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菲菲的醋意

第七百四十六章 菲菲的醋意

    ……

    此刻,王庸也许是压抑许久了,被佣兵生活腐化了的他,哪里还有在部队时候的心思纯洁和自我控制力。尤其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又对自己有着特殊的意义,是自己生命之中,最为重要的女人之一。一时间,随着她的娇弱呻吟,心中一股难以压制的火焰,被全部点燃了。

    一手摁住了她的螓首,灼热地拥吻着。而另外一只魔爪也不空闲。在她凹凸曲线玲珑的娇躯上,探索着,抚慰着。

    渐渐的,秦婉柔的抵抗力越来越弱,伏在了他的身上,微微喘气吁吁。

    就在两人那团火焰,越烧越炽热,有些失控迹象的时候。

    “妈妈。”毛毛迷糊地叫声突然传来。

    毛毛的一声妈妈,顿时打破了处在无意识状态之中的两人,秦婉柔涨红着嫩脸,难掩羞涩地起身,全然不知所措。

    王庸则干笑着爬起身来,急忙从抽屉里拿了蜡烛点上,房间内渐渐就恢复了光亮。一改白色日光灯的明亮,整个房间被淡黄的烛光,熏染地凭添了些许温馨和浪漫感觉。

    两人相视而座,几番预言又止。失态之余的秦婉柔,手指轻挑一下搭在肩膀上的长发,夹在了耳边。脸上泛起的红晕还未消散,吞吞吐吐道:“菜,菜凉了,我,我去热一下,你联系一下菲菲吧,看她要什么时候到。”

    “好吧,知道了。”王庸也是做贼心虚,转过去哄毛毛。但是话又说了回来,刚才那种感觉,还真像是夫妻之间想偷偷摸摸做点坏事的时候,却惊醒了孩子。这让他尴尬之余,也是莞尔一笑,可是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惊慌失措的感觉了。

    下班高峰时段的华市和很多城市一样,拥堵的车流象蜗牛般地爬行在油泊路上,欧阳菲菲手握着方向盘。车外传来阵阵喇叭催促声,这时她突然想起王庸开过的玩笑,在这个城市,好车没有什么用,能有架直升机就好了。

    欧阳菲菲心下有些焦躁不愉,平常都是王庸开惯了车,哪怕堵得慌,她也只要眯一会儿就行,根本不需要把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路上。而且,王庸那家伙很会讲故事和说笑话,几个笑话下来,堵车的闷气顿时也就烟消云散了。平常那些惯例,早已经让她习以为常。可有些东西,只有在突然缺失之后,才会察觉到它无可比拟的重要性。

    正拥堵着,闲的发慌的时候,一阵悠扬的电话铃声突然传来。欧阳菲菲心情一喜,难道是王庸来电?

    “菲菲,在那里呢?今天我请你吃饭,别说没有时间哦。”

    艾达陈柔媚好听的声音,不容分辩地在电话另一端响起。虽然听起来语气略显强势,但她强大的说话技巧,让她的口气并不令人反感。

    “不好意思啊,今天的确是没有时间,我干女儿回家吃饭,都已经准备好了。”欧阳菲菲婉言谢绝着,言语中客气地致上了歉意。

    “看来今天我很幸运,对你的邀请,我会感觉很荣幸。”艾达陈略有调侃地说道,好像今晚不和欧阳菲菲吃饭,就浑身不自在的模样。

    欧阳菲菲心里暗觉莫名其妙,见拒绝不来,也只得勉强答应,给她说明了家里具体的时间和地址。

    好容易回到了小区,却发现本该灯火通明的小区,一瞬间都没有了光亮,显然又停电了。抬头朝着自家的方向淡淡地扫了一眼,看到发出的微弱灯光,透过玻璃窗户映了出来,想来大家都在等她一个人了。

    欧阳菲菲踩着高跟鞋,一身白色的职业装束紧衬着她的身体,更是突出了她优美的S型线条。月色如银光瀑布,尽数撒泄在她的身影上,远远看去,仿若一道夜光中乍眼的闪电,显得靓丽而夺目。走在路上,自信而高傲的气质,让路人虽有仰慕之意,却无人不因此感到自惭形秽。

    漆黑的楼道让欧阳菲菲有些不习惯,边走心里还边抱怨着,王庸那家伙知道停电也不打个电话关心下,定然是一心只顾着秦婉柔了。暗暗俏哼了一声之后,紧走几步就到了家门。

    黑暗中摸索着找到钥匙,一开门进入,欧阳菲菲就看到了一番别样的风景。只见房内烛光泛黄,王庸与秦婉柔稳坐在烛光下,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什么。毛毛一个人坐在一边,听话的自己摆弄着玩具,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俨然一幅烛光晚餐的情景。

    场景很漂亮温馨,可恨的是,老王同志竟然没有发现她已经进来。恍惚间,自己还以为走错了门,打扰了一对情侣的烛光晚餐呢。

    “可恶的家伙,见了美女就什么都顾不上了。”欧阳菲菲当即翻了下白眼,没好气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他还能再没节操些吗?

