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一家三口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一家三口

    ……

    唉,这惹人喜爱的小宝贝,真是让人不省心哪。

    王庸目光炯炯,温柔地注视着毛毛恬静的小脸,油然衍生出了深深的怜爱之情。粗糙的指尖在毛毛的脸颊上轻抚着,蓦然发出一声淡淡的惋惜,如果毛毛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该多好?

    在拿到诊疗单的那一刻,王庸万万没想到,自己和毛毛的身体里,竟然还流着一样类型的血。第一时间,竟然还错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怀疑毛毛和自己真的有血缘关系。

    可惜,他的头脑中清楚意识到,他和婉柔之间并未发生过什么。无奈之下,只好劝慰自己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一边默默念叨,暗下生出懊恼,早知今日,当初还不如无耻一些呢。

    ……

    同一时间,在那遥远的边陲之地。

    一架军用飞机呼啸着落到了跑道之上。待停稳之后,机舱门被打了开来。只见夏无霜一身军绿迷彩服,戴着黑色墨镜,冷艳俏丽地从飞机上匆匆走了下来,还顺便带回了很多的军用物资。

    此番险后归来,她的心境可以说是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肃然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脚下行进的步伐,坚定有力,似乎有什么紧要的事,急着要赶回去。

    撑在了车门上,高窕的身材灵敏地跳上了一辆东方猛士。车子启动后,在一阵阵引擎轰鸣声中,冲着目的地驰骋而去。

    一段时间后,夏无霜经过熟悉的训练场,看到一脸冷峻的现任头狼沃俊达,正在训练着一批刚进入边陲之狼的新队员。而沃骏达看到夏无霜的到来,依旧是面无表情,眼中带着某种审视打量了一眼。

    两人平时几乎是没什么交集。在军衔上又算是平级。见到后只互相敬了个军礼,连话都没有多说上一句,就各自匆忙走开了。至于肚子里转着的念头。却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饶过训练场,夏无霜直接步入了军区大楼。直抵目的地。走到门口,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却突然从里打开了,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呦,是霜霜啊?回来看你爸爸了?听说最近你在华海市立功不小,不愧是将门虎女,厉害厉害。谭伯伯真为你感到高兴啊。”

    谭经义,朋友们都习惯称呼他为老谭。眼前所见的他,小腹微微踮起,个头偏矮。很容易就能看到,脑袋呈现出来的典型地中海,就像边区随时等候着支援中原那样。一出来后,迎面就见到了风尘仆仆归来的夏无霜,呆愣几秒。立即就堆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小眼睛里似是透出了令人看不透彻的精光。

    夏无霜暗暗冷笑不迭,心中不免无声腹诽着,要不是您老暗自拆台,自己早就可以和迟宝宝军警合作。多扫清一些社会的害群之马了。

    然而,夏无霜在大局的把握度上还是有分寸的。从小在军队的环境中熏陶长大,自是多明白了几分事理。说话间,尽量不会去得罪任何人。此人虽和父亲政见不合,表面上也不能撕破脸。

    “谭伯伯好,您真是过誉了。什么功劳啊,那是我作为女子缉毒大队队长应尽的责任。在自己职权范围里面,打击清缴一切贩毒分子,只是身为一个军人的本分。”夏无霜不动声色地客气回着,说到后面两个字时咬字特别的重,仿佛背后有着更深层的意味。

    回想起以前那段灰色期,在爸爸的办公室里,谭经义拍桌子大示权威,怒不可揭的样子。那天的情形历历在目,仿佛一直如一抹阴影,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尤其是当谭经义要爸爸收回对王庸几个人开除部队的处分,直接送往军事法庭时,心中就恨死了这个老头。要不是他,王庸当年又怎么会离开部队?

    “呵呵,是的,是的。你很优秀,也很有能力。可惜我家那小子,不喜欢当兵,却喜欢从商,和你是没法比咯。对了,要去见你爸爸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女俩了啊,记得有空常来做客啊,谭伯伯一定欢迎。”老谭笑得和弥勒佛一样,和蔼的言语中间,还不忘时时表露着对晚辈殷切的喜爱。

    “嗯,您慢走。”夏无霜总算客套完了,随后就推门而入。一进门,一眼就见到正面一面整齐的书墙上,记录着军事摘要,军事战略,战略储备,党的思想等系列文字,左边一面面锦旗皑皑叠叠悬挂在半空,右墙贴满了一些泛黄的老照片。

    客厅里,一脸肃然的夏国安正坐在桌边,埋头奋笔疾书,眉头深深紧锁着。

    “首长好!”夏无霜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打断了老夏。一见到他,先前的不快仿佛立刻就不扫而空了。

    “霜霜,你来了。最近军区通报了你的表彰,很不错,没丢我们部队的脸,老爸为你感到骄傲。”老夏一听女儿的声音,有些错愕地抬起了头。随后,又放下了手中的笔,发自内心地笑着夸奖了女儿两句,目光中带着一丝欣慰。

    “爸。”夏无霜这才露出了小女儿态,接着直奔主题,赶快报告:“我见到王庸哥哥了。”

    老夏腾的站起来,激动地直接问起:“什么?人在哪里?这个臭小子失踪那么多年,到底在干什么?”

