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三十三章 霜霜被擒

第七百三十三章 霜霜被擒

    ……

    杰瑞迅猛地抓住了迟宝宝带伤的手臂,一个反扭,便死死按的她不得动弹。冰冷尖锐的匕首横对着她的咽喉,迟宝宝只要一动,就会狠狠刺入到她脖子里去。

    “小妞,挺辣,够带劲!当jǐng察有啥前途,以后不如跟着我吧。你想要什么,大爷我都能满足你。你喜欢的东西随你挑,只要不是天上的星星月亮。”杰瑞一脸得意地调笑着,本就憋闷着的yīn鹜心情也都一扫而光。双眸注视着眼前的迟宝宝,带上了一丝尊重和欣赏之sè,佣兵界的女神就那么几个,如果迟宝宝能加入这一行列,那么想必也可以叱咤风云。

    这个女人的战斗力,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所谓的高手。再好好教导一下,未必不能成为第二个毒液。一番交手下来,杰瑞也是对她的实力赞叹有加,暗生敬佩之sè。她能够几次三番给艾达陈造成如此大的麻烦,难怪艾达陈会把她视作一颗眼中钉,想要拔去。

    “呸,你做梦!”迟宝宝转头给了杰瑞一个白眼,不再理睬。对于这种善恶不分,助纣为虐的佣兵,她从骨子里面鄙视到底。跟着他们混,还不如跟着王庸过过小rì子。每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反倒来得踏实温馨。

    杰瑞耸耸肩膀,也是怕待久了会徒生变故,暂时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这次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之后的事也用不着他来cāo心。便无所谓地笑了笑说:“等你见到了夫人后,就算是想不投降都难。”语毕,一个手刀直接劈晕了迟宝宝。

    迟宝宝晕了之后,这会儿,杰瑞倒是没有想过要吃吃豆腐之类。主要是因为他知道,在艾达陈的手段下,她极有可能会成为自己人。如果因为自己瞎来,从而导致劝降失败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况且出门之前艾达陈可是再三交代过,除了正常抓捕外,不能对对方失礼,杰瑞也只能服从地听命。

    不过,杰瑞却是有所不知,他没有真正调戏迟宝宝,绝对是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

    因为就在十来米远处的幽暗角落里,背靠在墙上,幽幽抽着烟的王庸正冷冷地瞅着这一幕。如果杰瑞胆敢乱来,王庸基本上会放弃钓鱼行动,直接将杰瑞就地斩杀。

    杰瑞扛起迟宝宝,钢丝一甩故技重施就回到了二楼阳台。进入屋内后,把迟宝宝绑得严严实实的,扔在了床上。

    迟宝宝体质强悍,被扔到床上后就幽幽醒转过来。醒来的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限制了zì yóu,她知道自己选择反抗无济于事,大喊大叫还不如安静的节省自己力气,等到有机会再逃脱。

    杰瑞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火辣感还有。这个迟宝宝表现的倒是挺镇静的,临危不惧,丝毫不乱阵脚,简直可以和艾达陈比肩,让杰瑞不禁再次对她刮目相看。

    迟宝宝平静下来之后,突然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她的眼睛顿时明亮璀璨,一股温暖如cháo水般包围全身,带伤的手臂疼痛感也减少了。那是王庸做的饭菜,看来他的确是按约来过了,可能没有等到自己就离开了。

    汤姆一看杰瑞抓到了迟宝宝,便轻悠悠地从衣柜里面钻了出来。他晃着手中的抓捕枪,二指捏着挂在门把手上面的罩罩,在眼前晃了晃,又瞧了眼床上的迟宝宝。没想到这女jǐng察还挺有料,36D的尺寸,在东方女人之中可是极为罕见的。

    看到她醒来后,神情淡然,似乎在感受着某种神秘力量沉醉其中,浑身散发着别样的柔和之美,和一般的俘虏有着天壤之别,他不禁也暗暗称奇。没料到竟然还有如此镇定自若的俘虏?

    “刚才的男人是谁?”杰瑞走到迟宝宝面前,蹲下身突然问出一句。

    迟宝宝心中一咯噔,关心则乱,王庸遇上乌贼兄弟了?难道也被抓住了?她深呼吸了一下,转念一想:不,不可能。王庸可是本事通天的判官,堂堂的佣兵之王king。乌贼兄弟就算再厉害,也必定敌不过他的。

    念及此处,她心中顿时又清明一片,变得无所畏惧起来。

    “你好臭,你掉那个臭水沟里了?”迟宝宝厌恶至极地盯了他一眼,鄙夷道:“你能离我远些吗?”

