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恶海恶战

第七百三十七章 恶海恶战

    ……

    听到迟宝宝提示,夏无霜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两人诧异地望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海面上和鲨鱼搏斗的人时出时没,惊起滔天浪花,层层朝着船边澎湃翻滚着,遮挡住了她们的视线。遥遥可见的是一片弥漫开来的腥红,不知其中混杂着的是人的血,还是鲨鱼的血。

    虽然一时看不清楚那人的相貌,但见他身手灵敏矫捷,与鲨鱼破浪周旋之间,俨然是落到了上风之势,看的出此人定然不简单。

    这一刻,两女本就绝望的一颗心,顿时又渐渐死灰复燃。瞬间,两人迅速的闭口缄默,怕一个不小心惊扰到他,令他分心毙命。这样一来,可就打碎了她们唯一的希望。同时,心中还激动万分地猜测着,难道是来了援军?是怎么寻到她们行踪的?

    目前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探讨此类问题,当务之急是尽快脱身。身经百战的迟宝宝,一瞅着时机来了,便紧迫地展开了自救计划。衣袖里的餐刀已经被她用磨蹭的方式,一点点的挪到了掌心中。咬紧着牙关,四个手指慢慢横开餐刀,一点点磨起了手上的绳索。

    有人来救她们固然最好,但是在敌我不明的前提条件下,也不能全然指望着对方的救援。首先得自救,挣脱绳索的束缚,才能给我方队友减少负担,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这些内容都是平时军队培训的基本要素,一到紧要时刻,迟宝宝自是牢记于心。

    海中瞬间,恶鲨大嘴忽的从天而降,水流自成一幕,被狠狠震荡开来。

    王庸尖刀一个翻转,手腕使劲转弯一割。锋锐无比的匕首随即迎上,力劲霸道,竟然将鲨鱼整个下硬棘都割离了开。虎鲨受到刺痛,立马像发了疯的弓起身来,猛狂乱咬。水泡血水交相融合着翻滚起来,场面壮观轰然,似炸开了锅一样。

    此时的虎鲨已然失去了凶猛之势,再不似先前的嚣张狂妄,却依旧作着垂死的挣扎。四处乱咬乱撞着,仿佛要与来人同归于尽。

    王庸一个翻身,如同游龙出水般,轻松骑上虎鲨的背梁。五指如金刚,死死抓紧了虎鲨的背鳍。为了不让自己轻易掉落,尖刀又再次用劲一插,便直直没入了鲨鱼的脊椎要害。虎鲨吃痛之下,左右狂甩起来,还时不时地腾空跃出海面,妄图甩落掉背鳍上面的人类。

    只听“霍拉”一声,王庸借着虎鲨飞跃的冲击力,凶猛地破开了它的背梁。鲜血溅落的瞬间,虎鲨最终失去了反抗能力,被轰然砸落海中,激起了千层浪。

    海水即刻将其淹没。在沉沉坠下之后,虎鲨再也没有浮起。猩红的血液顺着水波荡漾,一圈圈地弥散开来。一会儿,围绕着虎鲨中心形成一波汹涌之势,群鲨如同地狱饿鬼扑食般,争先恐后地蜂拥而来,撕咬吞噬起那条被破开背梁的虎鲨。

    夏无霜亲眼目睹了这一抢食的场面,吓的是脸色惨白,肝胆俱裂。要不是那人及时出现,恐怕虎鲨就是自己最终的下场。看着远处一些鲨鱼去而复返,那个人落入海中再次失去了踪迹。人呢?不会遇到危险了吧。夏无霜心扑通通跳个不停,担心的杏眼睁得滚圆,汗水混合雨水贴着发丝涔涔滴落下来。

    而迟宝宝依旧不敢松懈,餐刀刀口还在磨砺着绳索,还有一点,还有一点就成功了。坚忍着痛楚,绳索摩擦着的手腕已经泛出丝丝血迹,一边还目不转睛地看着水中沉没的救兵。她几乎已经猜出了**分,那人应该是王庸。她认识的人之中,也只有王庸才有强大到和恶鲨搏斗的能力,也只有王庸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的来救自己。

    仅有那么一瞬间,王庸面镜下投来的锐利目光,折射出了坚定与鼓励,顿时让迟宝宝那丝痛楚淡化。安全感,踏实感填满了整颗心脏。虽然嘴上会说着王庸种种不好的地方,但只有她自己内心最深处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对王庸的依赖感已然是极深了。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命运,也紧紧纠缠在了一起,再也难分彼此了。

    巨大的声响传来,自然引来了船头巡逻佣兵的注意。他们探出头来看了一眼,看到鲨鱼们撕咬吞噬同伴的身体,也就觉得司空见惯,并没有放在心上。随后,便大骂了几声鬼天气,再次缩了回去。

    话说另一头。

    短短的几秒之内,何冲强大的电子干扰设备,已然让整个区域成为了一片盲区。恶劣的海上天气,更是助长了他们的伏击条件。不得不承认,老大很注重科技力量的决定,真是无比正确的。