    夏无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他在华海市,在当保安。”仿若平地一声雷,在空气中突然炸开。

    “什么?当保安。我堂堂的边陲之狼的头狼在当保安?”老夏质问道,满脸的不可置信。以王庸的能力和吃苦决心,随便去哪里都是独当一面的超级精锐,又怎么可能屈居保安一职。

    “是,保安。”夏无霜闭上了眼睛,狠狠地点了点头,心中不免有点沮丧。

    “简直暴殄天物,你怎么不把他带来?”老夏火爆地直接苛问。

    “你还不了解他吗?一旦犟脾气出来,多少头牛都拉不回来。”夏无霜委屈地说道,那天的劝说,王庸根本是无动于衷,摆明了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态度。

    “哼,那臭小子又臭又硬的脾气我还不了解。他现在肯定觉得面子上挂不过去,才迟迟不肯露面的,看我不狠狠揍到他清醒为止。”老夏怎么会不了解王庸。向来都是拿他当儿子一样看待啊。自己怕他不要命的训练,伤了身体,还经常会弄些上好的中药材,熬了补汤让霜霜送去。

    这些年来,一直在四处打听他的消息,但依旧是所获不多。就当他以为,再也寻不到王庸踪迹的时候,没想到他却是以这种身份出现了。

    “我知道,这事就交给我来办吧。”老夏回想起来,刚才老谭在自己面前提议,升高沃俊达的军衔的事,还想把女子缉毒大队规划到他的旗下。自己反驳了沃俊达功勋不够,这才暂时抵挡了下来,可那老狐狸怎么会放弃?

    “爸爸,最近你消瘦了很多啊,刚才谭老头来,莫不是又出什么幺蛾子?”夏无霜看着老爸一脸不愉,满怀心事的样子,颇感担忧。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边境最近抓获的毒贩寥寥无几,流入内地,被你们拦截了两批。你不觉的以清扫一切毒品为宗旨,现在的边陲之狼退步的很夸张吗?”老夏忧心忡忡道。看到女儿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他沉重的颔首同意。

    “如果王庸哥哥在就好了。”夏无霜唉声叹息着说:“有他在的话,什么跳梁小丑都不管用。”

    话说她家王庸哥哥,此刻正在医院里陪着宝贝毛毛挂水呢。

    又过得几小时,闻讯的婉柔,也是在第一时间打了个长途的士过来。好在王庸不断和她通电话,表示毛毛就受了些小苦。不然以她性子,出租车都得哭淹了。

    从医院带毛毛去酒店,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此时,挂完盐水的毛毛,恬静的小脸蛋贴在了王庸的怀里,熟睡后的呼吸浅浅的。

    星华当头,三人行在路上 ,男人高大威猛,女人温柔贤惠,小孩乖巧可爱。一眼望去,怎么看都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昏黄的路灯下,在渐渐拉长的身影中,王庸和婉柔并肩而行,但是谁都没有说话,仿佛有着各自难以表明的心事,想说却不知从何开口。

    到了小镇上的‘家’里,王庸轻轻把毛毛放在自己的床上,盖好了被子。随后,王庸和秦婉柔又一起走出了房间。

    夜,渐渐的凉了起来,沐浴在寒冷的月光下,冷风瑟瑟,秦婉柔忍不住紧了紧衣服。靠在栏杆上,看着清澈小河水流淌而过。王庸拿起了一支烟,低着头,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

    “婉柔,我没有照顾好毛毛。”在一阵子寂静中,王庸终于开口了。刚见到秦婉柔从华海赶过来的时候,那慌张的神情,那憔碎的面容,也是让自己心疼至极。

    “王庸,那不怪你。再说,毛毛没有受什么伤。”秦婉柔柔声细语地说道。

    一说完话,两人就又各自沉默不语,皎洁的月光轻轻的披散在两个人身上。像这么的,能安安静静,单独待在一起的日子,似乎已经很远很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