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一样血型?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一样血型?

    ……

    “毛毛,有没有受伤?疼不疼?”王庸转过头,一边仔仔细细地检查着毛毛的身体,一边温柔细语关怀着。

    毛毛听到王庸的声音,仿佛一下子有了安全的依靠,决堤的眼泪也渐渐止住了,只是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断断续续的抽噎声。

    王庸在确定了她没什么大碍之后,心绪也稍稍缓解。虽说有惊无险,但小宝贝摔了跤,又怎么能不心疼?

    胖女人打量了下来人,见他坚毅的脸庞之上,透着一丝阴霾。些微的胡子拉渣匍在下巴,糅合了一股说不出的沧桑感。做饭的围裙还挂在身上,显然是还没来得及脱掉,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莫名其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男么,前一瞬间,怎么会突然升腾起这么浓烈的恐惧,就好像感觉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错觉,肯定是错觉。切诶,这人有病吧。”胖女人一边拍着心口喃喃自语,一边不断安慰着自己。见面前的男人体格健硕,身姿挺拔,恐怕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胖女人壮了壮胆子,提起分贝继续问道:“你是谁?”

    王庸一手提起不小心携出来的菜刀,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举止不动声色间,带上了一分冷冽。他目光依旧注视着毛毛,都懒得去打量这个恶心的女人。鉴于自己不知事情的原委,也不能随意就冲人发火,按压着怒意,质问的低音从口中吐出:“我是她的爸爸,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爸爸?”胖女人斜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可听说了,这位小姑娘压根就是个没爸爸野孩子,您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声音又细又长,听了令人鸡皮疙瘩直冒。

    胖女人的冷嘲热讽,一下就助长了王庸的怒气。见他眼神一寒,漫不经心地拍打着手中的刀,就跨步朝她走了过去。

    胖女人被一股莫名的气焰所震慑,神情慌张之下,拉着小胖子又后退了几步。

    王庸露出一抹戏谑的笑,走近后,故弄玄虚道:“毛毛还小的时候,有一回,一个人对我老婆出言不逊,结果下场就成了这样~”说着,作势竖起了菜刀,在胖女人身前一挥直下,似乎在很认真地复原着以往的真实场景。

    时间霎时静止,空中划过一道阴冷的刀风。那个胖女人瞪大了双眼,吓的往后大退了一步,脚踝紧跟着一扭,险些栽了个跟头。

    王庸摇了摇头,接着绘声绘色道:“后来我就进了局子里,被好吃好喝的伺候到了现在。嘿,你别说,自从出来了以后,我还真有点怀念在里面的感觉呢。”话音刚落,他又晃荡了一下菜刀,如鹰隼般盯着那位胖女人,眼冒兴奋地说:“要不,你再对着我的闺女,嚣张叫骂个几句?说不准,老子还能多亏了你的福,回去继续享受享受。”

    此刻,胖女人已吓得脸色苍白,连脖颈间的一圈肥肉都在跟着打颤。没想到,竟然会遇上了这么一位极端的变态杀人狂。

    “你,你,你别乱来啊,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你惹不起的。” 她嘴上还在装着强势,面上却早已丢了气势,再也不似起初的趾高气扬。

    “对,你,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小胖子看到自己的妈妈落了下风,也挺身而出,叉着腰帮腔道。

    王庸侧目转向旁边的胖小子。弯腰摸了摸那个小胖孩的脑袋,叹了口气,故意曲解道:“孩子,你的亲爸爸是谁,这个我真帮不了你。要不,回去你好好问问你妈妈?”

    胖女人听到王庸这些话,脸都一下子变绿了,这男人话说的也忒恶毒了些,当着孩子的面,还变相地污蔑了自己的清白:“你,你欺人太甚。”

    怒火中烧的她依旧不甘示弱,眼睛一白,直接单刀直入,道:“好,这事就先不跟你计较,咱们先来算算总账。你女儿把我儿子推倒了,头都摔伤了,你说怎么办吧?”

