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维纳斯号

第七百三十四章 维纳斯号

    ……

    金色的霞光如同胭脂般绚烂,染红了天际漂浮着的稀疏白云,洒下了缕缕羞涩的绯色光辉。斜阳下,海天交织成一线,汪洋碧水犹如镀上了层层金波,伴着海面涟漪起伏波动,鲜明柔和的色泽被分层剥离。袅袅如仙境,空水共氤氲,让人不觉眩晕,迷醉于如此美妙的景色当中。

    “啾。”一声尖锐的叫声横空划过,撕裂了这和谐的美景。俗称海上强盗的军舰鸟在上空盘旋了两圈之后,瞄准了目标飞扑而上,一下就用带钩的大嘴刁住了鲣鸟的尾巴。鲣鸟疼痛难忍,发出惨痛尖叫,口中刚刚捕获的鱼便随之掉落。瞬间,军舰鸟一个俯冲,鱼就转而到了自己的嘴巴里,得意之余,还扑扇着翅膀一飞冲天。

    艾达陈端着红酒杯,俏立在船头的栏杆边,海风吹得发丝飘扬,金色的蝴蝶面具遮蔽了大半张脸,鲜艳的红唇轻轻抿了口红酒。她优雅地托着手,欣赏着远处美不胜收的景色。在等待的同时,眼球却被军舰鸟抢夺食物的那一幕给吸引了过去。

    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轻笑,果然到哪里也避免不了弱肉强食啊。在这适者生存的自然界中,向来都是充满残酷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蜉蝣,生命总是要以互相杀戮为代价换取自身的温饱。人类亦如此,最优渥的权利与资源总是掌握在强者手中。

    “夫人,您要的牛肉,都已经准备好了。”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顿时被一个声音打断。此时,两个手下已按照之前的吩咐,抬着一大箩筐的新鲜牛肉走了过来。近一看,牛肉呈块状杂乱堆积着,上面还布满了淋漓未干的鲜血,显然是刚宰杀不久的牛。

    艾达陈转过身来,淡淡瞥了一眼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又随即吩咐下去:“好,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去准备晚餐吧。记得挑柔嫩多汁的和牛,让大厨为我们的贵客准备顶级的牛排。至于这些带血的牛排,就都给我搁置在船头。”语毕,艾达陈挥了挥手,手下立即就应声退下了。

    不一会儿。红色巴洛克风格的桌椅被搬上了船头甲板,纯白桌布一铺,银制的精美西餐具,拉斐尔红酒纷纷呈上,点缀着蓝色妖姬的玫瑰,一时间,四周竟弥漫起了欧式风情西餐厅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迟宝宝在迷糊中悠悠醒转了过来,眼前一片漆黑,还夹杂着许多怪异难闻的气味。身下地板有韵律地晃荡着,隐约间海潮声一阵阵传来,涤荡辽远,在黑暗里空明如洗。迟宝宝回想起自己中招的最后一刻,不禁暗自疑惑起来,他们把自己绑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揪出王庸?

    她很快冷静了心神,查看起了四周情况。以她敏锐的判断力,自己应该是在一艘船上。想逃出去必然得费一番功夫。对了,夏无霜呢?迟宝宝乍然想到,一个碰触之下,就发现了自己和夏无霜背靠背的绑在了一起。挣扎了一下,试探着后面的夏无霜是否安然无恙。虽然敌人未封她的口,但她暂时还不敢出声。怕惊扰了敌人,要再想办法逃脱,恐怕就没任何机会了。

    在接收到夏无霜有反应之后。迟宝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夏无霜被迟宝宝摇醒之后,直感觉颈脖子处还有丝丝的疼痛,认清状况之后,立马怒火中烧。乌贼杰瑞下手力量狠辣,都怪自己大意被擒。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么乌贼兄弟把两人抓来,必然就和最近破获的毒品有关了。她几乎可以笃定,这一次定然是惹怒了铺设毒品渠道,精心布局的幕后大佬,才会逼得对方急于出手。这帮家伙到底想玩些什么花样?

    “呼啦。”两人还为来得及商讨对策,舱门已经被打开,光亮刺的两人纷纷闭眼。

    迟宝宝再度睁开眼,看到了缆绳密布,水桶乱堆的杂物间,两个穿着水手服的家伙走上前来,后面还跟着乌贼兄弟,两人炯炯的目光纷纷向她们身上投去,射出璀璨的光彩。

    “欢迎来到维纳斯号。夫人的宴席都摆好了,去,给她们松绑。”乌贼兄弟还是有自信,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眼皮底下一只蛾子也别想飞出去。这艘船虽然是旧军舰改造,可是吨位巨大,设施也相当齐全,上面安排了实力强悍的雇佣兵,底部还装有十八枚威力凶猛的鱼雷。潜艇船只别想轻易靠近,几乎封锁了海底海面一切潜伏者的进入。