    杰瑞腾的站起来,缓和的情绪又再次被点燃,愠怒道:“你不说的话,下次再见到他,就直接让他去见你们华夏国的死神。”他满脸氤氲着yīn霾之气,感觉很衰,并没有抓获迟宝宝后的喜悦之情。

    迟宝宝懒得和杰瑞口舌纠缠,直接闭上眼睛来个装聋作哑,一言不发。

    “还有个小妞没回来呢。”汤姆拍着今天还没用武之地的抓捕枪,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这个被你抢了,下一个一定要轮到我了。”

    “等着。”杰瑞拿出一卷胶带对着迟宝宝嘴巴一封。

    迟宝宝眼神中出现一丝担忧,心中默默祈祷着。霜霜啊霜霜,你可千万别回来。

    但她的祈祷却是无效,在她被胶布封口的同时,夏无霜就已经下了车,来到了窄小的弄堂里。

    夏无霜有点落寞的边走边陷入沉思,之前打电话给老爸汇报了这次缉毒工作。同时也把王庸还活着,当着默默无闻的小保安,混吃等死的现状详述给了老爸。听着老爸久久不语后,懊恼悲恸化为了最后的锥心之痛。

    回想当初的王庸,在部队里是边陲之狼之中的佼佼者,他身上那种热血沸腾蓬勃向上的朝气,带动了一批人缉毒所向披靡,所到之处让毒贩闻风丧胆,都不敢轻易的到此地来犯险。

    现在老爸忧心忡忡中带着焦虑,对边陲之狼现在的状况表示了深深的担忧,还有处处制肘的无奈。

    走在路上,突然发现一些东倒西歪的垃圾箱堵塞了弄堂。

    “哪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堵塞通道,太没公德心了吧。”不小心踢到垃圾箱的夏无霜,想着迟宝宝平时的特别训练,一一的把垃圾箱摆放好。

    想到现在两人的革命友谊越见深厚,为了谁煮碗方面都要先拉开架势,打斗一场,谁输的去煮面。最后全武行变相成为了各自提升实力的训练,还演绎成谁输了拿出个绝活来传授对方。两人可称得上是各有千秋,互相补缺。

    有时候,女子缉毒大队里面最富实战经验的颜小丽,也会来插一脚。美其名曰,三个女人一台戏,更有发展的潜力。最后迟宝宝的小屋子里面更杂乱不堪,却是温暖潺潺的让人留恋。

    看着小屋里透出的灯光,刚才压抑的情绪,顿时一松。“宝宝,我回来啦。”夏无霜扯着嗓门叫了一声。

    汤姆一听到声音,眼睛发光,手中的抓捕枪得瑟的摇晃。躲避在门侧,想来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捉花蝴蝶的套住带走。

    迟宝宝心中焦急万分,自己该如何通知霜霜?

    夏无霜脚步声轻快的传来,汤姆拽紧枪托等着夏无霜临门一脚的踏入。杰瑞也埋伏好了,凭着手中钢丝绳也吊挂在了门廊上面,如同狼蛛盯着入网的猎物。

    “吱嘎。”门开。

    汤姆直接上前抓捕枪对准夏无霜。

    瞬间,夏无霜本能反应直接抬手猛击枪口朝上方推去,以为迟宝宝又耍什么花枪,和迟宝宝每天cāo练刀马旦,搞个突然袭击训练反应和应变能力习以为常。可是那枪口却是纹丝不动,如同推到一块生猛的铁柱,力量刹那凝固。眼前豁然的出现的是高大的黑人,乌贼汤姆。

    汤姆紧握抓捕枪的枪柄,自鸣得意,露出白灿灿的牙齿看着夏无霜。这个女人反应很机敏,力量也过得去,不过还没有人能撼动自己手里的武器。

    可是,网呢?

    夏无霜面无表情眉毛一挑,抬起下巴点点示意汤姆看扳手。

    汤姆一看,夏无霜的二根手指卡在扳机和他的手指之间,扳机没有扣下的距离,抓捕网没有发shè散开。

    汤姆低估了夏无霜这个从小混迹在军区大院里的女军官,从小玩的玩具就是枪。她不光是枪法好,对各类枪支的组合,配备都了如指掌,有的甚至闭着眼睛都能出神入化完成拆卸组装。在推高枪头之时,已经一手掌控扳手,做好了夺枪的准备。

    迟疑间,夏无霜二指一扭掰开汤姆的手指,一手狠命一夺。枪到自己手里,瞬间调转枪头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一按扳手。

    “嘭”二声不同的声音,汤姆被抓捕网逮了正好。

    夏无霜被杰瑞一击手刀敲晕。

    杰瑞皱眉看了眼自己的兄弟,自从吃了禁药爆发惊人的力量后后,副作用也明显的体现出来,他的实力且会如此闭塞退步,躲过夏无霜的抓捕网轻而易举,小菜一碟。枪被夺,对于佣兵来说不光是生命的终结,更是奇耻大辱。

    “汤姆,这一次完成任务后,你给我回去好好休养半年。”杰瑞恼怒又担忧地说。

    但是两人却是丝毫不知,此番的抓捕行动,本身就是落入到了某人的算计之中。

    ……(未完待续。)

    \

    “梦”     “小”“说” “网”

    “岛”