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惊鸿一瞥的屁股

第七百三十九章 惊鸿一瞥的屁股

    ……

    杰瑞一见这种红色粉末,立刻露出惊惧之色,口中激动地直呼:“什么?成分精纯的诱鲨剂。你不要命了吗?”艾达陈用牛肉吸引鲨鱼的手段,与其相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一群狂躁的鲨鱼,哪能是兄弟俩人就能对付的了的?king出招也实在是黑,他难道想和我们来个同归于尽,一起葬身鱼腹?

    显然,诱鲨剂的作用超出了想象。不待片刻,四周的鲨鱼受到引诱,狂躁地朝着三人组集合而来,来势汹汹,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包围圈,将他们团团围住。一直被血腥味引诱着,饥肠辘辘的鲨鱼,似乎是再也忍受不了了,大嘴一张便朝着三人狂咬过来。

    此时此刻,杰瑞和汤姆再想全身而退已然是来不及了,任凭身上的防水膜也无法抵御。场面太疯狂,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两人黑白分明的眼珠不免暴突,暂时也没了主意,不知该如何从鲨鱼群中脱身。汤姆一个迟疑,就给了王庸有利的机会,手中薄刀狠狠一个反刺,寒芒闪烁间,刀就被送入了汤姆的肚子。一个扭转,汤姆内脏被全盘绞碎,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瞬间就没了生命的气息。

    王庸猛地拔出刀刃,一个后踢,便把汤姆送入了后面鲨鱼的大嘴。

    鲜血夹杂着浪花,顿时一片红涛沸腾。人影没入海中,只闻鲨鱼的撕咬声阵阵传入耳际,震的人寒彻心扉。

    杰瑞望着兄弟惨死,双眼通红。五脏俱焚,一股撕心裂肺之感即刻涌了上来。事情发生在瞬间,等他从惊愕中醒转过来后,霎时就陷入了癫狂。不管手中的利刃,连王庸刺入胸膛的刀也不管不顾,一双手臂如铁箍般,把王庸紧紧箍在胸前。他就想留下king,让他陪着自己一起葬身大海。这样也算是为兄弟报了仇。

    杰瑞恶狠狠的目光直射王庸,发了疯地大笑道:“哈哈哈哈,一起死吧。有king作陪,我们乌贼兄弟也不亏本。”

    “很抱歉,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王庸嘴巴微张,神态依旧豁达开朗,无声地朝他投去一抹嘲笑后。道:“我还有驱鲨剂。”语毕,一刀刺入杰瑞胸口,同时驱鲨剂在两人的周围迅速弥漫开来。早知乌贼兄弟号称海战无敌,他又岂能不早有准备?

    驱鲨剂的效果很快浮现,王庸用鲨鱼筋把杰瑞的尸体捆绑起来,套在了一条逃窜鲨鱼的背鳍上面,凝望着鲨鱼群越来越远。心中微微升起一片叹息,身为佣兵,最终的归宿真的只有战场吗?成名已久,身为十大佣兵之一的乌贼兄弟,就这么从此消逝了,而且连尸体都会彻底埋藏在大海之中。

    刚才搏杀之时,胸口中了一刀狠的,鲜血丝丝流淌。加上周遭血水弥漫,鲨鱼群已经陷入到了疯狂之中。时间若继续拖延下去,驱鲨剂也恐怕难再起到任何作用。

    正在王庸准备逃离之际。爬到了船头的迟宝宝,来的真是及时。她自上而下丢下了一捆绳索,呼唤着王庸快点上来。王庸猛地一提住绳索,飞速向上爬去。

    呼啦,一头恶鲨从海中突然窜起。王庸吊住绳索,转身猛地一踹,借着荡漾之势,躲开了这致命一咬。

    ……

    与此同时。船仓内。

    艾达陈来回踱着步,一刻也不停歇。木板被踩的声声作响,泄露了她此时焦急的情绪。掐着时间,久久未见乌贼兄弟返回。她的心中油然而生出了一丝不祥之感。难不成,乌贼兄弟也遭遇到了不测?