    何冲在前,毒液在后,两人手脚都套着吸盘,就如同壁虎一样从舰壁一路攀爬着。

    舱内,乌贼兄弟观测着卫星导航,突然停顿了几秒,随后又恢复了正常。这种鬼天气,出现这种情况也实属正常,况且监控中无任何可疑的船只经过,军舰底部的鱼雷也纹丝不动,紧张的气氛这才稍微安定下来。不过身处十大佣兵之列的乌贼兄弟,还是小心谨慎的,有一丝波动都不会轻易放过。

    “发生什么事了?”艾达陈顿觉不寻常之处,乌贼兄弟突然紧绷,心下也是有了一丝紧张。女人的直觉,总让她有一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后招,心下就又定了许多。舱门侧面就是两个小艇,其中一个小艇不同于一般的逃生艇,上面配备了先进的防弹玻璃和推进器。一打开,坚硬防护罩壳自动翻起,把艇舱保护的严丝合缝。同时,推进器启动,如火箭筒一样蹿的无影无踪。

    “没事,也许只是天气的缘故,我先出去看一下。”汤姆扛起手提式轻机枪,戒备地出去了。

    艾达陈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段时间,自己是太过心力交瘁了,对之后的行动也是一筹莫展。前段时间和组织联系了一下,组织让自己暂时按兵不动,收敛缩小活动范围,等待组织后续的吩咐再付诸行动。毫无疑问,高层已经对自己这段时间来的表现有所不满了。

    一想到组织是处置失败者的残忍手段,她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寒意。king,那个可怕的家伙实在太难对付了,强大如虎,狡诈如狐,组织也不能全然把账怪罪到自己头上。

    与此同时,一队五人组的佣兵冒雨正巡逻在舰沿。何冲和毒液听着脚步声,等第五个人的脚步声临近,一个快若箭拔翻身已经跃上舰沿,何冲手中枪柄快速挥起,朝着前面佣兵的后脑勺就是重重一砸。最后一个佣兵还未反应过来,闷哼一声便中招倒地。

    毒液随手扔出一个手雷,贴地一抛,前面转身的佣兵见了,惊恐中本能的后退避让。

    没有意料的爆炸声传出,毒液扯着讥笑一声,嘴巴轻声的发出“破”,随之一股烟雾夹杂着刺鼻的气味滚滚冒出来,将人瞬间湮没。

    那四个佣兵双眼圆睁,火辣刺鼻的烟雾直扑面门,眼泪鼻涕滴滴答答的流淌,连带着舌头也跟着麻木起来。听到全身血液咕咕的沸腾,就像在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炙烤的全身冒烟,全身酥麻无力,喉咙里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痛苦到四肢无力。

    毒液冷笑了一声,自己亲自调配的毒烟,又岂是那么容易对抗的?身体轻盈一滑,矮身,一手撑地,便迅速滑过何冲抢得了先机。手中匕首上前一撩,划破一个佣兵的喉咙,鲜血汩汩冒出。见到鲜血,毒液微微有些兴奋起来,冲着何冲得意道:“神盾,不如咱们来玩个游戏,看看谁撂倒的多。”说话间,匕首象割稻草一样又收割了姓命,三个佣兵一刀毙命。

    何冲耸耸肩膀,对她的举动很是无语。毒液姑奶奶的好胜心还真是强烈,到这个时候还不忘要和自己比比。何冲跟在后面,淡然地收拾着残局,一脚把他们踹进海里喂鲨鱼,一边苦笑着答道:“得了,我哪能比得过您啊,我叫神盾,可不叫原子弹。”

    另一面,汤姆无视了肆虐的暴雨,敏锐的听到军舰的尾右侧,传出了落水的声响。身经百战的他,绝对不敢有丝毫大意。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心里也很清楚,任何大意的战士,早就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汤姆一个呼啸,便谨慎地把佣兵都集合了起来,朝着军舰尾包抄过去。

    何冲开了手中的机枪,一梭子子弹如连串流星飞过,夹杂着烟雾的刺鼻味,前面几个佣兵直接被打成马蜂窝。“啪咔。”迅速换了一个新弹夹,接连的扫射,又再次逼退了一些蜂拥而至的佣兵。手中机枪接连不断“哒哒。”的扫射,枪头冒出炙热的火线,子弹在舰尾的甲板上横行着,一时间,火光四溅。

    相比于喜欢潜行,杀人于无形的毒液,正规军特种兵出身的何冲,也是秉承了王庸的战斗风格,喜欢硬扛硬打,以犀利无比的攻势撕开敌人的一切防御。他的姓格是几兄弟之中最为冷静而沉着的,一旦进入到交战状态,眼神之中也是透出了一丝血腥的煞气和凶猛。

    剧烈的枪响,惊动了船上的所有人。在舱门内的杰瑞再也坐不住,也准备拎着枪出去。

    艾达陈一手摸索着打开舱门的按钮,心生困顿之色,蹙眉道:“可恶,我们中计了。算了,不招降了。先把那两个女的喂鲨鱼,让king后悔死去吧。”阴狠的话语带着破釜沉舟的味道,直接发出了命令。如此危险的地方,她当然不准备再留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