    迟宝宝和夏无霜被带出杂物间,外面一队五人组交叉的巡视的全副武装的佣兵。

    两人秀眉微皱,有这么多配备精良的佣兵,就算逃跑,茫茫大海也是插翅难飞,给两人松绑真是有恃无恐。两人相视一眼,心意顿时明了,如果真有什么不测的话,也要多拉几个垫背。

    不一会儿,两人就被带到了船头。

    “欢迎两位长官的光临,真是令维纳斯号蓬荜生辉,光彩熠熠。”艾达陈优雅的踩着高跟鞋,纯白色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衣裙飘飘宛如女神维纳斯,爱与美的结合,伸开双臂表示欢迎,如同迎接深交悠久的老友一般。

    迟宝宝和夏无霜两人面面相觑,她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幕后的贩毒大佬竟然是个女人,还是个优雅迷人的女人,浑身上下洁白无瑕,压根就无法和黑暗,女毒贩,女大佬等这些丑陋的词汇相结合在一起。

    看着那金色的面具,顿觉心中一片清明。再狡猾的伪装,也必然难掩其狐狸尾巴的暴露。两人现下只能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艾达陈看到她们的目光,就知道自己的装扮获得了几分容易亲近之感,站在面前的两位,可都称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两次打破自己精心巧妙的布置,截获大量的毒品,还差点让自己全军覆没,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能为己用最好,假若说服不了的话,余光淡淡扫了一眼那箩筐,她的目光中掠过了一抹狠戾之色。

    “请坐。”艾达陈挥手示意,对于着两个异常优秀的女人,哪怕是双方处敌对状态,她也是生不出太大恶感,反而展现更多的是钦佩之色。身为女人,能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心里明知这是一场鸿门宴,但迟宝宝和夏无霜还是镇静从容地坐下了。两人一个代表着当代女警,一个也是年轻女军官,自不能轻易就乱了方寸,丢人输仗。

    分宾主坐好后,西装革履的彪行大汉从身后走来,如同法国高级餐厅里面的侍者,熟练地打开了红酒,端来一些可口的开胃菜,最后呈上了顶级的和牛。

    迟宝宝鼻子一嗅,一丝血腥气伴着海风吹来,令人不禁作呕。扫眼一看,也看到了一边的箩筐,里面是什么?迅速递了个眼神给夏无霜,让她小心行事。

    “把我们抓来什么事?”迟宝宝一边切着牛排塞入嘴巴,想到昨天王庸做的爱心晚饭都错过了,心中不免生出怨愤。她也不怕这帮人,有本事就真毒死她。想到这里死命地吃起来,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应付接下来的种种变化。

    此时乌贼兄弟到来,在艾达陈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声。两兄弟虽然是十大佣兵之一,但久而久之,对她是愈发的敬重,他们也不单单是雇主和雇佣兵之间的关系了。

    艾达陈微微一笑,拿着一杯红酒站起来,不经意地踱步到了箩筐边。

    “怎么能说抓呢,是请。请两位加入x组织,和我们为这个世界创造出一片没有痛苦,只有快乐的乐园。”艾达陈指指箩筐,杰瑞会意,立即就拿出几块牛肉往海里一扔。一些鱼鳍如刀锋,由远及近慢慢汇集到一处,争先恐后的抢夺起泛着血腥的牛肉。

    汤姆在一旁看的兴奋,眼睛直发亮,这女人的品味还真是特别,够刺激,够独特。

    “快乐的乐园?用你们的害人之物,笑话!”夏无霜感觉滑天下之大稽,忍不住嗤笑一声。

    “忘记烦恼,忘记痛苦,快活如神仙,这不是为人民服务吗?”艾达陈瞄了一眼船下,媚眼如丝,只觉得兴趣盎然。

    “哼,你可真是大言不惭啊。染上毒瘾就等于是堕落深渊,自毁人生。多少人因为毒品,到头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说它是万恶之源也不为过,制造贩卖毒品者就是残害生命的刽子手。”迟宝宝火爆的一拍桌子。

    “呵呵,不不。刽子手?你弄清楚,这可没人逼迫和威胁,都是自愿的个人行为,一个你情我愿,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罪恶了。”艾达陈不温不火地反驳着迟宝宝:“还有,海~洛因是一种神奇而奥妙无比的药物。我们组织认为,这是一种能促使人类文明进化的神圣物品。”

    “毒品的危害,对待贩毒分子的法律,我要给你上上课吗?”夏无霜双手抱胸,蹙眉嗔目,又腹诽着:“条条贩毒无罪论,道貌岸然的可耻,比那些抱着孩子藏毒品的无知女人更憎恶。”

    “哈哈,我们的存在就是历史的结晶,说明人类还是需要我们的服务。伟大领袖说过,我们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两位换个思维想一下,加入我们,你们将更有发展的潜力。”艾达陈娇笑连连,伸手弯腰从箩筐里面拿出一块血淋淋的牛肉,意有所指道:“现在,给你们一次机会,考虑加入我们,你们就能得到自由,富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