    “不是我。”毛毛听了,马上急了起来。一边擦着自己饱含泪滴的眸子,一边委屈摇着王庸的手臂道:“干爹,相信我,真的不是我的错。是他自己使坏,遭到了报应。”毛毛撅着小嘴,抽泣着道。淅沥的哭声如丝丝细雨,在眼角不停地溢出,越下越大。

    “你听到了?我家宝贝说没有。哼,自己不管好儿子,还敢仗势欺人,欺负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厌恶的眼神朝她瞥去,话语冷到了冰点。转过身去,继续安慰起毛毛。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不知怎的,每次看到毛毛一哭,他的心也会跟着不忍。

    胖女人本能的打了个寒颤,退了半步,脸色煞白道:“她胡说,是她自己不,不小心摔倒的,不关我的事。”

    “不关你的事?”王庸转过身去背对着她,噗嗤一声,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也是哦,你又没有碰到毛毛 ,怎么会关你的事呢?” 话音一落,王庸目光猛然变色,一下站了起来,朝着胖女人的方向走去。

    胖女人被突如其来变故给吓懵了,踉踉跄跄的赶忙往后猛退着,腿软之下,一个趔趄便摔到了硬硬的青石板上。倒地的瞬间,臂膀撑地一划,正巧撞上了磐石锋利的一角。手臂一下子被划伤了一条狭长的口子,血液溢出,疼的她倒地直呼疼痛。

    王庸耸了耸肩膀,无赖道:“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可没有碰到你,是你自己摔倒的。对吧?毛毛。”

    毛毛停止了哭声,原本哭得梨花带雨的脸,突然一下就破涕为笑。

    胖女人气的嘴唇发青,对王庸完全无计可施。骂架不是对手,打架更是自寻死路。

    “鹏鹏,走,我们去找爸爸来算账。”胖女人一边安慰着儿子 ,一边抚着被割伤的手臂,恶狠狠地盯着王庸,似乎想用锐利的眼神,把这位无耻下流的劳改犯给杀死。

    在鹏鹏的哭声中,胖女人只好灰溜溜的带着儿子,转身离开。

    王庸也领着毛毛准备回家,一转身,便看到厨房冒出了一股袅袅浓烟。他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脑袋道:“完了,毛毛最爱吃的菜。”

    王庸蹲下身,扶着毛毛的肩膀,急着交代了一句:“小宝贝,你先在这待着。乖,干爹先去救你的菜。”

    “嗯。”毛毛乖巧的点了点头:“干爹,你小心点儿。”

    “乖宝贝放心,干爹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龙。”王庸拍着胸脯道:“这点点小事算什么。”

    “干爹真厉害。”毛毛开心极了,粉嫩嫩的手臂搂着王庸,亲昵道:“干爹是个大英雄,毛毛喜欢干爹。咯咯。”

    “那再亲一个。”

    ……

    同时间,胖女人和小胖子狼狈的正准备回家。听得一声异响,两人下意识回头,看到王庸冲进了浓烟滚滚的厨房,也一眼瞥到了站在门口,眼巴巴关心干爹的毛毛。

    在这个胖女人自私的逻辑中,自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可恶的孩子。如果不是这个孩子惹了她的鹏鹏,自己怎么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侮辱。

    看到毛毛一个人落单,一个恶毒的思想涌上心头,一时占据了她的全部脑海。理智尽失,突然就松开了自己儿子的手,加速走向孤身一人的毛毛,就像非洲草原上饥饿的狮子,冲向一个嗷嗷待哺的羔羊。

    王庸抢回了些珍贵的食材,从浓烟中钻出来时,却远远的见到了让他魂飞魄散的一幕,毛毛被狠狠地那女人推倒了,躺在了地上,连一点哭声都没有发出。

    王庸顿时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发疯似的冲向那个恶毒的胖妇,临近的时候,起身一脚飞踢,一下就踹中了她肥胖的腰肢。而那个女人还未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就像一个被踢的皮球般,在毛毛躺着几米后的路面翻滚着。

    王庸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也顾不上那个女人会受多重的伤,此时的他,一心一意,脑子里只有毛毛。他抱起了毛毛柔软的小身板,立刻就往医院疾驰而去。

    同时,在路上他还做了些简单的检查,毛毛的呼吸和心跳还算稳健。刚才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稍微的缓和了一下。

    此时此刻,他全身已经湿透了,紧张的手脚颤抖不止。哪怕无数把枪指着他,导弹轰向他,身临万险他都会心不惊面不改,但看到这个小女孩受伤的刹那,他的心仿佛就要碎掉了一样。

    在当地一家医院内。

    听医生说,毛毛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惊,晕了过去,膝盖关节处有些轻微的擦伤,只要安静调养几天便可以完全恢复。

    得知结果后,王庸紧锁浓眉总算稍舒展了些。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接过医生的诊疗书,王庸又大致浏览了一遍。

    “咦,毛毛竟然和我一个血型?”王庸看到血型的那一栏上,写着A型血,倒是稍稍有些惊喜。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