    “菲菲干娘。”还是毛毛眼尖,第一个发现了欧阳菲菲,就撒着娇欢喜地迎面扑了上去。

    秦婉柔这才刚刚察觉,一看这略显尴尬的氛围,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妥,忙起身轻声说道:“菲菲你回来啦。”

    王庸倒是没半分的不自在,厚着脸皮就笑着迎了上去:“哎哟,老总,您可算回来了。您老要是不着家,咱可不敢贸然开席啊。你看,毛毛肚皮都饿坏了。”

    看着欢快跑过来的毛毛,欧阳菲菲也是满心欢喜地抱起了她,亲昵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后,又温柔说道:“宝贝啊,好些天不见,有没有想菲菲干娘啊?”

    “想。”毛毛倒底是乖巧,会讨人欢喜,小手拼命地抱着她,眨了眨眼道:“菲菲干娘,毛毛很光荣的完成了任务,没有让干爹有机会,搭讪漂亮的姐姐和阿姨们。不过,毛毛偷偷告诉你个小秘密哦,干爹看见漂亮阿姨的时候,总是会亮睛偷瞧。”

    “哎哟,你这个小间谍。”王庸一脸幽怨地惊叫着说道:“干爹对你多好啊?你一回来就坑爹啊。行啊,毛毛你完了,看下一次干爹还带你出去玩不。”

    “毛毛你甭理那头大色狼的威胁,有干娘护着你呢。”欧阳菲菲先给她了一些表扬,回头却恶狠狠地使劲瞪了一眼王庸,若是眼中能放子弹,相信此时王庸早已经被射的是千疮百孔…

    “你们都先坐,我去换一下衣服。老王,好好招待一下婉柔。”欧阳菲菲漫不经心地说着,好像在宣示着她对这个家庭的主权。

    不多片刻,随着一道房门声响起,一身休闲运动装的欧阳菲菲走到客厅,拉住了秦婉柔的小手,语气中充满着深深的歉意:“婉柔啊,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们家老王那人,做事情总是毛毛躁躁的,没有仔细照看好毛毛。幸亏这一次没有出什么大事情,真是谢天谢地。”

    “菲菲,别这么说。不用和我道歉的。”秦婉柔俏俏脸微红着说:“这,这不怪王庸。关于这件事呢,纯属是个意外,出这样的状况也不是能预料到的。况且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是,是我平常没有和其他家长相处好关系,才会招致这样的事情。”

    “唉,你说那些家长也真没素质。这火爆的脾气来了,对小孩子竟也忍心下的去手。孩子是无辜的,再怎么着,也不能拿我们家毛毛来撒气啊?”欧阳菲菲喋喋不休着,说起此事,也是突然怒从中来。若非后来王庸来电,说明了毛毛并没有什么大碍,说不得当时她也要丢下手头工作,直接跑到小镇找那胖女人算账去了。

    一翻折腾下来,四人均落坐。王庸挂着着一脸灿然的笑,第一个举起了酒杯,大声发言道:“首先庆祝我们的小公主毛毛,康复出院,并祝她永远快乐。”

    “谢谢,干爹。”毛毛雀跃地拍着小手鼓掌,一张小脸在烛光照耀下显得红扑扑的,欢快之情溢于言表。

    秦婉柔随后应声举杯。欧阳菲菲见状,忽然一手挽住了身旁王庸的手臂,另一手也举起了酒杯,豪情万丈道:“来来来,我们一起干杯。”一股十足的亲密劲,倒是让王庸对此颇感不习惯。这姑奶奶今天这是怎么了,回来又换衣服,又突然这么爱表现的,头脑发烧了吧。

    “老王,你那是什么眼神?”欧阳菲菲俏眸一横,故意当着众人的面,凑他耳边低声私语道:“哈哈,跟大白天见了鬼似的。”

    “咳咳,我这是欣赏你的美貌啊。不过毛毛在这呢,能注意点影响吗。”以王庸的智慧,又哪里猜不出来,欧阳菲菲这是有些醋意荡漾呢,多半是在本能的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权地位。

    确实,在这一宣示过后,秦婉柔的眸子一下子就渐渐黯淡了下去,眉宇之间明显带上了些淡淡的惆怅。

    “你这是担心毛毛呢,还是婉柔呢?”女人的直觉,总是出乎意料的敏锐。欧阳菲菲着实没好气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后,又低声扬眉道:“要不,我继续去公司加班,还你们一家三口一片幸福美满的气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