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和婉柔突飞猛进

第七百四十五章 和婉柔突飞猛进

    ……

    又过得三两日,从那静谧而流连忘返的小镇回来后。

    此刻的王庸,正从容熟练地在厨房忙碌着晚上的饭菜,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俨然一副居家好男人形象。

    自从和毛毛参加完学校举办的户外活动后,王庸和毛毛之间的感情更是加深了一层。尤其是当他在医院,被医生误认为是毛毛爸爸的时候,他心中蓦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像是莫明涌动出来一种责任感,无可推卸,也甘愿承受。

    王庸心里暗暗嘀咕着,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这种感觉如同甘泉般心旷神怡,渐渐渗入口中,让人不忍一口吞下,只想细细品味那一丝淡淡的甜。更让他内心一阵颤悸的,是和婉柔这两天的单独相处。这几天过得很平淡无奇,却是说不出的清澈温润,渐渐,心系于这片悠蕴古镇,这种平静又远离纷扰的日子,让他无比的欣然向往。

    可惜,三人一起度过的时日,总是嫌它太过短暂,王庸低声叹了口气,留恋与不舍在心间逐渐弥散开来。

    砰,砰,砰……“干爹。”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站在门外的毛毛,清脆地朝着王庸大声呼喊道。

    王庸边应着声,三两步就踱步到了门前。一开门,一个娇小可爱的身影闪现,飞奔着扑到了王庸怀里。

    王庸神色一软,亲昵地抱着毛毛,朗声大笑道:“乖女儿,想干爹了吧。”

    “恩”,毛毛吧嗒在王庸脸颊上亲了一口,乖巧应声道。

    看着王庸和毛毛之间如此亲密的举动,跟在毛毛身后秦婉柔也颇为感动,心中的喜悦不免表露于嘴角。

    虽说目前站立在面前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但却让她感受到了真正家的感觉。她知道。这一切也仅限于现在的表象。很多堵在他们之间的重重围墙,并不能随便就能逾越得了。她不敢去奢求太多,怕这一场梦一旦破碎,就再也拼凑不回来了。能在小镇过着犹似一一家三口般的甜蜜日子,已经让她心满意足。

    不过。一想到他这两日对自己所逞的口足之欲。让她不禁有些耳朵发烫了起来。幸亏自己还有一丝理智,拼死严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否则,事情还真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她也清晰了解自己的意志和决心。每当面对情难自抑的王庸时,是何等的‘薄弱’不堪。如果再和他一起,于那美丽而安静的小镇上多生活个几天,说不得就会全面失守了。

    “王庸,我帮你吧。”进屋后的秦婉柔径直走到王庸身边,温柔开口道。

    “好,还有一个汤,你先去盛出来。估计菲菲马上快回来了,等她一回来我们就能开饭了。”王庸刚说完。随后便陪着毛毛在屋内一起玩耍起来。毛毛最喜欢黏着干爹,而王庸对毛毛的怜爱与宠溺,更是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不大的两居室内,一时间充满了温馨,做饭的妈妈,玩耍的父女。孩子咯咯的笑声融入其中,勾勒着一幅幸福美满的生活画卷,让人不忍去破坏。三人完全享受在这种氛围中,就像是普通的家庭一样,享受着人伦之乐。

    不经意间。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玩累的毛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酣然入睡,嘴角还洋溢着还未消失殆尽的笑容。王庸半蹲在她的旁边,细腻地端详着毛毛可爱的小脸,宝贝似的把她放在手心里呵护,生怕哪里还没有照顾到位。

    有时王庸也在怀疑自己这种举动,是因为毛毛的讨喜,还是对她的怜爱,才促使自己变成这样。要知道,从原则上来讲,毛毛毕竟是秦婉柔和其他男人的孩子,虽不至于到达厌恶的程度,但也不应该会对她如此的喜爱。

    这就是王庸和普通人最大的区别之处。虽然自己一直在努力,遵循妈妈的遗愿,做一个平平庸庸的普通人。但经历过太多生死的人,也许是从他人不解的角度,在审视着人生。何况,自己亏欠了婉柔太多,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又怎么能说放下就放得下,更不可能完全对此介怀。

    “王庸,毛毛睡着了?”兀自沉浸在想象中的王庸,被不知何时走来的婉柔拍打了一下肩膀,轻声喊道。两人近几日的朝夕相处,仿佛一下子让彼此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少了很多隔阂。

    “嘘,刚睡下不久。”半蹲着回头的王庸轻声回道,生怕惊扰了毛毛。甫一回头,才发现仰望弯腰叫自己秦婉柔,柔美的脸距离自己很近。四目相对时才发现,今天的她另有别样的装束,瞬间彼此僵持在那里。

