记住,下次不准再说这种傻话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