    说起此事,还是有些保不准的。king这家伙,厉害程度实在超出了她的预计。那混蛋非但实力强大,连算计都是非同寻常。聪明如她,到了此时又岂能不明白?这一次又是中了king的计,他是故意引诱自己抓获迟宝宝和夏无霜。最终目的定然是引出自己,引出一直躲在幕后的黑手。

    真是个狡猾而可怕的家伙。

    king的实力,强横至超乎常人的地步。他也许随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狠狠地把自己捏死。一想到这些,她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原本还想等等乌贼兄弟的她,顿时生出了立即逃跑的冲动。反正雇佣兵在执行任务的时间,脑袋都是别在裤腰带上面。就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殉职了,也是他们的宿命,怪不得任何人。她如今已经顾不上他们的死活了,自己先保住性命要紧。

    艾达陈谨慎地打开舱门,观测了一下,发现似乎暂时没什么危险,立即就准备上小艇逃走。随后召唤来两个手下,让其乘坐没有装备的小艇里面,自己也坐进了另一艘小艇里。

    这艘军舰底部的鱼雷,随时可以变成了定时炸弹用。今天不管谁来,只要时间一到,就都会和这艘旧军舰一起沉没。一时间,艾达陈面具下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决绝和狠辣。

    既然king你敢这么算计我,就别怪老娘心狠手辣,送你上西天了。有两个英姿飒爽的小妞陪着你一起死,也算对得起你佣兵之王的名头了。

    舱门被打开,两艘军用快艇引擎轰鸣的窜了出去。

    ……

    船头,顾不得去安慰迟宝宝和夏无霜的王庸,刚准备去找找幕后指使者的茬,却听到了快艇轰鸣的声音。心下暗道不好,此次算计,目的都是冲着那个阴魂不散,狡猾如狐的神秘人而去。至于斩杀乌贼兄弟,不过是顺手为之。如果让那神秘人逃走,岂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前功尽弃了?

    王庸速度踢下了半个脚蹼,赤着脚猛地向船舷奔去。定睛一看,只见一艘快艇,正在船舷旁缓缓开出,看来是准备逃离。

    快艇的速度一时还没拉起来,他能清楚的看到,快艇上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难道幕后的指使者,真的是个女人?顾不得有太多的思考,他如同一头鹰隼般的朝下直扑而去。

    双方的速度,角度和距离,都在他刹那间的算计之中。而他要做的就是瞬间抓住她,将她拽入到海中。

    正庆幸自己跑得快的艾达陈,刚想抬头捋一下被海风吹散了的秀发时,却陡然间惊的连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空之中,怎么有一个戴着潜水头盔的人从天而降?飞鹰扑食般的直冲着自己飞来。

    一见到这种场面,让她整颗心都瞬间吊了起来。不禁心中暗骂道,我勒个去,怎么还会出现这么恶心的事情。慌乱之下,她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准备向后逃去。

    饶是如此,但是区区十来米的距离,又岂能容她反应?

    即将落水的王庸,冷笑了一声,猛地探手向她后背衣服抓去。

    正在这种最危险的关头,船体一晃,艾达陈脚下一个踉跄,向前跌撞而去,手本能的牢牢抓住了一张座椅。

    王庸那恶魔般指尖的一抓,竟然在如此阴差阳错下,落了个空,没有揪住她的后背。他瞬间反应过来,又是一抓,一下就拽住了她腰肋下的裙摆。

    顺着巨大的冲击力,王庸扑通一声落到了水中。

    艾达陈如同虾米般的,屁股跌坐,撅到了船舷之外。撕拉一声,她那条漂亮的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后半截全部被撕裂掉,贴身的白色小内裤破掉一角,显出了她性感的臀部。

    落到了海里的王庸,以最快的速度窜出水面。可惜的是,在水中的自己又如何及得上快艇的速度,不一会儿,快艇就已经距离自己数米远了。那个神秘女人,以极其狼狈的姿势,露出了一个白嫩屁股。

    在那屁股和腰肋间,一只纹身蝴蝶,栩栩如生,展翅欲飞。

    艾达陈的脸都被羞辱到通红了,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活到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以如此耻辱的方式羞辱了。更让她心有余悸的是,如果不是自己凑巧跌倒了,凑巧抓住了椅子,岂不是要被这混蛋的飞扑拖入到海中?

    以这混蛋的残暴程度,天知道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不幸?回头凶猛地瞪了一下,跌撞间,操起一把突击步枪,摇晃着就向无耻混蛋扫射而去。

    王庸也是觉得倒霉至极,凭着经验和反应,自己各种算计已经很到位了。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算计了这么多天,在如此拼命之下,竟然只找到了这么点线索。

    至于那种枪法……

    潜入到了海里的王庸很无语,你还能打的再不准些吗?

    原来幕后黑手是个女人,而以那人的心狠手辣和算计,王庸就不相信,她在船上会没有动手脚。再次从水里冒出头来,那艘快艇已经呼啸到了老远。

    船舷上,迟宝宝,夏无霜。毒液,甚至何冲都在。

    王庸急忙远远地打了个战术手势,何冲见到之后,就立即组织四个人跳进了海里。大家还没游出数百米时,却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那艘大船断裂成了两截,如同上演了一出泰坦尼克号沉没般的大戏,气势恢宏地坠入到了海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