    秦婉柔一头长发斜搭在肩膀一边,眼中透着如同她名字般的婉约温柔。清淡素雅的面妆更为她本就美丽的脸蛋,增添了几分美感,细腻的嘴唇被淡粉色的唇膏,修饰的线条分明。

    一身低领修身装,把她的上身修饰的凹凸清晰,加之未去掉的围裙束身腰间,使得更为突显。弯腰俯视间两座“傲峰”紧紧相拥,一颗白金吊坠晃动在双峰之间。十足的让人垂帘三尺,有着欲罢不能之感。显然,秦婉柔今天的装扮是有刻意打扮过。

    虽然王庸见惯了各色各样的美女,身边也不乏缺少美女,但面对过往初恋的情人,又如此近距离审视,难免摆脱不了本身的雄性本质。几度欲试却又几度抗衡,毕竟她已经为人妇,为人母。又怎能任凭着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去破坏她的生活。然而,好多次却又难以压抑住,对她那越来越旺盛的**。

    秦婉柔也注意到了王庸脸上百般的神情,呆呆愣住了。不觉中好似回忆起什么,些许很久了,从没有如此距离再观察过这个曾经,不,是一直深爱的男人。

    他少了一份阳光,却多了更负魅力的成熟感。眉宇间多了几分坚定,像是拥有太多要诉说的故事,却又再刻意地掩饰着什么。是经历了太多,才使得这样一个男人有了如此变化吧。

    这种随之而来的神秘感却又那么让人心疼,或是想给他一个温暖拥抱,以此来安抚他。

    不,王庸或许并不是自己想那样,但每看到王庸和毛毛相处地那么融洽时,既倍感着幸福,却又伴随着失落。

    两人的相视霎时就定格在那里,心中各自有着想法,却谁也不想打破这种美好的环境,仅仅任凭事由自然发展。

    也许是天公作美,房间的灯光突然一下灭掉。

    “啊?”秦婉柔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到,发出一声惊叫。

    王庸急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柔夷,给予着她强烈的安全感,抚慰道:“别怕,最近小区里的电站出了问题,经常会停电。没事,我来想办法。”

    王庸起身,准备走到柜厨去拿蜡烛。但一松开了他的手,惊惶未定的秦婉柔向前挪动脚步,却一脚却踢在了沙发边角。身体受阻力惯性向前顷,瞬间有摔倒之势。

    王庸敏锐感知到,向后一窜,一手扶于其腰间,另一手抓于其肩部,顺势后退一步以减轻冲击力。不想后脚无路可退,不小心碰到另侧沙发边角,两人眼看就要倒下,摔躺在睡梦中的毛毛身上。这时候,王庸反映急速,瞬间身体重力移于双脚之上,用力扭动腰部,一个回转体便更换了位置。

    秦婉柔任凭王庸挥洒摆动着自己,两人瞬间转身,如同两位舞台中的舞者,在用优美的舞姿诉说着彼此的期许。

    可这并不是哪个演播大厅的舞池,而是狭小的客厅沙发间隙,即使转身过后,避开了摔倒在毛毛身上的危险,两人也未能安全站立,双双摔到在地板上。

    不过还好有王庸垫底,顷刻间如此贴身接触,相互间的呼吸都能让对方感觉到。

    秦婉柔柔软酥胸紧贴着王庸身上,加之秦婉柔绣发散落在耳边引起阵阵瘙痒,身体散发着玫瑰体香,骚动之感一波一波袭来。

    被连续压抑了好些日子王庸,一时间有些血脉膨胀,难以自持。嗅着她脖子上,头发上那沁人心脾的撩人滋味,一只魔爪已经悄然抚摸到了她那凹凸有致的翘臀上了。

    凸显身材的修身装,让她更为的曲线玲珑,也让王庸的魔爪更易肆虐。

    “咛~”秦婉柔低声娇吟了一声,黑暗之中羞得俏脸娇红欲滴。已经完全成熟的娇躯,一些微妙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一直压抑在心间的渴望,正在被王庸一点一滴的勾了出来。

    上边的秦婉柔更是心跳加快,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上下浮动着身体,不觉间像是可以放弃一些所想,对某些事物的遐想泛滥起来,王庸健硕的身体,和强有力的臂膀……

    微微扭动着娇躯,压低着声音,颤声说:“王,王庸。这,这是家里,我们不,不可以。嘤咛~啊”

    娇吟之声柔媚酥骨,仿佛能把人的魂儿都融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